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33

分卷阅读133

    “当初我不过一句胡言,曹淮安你为何要当真?你明明从来都不把我的话听进心里的。”

鼻端还绕着血腥味,萧婵不胜悲伤,缩在他腔里淌着泪,嘴里抽抽噎噎的,说着略含责备之意的话。

“其实你那天一点也不丑,我只是做了不好的梦。梦里你穿着盔甲而衔箭,那盔甲和你离开时的盔甲一样,我害怕噩梦实现,所以才说丑的。”

不论曹淮安如何说辩白,萧婵已咬定了事实,她本意为他好,却让他落得一个性命之忧。

“婵儿哭得,好似是你受了委屈一样。”曹淮安眼珠不错的听着一番哽咽的话,心里暖融融,扶着她的肩头坐直身子,说,“原来婵儿那日是在关心之言,我好高兴。那些旧事别再提了,早就过去了,我如今不还是旺旺跳跳的吗。”

幽州往西则是并州,再往西则是幽州,在自己掌权之地,曹淮安身心松懈。幽州战事粗定,他急着见上隔别滋久的佳人,想到她把袂所言,就卸了甲,却没想到竟有界分处有人拉弓待他。

所以即使他穿盔甲,萧婵说不说,他照样也会受伤。

“怎么就过去了?”萧婵不满他不以为然的态度,“曹淮安你现在可是弱得连区区几个山贼都打不过,说什么旺旺跳跳?”

山贼都打不过,她怎敢把玉玺交给他,让他受尽天下强兵的围攻。

“过几日就打得过了。”曹淮安弗是一笑,掉头岔开了话,“婵儿让霍将军给我送的信,里头却一个字未写,是何意?”

提到信,萧婵心稍平,回道:“你只与窦将军去幽州,我又凭白做了一个梦,梦里你哈话不断,我猜想你是不是遇到了不好的事情。信并不重要,我只是想借着送信之由,让霍将军去寻你而已,谁知道你真的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还未拿到玉玺之前,她就央霍戟送信。央霍戟送信的前一日,她做了一场白茫茫的梦,梦里什么都看不见,耳却能听见曹淮安的声音。

他在说着哈话,醒来之后,那些哈话她记得恍恍惚惚的,唯一段清晰的哈话,便是他琅然说道:

“妻二八时归吾,至今两年心未通,情未浓,玉未种,本欲今朝归时与妻重绸缪,将心通,将情浓,再将玉种。”

“但恨缘浅运悭,不知明代是rou身归,还是白骨归,也不知妻心头,可否有个未归人。”

萧婵害怕梦中的“白骨归”,又害怕和初次一样让他受更重的伤,故而只送了一张白纸过去,什么都不说,好意也不会弄巧成拙。

“婵儿听到我说了什么哈话了?”曹淮安脸色不尴不尬,阳魂都清醒了,被山贼围困的时候的的确确说了许多哈话,甚至连出妻之言,辱骂自己之辞都说了出来,若这些哈话被她听去,他的脸面何存。

“你问我心头可否有个未归人。”萧婵低言回着话,把下颌搭在他肩头,接着说,“曹淮安你不在时,我心头是有个未归人的。”

“婵儿说得截近一些,我是个大老粗,听不懂。”曹淮安眼跳耳热,她话中之意,他依稀明白,却不敢十二分肯定。

“我大概是,有点心悦你了。”情话说出来,心内与口内都发烧,萧婵乜细着眼,有意把脸上放得淡淡的,掩饰心上的慌乱。

短短的一句话好似小鹿触到了心头,曹淮安对她的喜爱更深了一层,眼里光彩顿增,道:“这句话我等了许久,如今瓜熟蒂落,高兴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萧婵听了回话,羞涩忽散得干干净净,凑过头与他唇贴唇的,绸缪起来。

