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34

分卷阅读134

    曹淮安攸尔一笑,开声道:“婵儿洗得香香的,是在等我吗?嗯,我也有些等不及了。”

隔了几日没欢好,他甚想念沾皮的快感。

萧婵两手推拒着,道:“天还亮着,你这是白日宣……宣……”

后头的疢字,萧婵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她素脸憋得粉红,且臀下有个硬邦邦的东西抵着,更是让人羞赧。

女儿家娇羞之态,曹淮安春兴勃勃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的唇往耳边去,又软语哄了许久,且求哄且扪住那赤弯。

萧婵忸怩着,更了一个词,细声道:“你这是帷薄不修啊,总是这样。”

曹淮安百般肯定她这是允了,除去衣裳,笑道:“不修才能从中取了,这次不准再故意锁紧啊。”

她本就小,东西在里头被她一锁,和被笮成rou汁一样,真当要人命。

萧婵赤身横眠在榻上,曹淮安汲取教训,不再鲁莽。

前向的皂席之事,他确实有些硬开弓,波波急急,她酸疼得嘤嘤泣泣,娇声发颤,苦央他轻些,可换来的却更是鲁莽,所以后面才会被她驱赶。

曹淮安伸出舌头细弄无脂粉而粉亮的脸颊,舌头经过眉间时,她脸上好像生了一阵烟,白皮儿上多了一层水红之光,显得愈加娇媚。

萧婵眼不眨,盯看他的上下滑动的喉头,忽地偎过身,嬉笑着亲上凸起的喉间,还学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喉间里的酥麻飞也似的窜到了胯间的八尺之物上。

膫儿从根部一直酥到了圆头上,脉络和游龙曲蚓似的,渐隐渐现,缧缧到圆头上;膫儿又昂昂挺挺的,要冲破云霄,又如鱼跳水一般闪跳颤动。皮rou下的血水与卵囊下的精水正天翻地覆,想要噀涌而出。

曹淮安忍住直捣入索乐的想法,继续用那比水还深的柔情动作亲吻着。

梦交了几日,萧婵羞涩顿减,她纵起酥身,弓上柳腰,藕臂攀住曹淮安,活脱脱似个坐家女儿,朝着疼爱她的人扯娇:“曹淮安,我听说姑臧城外有一座庙,特别灵。”

萧婵往前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但既然梦中之事能实现,或许这种东西,凡人rou眼看不见,但真存于世间,信一会也不会少块rou。

绵绵的声音,曹淮安很受用,柳腰与榻之间多了一到弯桥般的空隙,他出手绕到她背后搭住,五根指头正好搦在腰际:“婵儿说的是瓮形山上的那座庙吗?确实挺灵的。”

“我想去。”曹淮安这人软硬都吃,但萧婵发现他更爱吃软,于是她风情万种的溜了一记秋波,“不许你问为什么,而且你要陪我去,不许差人送我。”

“好,你想去,我能不依你吗?”曹淮安虽然好奇在这种时候她岔空子提这座庙,但被秋波打动了心绪,也懒得过问。

亲吻数时,曹淮安满身是汗,筋骨发酸,胯下愈来愈鼓,脉络也愈来愈清晰。萧婵颈合在他颈上,口鼻微喘着,胸前一团粉乎乎的软物贴着他的胸膛,也在动弹。

曹淮安伤口已愈合,不再缠绕白布,硬涨的红端,与他的rutou相点触。

萧婵半坐了一刻,腰背酸乏不已,她懒怏怏地躺回榻上,本想往里头翻个身,身才转了一半就被止住。

丰腻的身背,一览无余的对着曹淮安。

曹淮安压下来,伏在她背上,撩开如丝的乌发,吻着项窝,挺直的膫儿,正抵在红线线的臀缝里。

臀缝里干通通,不似xue儿被逗得滑溜溜,膫儿火燥燥,抵在里头,干燥而生火。萧婵想到那晚从后刺入的疼,哆嗦的缩起肩,身子僵如竹竿,把半边脸颊埋在绣枕里,颤声唤道:“我怕……疼的。”

