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记事册

第一百一十二章 记事册

    粉墙月棱,天色向晨。

几串小字在眼帘里逐渐变得模糊,曹淮安惊魂不定,翻在宋秉珍记载的最后一页迟迟不动。

这一页笔迹犹新,尚未写讫。

吾宋秉珍,刀锯之余,孑然无依,垫草而居,擅美儿医,能瘥百疾。

江陵萧氏得明珠,严君取名为婵。婵娇质有百沴,严君恐女有生命之虞,邀吾下顾明珠。

吾为顾嘴成铃医,伯乐世不曾遇,反受陵忽白眼。萧氏为著姓,明珠乃是世胄,吾何以克当!

吾乍到江陵,婵滑塌跌倒,膝流红有血,痛不能行。兄啖以果饵宽慰,吾取止血药,覆流红伤处。伤处当即收口止疼。婵见状,泪收颜开,呀然笑道:先生是扁鹊再世。

吾至江陵后,婵饮食有节,起居有常,大疾化微恙,微恙抹眼可瘥。

但近日婵病来如蚕食三,病去若抽丝,吾殚技始克医愈。

婵饮药如饮浆水,兄心怜,问:“病为何总缠小女子?”

吾笑答:“疾病如伴女孤狼,噬不见齿,零敲碎受,只能教小女子活活硬捱。”

兄复问:“不能避而远之吗?”

吾再答:“小女子不落单,则能避一二。”

兄狐疑问:“何意?”

吾答:“小女子好动,举动无常,落水摔伤,如家常便饭。若落单时落水,后果不堪设想。”

宋秉珍写到此处就断了墨。

曹淮安合上册子,七思八想,眼睛裴回榻中酣眠不知醒的人,当朝暾盈窗时,他敛了眼,掇转身离去。

*

曹淮安离开西院后,径直回了书房,他将册子拆下,挑出内隙暗藏小字的几页与宋秉珍最后记载的一页,寥寥写了几个字,一并折叠齐整,让人袖呈江陵萧氏手中。

萧瑜当日与他叙了话,明面上未与顾氏分颜,而是伏甲益州,曲体顾氏动向与实情。顾氏里外都示之以柔,伏甲数日,未获到一丝小耗,让人无出师之由。

发现了内隙中的秘密,曹淮安再看病呈,原来宋秉珍字里行间一直暗示,暗示着在荆州观风的顾世陵似是一把伐婵之斧。

“伴女孤狼、噬不见齿、零敲碎受。”与“吾为顾嘴成铃医,伯乐世不曾遇,反受陵忽白眼。”

第一段文字中孤郎即是顾郎,噬即是世,零当是陵。

第二段,每句话取第三字,连起来一看,亦是顾世陵三字。

最后一段话,宋秉珍还拆白道字,“小女子不落单”可合一字为“婵”。

曹淮安不想后发制人被人所制,有这些凭据,则能先发制人了罢。

萧婵初次睡在两眼漆黑的西院,一夜好睡。

醒时帘外侍立着两道人影,萧婵腰腿酸痛,重坐如冰,她辗转肆体,身子开爽后才出声:“缳娘、宛童。”

宛童揭起帘,缳娘扶起她到靓妆之地洗漱与为容整鬓。,

案上摆着一碗温补肠胃的甘豆羹,一盘佐菜鸡脯,一小碟瓜菹,一颗鸡蛋,还有几颗初摘的鲜橘子。

缳娘将鸡蛋敲碎剥开,萧婵咬了一口鸡蛋,舀一勺甘豆羹,吃一勺甘豆羹又送鸡脯或瓜菹入口。萧婵嘴里尝不出咸淡,但食量翻倍,吃完甘豆羹,又剥起鲜橘子。

橘香透甲弥室,一刻过后,案上不留骨头骨脑,萧婵掩嘴,偷作一嗝。

食饱无事可做,萧婵起身振衣裳,问:“曹淮安呢?”

