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46

分卷阅读146

    曹淮安的生母大周氏归途中罹山贼毒手。

山贼无人性可言,夺了钱财,又剖腹放血,取其五脏六腑,随后抛尸河边。

天寒地冻的时节,血尸与河水冻成一团,凶残触目。

山贼知所杀之人是曹君侯之妻,知无处可逃,自杀伏辜。

梁氏体嬴年老,不能承噩耗,曹淮安那时候才刚过十四岁,脸无四星,带着些稚气。

曹三飞不愿让尚年幼的儿子与年迈的母亲知道这件残忍的事情,偷续鸾胶,假门假事地骗过他们。

鸾胶正是元妻之卵胞妹小周氏。姐妹俩样貌与性格一般无二,全然让人两眼分辨不清。

小周氏全心全意的当着曹淮安的母亲、梁氏的儿媳。她亲cao井臼,亲主中馈,忧梁氏身子,愁曹淮安婚事,一对马脚藏得好好的。

曹淮安过了一段时日才在感忽之间,发现母亲的不对劲。质问父亲,父亲一再饰词瞒骗,最后瞒骗不过,只好说出真相。

曹淮安得知母亲手足异处,身心分离,如蝉蜕壳。但眉睫才交,他换上若无其事的面孔,只是眼底有深渊,让人不寒而栗。

厥后,曹淮安一直落落寡合。父亲的死最终让他成了一个精神惨刻,举止少恩的人,他五凿俱失,仇恨填胸,待人冷淡,仅与几位将军有穷交。

在授室,或者说是在遇到萧婵后,曹淮安有了不定的性情不定,不形的喜愠,是一个五凿格外分明,且自好之徒。

他自己没有察觉,众人皆从周旋处察觉。

大周氏之死,并不为外人知,孟魑也是近日才知主公早失椿萱之靠,而棠棣懦弱不能倚。

怪不得周老先生总说:吾主处叔季之世,无依无靠,有曹氏桎梏,一具虎背担枷锁,真当生不辰,昊天不仁。

孟魑回回听了都不太理解,现在想想,想通了几分后很觉恻然。

赵梨煦的死太蹊跷,有人想蓄意激怒曹淮安。

吕舟先生说曹淮安箭疮裂,一个月内再动意气,将绝脉,命染黄泉。吕舟与周老先生思来想去,才想出一个良善之计。

*

孟魑心里唏嘘几声,夷然回话:“主公之从弟,请主公拨冗小半日,叙一刻。”

旷待从弟两日,曹淮安心里没愧疚,反问:“汝可知街中子弟虎豹?”

孟魑点头说:“自然。”

曹淮安取笔寥寥草草写信,不复交言,写讫,缄密得当,转交给孟魑,“你且寻个理由把虎豹抓来,收入牢中,待我明日来问话。”

信是写给霍戟的,孟魑将信收入袖中,回道:“是。”

*

曹淮安从周老先生寓所回来之后,疲倦尽矣,意气衰劣,但他从不会在萧婵以外的人面前,露出一丝疲倦,歇息之后,以一副结缨整冠之态去了馆驿。

曹淮安与曹晚玄叙了一刻,豪迈的饮上半壶酒,酒席正酣时,就托言事务鞅掌,不能久留。

“从兄才从冗入闲,不到小半日,又要从闲入冗了,弟愚昧,不能为从兄分忧。”

曹晚玄盼了一日一夜,酒宴撤了一案又一案才等到了从兄,话没说几句从兄就离开,他有些不舍,不过见从兄身子无碍,心里也高兴,心里已有了措辞去回复梁氏她们。

曹晚玄是个内浑厚而外精明的人,这番话并无它意,曹淮安没有多想,笑道:“只是一些琐事,很快就能区处。”

曹晚玄不敢挽留,亲自送曹淮安出馆驿。

*

曹淮安回到府上,平时笑语熙熙的府里,现在异常冷清。他掐指算算,算出萧婵在小睡。

萧婵近来睡眠浅,一丝动静都不可有。曹淮安再怎么小心翼翼,也避不得弄出点动静,他在大堂里踱步,禁不住思念,蹑足去到正寝。

甫进院,两只鹦鹉喂立在小儿郎戚扬生手臂上吃着稻谷,而佛西被铁链拴在柱上,恹恹的耷拉脑袋。

佛西油亮的黑鼻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露出獠牙,准备欣喜的叫几声。

曹淮安戟手阻止佛西出声,可多舌的鹦鹉,他没能阻止住。

鹦鹉振翅低飞,飞向曹淮安。它们飞时你一言我二语的,和喜鹊报节一样,呼红喝绿个不住:“君上归!君上归!君上归!”

