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45

分卷阅读145

    【今天出门画画去了,字没写多少。明天会修改吧。】

周老先生丁一确二的说话,曹淮安劈空里有一道闪雷直击而下,当语及萧婵,又吃了一个蹬心拳。

他吓得骨森毛竖,话赶话,连问了三回:

“什么是命途乖舛?”

“怎么会命途乖舛?”

“不可能命途乖舛!”

萧婵一直呆在他身旁,怎么可能会命途乖舛?

都是安眉带眼的人,话里没藏阄,曹淮安听得懂,只是不敢相信,周老先生不白费口舌,多做说明,款款的用切情切理的言语来说:

“主公恭喜之后,欲望渐渐夺移,连陶侃之意,似乎也不再有了,只想与少君安心过日子。但主公似乎忘了,主公之父,单心过人,却遭人污生了叛虑而死。主公忘了,九州四海,祸乱相寻,徐相枋国,一日不除,怎能安心过日子?主公也忘了,少君只是暂时寄迹凉州。”

曹淮安确实忘了,他眼不回睛,身子僵如木鸡。

周老先生把斑烂之手,徐徐搭上他腕头,接着道:“若到九鼎一丝之悬时,才恍然醒悟,那时候是临噎掘井,于事无补。吾今日信言不美,主公见谅。”

曹淮安灰心地一摇头:“先生继续说便是。”

“主公生不辰,未到弱冠之龄,严君皆去。主公腹中有兵甲,能一手运承祸乱,为了曹氏不受人摆布,所受的伤指不胜屈。但天怜吾主公,故而让主公与萧氏共为唇齿。如今主公不再是一人了,顾及的人也不只有曹氏。为了少君,取下益州之后,是不是也该……事不宜迟,就在明年开春。”

周老先生说了一团煽情惹泪的话,最后一段话藏着半截不说。

曹淮安知其意,周老先生指克明年开春,该要除了徐赤,夺下政权。

除徐赤,夺政权,前者是必做的一事,后者曾是他的欲望。单纯的欲望,可随时抛去。

周老先生一再提萧婵,是在提醒他谶语必应。曹淮安浑浑噩噩的走出寝室,伫想于石阶上。

寝门前的石阶上,结了一层薄冰。曹淮安几个踏步踏碎薄冰,在寝前周老先生道一句别,顶着阴云接日头的天,叹一声长气,重回教场。

曹淮安走后不到一刻,周老先生剧咳三声,喉中噀出一口浓腥的血。

腥腥点点的血,在地上成了绽放在隆冬里的丹英。

*

孟魑正苦寻主公,一早就去了府上,得知主公来了教场,他不做句留,马不停蹄来校场。

二人当是擦肩而过,他才到校场,听小兵说主公去了周老先生寓所。

孟魑无可奈何,爬上马背,待刚走出辕门,就碰到从周老先生寓所回来的主公。

曹淮安在与孟魑隔着十步之距对视了许久,最后是孟魑跳下马,飞捻过去,先出了声:“君上。”

孟魑神情是一副有事的样,曹淮安点点头,将缰绳交给小将,二人同进帐篷里。

孟魑徐顾到自家主公眼不动,瞑然的盯他胸口许久,那张棱角分明的嘴唇里,幽幽说道:“孟将军与妻,生活真当和谐。”

孟魑妥首一看,一抹鲜红的口脂印在衣襟处,他今日穿的是淡色常服,口脂印在上方十分搭眼。

这……这真是百口难辞难分。

这是少君的口脂,非是妻子的。孟魑站在侧旁,嘴开了又合,合了又张,一副要说不说的形状。

说是他走路出神把少君给撞了,口脂是少君留的?

还是说少君出神把他给撞了,口脂是少君留的?

或说两人皆出神遂打了一个胸厮撞,口脂是少君留的?

但都是少君留下的,孟魑欲哭无泪,为何主公眼力如此好?

早上孟魑去府上时,萧婵正垂首拈带,慢一步懒一步的摆洒。这般走着,换来的是和一人打个胸厮撞。

这一撞,疼得她鼻酸脑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孟魑被撞,用手捂着胸口,他今日破天荒出神想事情,被人一撞,以为这是在教场,撞他的是那个不长眼的小兵,欲要数落,待看清楚人后,不禁愣住,这是君上府啊。

萧婵眨着眼皮子硬生生把剩余的眼泪给收了回去。孟魑委委却背三武,打上一恭道:“无意冲撞了少君,还请少君莫要怪罪。”

萧婵早把一掌之恨抛撇云霄之外,“嗯”了一声,道:“孟将军来,可是要告诉夫君并州遭人凭陵之事?”

吕舟说孟魑一度要告知曹淮安并州遭人凭陵之事,他一大早来府上,带着愁眉,心里指不定在酝酿怎么开口。

萧婵急了眼,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留下的人可不能被孟魑一句话就拐走。她不顾男女之礼,蹬足咬牙,捽住孟魑一角衣袖不放,一副急泪道:“晚些时日再告诉夫君吧,他伤还未好。”

孟魑蒙然坐雾,霎霎眼,想着并州何时遭人凭陵。并州有霍将军守着,谁敢戴头来凭陵?

很快,孟魑想起这是吕舟央少君挽留主公时扯的完美谎言,他急忙分豁:“少君误会了,今日标下来,是主公从弟寄声标下邀主公到馆驿叙一叙。”

萧婵半信,眯着两眼儿,一脸狐疑,孟魑嘴头流利,言语不是念念呢呢,也没因心虚打揢喉咙,想来不是生硬编造来搪塞她的。

萧婵松了袖,伸起布开的五指,拖着尾腔说:“将军敢与我排手吗?”

五根手指若青葱,萧婵就这么布开来,指上的浅脶与掌心里的细汗都看得逼清。

孟魑吸着气,身子往前往后的,是一个趄趄状。他黎黑脸吓出了汗,吃紧说道:“标下绝不敢欺骗少君的。”

与她排手,是把头稍自领,若被主公得知,他这只手可是要活生生与手腕分离。

孟魑黑津津的脸透着一点红,萧婵自觉失礼,讪讪放下手,说:“那我今次信你一回。”她说完就走。

孟魑魆魆的用余光跟随,直到她消失在拐角处。

并州没有人来凭陵,吕舟抑留主公,一是摄养身子,二亦是为了主公身子着想,暂时不能让他知道,赵梨煦已死,死在了并州。

主公去并州的话,这件事情就瞒不下来了。

赵梨煦被人发现死在一条未泮冻河里。她双腿与冰河相冻,就直直的立在冰河上,上半身只着肚兜儿,掀之,腹部有一条齐整的缝痕。

大家猜想是被人剖腹放血,待血流净人,又用线一针一针的缝合。

此等惨刻的死法,竟与主公的生母死法一样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