项窝处有颗痣,曹淮安在那颗痣上流连舔舐,再舔到耳后根,含住软垂:“今次我慢慢的,轻轻的就不会疼了,跪起来。”

萧婵耳受他轻言蛊惑,当真跪了起来,双膝与手肘共着榻,撅起了白如银盆的臀,不太充足的做着承接他的准备。

曹淮安分开双膝跪其后,骨胯挨上rou臀,一阳一阴,滋生芳心,他先回手摸弄粉乳,再挖进一指儿到xue里取一团春水,反抹在膫上,才将紫红的圆头凑近,从后悠然的刺笃xue口十余下之后才游进半截膫子。

“疼吗?”不管是从前还是往后,里头且都曲折柔韧,曹淮安捣了几下,被吸附地气促促,开声相问时,声音都是暗哑的。

没有记忆中的疼痛,萧婵松懈了腰背,将腰臀一扭,惺眼哀怨的看着曹淮安,道:“酸……跪着腿酸。”

半截膫儿忽然脱出湿热之地,湿淋淋的,自个儿在那弹跳了几下。

“那我快一些,就不酸了。”曹淮安扳住白闪闪的臀尖,重新将膫儿整根刺入,萧婵惊呼一声之际,他不轻不重的捣了几回,掰过粉面一边递舌送津,一边再三确认她非是蹙眉啮唇的颜状,才开始轻浅转深重的抽送。

臀上的rou在抽送下一颤一颤的,仔细看,rou儿颤出了波纹,乳儿也是前后晃动,发出清越的声响。

曹淮安腾出手来揉上一只乳儿,萧婵已在酣美处,半扯开喉咙娇喘:“嗯嗯……真的腿酸了……啊……”

曹淮安怕她再次锁紧,吃紧又加力的狠狠抽送百下,失精关之前脑子一片空白,只把卵囊里的东西,都注在了里面。

膫子垂软,萧婵也软摊在榻上,曹淮安如常清理。理讫,共入窝里交股帖rou。

“下回你别弄里边了,黏黏的,不舒服,而且这样会有孩子的。”萧婵暗皱了巧鼻,发出一声不明的哼声。

每次弄到里头,不消想是他势不知有无,难以控制罢了。东西弄在里边极其不舒服,虽拭了一些,还是粘腻无比。

曹淮安碰她的软垂,道:“我倒是想要个孩子了,和婵儿生的孩子,一定很漂亮。昨日忽然想起来,在我昏迷时,婵儿在耳边念叨着,说孩子的名都取好了。婵儿说腹中若结果,则取名扬天下之扬,腹中若开花,则取阳城一笑之阳。既然你我都想要孩子,那下回还这么欲拒还迎吗?”

“我才不要生孩子呢……”那些风情话果真还是被他听到了,萧婵呼吸紊乱,软垂似火烧起来,口齿不清道,“而且谁、谁谁欲拒还迎了,这明明是……羞,你别说这些浑话来戏我。”

她这哪里是欲拒还迎,分明是娇羞,二者如此迥别,他竟分不清,真是枉读十年书。

“真是羞?”曹淮安不信,揭她短,“在颊室时,是谁勾着我缠着我让我快一些,大力些的?嗯?今回舒不舒服?我自认为力道可是恰到好处?”

“你闭嘴,不许说了。”萧婵翻过身,捂紧他嘴道。

嘴被纤纤玉手所捂,于是曹淮安拿眼觑她。

萧婵头皮发麻,手掌上移,遮实他的眼,不许他看。失了眼,他便用鼻,嗅肌肤芳香,她开始推他,不许他嗅。他却得寸进尺,抚她滑腻雪肌,当然,还是不得不被她嫌弃,不许他摸。

不许之音渐小,曹淮安搂过她的腰脂,欺身向她。萧婵四肢乱摇,未出声拗却,他腰一沉,溢口皆是嗯啊娇喘之音。

桂华西转,二人才止。

但第二日一早,曹淮安又缠着她来了一回,萧婵又气又好笑,他怎么成天想着入马一事?且把那guntang的东西弄在了里头后也不帮她抹净,下死眼的看着白浓物随着红白之地张翕时,一点点从里头吐出来。

