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85

分卷阅读85

    .

“婵儿怎么才肯与我说话呢?你已经有半个月未与我说话了。”

曹淮安甜言软语地说了半晌,说得嘴酸舌麻了,怀里的人还是一言不发。

萧婵右耳听他道相思相爱的话儿,左耳旋着那日恶言恶语的骂言,甜语骂言交攻,让她半眠半醒。

当初玲珑机灵的人儿被他亲手弄丢了,曹淮安难胜今昔之感,他复叹口气,喉咙含糖似的把她名儿叫:

“婵儿……婵儿……”

“婵儿你理理我好不好,那日是我不好,往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婵儿……”

一声声婵儿,和饧糖一样粘腻。

萧婵垂下眼帘,欲言又止,曹淮安忽然松了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拔鞘送到她面前,道:"那日是我之错,今赤身献一把匕首,任婵儿宰割。"

萧婵魆魆地溜着那把匕首:形似弯月,茎饰以卷云纹,镡上雕金面猛虎,精致无比,长不过一尺,能穿璏系腰上,也能袖藏,又以硝熟兽皮为鞘,并重轻如鸿毛。

这是当日刺他的匕首,萧婵不觉动目,伸手握住柄端。

她愿意接过匕首,曹淮安自认为计成一半,吐了口气,道:"婵儿不是一直想食吾rou寝吾皮吗?此刀利可削铁如泥,正派上用场。"

萧婵淡漠的脸上更为轻颦浅笑,匕首往他脖子上一架,道:“曹淮安,你以为我不敢吗?”

【文里的长度重量单位都是以汉代的标准,1两=15g;一寸=2.2cm,一尺=22cm】

【你们的评论是想笑死我吗哈哈哈哈,看来男主不是人人责,而是万人捶……】

第五十六章转捩点<【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五十六章转捩点

萧婵持匕之手稳当,两道目光射人,俨然一副要他成为无头鬼的模样。

尖利的匕首离他血筋只有毫厘之距,再靠近一些便能隔断筋脉,血喷满屋,曹淮安脸上不禁挂上忧色,看来萧婵仇恨块聚于心胸,难以捂化了。

“这些时日我只悔恨软了心,没往你颈上刺去。”待他眼慢,萧婵虚晃一刀,匕首陷臂rou之中,抹眼之间,又已抽出。

匕首猩红,真是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她刺的还是左臂,旧伤未愈复添新伤,曹淮安镇定如恒,眉头也没皱一下,皂白分明的眼睛渐渐清明。

比起让她骨头错缝,肌肤生青,下体流丹,他受这一点点破rou伤算不得什么。

萧婵扔了手中的匕首,嫩凉的指尖抚上豁了口的额角,柔声怡色地说道:“你方才自矢往后不会再这般对我,不过是牙疼誓。往后你喜时还是将我加膝调情,怒时还是会将我推至水里……这是你们男子的本性。”

曹淮安喉咙涩噎,没有吐强词分辨或是安慰,而是凑过头颅与她额贴着额。

鼻息交融,萧婵顿时珠泪盈眶,眨眨眼,眼泪一并落在了他脸上,“你那日明知道我疼了,却没有停下来……你没有停下来。”

她在榻上时肌体会变得倍常害疼,曹淮安是唯一一个知道的,所以从来都是循序渐进,从不是虎扑羊羔那般贪念一晌之欢。

若那日曹淮安沉心思考一会儿,便不会做出迫yin之举,试想顾世陵这等泛泛男子,怎么会入她萧婵青眼?

他本该是个温柔的人,否则她不会多次沉溺在情爱里。

性质娇痴、调皮无赛的人儿再度悲泣,guntang的泪珠落在脸上,曹淮安心里却沁凉,他一搦柳腰儿把她牢牢抱在怀里,不住说着无补之言。

萧婵戾肘扭腰也脱不出身,两下里气坏,在他怀里呱呱而哭,她一头哭,一头说:“你说我骗你,那你呢?一直以来都是满嘴谎,堂堂北方一霸夫,怎会只因色娶一介罢女呢?”

“天下大乱,皇权榜落,凡有兵权者都想自称为帝,你们曹氏夸州兼郡,兵强马盛,无需玉玺亦可得众,可惜手再长,也够不着南方,娶我则能笼络南方萧氏。萧氏与扬州尤氏有瓜葛,你既能免去南方二患,安心扫荡北方,行心中之欲。”

“从我嫁给你开始,萧氏就任你所用了,萧氏所有人都是你手中棋子而已。”

“一直以来是我蹬鼻子上脸了,你能免我一女子受冻馁之患,还包容我的无理取闹,是我该叩头谢恩。”

话不入耳,曹淮安却无从置喙。

萧婵哭得上接不接下气,顿了好一会儿又接着道:“你是英雄胆,我是妇人气,怀谖成婚,本就非良缘。但请君上看在今日为夫妻的情面上,成大业时留萧氏一条生路,到时候君上便也放我走吧……我不会嫁人,伤了君上的脸面,我只想与祖母她们在一起。”

听到此,曹淮安身子僵了僵,脸色愠的一变,她还是想要离开。

他深吸了口气将萧婵眠倒榻上,学着缳娘掖了掖被角,然后自己也躺下身,把鼻洼里莹莹的泪珠擦干后指戳她粉鼻儿,道:“婵儿说什么胡话呢,我知自己罪恶满盈,所以往后我会加倍顾惜婵儿、疼惜婵儿,婵儿就在凉州,哪也不去,好不好?”

萧婵摇摇头,挥开他的手背灯揾泪。

二人背腹相交,一言不语。

曹淮安看着乌黑的后脑勺儿,想起当日告知赵方域出妻时她也是气鼓鼓的背灯而眠,口里哼哼有声,施尽了娇性,耍尽了脾气,成婚之后她和蜩螳一样吵吵闹闹,他哄人无窍只能放任她在府中闹。

现在想想,原来能与他闹与他吵是一件好事儿。

躺了好一会儿,萧婵啜泣声未绝,曹淮安撑起身,贴着脸儿与她说道:“婵儿别哭了,乖乖待在凉州,我离开,过几日我便离开。”

次日一早,萧婵从一阵死声啕气和一阵摔瓜乱砸之音中醒来,身侧的曹淮安没了人影,她昨日痛哭了一场,眼皮似被针线缝了一样,怎么也睁不开,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待她再次醒来,发现府少了大半仆人。

两人关系转淡之后,府中爱嚼口舌的人嘴里都说萧曹两家总有一日会分颜,分颜当日,则是两家兵戈相见之日。曹淮安早上听了这些话,把这些人打了二十背花后又逐出了府。

曹淮安这是用举动告诉萧婵,他不会放她离开。

萧婵当知曹淮安的意思,但她想离开的话,谁也阻止不了。萧婵不想去闹了,窝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