戚扬生停下喂食,打上一躬,道:“君上。”

一牝一牡,分立左右肩上,曹淮安板着脸,低声与它们说:“不许再嚷嚷,吵醒婵儿睡梦。”

戚扬生先回了话:“少君在西院里看鸟儿孵卵,已经看了小半日了。”

牝牡不满,眼里湿润润的,哀怨回道:“翁主抛弃了大家。翁主有新欢了。”

……

前些天,西院不知从哪儿飞来了一对鸟,它们凿垣为埘,还下蛋三颗。

有一颗从埘中掉落,蛋中已有成型鸟貌,缳娘发现时它已干瘪无息。萧婵惋惜,让人在埘下方铺了些稻草棉絮,免得再掉落下来,白白丢了性命。

自从这对鸟来了之后,萧婵拔闷的事儿多了一件,就是看雌鸟孵卵。

雄鸟每日来送食三次,落夜时就在窝外头看守,一旦有人靠近,雄鸟就煽翅呿喙,一副要攻击人的凶狠势煞。

雄雌二鸟在院中造埘做窝,将地占为己有。缳娘多次叮嘱,雄鸟凶猛,不可挨近。

萧婵恃着自己胆大,不就是一只鸟吗?但才靠近一武,便被雄鸟追着跑了一回,多亏佛西在后狺狺狂吠,才免了一场人鸟大战。

阿胶阿漆生了崽也允她靠近,甚至抱崽把玩也无事。这对鸟儿,无故占她地,吃她粮食,还这么凶!

委屈涌上心头,萧婵撇着嘴与缳娘告状,道:“我每日给它投食铺草,它怎么还这么凶,靠近一步都不许,还要咬我……阿胶阿漆都不是这样的。”

缳娘展笑,道:“这雄鸟都是护卵的,翁主往后别靠太近就是了。”

萧婵不死心,今日忐忑不安的往前又挪了挪,但昨日场景重现,她又被雄鸟追着跑。

雄鸟比昨日还凶猛,萧婵埋头狂奔,一头就扎进一个硬邦邦的胸膺里,抬首视之,是曹淮安。却顾一看,雄鸟早被缳娘驱飞,她大喘一口气,道:“你可终于回来了。在府上好无聊,你什么时候教我射箭呢?”

“过几日就教你。”曹淮安挥袖,让院中的闲人退下。

两眼着意到曹淮安精神颓废,萧婵胆气顿壮,十指自如,隔衣跐溜地摸他胯下,绵绵软软的,不是以往无时无刻的坚挺跳跃。

心内负急一慌,萧婵瞪着眼珠子道:“你身上有酒气,莫不是背着我偷偷到秦楼里耗身耗精去了吧?”

曹淮安听得萧婵如此之言,不禁默默捧腹,神已顿爽。萧婵见他笑痕加深,猜疑重了几分,复跐溜地一摸。

这一摸,猜疑就如烟消云散,一点痕迹也不留。

周老先生很早就在前面说过:

十四失母。

严君皆去。

突然想起,老曹是十四失母来着

第一百一十八章鼓瑟琴【H】

萧婵跷起腿,头挺得高高的,藏着暗滴的眼嗔他:“你怎么都不为自己辩解?”

