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得玉玺

第九十四章 得玉玺

    霍戟寻思了许久,最终抹上了姚三笙给的药,疼痛渐止,精神倍故,就在矮垣宿了一夜,生怕有人逾墙而入,伤了萧婵。

天才然见点白光,他便让缳娘摒挡行装,打账将午就道,希翼能在金乌西坠前回到姑臧,他也就能卸任回军中。

萧婵小泣一场,睡得胸襟促闷,半夜还做了一场空白的梦。

梦里一片白茫茫,让人立脚不住,醒来后脑央儿岑岑欲裂,脑浆若从太阳两xue滋出。

揭开帘子,屋内阒无一人,行装利利整整的摆在角落里,萧婵摇摇脑袋,趿着丝履走到案边饮了口凉水。

凉水甫入口,齿缝生疼,软舌微僵,却缓和了岑岑欲裂的脑央儿。

宛童性子急躁,呆在屋内会总会发出声响,易扰了萧婵的清梦,所以她就遵着缳娘的吩咐,在外头守着。

守了一个多时辰,屋内有了细碎声,她轻轻挝门,道:“翁主可是醒了?”

口中的凉水纳入腹中后,萧婵才启唇回话。宛童推门而入,给她洗漱严妆。

萧婵睡得不安稳,采色之间,黯然无神,严妆之后才起了些红润的颜色。

严妆后,开出朝食,朝食不过面饼而已。

面饼干涩坚硬,缳娘早就用水火蒸软了,只不过她一直没醒,面饼又硬了,萧婵吃了几口就作罢,穿好丝履出了屋。

霍戟翘着足履金靴,侧坐在矮垣上萧婵一眼就看到他手上未愈合的伤口,血rou模糊,即便上了药,还是乌青黑紫的肿了一大块。

萧婵寸心咯噔咯噔的乱跳,看着霍戟的伤,不自主的想到曹淮安胸口上酱色的疤痕。

铜筋铁骨且武艺纯熟的人受了伤,她心更不安,问:“霍将军,他可是只与窦将军一人去了幽州?”

“主公去的是……”话说一半,霍戟才想起主公的告诫,连忙转了口,道,“是,去了幽州,区处军务。”

一夜未饮水,瘖哑的声音添了几分冷然。

“霍将军送我回姑臧之后,能亲自帮我捎封信到幽州去吗?”怕他不答应,萧婵一副急泪,且颤涩地加上一句“十万火急”。

霍戟噤咽良久,魔怔似的点头答应了。02萧婵见他答应,卸下愁态,顿时换上轻颦浅笑,朝他颔首,道:“有劳霍将军了。”

微微一笑,百媚俱生。霍戟瞪着两只眼睛,清晰的眉目蹙了一下,他中计了。

中了美人计了,虽然他内心毫无波澜。

内心毫无波澜也能中美人计,霍戟不免想到了主公。主公大抵是内心如波涛,故才会在美人裙下一倒不起,连扶都扶不起来。

“汝就是手刃老虎的英雄罢。”

小儿郎没能分到虎掌,就独自在柳木姚寓居摆洒,随意走了几武便瞧见昨日手刃巨虎的英雄,面颜紫色,英姿飒爽,正坐在垣上。

他当即欢喜得兼纵带跳的,从喉咙发出的声音都细嫩了不少。

霍戟分神想事情,没有系意到小儿郎的到来,他听细嫩的声音,眉攒一攒,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小儿郎。

小儿郎的话勾起了萧婵的好奇心,她踩上姚三笙昨日搬来的石头,微微跐起脚,将两臂撑在垣面上。

颇有种邻女窥墙的情形。

霍戟想起姚三笙,两眉一竖,略现红晕,忽地飞身跃下,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萧婵也不在意,看着刚才说话的小儿郎。

小儿郎面稚嫩,双目皎澄,却长得料料窕窕,似一根竿儿立在那儿,穿着不可身的皂衣,露出对泛黄的敝袜,衣物破旧,不过看起来倒也还齐楚。

一颗头颅从矮垣另一边冒出,还是一个貌美妇人的头颅,小儿郎羞涩,欲遁去,却听她道:“你方才说他昨日手刃老虎了?”