被疼爱了数回的嫩地红肿肿的,曹淮安看着看着忍不住又小弄了一回。

待他终于消退了yuhuo,萧婵忍不住了,问:“你日日要我顾惜身子,怎么就不顾惜自己的呢?日日这般释欲,小心精尽人亡。”

曹淮安非然一笑,道:“婵儿可知行此事可医夫清恙。我身上的小伤,三日就能愈,不必理会。”

“襞积小伤,日后成大疾,你不知这个道理吗?再说病愈有五戒其一戒为色欲。”萧婵反驳。

“我觉得憋着更伤身啊,浑身都难受,吃不好,睡不好,身体能好吗?”

“所以这是你一夜弄四回的理由?”

“没有。”曹淮安理直气壮的说,“没有四回,昨日两回,今日两回,是分开的。”

萧婵撑起身子看了一眼窗外,确实,现在已是第二日了。

原来他俩在榻上,厮混了这么久。

第一百零二章月侯血

如连珠箭的欢爱,萧婵满面潮红未褪,初次反被他不冷不淡的驳了又驳,她暗自掇气,转了话题,道:“昨日孟将军与周老先生寻你说了什么?”

“周老先生说小寺村的病势,已得到控摄,他还说婵儿胆略兼人,自己身子都不好,却还想救治别人,是个女丈夫。”