*

医殚技,秦旭还是落得终身伤,欲报昨日之耻,念头才来,曹淮安如重枣怒颜抖上脑海,他脚底生起恶寒,念道:罢了,能捡回一命,该当珍视。

严君未在府上,秦妚一日三问是何人所为,秦旭俱不对,在府中修养三日后,他收拾些行装细软,躲到外头去了。因待严君归来,不免又是东问西问,曹淮安当日撂下的话,深思其意,便是不再追究。

既不追究,又何必将如此伤面的事情告知他们。

秦伯离管教子女严格,子不得风流,女不得无礼,但凡有一丝过错,总要吃背花或跪香之若。

第管教过严,兄妹二人诉起苦来,甚是投机。诉到极尽时,兄觉妹可人,妹觉兄韶秀,眉来眼去,背着父亲生干了没面皮的勾当,他们只恨不能明目张胆的朝夕亲近。

秦伯离难以提防这种事情发生,待有所察觉,为时已晚,他碍着老脸,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秦妚一及笄,就许了出去,本意是隔绝二人之情。

秦旭想着,寻了一匹能日行千里的飞马,独自一人南下益州,先去领略益州的风情地貌。

秦妚得知兄长要走,把袂而哭:“妚将嫁,兄为何此时走?”

秦旭道:“你已是待嫁之人,而父亲不日将归。父亲在,即使侪居一府,我不能如刻下一般穿房入户,你亦不能如刻下一般敞门迎我。隔着一扇门,见不得面说不上话,又有何意义?我离开,不过是先去益州等你。”

秦妚一听,止住悲伤,换上笑颜,卸了衣裳又与兄缱绻。

*

秦旭途至益州界分,遇一骈齿老者挈着三尺幼儿,正举斧凿冰河。

冰河破了口子,活络欲碎,秦旭不愿下马而行,他一拎马鬃,马儿仰颈嘶吼,把四蹄一迈,正要跃过衣带水般的冰河。

在此当口,谁料那三尺幼儿忽窜到马腹之下。

马儿蹬蹄跃过时,勾到了幼儿身上的背囊,连人带囊的,一同踹到冰河上去了。02

骈齿老者只听耳边一道孩儿惊恐声,马跃到对岸时,他两眼迷蒙,好似瞳中飞闪过一只蝇虫,待两眼清晰,才知刚刚闪过去的是一匹马,而那道惊恐声正是孙儿所喊。

孙儿躺在冰河上,身上的破布背囊散开,背囊里的东西一托头倒出,有一副缣帛画卷,几件千补百衲的衣物,还有一串铜币。

骈齿老者见状,丢了斧,急步走到孙儿旁,酸声喊道:“乖孙醒醒,乖孙醒醒。”

孙儿气息奄奄的睁开眼,老者泪出如雨,抬头欲责作俑者,但见马背上科头坐着的作俑者,衣着华焕,行装齐整,随指一处,都是贵公子之气,他讪讪合了嘴,铺眉善眼,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02

秦旭本想置之不理,但两眼胶在缣帛画卷上的女子怎么也移不开,他下了马,拾起来细细一品。

画中女子斜倚绣榻,可鉴乌发高挽,排簪花冠偏带,粉面nongnong宛若水怀珠,眉黛删删浑似远青岫,莹目澄澄不殊霞映塘,桃唇红红好比日轻烘。

微微展靥,竟有两排碎玉,玉中似藏出谷莺,一道盈盈笑声感心头。

身姿窈窕堪怜,好似仙子从轻云出岫,亸地衣袖若能一拂,定能生出一缕春风。

秦旭愈品愈觉得画中人很是面染,含颦的眉宇,好似那位有一面之缘的小搭子,于是问:“画中是何人?”