提起老虎,小儿郎那顿羞涩就不翼而飞,有声有色的将昨日所见说了一通。因怀敬仰,所吐之言润色不少,霍戟从他口中吐出,成了一位热心的大英雄。

小儿郎说得眉飞色舞,萧婵听得津津有味,他手上的伤,应当就是被虎伤着的。

跐久了,膝腿却酸痹,萧婵看小儿郎寡瘦,拗项对宛童说道:“宛童,取些食物过来。”02说完,又对小儿郎道,“你且在在此等一会儿。”

萧婵从石上跳下,挥手拂了拂惹在袖上的雪尘。宛童得令,回屋取些面饼rou脯,折出门院到小儿郎跟前,将食物递与他。

小儿郎受宠若惊,颤巍巍的双手接过,不住自言自语:“给我的吗?真的可以吃吗?”

小儿郎迟迟不敢送入口中,萧婵也折步到他跟前,道:“吃罢,若不够,待会儿再给你拿。”02

小儿郎嬉笑着脸,把面饼rou脯花花搭搭地送入口,他吃得着急,好几次噎住了喉咙,噎住了也不停,三两下就吃完了。

面饼rou脯落肚,他心满意足地拍拍肚皮儿,仰天长叹一声,道:“许久未吃到如此中吃的食物了。”

萧婵瞧他眼里有神,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儿郎抹了一把嘴上的碎渣,道:“父亲希翼我扬名后世,母亲希翼我长生不死,所以我叫戚扬生。”

萧婵默默念了一遍,觉得此名甚好,若以后有了孩子,也取“扬”为名,生男孩叫曹扬,生女孩就取谐音“阳”。

曹扬与曹阳,想想就是活泼的孩子。

“我送你一样东西。”02戚扬生神神秘秘的附到萧婵耳边说道。

“是什么?”萧婵想着孩子的事情,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她蓦然红了脸,怎么就孩子不孩子的事儿了,她才不要和曹淮安生孩子。

但萧婵不知的是以后不仅生了,且两胁大开,开门见山怀了个品胎,而后又怀了一胎,儿花女花绕膝,头疼得利害。

戚扬生见问,想到那个冰凉的东西,支支吾吾的回道:“我也不知,但我看它一定很贵重。”

戚扬生让萧婵在原地等待,自己一溜烟儿就跑。

等他的期间,柳木瑶来了,开口就问:“贵人,您可是今日就走?昨日喝了贵人的药,身子好似愈了一分,不知该如何感谢,”

萧婵轻轻回应,霍戟昨日说了,今日不走休怪他越礼数。

其实她留下来也无用处,这种事情,应当交给肱三折的吕先生,等回了姑臧,将此处的事情告诉吕先生,让他做区处。

“贵人的随从将猛虎杀死,惹得村人议论,纷纷来寻我,我一不小心,便将此事告诉了村人,他们……”

柳木瑶担忧萧婵为此事不高兴,说话都支支吾吾的。

“放心,我会寻人来医治你们的,你们暂且忍忍。”萧婵道。

村人一听柳木瑶说有人能治此疾,个个雀跃,现在都围在门前延颈踮脚,不肯离去。

霍戟见外头抢嚷,出面驱赶无果,反倒被人一口咬定是打虎英雄。

被一群村人用目灼灼的的眼儿直射,不住的喊着英雄,霍戟头晕,拿出槊虚晃一下,村人倒退,他趁机跃上树,落荒而逃。

村人热情不减,望着霍戟逃去的方向指指点点,隐约听见她们说着:“不愧是英雄“。

萧婵蒙上了面衣,随着柳木瑶去见村人。

萧婵的到来,叽叽喳喳的村人顿时把两唇闭合,喉咙锁紧。

“我已为尔等延医,不日便到……”萧婵轮眼着患瘿疾的村人,一团和气的宽慰了一通,村人才离去。

村人散得精光,霍戟不知打哪儿冒出来,道:“午时,该走了。”

……

风风火火而来,风风火火而走。萧婵给柳木瑶留了些银子和食物,略叙谈了片刻,便骑着马出了村。

萧婵回首一望凄淡的村子,叹道:“真可怜。”

患瘿疾之人,生不如死。

马车一直停在村口,萧婵正要摄衣上马车,冷不防身后传来洪亮的声音,回首一看,是早上那个小儿郎——戚扬生。

“诶,且先别走啊,东西还没送你呢。”

戚扬生揣着一个包裹儿,跑得着急,连掼了几个跟头,鞋掉了一只也不去捡,赤着一足一口气跑到萧婵面前。

他面容发红,气还喘不定,把包裹往她手里一塞,道:“我也不知这是不是好东西,不过我看它色泽如羊脂,一定很贵重。”

萧婵拿在手中掂量,有几番重,从他口中所述而推测,应当是块如玉的石头。

“既然贵重,何不拿去换银子?顾反将这什袭而藏的东西送给我呢?”