缳娘道:“君上在书房。”

萧婵懒得去寻他,君姑生辰将到,她回了正寝,把在武功县的买来的布匹拿出来陈列在榻上。

一共买了四匹布,团团是淡雅素色的,萧婵忽有瑶想琼思,不如亲手做身衣裳送给君姑,但一想自己针黹之事不在行,需有人指点,她便问洛叔此地哪儿有执针女子。

洛叔没问她要做什么,只道让她稍等片刻。

不到一个时辰,洛叔便从外头雇了三个执针女子,这三个女子针绝过人,与她们商讨后,萧婵选了其中两匹做衣裳,其余两匹布,她另有打算。

这一日,萧婵随她们学了不少针线的技巧,直到日落才收针。

曹淮安至天黑也未出来,萧婵猜想他今日是要宿在书房区处事情,但沐浴后还是捧着袖炉去一趟书房过问几句。

当个体己的妻子还真不容易。

萧婵手上捧着袖炉,无手款户,直接排闼趋入。

人还未进去,只听见“哐啷”一声,绳坐在榻上的男子神色很微妙,看起来格外心虚。

萧婵乜斜着眼走进,问:“君家干坐在榻上做什么呢?”

曹淮安以拳掩着嘴,轻咳三声打扫喉咙,道:“婵儿怎么进来也不敲门?”

“忘了,下回会敲。刚刚我听到一声动响,君家是可是扔了什么东西吗?”萧婵将他的神色看得子午卯酉,他今晚不对劲。

左一句“君家”又一句“君家”的,且一问便切中事情,曹淮安憋着粗气,将她扯在膝上坐下,道:“怎么用上敬词了?”

扪舌一刻,萧婵换上浅笑,道:“哦,不是君家总念着小女子要知些礼数吗?小女子见君家久呆书房,所以特地过来过问一番。”

曹淮安言语参差,说道:“让你知些礼数,不是对我,而是在外头时不可太放纵而已。要是不习惯,不知礼也无所谓了。”

萧婵潜玩他说的话,眼睛一溜,在承尘上顿了顿,道:“小时候偷吃东西快被发现时,君家猜我会做什么事情?”

曹淮安摇头。萧婵指着承尘,说:“我嘛,就会吃的东西往承尘上一扔,我见这承尘上有些塌了,定然是有东西的。”

说罢从他膝上跳下,猫腰脱去两履,摇摇晃晃地踩上榻沿。曹淮安心里一紧,立在她身后,两臂挓挲,生怕她脚下一个不稳而摔下来。

萧婵逻袖,露出一截藕做成的手腕,手一趁里头,果真碰到了一件东西,取来一看,原来是本书,推开曹淮安,捻掿页角,一页一页的翻起。

曹淮安见她坐下,心里不以为然,发现就发现罢,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萧婵翻了几页,眼尖的看到窦成章那句“本以为少君能穿杨贯虱,结果技不堪看,令惊叹”,她脸色由粉转青,躬身叉手怒道:“曹淮安,你让人监视我?”

没有萧婵在一旁哓哓纠缠,曹淮安阅完病呈,又拿起记事册翻看。

记事册有些事情与病呈中所写雷同,比如萧婵生气过后不进食。

看了一半,萧婵翘蹄捻脚的到来,没有发出一丝屐碎声响,吓得他只能把记事册丢到承尘上。

曹淮安迎合她的心性,随口承认:“我常不在府中,不过想多知道婵儿一些事情。”

记事册与病呈一样,亦是经手两人。归宁所发生的事情,是窦成章写的,府中的发生的事情,他在府中寻了个可靠之人延写。

“可他们写的都不对”萧婵翻开册子,随意指着几处,侃然正色的说,“我不是好呼卢喝雉之人,也不是贪食之人,我也没长rou,这是在诽谤!”

箭技差的事情被他得知,萧婵面若烧炭,这太伤脸了。

“这些我都知道,明日我就去数落他们。”

曹淮安支糊了半日,涎着脸说了许多美话,但不管怎么说,萧婵还是嚷嚷这儿不对,那儿有错,一捻捻的柳腰如扭股糖,反是册中所写之事都要分辨几句。

最后她形容十分憔悴,滴一粒泪珠,委屈地布开十个指头,呈到他眉目前,说:“好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