老者见问,回道:“不知,但我猜是宫中的哪位娘娘吧。”

“娘娘?为何这般说?”秦旭问。

“我啊,十多年前从那石渠阁里挖出来的,当初长安宫殿里的书画都烧毁了,就只有这副画像镀了金,一丝不损。石渠阁曾是皇室藏书之处,画既然从此处来,那画中女子应当是一位娘娘了。”

老者说得不紧不慢。秦旭抚着画中人若有所思,收起画卷袖入袖中,作威作福,从行装取出一袋黄白之物与了老者,道:“画与我,我与银你。”

一幅画而已,并不值钱,老者一直秘惜于今,不过觉得画中女子美艳无比,意绪无聊时看上一眼,倒是能拔闷。

一画换得白银之物,老者也不管这是威势相加,只顾高兴得满面生花,痛痛快快的说道:“画拿去拿去,多谢公子了。”

*

伤口裂开的事情,还是被吕舟知道了,他逾礼痛骂一顿曹淮安。

曹淮安摸着鼻头暗暗叫苦,回道:“憋着,更难养伤。”

吕舟脸色铁青,继续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骂讫,怕他兽性再发而误了养伤,遂寻到萧婵,请她暂先就住到颊室去。

可惜晚了,就算搬到了颊室,狼子野心的曹淮安入了夜也往颊室跑,他把两人衣裳一卸,就来个一宿一餐或是两餐,甚至三餐的欢爱。

萧婵苦劝他养病应当寡色养性,否则易髓涩精枯。曹淮安殊总不听,把炙热的东西放在窄嫰之处,没头没脑的冲撞。

拦截不住曹淮安的色念,久而久之萧婵也成习惯,软手软脚的任他索取。但前向他太鲁莽,弄得腿心火辣辣的疼,她也不肯忍,把下方锁紧,哭着要他出去,要他的东西从体内出去,也要他人从颊室里出去。

她那儿本就窄小,轻轻一锁,曹淮安打个停顿,精关如流水一样大泄,泻讫,狼狈的离开。

萧婵有气,接下来好几日都把门窗锁得死死的,白日里也是躲着他走。

大抵是色欲已饱足,萧婵发怒不许他来,他还真旷了数日不来,弄得她下方空空,连连梦交,第二日醒来,腿心里都是湿的,好羞人。

近日天气逐渐晴朗,连着几日皆是丽人天,蓝天碧云。

曹淮安午后喜在西院耍枪弄剑、打拳划腿。

那处被火烧成灰烬的西院,又被他重新修葺了一番,往日的秋千石桥,一样不少。

萧婵适逢经过,两耳瞑闻有剑与风相逢的“唰唰”声,她蹑脚藏匿在假山后,透过石缝窥看。

曹淮安一袭玄衣,乌发高高扎捎,挺腰绷背,步子轻稳生风,手中的剑覆一层胧光,剑过之处过落花翩飞。

他一剑舞完,汗水从额角处滴滴滑落,最终在下颌处汇聚落地。

萧婵啧啧称赞,曹淮安偏过头,看着她的藏匿的地方,开口道:“出来吧。”

她身姿娇小,辟易在假山后半掐衣裳也没露出了来,他是长了四双眼睛吗?萧婵想着,且移莲步且假意低颜拈带,他的汗还在滴淌,她递出一张帕子,道:“擦擦吧。”

拿着帕子的手一直抬着,曹淮安下下细细觑了她一眼,接过手,但只在摩挲帕子的边角。

今日曹淮安剑耍得威风,与他那日狼狈逃离的模样大相径庭,萧婵不觉齿粲起来。

微微一粲,粉靥登生出如月痕涡儿,软垂上的玉珥,如风掠了秋千,轻轻微漾着。

女儿家的娇态,看得曹淮安歆动不已,他不嫌自己一身汗黏黏,拥眉睫之人入怀,脂泽的馚馧沁鼻,心旷神怡,但转而是喷嚏狎至。

萧婵左颊偎靠在他胸膺上,想到这几日的梦交之景,脸色飞上一抹云霞,转动着削肩要逃,可他抱得紧,动弹不得。

汗味与亢阳之气混杂着,让萧婵不得不屏气摄息,口里啀哼着,道:“你放开我……你好臭啊。”

曹淮安却抱得更紧,反问道:“婵儿方才在笑什么?”

