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95

分卷阅读95

    时刚劲如炙棍,直到将絮状白物射出才软了半分。

酣战几回,二人各取了所需的情欲,只嫌夜短,不得不云收雨散,转而白rou相偎。

萧婵骨头发软,曹淮安理讫了黏答答的下体,他脸揾着暖烘烘的香腮道:“我喜欢婵儿,一直都喜欢的。”

喜欢到让他可以弃了所有抱负,换取今生与她一起白头偕老。

【这个阶段的最后一波虐要来了,虐男主心的】

第六十四章劫再来【微微微】<【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六十四章劫再来【微微微】

萧婵睡梦里都是曹淮安那句心悦,心悦来心悦去,梦里都变成浓情意事。

更漏将阑,曹淮安赖在榻沿上看她,只见原本素白的脸颊上飞来一抹红,他手背探去,额头凉飕飕的不是生病之状,他才放下心,继续痴视着丢丢秀秀的睡脸儿。

他怎么会喜欢上一个遍身儿都娇的女子呢?

不知道,就是喜欢五凿分明,见精识精的她。

当初萧瑜问他,是想当一个丈夫还是想任一个父亲。

他不知就理,道:“当是先当了丈夫再任父亲了。

萧瑜就道:“小女以娇性着声,娶她为妻,不啻是慈父养幼,不日汝便知是何意了。”

是的了,她不肯吃半星儿委屈,只能哄,只能宠。

萧婵揉开饧眼就看到眉间含笑的曹淮安,眸子里没有nongnong的情欲,而是一双温蔼的慈目,说不上来的怪异,好像一个父亲看女儿似的,她拉起被褥,茸茸的脑袋缩到里头去,舌头还疼着,她就嘟囔着道:“奇奇怪怪。”

昨日一场亲香,今日情感都转焰。

曹淮安但笑不言,哄她起身,还亲自替她洗面、梳头,他那双只会cao刀斩人的手,连打绺的发都梳不好,只能绷着脸逞能,梳了一刻,终于梳理通。

曹淮安拿起火鼠裘皮衣给她裹上,除了头面,没有外露一寸肌肤。裘皮裹身,萧婵肌表生热,偷偷趁出手指纳凉,却被曹淮安牵了个正着。

昨日帮她清理的时候他看到了掌心里的掐痕,便让姚三笙来看了一通,姚三笙从顶至踵察了一遍,说是除了手掌舌头也有伤,是自己咬出来的。

她掐掌咬舌,是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

想起她齿开核桃时的利落,牙口不错,今回伤定然得不轻,也不知道舌头是否缺了一块……

曹淮安想着,手捻住了丰颌。

丰颌忽而被抬起,萧婵不由得张开莺唇,吐出软舌,曹淮安凑近几分看了看,尖端有一道赭色痕,他指尖沾了些药敷到肿起的地方,还作意碰了贝齿,道:“嗯,牙口这般好,舌头竟然还在……”

嘴里多了一丝苦涩的药味儿,萧婵咂了咂嘴,咂到了曹淮安没收回的手指,她呸呸呸吐出来,死声活气儿道:“你滚开,手脏死了。”

赵方域没有找到榻底下的她,一定是因她诚心叩齿感动了神明。叩齿了大半日,腮颊与牙齿皆疼,曹淮安碰齿时,她觉得牙齿都活络欲脱了。

唾沫干得快,混着药,指腹变得涩巴巴的,曹淮安也不擦去,转而戳点她额头,问:“婵儿是怎么知道赵方域辎重所在地的?”

“听到的,阍人喝醉了,嘴巴藏不住东西。”

萧婵回道。

那日守在外头的阍人喝酒拔闷,嘴里念念叨叨的,她竖耳留心,没想到听到他们在谈论辎重的事儿。她嘿记下来,思来想去,只能想出这个良善的方法了。

偷递消息之后,赵方域知道她不是个好吃的果儿,他怕她复以溅颈血来威胁,于是喂了药让她昏睡……

想起那些事儿,萧婵心有余悸,匕首加颈时,她手心里都是汗,反刺赵方域时也是抖个不住,她萧婵啊其实就是一个虎皮羊质的人,恃着一点薄胆以身冒险而已。

曹淮安看她回答得漫不经心,身子却抖着,也不再深问,只道:“你父亲此刻在城外营中,我让孟魑送你过去,这段时日你就在哪儿待着,到时候随他们一齐回荆州吧。”

曹淮安不说,萧婵都忘了父亲阿兄也来了冀州,当下是十一月,她会不会误了阿兄的吉日?

因苦恼自己恐怕误了阿兄的吉日,萧婵嘴撇着,眼溜着,香腮添上了忧愁。

就着筛光对上萧婵灵动的秋波,曹淮安心思蠢动,勾上束素之腰,将撩情的身姿拥在了怀里不得动弹,和声悦气央求道:“嗯,亲一下?”

“舌头疼……”萧婵半推半就,下梢头还是任曹淮安为所欲为。

四唇亲着,萧婵露出了情动的粉态,曹淮安托起腮臀往榻上走去。

衣物委地,幔帘垂落,瑟瑟声起,云雨交作,两道朦胧的身影,做着暧昧的情事。

相隔了不到半日复行一场云雨,萧婵粉黛弛落,骨头慵然,眼儿饧饧,展着身子羞答答地让曹淮安清理亲香后黏糊糊的残留物。

理讫,曹淮安穿上了软甲,与她附耳道:“婵儿去父亲那边别太调皮了,回了荆州也别太调皮。”

冀州祸氛未靖,萧婵闲不住的性子让曹淮安隐隐担忧,他不舍得将萧婵送到萧瑜那边,但她在身旁自己则无法专务寻人,只能暂送别处了。

萧婵唔哑回应,看着曹淮安一身威武的行头,好奇的问起他的行藏:“你要去哪儿?”

“寻人。”

不需问也知他寻的是赵方域。

曹淮安会如何区处赵方域,无非一个死,即使赵方域翻然授首,也是为时已晚,无济于事了。鲁庶一介胁从,曹淮安且行了凿颠抽胁的惨刻刑法,赵方域为渠首,在曹淮安眼里行磔裂之刑也是他手软心慈了。

萧婵冷隽的说道:“他的亲人倒是无辜,你放他们一马吧。”

“胜者不害败者之亲,我知道的。”曹淮安回道。

萧婵没有为赵方域缓颊,却为他的亲人缓颊,曹淮安倒不意外,她是个妇人却没有妇人之心,很多事情,她都拎得清轻与重。

曹淮安又nongnong的与她说了一番让人麻犯的情话,他把说情话当成有趣了,萧婵听得皮皮的脸儿都是透红的。

正说到酣边,他嘴头改了话儿,道:“过几日缳娘与宛童就来了。”

萧婵眼里一闪,道:“真的?”

曹淮安“恩”一声回应,与她又说了些情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