曹淮安不想说实话,也不想骗她,毕竟扯一句谎,往后都得搬挑,赵梨煦的事已经让他够头疼。

周老先生来,说的是益州顾世陵的事情,箭与山贼,已十有八九确认是他所做,至于动机,尚不清楚。

顾世陵放毒箭射自己,又寻山贼,簸箕阵围杀他,曹淮安几次两脚入了黄壤,这些事情,他可不追究,但顾世陵有杀萧婵的心思,不管什么原因,他都必须死。

得知小寺村的病势控摄得当,萧婵心中不由地思索起一件被她忘到脑后的事情。

在武功县的时候,曹淮安慌慌张张的夺过她手中的锦囊丢进井里,后来动脚回凉州时她去看了一眼,井里却空空如也。

锦囊里有东西,曹淮安不想让她看见啊。

夜冷如铁,月色无光。

萧婵动了动僵硬的嘴皮子还是没有相问。

曹淮安是个左性子,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她打滚扯娇相问,也是答非所问。

话说在姑臧城外有一座悬瓮山。

山上建了一座朱甍翠瓦、金茎雕墙的寺庙,凡心香一瓣,去拜一回,都能得到回应。

妇人往去虔拜,无非求的是姻缘子嗣或是家和万事兴,男子前去上香,大多是求功名利禄,鸣玉曳履。

这庙偏建那个山势奇峭,嶝道奇迮,到了半山腰,还得拾千步石磴才能到达的悬瓮山山顶上。

每复而往,即使冬日也是鬓发洇湿,衣裳湿湿紧贴背,隔日腰酸腿麻,须得休息一二日才还惺。

所以此山亦被戏称为折腿山。

凉州飘雪月余,近日终是停了,踏肩几日出了太阳。

去悬瓮山上香,要忍口吃素五日,窒欲清心三日。

熬了五日,谁知萧婵的血信说来就来,前先的忍口摈欲,算是是付诸东流了。

女子来血信,不可前往上香。

说好的今日去悬瓮山,马车行装,早已备得舒齐。

萧婵鸡鸣就起身施朱粉,易鲜服,一头乌发理得一丝不乱,打扮得风姿绰约,但血信神出鬼没的到来,只能把计划往后延捱。

萧婵看了一眼镜中美艳得如芍药笼烟的自己,越发觉得憋闷,废去脂粉,就到院中逗弄佛西,逗了半刻忽然听宛童禀报曹淮安来了,她想也不想站起身拔腿就往房里跑。

佛西就是曹淮安生辰时送给她犬崽,如今已是一条威风凛凛的大犬了,名儿当时取了三个,本想让曹淮安拿定主意,但后来两人闹得不愉快,她就自作主张,给它取了“佛西”之名。

曹淮安只见一抹飘飘衣裙排闼直入,“啪嗒”一声,吃了闭门羹。宛童出声驱赶还在地上舑舑卖乖的佛西,微微向曹淮安打了一躬,也离去。

曹淮安盯着紧闭的门,摸不着头脑,叩门进去,屋内的人正用凉水盥手。她手脚一年到头都是凉的,凉手洗凉水,这是要成冰块了。

他敛眉问道:“怎么不用温水来洗。”

萧婵拿起帕子拭水,不温不火道:“反正温水凉水洗了都是凉的,何必多此一举。”

曹淮安端详着萧婵,她粉颊消红,翠锁眉山,再看娇躯穿得厚实,问:“身子又不大舒服了?”

萧婵面上含着一团不乐之色,含糊的点点头,血信方至时体沉头疼,腹胀且疼,方才小跑几步,热流涌出。曹淮安坐在侧旁,覆上她冰凉的手,道:“我让吕舟来看看?”

萧婵摇头舔唇,低眉垂目的说道:“多歇息就好了。我想睡一会,君上自便吧”。说着,抽回手,卸下外衣,露出锁子骨,只着薄薄的单衣卧下。

女子姅变前后靠实是身子不熨,看着床榻中央鼓作一团,知她在气恼自己,曹淮安解大衣钻进窝里,说:“这几日我也没睡好,正巧一起小憩一会。”

被窝里发出窸窸窣窣声响,曹淮安捞捞搭搭的想抱住纤身,萧婵转双肩,扭腰臀,十二分的在挣脱。

但女不敌男,最后自是败阵下来。

二人叠股挨腹,合颈肢缠,亲昵熨帖着。

“你这样我睡不着……”一只粗臂横在束腰上,萧婵屏息敛腹,鼻间全是他的气味,怎能睡着。

“那是你睡意不浓,酝酿一下。”曹淮安化身一团泥,黏在她身上不肯离开。

“你压着我,不舒服。”

登登笃笃八尺有余的身子,压上来,胸口沉闷。

“那是你没习惯,习惯便好了。”

“你身上好臭,熏得我睡不着。”

“那我不是正与你身上的香气融合吗?”

她说什么曹淮安都能说出一团理由,越想越气,萧婵一气之下弹坐起身,柳眉一竖,尖着嗓子,劈口指斥他名:“曹淮安!”

许久没被她怒气冲冲的直斥全名,曹淮安听了,不禁心醉神迷,也暗惊了一把,半天做声不得。

四目相对良久,萧婵蹭进他怀里,努嘴胖唇的,把心中的不快,一句句吐露:“我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

“早看出来婵儿不高兴了,只是往后推几日再去而已,怎么和自己生起气来你?没准是上天有意阻止你今日去呢。”曹淮安说道。

萧婵怒气稍息,想了想,此话在理,她懒懒的犯起困倦,婆娑的睡眼一转别处,道:“你说的不错,我现在想睡觉了。”

着实是眼睛涩困,身子不支,她说完依了曹淮安的拥抱,迷糊糊的失睡。

人儿发出浅浅的呼吸声,曹淮安心中透了一口气,萧婵近日情绪千变万化,时怒时羞,时喜时悲。

他有些抓耳挠腮,险些招架不住,低声下气的专宠着专哄着,她还是不依不挠,也不知日后翼卵之时,脾性会不会变得温款一些。

因血信作祟,睡梦里花容换色,浅黛紧蹙,朱唇嗫嚅。

曹淮安虎膺覆在她肶脐,隔衣轻拊扪,平坦的腹部,一手可搦的腰儿,当真能怀珠吗?他拊着扪着,手暗度陈仓,往上滑了几分,握着乳儿,鼻端嗅着香气,也不觉失睡。

约莫睡了一个时辰,两人皆醒。萧婵贪床,在榻上翻来覆去,不肯起身。曹淮安搂着她亲了好一会儿,起身时,发现塌上与她衣裳与榻上皆有几朵赭黯花英,仔细想想,应当是月候血。