萧婵心里乱蓬蓬的,只道:“笑你不修边幅。”语罢,奋力一推,把脸上的点点脂粉蹭在玄衣上。

左腮颊被蹭得稍红,萧婵蹙眉怨眸,常睩睩的视他,若此时是他顶盔掼甲,面庞儿往上一蹭,后果不堪设想。

曹淮安怀里还留有香温,眉头一攒,看着衣裳上粉白交加,皎如日星的脂粉,暗想:在这张视如珍宝的脸上涂涂抹抹,也不怕舋面?

萧婵看他颜状竟是嫌弃,夺过帕子,剌步就走,他哎哎叫了几声一步一趋相跟。

曹淮安步子大,萧婵只得小跑拉开俩人的距离,忽然腹肚被一只手拦截,她不得不跐住步子。

萧婵头也没回,嚷嚷道:“你放开我,我要去沐浴,方才那些汗都粘在我身上,臭死了。”

“沐浴就沐浴,跑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我可是听缳娘说你又摔了膝头,这么跑不疼吗?”

萧婵疼得头都麻麻的。

那日在雪中小跑,左踝骨骨头走作了,前几日她在在院中散步,又不小心把左踝骨闪了,跌地时,右膝盖正中石子,眼泪直迸而出,方才跑了几步,踝骨复扭,说不疼是假的。

萧婵垂眸盯看腹上的手,鬼差神使竟然伸手拍上去。

不痛不痒的气力,曹淮安感到手背麻麻,从领颈处串起的燥热寖寻至耳际,颡间被风吹干的汗复涔了出来,他即刻回握住她的手,觉肌肤滑腻无赛,让人爱不释手,于是牵着她如同乌龟散步,蜗牛滑行那般慢慢走起来。

萧婵伤了右膝盖,踒了左踝骨,只得窄隆窄隆地走,模样十分滑稽,曹淮安旁观一笑,道:“还是我抱着婵儿走罢。”

“我不疼……”萧婵脱口拒绝,“慢些走就成。”

曹淮安才不会听,弯腰就将她酥体打抱,还在手里敁掇敁掇,道:“婵儿那么好吃,身子却没几两重。”

一阵天旋地转,萧婵吓得藕臂勾住他的脖子,结巴得不成话,待抱稳妥了,把两腿乱颤乱蹬,开始半推半就地攘他,俏眼瞵视,道:“外头有人,你放我下来。”

“不要乱动了。”曹淮安手缓缓在腰间索趣,“我有些难受。”

萧婵耳根发热,胸次慌乱,的溜圆的眸子转了几圈,因害痒,只得安静下来,手心不住冒汗,埋头不语。

二人方出院子,孟魑驻在不远处,侧旁还有个胡子花白的老先生,是周老先生。孟魑见到他们,忙打上一恭后自觉转过身去。

侧旁的周老先生动了动口,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了一句“颜甲人儿”,不知是在说曹淮安还是萧婵。

曹淮安脚不停,两眼不睃,只道:“书房。”说完,附耳对萧婵又说,“我先送婵儿回去,免得婵儿在冰天雪地里又摔了。”

一路抱回房里,不知要碰到多少人,萧婵忙道:“孟将军和周老先生来找你,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且将我再此放下,我非断足,慢些走便是。”

“我的本则乃是做事情有始有终,既然说了要送婵儿回房,怎可食言?”