戚扬生沉吟一会,道:“我也不知,就是觉得拿去换银子的话,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

萧婵舒开春笋的手梢就要拆开,众人蜂拥上前,个个脖子延得长长的。

戚扬生像只老鹰,张开两只寡瘦的手臂,跺足道:“诶,你们都不许看,只许她一人看。”他瞥眼看到霍戟,咽了一口口水,道,“虽然你是打虎英雄,但也不能看。”

霍戟的脸忽地沉了下来。

后头的将士不约而同道:

“小子,你不给大家看,万一里头藏着什么不好的东西,伤了我家夫人可怎么办?”

“就是就是。”

“……”

戚扬生面对众人的责问,全然不退避,“要真如此,我一介五尺儿童还能活命吗?”

吵了几句,将士被霍戟瞟了一眼,顿时就噤了口。

戚扬生神神秘秘的把萧婵牵到马车另一侧左顾右看了三四回,才许她打开来看。

萧婵小心翼翼地掀开一层,露出了一角质理温栗的玉石,掀开最后一层,只见方圆四寸的玉石上,据着一只螭虎,还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几个大字。

这是……

传国玉玺?

【品胎一胎=?】

第九十五章箭疮裂曹阳小番外

萧婵两眼睁得圆彪彪的,捧着那方圆四寸的玉玺蹲下身去,与戚扬生齐平,问道:“你从哪儿得到这个的?”

“我从地里挖出来的。”戚扬生摸着玉玺上的小鳞角,“终于有主了。”

暂且搁下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萧婵又问:“你可将此事告诉过别人?”

“没有。”戚扬生抬首一看天色,跑开了几步,朝萧婵这边挥了挥手,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村了,贵人有缘再见。”

戚扬生和个猴儿似的一窜就到了十武开外,萧婵胡乱把玉玺袖进袖中,朝着霍戟跺足迭声:“霍将军霍将军霍将军你过来。”

霍戟以为出了什么岔子,一个闪步到喊声之处。萧婵指着一蹦一跳远去的戚扬生,道:“帮我劈晕他,快点。”02

想到他杀虎之事,力气过人,萧婵又道:“轻一些,我要活的。”

霍戟立起了一掌转步去追,戚扬生觉得脑后声音乱糟糟的,然后脖颈一吃痛,四肢绵绵若柳,昏了过去。

霍戟拎起他的衣襟,带到了萧婵的面前。萧婵伸出一指探了探鼻息,尚在,也不做说明,只道:“将他带回姑臧。”

众人两下里好奇,黄毛小子送了夫人什么,夫人为何要强行将黄毛小子带走?

不过萧婵不说,他们也不敢过问,就在心里不住不住猜疑疑惑。

一路上萧婵都揣着玉玺,神色病病怏怏的,没想到,天下豪强苦寻的传国玉玺,就这么落在她手中。

是真是假她都不知道,但如果是真的,她该交给谁呢?

*

一行人在金乌西坠之前赶到了姑臧。

萧婵匆匆递了缄封严密的信给霍戟,说一定要交到曹淮安手中。

霍戟接过信,点了百名将士去了幽州。

当然,其实去的是益州。

曹淮安去了荆州之后,又往西边的益州去了。

霍戟在就道之前,姚三笙把他拦下,道:“手给我。”

霍戟把滴脓的手袖进宽袖里,不愿伸出来。

“打虎英雄,这一日下来不觉得头目眩晕,四肢怠惰吗?”姚三笙走上前去摸上他的额头,果然在拂拂发热。

被虎抓伤可不同于被家畜抓伤,她早就看霍戟不对劲了,他本身面颜紫色还透着亮,现在是透着黑红,脚下不稳,说话虚弱,是伤口恶化,致了发热。

抓过霍戟的手一看,伤口青黄水流,姚三笙十分无奈,拿出浆水一点点冲净伤处,道:“唉,医者真是容易心软,这骨节分明的手长在霍将军这里,太委屈,太可惜,太可怜。”