萧婵顺着曹淮安目光看去,看到榻上一抹红色后,脸如桃花初绽,直绽鬓角,又绽知耳际。

她急遽遮他眼眸,嘴里说道:“不许看,不许看,你不许看。”

曹淮安摸黑穿上外衣,衣扣不迭掩好,就被推至滴水檐下,直到婢女摒挡讫了,萧婵拾掇齐了才被允许进门。

“你要忘了方才的事情。”萧婵羞色消化干净,拊床说道,“必须忘记。”

“这个……很难。”一层月经衣没能承接住月候血,曹淮安浮想联篇,想着这血是如何流出,又是如何落到榻上来的。

被人看到月侯血,就似是被人瞧见了难堪的事情。萧婵嘴里一撇,眼泪突然落了一颗,牙齿捉对儿颤着,说出来的声音都是不稳的。

“我身子本来就很难受了,你为什么不能哄骗一下我呢。”

“好,我忘我忘,现在就忘了。”曹淮安竭力地宽慰,七手八脚地擦去她脸上的泪珠,泪珠却越擦越多。

萧婵放泪放声,哭得万状悲伤,曹淮安又忍住哈哈失笑:“多大的人了,哭起来和个孩儿吃屈似的,我忘了还不成吗?”

笑声与话声才落,曹淮安耳畔来了一阵渐大的呜呜哭声,他脑子一胀,紧接着又听到了萧婵指天划地的抱怨:“晚了,我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

萧婵的脾气时好时歹,偶尔一些芝麻事都会觉得委屈。

缳娘说她嫁到了凉州之后,变得爱哭好怒起来,尤其面对曹淮安时,眼泪像流水一般源源流不断。

萧婵自己没有发觉,依旧我行我素。

血信第三日,萧婵眠食不安,腰腿更酸,怎么躺都不舒服,只有坐在曹淮安膝上才觉得舒服一些。

不需她主动坐上去,因为曹淮安会主动将她抱在膝上同坐。

但血信来得汹涌如注,月候血就落在了曹淮安膝上。

白中一团红,曹淮安不动声色,拿着帕子浥干,萧婵当即一副急泪,说要亲手洗濯。曹淮安千言万语都阻止不了,只好收了言语,像奉了圣旨一样脱下染血的衣裳,命人端来温水,在一旁看她肿着眼眶,泪簌簌的将衣裳洗净晾晒。

曹淮安心想:这件衣裳往后要多穿,否则萧婵会以为自己嫌弃它的啊。

发生了这么难堪的事情,萧婵不肯再坐到膝上去。曹淮安就拿了一张毯子垫着,萧婵实在酸得难受,叵耐坐了上去。

萧婵倦眼迷迷,一只手支香腮,一只手被曹淮安握着在纸上写字,他写了一个“婵”和一个“安”字,说是安下有一女,此女为萧婵。

婵左旁有女,安下方亦有女,女在左边地和女在下边地,萧婵总觉得觉得曹淮安在说些颜色话。

左边地和下方地,不都是指……床上之事吗?

曹淮安不以为然,还几近一刻说了许多让人麻犯的话,还说将婵与淮结合,就成了“婎”字,婎是恣意妄为的意思。

说到恣意妄为,萧婵想到霍戟,肚子就闷着气,嘴巴痒痒告起了枕头状:“你的那个霍将军,凶巴巴的,好生吓人。”

曹淮安回道:“他杀敌的时候更吓人。”她怕霍戟的事情,他还是从缳娘口中得知的。

霍戟背地里说她空有美貌,萧婵柔肠百转,无言可驳,便问曹淮安:“君家想我媚悦你吗?”

曹淮安执笔之手一顿,黑墨在纸上晕染开。他放下笔,摸了摸粉题,又摸了摸柔靡肌骨,没有热感,不是生病的征兆,可是为何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萧婵复问了一遍,曹淮安道:“那婵儿想要如何媚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