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00

分卷阅读100

    好事儿啊。他们不等曹淮安发令,二话不说,光着膀子扑扑往海里跳,溅起的水花一个比一个高。

曹淮安详问姑娘人在何处掉落,姑娘眯眼细想,结舌良久才道:“就在船尾。”

既然是翁主,死在并州总不是好事儿,曹淮安稍活动筋骨,脚刚离船,那风平浪静的海面扔崩窜出个雪白粉嫩的头来。

姑娘见海里冒出来的头不禁喜极而泣,大喊翁主。曹淮安收脚不迭,海里的人躲避不及,二人擦肩而撞。

萧婵才浮出水面,就被个身子实落之人撞进海里,小脑袋被撞得直冒金星,慌乱时节只顾把四肢缠着撞她的人。

脖颈被紧缠着,曹淮安呼吸不畅,勉强浮出海面,搦她着腰肢往船边游。

萧婵衣裳皆湿,湿哒哒的衣裳塌在身上勾出一副曼妙身姿,且宛然透出了淡粉的心衣,勒出了圆浑的乳儿。

曹淮安燥热难当,yuhuo闪闪,他腾出一手摸上了乳儿,匀溜匀溜的,并不盈把,和含苞待开的花骨朵儿一样,不过含进嘴儿里应当是恰好的……

五根陌生的指头明目张胆的撮空乳儿,萧婵遍生rou儿一僵,心里羞兼怒,她甩起一团水,掉声骂道:“死泼贼!”

手掌碰到软rou的刹那,曹淮安被自己的晦念震醒了,他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疾快地抽回手,叹着寡气低声道了句蠢货,也不知在骂谁。

萧婵认定这句“蠢货”是在骂她,她娇生惯养数十年怎禁耐得住一个陌生男子的辱骂?不仅被辱骂,还被他摸了乳儿。萧婵登时性起,虚晃身子,把头当成一根石杵往他胸口撞去,樱桃小嘴儿一张,回骂:“竖子!”

曹淮安初风头水挨人谩骂,还莫名吃了一个头拳,有些傻了眼。

头拳软绵绵的并不疼,恶狠狠的骂语度进她娇滴滴喉里倒也悦耳,“竖子”与“死泼贼”六个字痒酥酥地挠着耳朵。

曹淮安的情绪被萧婵逗中了情绪,二十多年来,胸膈从未像今日这般开爽,他低低笑了,出声让人放下梯绳。

【每天都提醒自己是个写H文的人,虐完之后我一定每天搞H!】

【回忆章,5.6号都要出门浪,没更新的话微博就走小番外,哥哥的小番外】

第六十九章君之泪【H】<【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六十九章君之泪【H】

曹淮安把萧婵从水里捞起来之后才知道她是江陵侯的女儿,是那个曾与他有婚约的人,他寸心怏怏,却在当晚来了一场似真似幻春梦。

在曹淮安的梦里,娇滴滴的萧婵与他搂在一块儿,两人没头没脸地亲吻扪身,腿间塌着腿间不断摩擦着,一个生了火,一个出了水。

萧婵衣裳褪尽,白花花的腿儿大开,手指分开xue儿奉承他。无毳毛之xue红红白白的,稍稍一分开,粗长的膫子长了眼似的,寻到洞儿就钻,只钻了一半便把xue儿塞得满当当的。

半截膫子被肥软且暖和的小洞裹着吸着,曹淮安爽快无比,捺住腰儿就耸胯浅浅插动着,在插动下原本紧涩的xue儿愈来愈滑润了。

萧婵似乎觉得xue中有些空荡,便把双足架在他肩上,臀摆腰扭,帮衬整根膫子送入。

曹淮安直起身子看着无毳毛的粉xue儿将粗膫一点点吃到卵囊处,膫xue无缝隙的相连,他眼皮跳得利害,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叫唤他cao狠一些,否则时辰就要过了。

曹淮安意识里知道这只是一场梦,他念着这是一场梦,膫子毫无顾忌的冲锋陷阵,一股脑儿在里头乱刺,刺到最深处,腰臀旋旋,膫子就在里头磨磨。

“嗯嗯……啊啊啊……”萧婵红透了脸儿低吟娇喘着,在抽出时还弓着腰腰不让它溜出。曹淮安喜得魂不附体,cao了数千下体力不减。

交合之声响彻屋室,忽然似有蚁啄膫头,曹淮安登时来了一阵爽彻骨髓之感,膫子跳几跳,那精水便一泄如注,都泻在了里头,xue儿吃紧,从深处亦喷涌出一股水儿,一并浇在膫眼上。

原来是情到深处的二人对泻了身子。

曹淮安拔出膫子,痴视着被疼爱过后的xue儿,红鲜鲜、水润润的,粉瓣一张一翕把刚吃下去的浓白精水一点点吐出。如此美浪样看得他会心花怒放,勃然再立,他捧定腮臀,膫子顶着还在不停流淌的xue儿就送了进去。

第二回曹淮安抽插得非常溜畅,捣进去时小花瓣微微往里陷,抽出来时小花瓣翻开,汁液也飞溅。曹淮安想到了稗史上的一句话:

翕翕嫩xue,动了情。

汁液飞溅,旺了夫。

虽然不是萧婵的夫君,曹淮安也乐在其中,她里头和一条无尽头的又窄又曲的径儿似的,让人迷失自我。

曹淮安不愿意从梦醒来,可惜漏鼓响起来时还是惊醒了,他分不清方才那是梦还是现实,直到往胯下一视,亵裤中央湿了好大一片,他才叵耐认命自己是来了一场宵寐之变。

曹淮安不及懊恼自己不知羞耻,就有人匆匆挝门禀报:“主公,那些贼人咬舌自尽了。”

被抓起来的几个贼人一夜之间死了大半,全是咬舌自尽的,连草头天子也死了。曹淮安让人夹讯存活的贼人,贼人抵不住酷刑,将jian计和盘托出。

他们奉赵使君之命劫走江陵翁主,并打帐让她死在并州,嫁祸给曹氏。

当年萧、曹、赵三氏共同击败匈奴,平定凉州之乱,功不可没,皇帝龙颜大悦,萧三飞与曹雍都得了瓜衍之赏,尤其是曹雍,兼州夸郡的,徒惹人眼红。赵钧虽然也功有功,却并不得皇帝重用,并不能同萧曹比肩齐声。

赵钧不甘安弱守雌,他是个斗筲之徒,和小妇人一般善妒,闻萧曹两家往来莫逆,便时常无中生有的挑拨两家的关系。

萧曹两家交情潜替之后,赵钧瞅准了萧瑜不会送女入宫,斗着胆扯了谎,让萧家将女嫁到了幽州来。

萧瑜被情势所迫,不得不将他护了数十年的人送到幽州去。

赵钧又瞅准萧瑜爱女如命的脾性,女儿一死,萧瑜定然会大动干戈,到时候他再从中煽风点火,萧曹之间少不了一场血战,那他赵钧就是最大的赢者了。

曹淮安知道赵钧的计谋,艴然不悦,念着他姑且算得上是父执,给足了面子不去追究。

萧婵人到了幽州,赵钧定然不敢动她一根毫毛了,谁知道赵钧不仅是不筲之徒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