其实他就是想抱抱她,娇娇小小的,像猫儿。

理说不通,萧婵不再言语,身子搭抗在他膛中,做贼似的将脸藏匿。要是是站着,她一定对他拳打脚踢,可现在被抱着,万一他不小心摔了她可怎么办。

一路上所遇的婢女,个个掩袖窃笑,羞得萧婵粉脸赫然,无地自容,曹淮安神色自若,还带着愉悦。

曹淮安把她抱回了寝,离开前还索了吻,把红艳的口脂都吃净。萧婵看他顶着一张红唇就要离开,赶忙扯着袖子,道:“你抹一下嘴啊。”

“口脂之香,舍不得。我看不到,婵儿帮我。”曹淮安挨近了身子。

萧婵只好拿指梢去抹,抹到后头耐性全无,气哼哼地推开他,骂道:“烦死了,自己擦。”

“等我回来啊。”曹淮安反袖抹净之后,含笑离去。

*

曹淮安走后,萧婵洗了香肌,缳娘从柜中拿出药酒,在她眼前晃了晃,意思是要涂药了。萧婵魂不守舍的,没有回应,缳娘问:“翁主您今日是怎么了?”

“没怎么……”萧婵晃过神,瞟见喜缳娘手上的东西,自觉蹬掉鞋子侧过身。

缳娘挽起她的裤腿儿至膝上,凉意入侵,一个个小疙瘩飞快地窜上腿。原本一条光腻无暇的腿,现在却是紫青乌黑的,膝上的伤昨日刚脱痂,如今是一大块粉嫩的rou。缳娘在掌心倒了些药酒,双掌摩擦片刻,搓热了一番才往她踝骨一盖,轻轻柔柔打摩。

“缳娘缳娘。”不知道萧婵是因冷还是发森,鼓颔摇腿,叫缳娘时的声音自带几分颤抖,连带着缳娘不禁也跟着颤抖了。02

萧婵指着膝盖,轻声道:“这疤能消吗?留疤的话好丑”

原是在意这事儿,缳娘宽了心,将注意都放在手中的力度上,咥然道:“当然能。”

宛童趁嘴道:“疤丑,能衬得翁主更美的。”

萧婵摸一把脸,佯嗔道:“我这张脸需要别的东西来衬托吗?嗯哼。”

宛童佯装批颊,嗢道:“是宛童拙嘴笨腮了。”

听二人嬉笑,缳娘眼神黯淡,垂下眼皮遮瞒悲伤,道:“其实这留着好啊,让翁主长点记性,要不总是毛毛躁躁的,害自己受伤。”

因着踝骨抹了药酒,一阵热剌剌之感钻rou入骨,说不上是舒服还是难受,倒是让人想睡上一觉,反正她无事可做,爽性盖上被褥,只露出一个头。

缳娘看她影绰绰的闭上了眼,却待出去又听她开口道:“缳娘,今日的午饭我不喜欢,糕点也不喜欢,待会一觉醒来,肚子定是宽空饥饿的。”

“好,缳娘这就去做些好吃的,翁主醒来便能吃。”缳娘笑着回道,萧婵打着抖索渐渐睡去,缳娘知道她害冷,把被子掖好,等了许久才揎门离去。

门关上之际,萧婵眼皮抹搭着,看着上荨的香烟,脑中想着如何区处玉玺。

交给父亲,父亲则成众矢之的,交给曹淮安,他如今单质多疾,再有什么战事发生,就真成一具白骨了。

她好像记得姑臧城外有一座山,山顶上有座庙,凡心香一瓣,去拜一回,都能得到回应不如去哪儿问问神佛好了。

问他们,自己该怎么办。

萧婵在七思八想之际缓缓进入梦乡她睡得骨软筋麻,南柯醒来时,外头天色还亮着,但自己却不知何时坐在了曹淮安膝上,不施脂的脸被他用唇挨擦舔弄。

曹淮安见她醒来,软语道:“终于醒了,我的腿都被你坐麻了。”

“我睡在榻上好好的……谁让你把我抱起来了?你放开我,我要下去。”

萧婵摆甩着腿要下榻,曹淮安置起一腿上来,压上她的膝头,道:“那换我坐你腿上?”

萧婵满脸惊恐,“曹淮安,你壮如牛,重千斤,单是一条腿上来,骨必折。啊你果然还是想折断了我的腿,是怕我跑了吗?”

昨日份今日份小小加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