冰凉的浆水碰到伤处,生起一股烫感,烫到了耳后根去了,霍戟缩拳,正好把姚三笙的几根指头纳进掌里。

姚三笙的手不似别的女子那般若无骨,腻滑如丝,她十指有皴皮,一路上都在挖些各型各色的草,故而甲缝里藏着些泥土。

伤处冲净,姚三笙取出碾好的药敷了上去,“我那日给你的药,一日敷上两回,这几日莫要沾水,也不要动这只手了。”

02

“知道了。”霍戟淡不济回道,“谢谢。”

姚三笙目瞪口呆,竟然能从他口中吐出感谢之辞,一定是她耳岔了。

*

萧婵把小寺村的事情与吕舟提了一下。吕舟次日就挈着姚三笙去了村子。

得了玉玺之后,萧婵整日魂不守舍的,思前想后理不出一点头绪,噩梦又烦扰,弄得她寝食皆废。

她把那颗玉玺藏在了榻底下,时不时就猫腰看一眼,半夜醒来也要看一眼。

这件事情,她只告诉了缳娘,没有告诉宛童。宛童的性子与她匹似,稍不注意就会说溜嘴。

缳娘虽在宫中待了数年,可玉玺这种东西,可从未见过,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于是两人日夜倒替守着玉玺,冥思苦想想着这玉玺到底是真是假。

*

戚扬生寡瘦,浑身就只有一把松弛的骨头,被霍戟不轻不重的劈了一掌,昏了整整七日。他醒时两眼漆黑,不管屋子里可否有人,张嘴就道:“我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

屋里没人,屋外有人。

“那日你晕了,夫人将你带回来了。”方仁听到声响,端着碗热腾腾的小粥进来。

戚扬生闻到香味,饥肠辘辘,一骨碌的就跳下榻,劈手夺了粥,像喝水一样咕噜咕噜的就咽进肚子里。

才出锅的粥啊,他不觉得烫吗?方仁心里念了念,才说道:“我家夫人给你在府上寻了个差事儿,就每日溜溜夫人的爱犬和给两只鹦鹉喂食。差事简单,你可莫出现差池,惹得夫人伤心,君上可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虽说近来君上不在府中。”

听了大半日,戚扬生还是绕在“夫人”二字出不来了,他岔断方仁的话,问道:“你左一句夫人,右一句夫人,所以你家夫人到底是谁?”

方仁回道:“哦,你大抵是不知,我家夫人是凉侯之妻,江陵侯之女。”

“你说的可是那个年纪轻轻,却生得貌美如花的贵人?”戚扬生脑子里都是萧婵的模样。

方仁有些活络的回道:“嗯……是吧。”

貌美如花一词放在萧婵身上未免太俗气,花哪及她半分,萧婵的容貌应当是比花而花羞惭,比玉而玉黯淡,。

戚扬生目瞪口呆,道:“真当是贵中之贵啊……我想见见这位夫人。”

方仁拚掌一呼,转身就走,口中念道:“啊,我都忘了,夫人说你醒了之后要我带你去见她来着。”

走到一半,松头日脑的方仁转了道弯,又是拚掌一呼。

得了,戚扬生忘记捎上了。

……

戚扬生被方仁领到厅堂,等了一忽儿,只见一个穿着生色的衣裳女子,后头从一位老媪,两相悠悠走来。

女子屏退了所有人,开口就道:“你终于醒了。”

萧婵在小寺村穿着素色布衣,如今略施淡妆,衣物扈扈,宛若仙子下凡。

戚扬生垂头疾避在柱后,小脸儿泌着羞色,只把两眼潜目着。

柱子比戚扬生还瘦些,根本遮不住他,大半的身躯露在外头。如此反应,把萧婵逗笑了,一笑口角晕浅涡。

“你怎么见我就躲?我又不是坏人,你过来,有话问你。”

戚扬生两脚不自由地循声自行,萧婵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道:“换了一身行头,也是个精神的小儿郎。”

戚扬生胁肩累足,脖颈垂得如累累麦穗,两条细长的肐膊扭绞在一块,用颤涩的声音问道:“夫人想问什么?”

萧婵忽地敛了笑容,与缳娘溜了眼神,确认四下无人之后才正色道:“那日你给我的东西,是从哪儿得到的?”

