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21

分卷阅读121

    口求饶:“饶命,凉侯饶命……”

曹淮安力度不减。秦旭挣扎时,一个香囊从他衣袖里滑落。香囊上的兔子刺绣十分搭眼,曹淮安折腰拾起,道且:“回去告诉汝父,今废一手,明日可就不知是废何处了,滚——”

曹淮安悠悠抬起脚,秦旭连滚带爬,一身狼狈的逃离此地。

待人跑远了,曹淮安道:“孙石。”

然后转身一撩衣摆,上了马车。

孙石领意,对着群情鼎沸围观人吆喝:“嘿,都别看热闹了,小心待会自家摊里遭贼了哈,快散了散了诶。”他吆到嗓子岔批儿,众人才息喙散去。

马车内静得能闻丝丝息响,曹淮安艴然不做声,萧婵躲在乳间股脚里如坐针毡,没有主动开口靠近。

曹淮安真正动起气来,是有一丁点儿吓人。

秦旭这个人,萧婵当年去幽州时并没有见过他,没想到他和秦妚一样惹人厌恶。秦伯离这个人乃是上品之人,可这一对儿女却都是下品之人。

孙石不知是回顿地还是继续前行,管他阿绵花屎还是别的,他决心让马车徐徐走。

“你心里定然指责我冶容诲yin,可我下马车时,带了面衣的。”萧婵说到后面,声音细如虫鸣,小得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寞了许久,萧婵抛出这番话来,曹淮安一口不上不下的气“咻”的就咽下去了。曹淮安并没对她发嗔,嗔的是自己而已。听了这番委屈的措辞,他双眉且展,稍降辞色道:“我并没有生婵儿的气。”

此话腔不带严厉,萧婵哕息,原来自己还是有些怕他的,害怕之余,嘴仍馋着,偷偷撩起一角帘子向外头道:“东西呢,吃的。”

宛童急攘攘把甘腴可爱的蜜珥塞给她,孙石乘机问道:“君上是回顿地还是…….”

话未休,曹淮安岔断孙石的话,道:“继续走。”

孙石得了命令,提辔的手都随着马蹄声舞动。

随后二人走走停停,又买了不少的首饰胭脂等妇人用的东西。曹淮安不像前先一人待在马车内,萧婵去哪儿,他便在半武开外等着。

他一脸凶神恶煞,店铺的老板不敢自夸自买,也不敢溢价拆梢,萧婵要什么就给包起来,不管买多买少都是全程笑脸迎人。

回顿地,太阳高挂,在外头走走停停两个多时辰,萧婵通身是汗,才上了马车便想将外衣解开拭汗,但见面前男子乌溜溜的眼儿流出饿光,她微抬起的手假意挣额颅。

秀项因出了汗沾着些许发丝儿,一张小脸白白粉粉,水水嫩嫩,浥注了几分娇姿。

曹淮安看了几眼,口干舌燥,拿起水囊就喝。

萧婵很快分散了心思,不住搔掐手背。刚刚一不留意,便被蜭虫蛰了一口,渐渐核起成囊肿,她肤娇嫩,常患蚊蚋之扰,所以身边一直备着药,都装在香囊中,但那香囊被竖子给偷去了,眼下只能搔掐着痒处。

曹淮安瞟见整个手背红痕交错,状似瘙痒无比,她已着手用甲掐囊肿,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腰间取出一物送去。

是她曾经送给他的止痒药。

萧婵见了药,惊喜万分,劈手夺过,道:“诶?你竟时时带在身边?”萧婵惊喜万分,劈手夺过,太好了,有救了。”

rou写累了,过渡章,不是日常,瞎写写

我的女二至今为止,并没有什么卵用

写了一天了,三更,你们不夸一下我吗

搭子:京师妇人美者,叫做搭子(虽然是清代用语)

第八十七章霍将军<【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

第八十七章霍将军

囊肿处上了药,瘙痒垂止。在外头走了大半日,萧婵身心疲倦,在回顿地的路上缩在曹淮安怀里就睡了。

曹淮安让孙石尽量挑平坦的路按辔徐行

到了顿地,曹淮安把萧婵小心翼翼地抱下马车,他脚才沾地,在门首跐腳延颈的窦成章便急急抢步上前。

窦成章一眼就看到了萧婵的睡颜,眉黛略删,粉颊却更浓,娇态荡人心。初次见到女子的睡时的肌容,窦成章强按羞颜,一时间忘了行礼,凑过头就去和曹淮安咬耳朵。

嫩日照着眼,萧婵蹙着眉把头埋进曹淮安胸膛,还猫儿似的哼了一声表示不满。窦成章叽叽咕咕的说了许多,曹淮安胸膛痒痒,收精注耳也没听进一个字,不等窦成章说完,抱着萧婵回了寝室。

缳娘在寝外的檐际下候了有一段时日了,看到萧婵被抱回来,以为又出了什么岔子,不禁脸色一变,问:“翁主这是怎么了?”

缳娘说完,萧婵往下滑了一分,曹淮安轻轻掂了一下,道:“不用担心,她太累了,睡着了而已。”

缳娘涨红了面,耳根也热了起来,她从来不问萧婵与曹淮安的皀席之事。二人胶在一起后,只待次日收拾寝室时便知。

被褥凌乱,榻上的爱痕厚笃笃的,驰骋之烈,可想而知。

缳娘羞赧期间,曹淮安已抱着萧婵回了屋。

*

睡了许久,萧婵陡然惊醒,发现自己竟被人抱着,身子一僵,眼儿一睁,见到是曹淮安,他正拿一双眼盯着自己看。

萧婵觉得胸部微胀,妥首一看,发现衣襟大开,香肌半裸,露出了半边酥胸,上方还添了几道新齿痕,这厮趁她入睡时,偷解她衣裙,做了浑事儿。

羞怒时节,萧婵腮斗儿晕红,柳眉剔竖,杏眼立睖着,呼吃呼吃的喘着气儿攮了他一把,骂道:“曹淮安,你不要脸。”

曹淮安无其事一笑,还在她玉题上轻轻落上一吻,道:“该起身了,可以吃饭了。”

案上肴馔堆盈,盘盘都冒着热腾腾的香气,晚膳的饭菜清淡可口,萧婵咽了咽口水,胃口顿开。

二人自顾吃自己的,没有说上一句话。萧婵吃得心满意足,睡了一觉,靠实饿得荒,一案的菜几乎被他们吃讫了。

曹淮安喊来门外的小厮把盘子收下去。小厮手脚麻利,转睫之间,案上不见一丝饭菜油渍。

萧婵觉得喉干咽疼,拿起案上的茶壶想倒一杯来润口。壶中水已罄,她只能重新调壶茶。

沸水倒入壶中,虾目始现,曹淮安却先执壶倒了一杯茶水,分三口饮尽。萧婵见状,也倒了一杯来饮,虽是跑了味的茶水,倒是犹存清香,沁人肺腑,一连饮了四五杯才咽喉不适之感才缓解。

萧婵拿眼扫搭曹淮安,他手拈搭白玉杯,看着她的撑起的小肚子,道:“婵儿今日甚健啖。”

她从嘴里发出一声嗯哼表示回答。曹淮安排首起身,道:“为夫吃撑了,想四处走走,顺带消食,婵儿一起吧?”

银蟾之下,二人连臂而行,一路无言走了许久,途中遇到了送浴水之人,他们两三人抬着一桶烫水瘪瘪走,留下一搭儿一搭儿的水渍。

水渍姣姣,萧婵鬼使神差地蹲下身,看水渍渐干。

蹲下身的萧婵,更是只有小小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