“我从墓xue里挖出来的。”

墓……死人?这小子难不成是盗墓贼吗?萧婵不禁掇了掇肩,倒吸了口气,下意识就退了一步。

戚扬生知萧婵对此话有误,为己力辩,道:“夫人莫误会。我不是盗墓贼,那墓xue是我父亲的。父亲七年前病逝,去岁托梦与我,让我凿其墓xue取出此物,将来好送给路过的贵人,我等了一年,都没等到,适逢夫人路过,想应当是贵人,就送了。”

萧婵有些不好意思,假意咳了两声,道:“你姓戚?你父亲是谁?”

“我随母姓,我父亲叫做姓傅。”

姓傅?萧婵记得那个盗走玉玺之人,也姓傅,叫傅司阙。父亲时不时就臭骂一顿傅司阙:“傅司阙这个毛贼,弄的天下之人你猜我我疑你的,要是被我遇见,我就把他狗头砍下来当下酒之食。”

那时她还小,听到这血腥之事,两眼汪汪,道:“阿父好可怕。”然后一溜烟躲到祖母怀里。

祖母嗔了父亲一眼,道:“在茑茑面前,嘴巴里说什么砍啊杀的,呈气势啊?”

若说萧婵之前还疑此物是真假,如今已一心认定这是真的了。

好啊,竟然带进棺材里,真是掘地三尺也难寻。

萧婵半喜半忧,若是假的就砸碎了罢,是真的,该交给谁呢?

那日她对霍戟是如何说的?她说,这村与她有缘,今日还非去不可了。

果是与这村有缘不错。

去了一趟不仅知道张甫水的事情,探囊就得了玉玺……没准这村往后还能做出些大事儿来。

她在心里活络了半天,戚扬生看她眉宇间夹杂着愁苦的意绪,问:“可是这东西有古怪?”

萧婵没有回答戚扬生之问,转头对缳娘道:“他与我有缘,从今日起,便在府中罢,缳娘,你且带他熟悉熟悉府上。”

戚扬生本来想问自己为何会晕倒,又为何来了府上,但念头一转,这些暂且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以后不用再挨饿受冻,心里这般想,带着愉悦的步子跟着缳娘走了。

萧婵揣着这玉玺,又浑浑噩噩的过了十来天,吕舟也从村中归来,道是村中大部分人疾况已有所好转,接下来只需服药便可。吕舟回来了,但姚三笙还在哪儿。曹淮安不在,凉州的事务是由周老先生处理。

周老先生得知此事后,便命人在凉州各地建立了病坊,凡贫病者,都可来病坊寻医求药。

*

又过了半个月,萧婵终于听到曹淮安归来的小耗,登时喜出望外,跑到府前,却发现他气息奄奄,是被抬回来的。

她那雀跃的步子一下子就顿在了原地,目光看向窦成章,窦成章脸上多了几道伤,原本白净的肌肤如今是黑黢黢的。

窦成章给她深深打了一躬,道:“多谢夫人。”

萧婵“啊”了一声,没问为何,目光转而看向霍戟,得到的是他颇有礼貌的点头。

她看看天上的太阳,再看看地上的影子,一切正常,她心里惦念着曹淮安,也不管二人为何如此乖常,只问起发生了何事。

窦成章酝酿了许久才回道。

原来曹淮安与窦成章被山贼所围困,多亏霍戟及时赶到。但多日疲惫,箭疮迸裂,血壅滞于内,以至于寸步难行,只好抬回来,快到姑臧时,不知为何又忽然起了高烧,遂又陷入了昏迷。

吕舟发了好大一通火,说曹淮安不顾惜自己,从速寻个风水宝地挖好坟埏,占个天气晴朗的好日子下葬了吧。

不怪吕舟嘴毒,且是他千叮咛万嘱咐过曹淮安要好生静养。曹淮安口头漫应,可看看他背地里做什么了?但他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每日必定三诊,照看得比第一回还细心,作为一名医者,总不能真看着一个人影削解骨。

02

萧婵早把那玉玺之事抛到九霄云外,没日没夜的照顾曹淮安,就像个切己的妻子,几日下来,面团团的芙蓉脸脱色不少。

多日过去,曹淮安还没醒的迹象,他鼻息也似乎越来越弱,甚至前不久才退的凉,又烧了起来,体若燔烫,偶尔咳嗽时,头倾胸曲,还会牵扯伤口。

萧婵脑尽痛,急得一副眼里插柴的模样,与吕舟道:“不给他吃点药吗?”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