什么都不说,任她毫无理由出肚皮里的怒气与怨气。

“我怕一时语错,婵儿更气了。”曹淮安还算是沉潜之人,两边笑痕昭昭,用手婆娑沒索的摸她被风吹红的双耳,用嘴更番吻她隐约被冻红的鼻端与漉漉的唇。

嘴唇每碰一下,眼儿就霎一回。

曹淮安喜欢亲她、吻她,不是潦草无脑的亲吻,他亲得、吻得优柔。

萧婵越看越喜他,舞蹈着四梢,和狗茸草一样缠上他,附耳低柔的说:“我今日不疼了。”

不小心被摸挺的东西抵在下方,萧婵脸红自羞,眼角传情:“想要你来疼。”

一语留情,曹淮安心绪紊然,把持不住,拥她入寝,一边亲吻一边宽衣,人至榻上,身上赤裸裸,衣裳散了一地。

前些天二人在西院之寝成缱绻之后,寝内无时无刻不烧着火炭,气暖如春,不存寒气。

门不及闩,就半掩着,萧婵身上燥热,揭下帘子,两腿自然轻开,玉足蜷着,表现出情投意合。曹淮安手上加快了刺弄,指上愈来愈湿润,她两腿分得也愈来愈开。

吕舟给的妙药起伤,xue儿里的浮皮消失得七七八八,出了水,娇嫩得和水喷桃花似的,需要百般呵护。

曹淮安不敢潦草成欢,刺得紧扎的xue儿宽荡些,才对准耸胯,把膫儿送得缓慢。

膫儿全根没入时满额是汗。

都是忍出来的汗。

xue儿动了情,水儿源源不断,曹淮安两目灼热,睹交合处的出入之势,边动边说:“婵儿今日又是水姑娘附身。”

这些荤话,萧婵不再面赧颈赤,耳朵听得起茧,也麻仁了。

膫儿没入时粗大半倍,时隐时现在xue儿里。萧婵态呈妖媚,启开樱唇,一时兴发,不由说起那日刺激他的荤话来:

“淮安粗硬,婵儿很受用呢。”

曹淮安受刺激最大一部分是她管他叫淮安,管她自己叫婵儿,拖着细娇的尾腔,更增美趣。

萧婵只在榻上时这样叫,下了榻嘴巴是连名带姓的直斥,两相对比,沙沙软软的一声“淮安”催人动情,也不知她看了什么奇怪的稗史学来的招数。

曹淮安百般珍惜这时候,他脑子激灵,膫儿红透出紫,身下虎虎有生气,只狠入,不轻易抽出。

娇喉出来的吟哦声里,还是依柔依然的淮安、婵儿喊:

“婵儿喜欢淮安这般。”

“婵儿可纳淮安。”

“……”

膫儿轻重颠倒,暴涨一寸,弓拉了个满。自己再听下去,可是要泄精,曹淮安狠狠堵住那张开合的嘴,含过那条香软尖嫩的舌头吮咂,吮得萧婵呼吸不瞬才松嘴。

萧婵纤指捉他发,两张皮的嘴儿有气无力的说道:“婵儿不要了。”

xue儿四方的软rou挤压过来,她又开始锁紧下方,曹淮安呵她腰上痒痒rou,说:“不许锁。”

萧婵腰里生痒,痴痴笑软了晕红的身子,xue儿随即也一松,春水大发,神魂无主由他插弄,时不时出声回应。

曹淮安大出一口气,将她翻来覆去,前捣几下,后插几下,又改为九浅一深,九浅滋痒,而一深到花心里。

他想将乐不可言之事延捱,但精动将泄不是凭念头能控摄。

要紧之际,曹淮安尽了根的加快插弄,膫儿硬了好几分,还勃勃的急涨大一寸,微微抖动着,塞在窄窄的xue儿动作,有些艰难。

萧婵心照此事将完帐,腿倒控他腰,臂反勾定他臂膀,送上身子乱颠,来个两腹相摩,贴皮贴rou的调情。

一阵狂交后,曹淮安靠着她的脸,慢下了动作。

与此同时,萧婵失了口,仰颈呻吟一声,xue儿急速伸伸缩缩,一股热流撞击上来。

萧婵眼珠子慢慢的转动,认真想想,原来是他释放了。

精遗xue儿,曹淮安半个身子瘫了下来,伏在她身上喘定粗气,抽出还埋在xue儿的软物,捧了波融的脸儿,反过来亲嘴,亲嘴时也不忘酝酿言辞夸奖:“婵儿愈来愈贤惠了。妻贤夫快活。”

里头的东西迸流,萧婵夹紧腿,礼尚往来,也回话夸奖:“今日淮安疼得婵儿很舒服。”

曹淮安初得夸奖,耳麻头森,轻拍她腿要给她清理。

萧婵夹得更紧,推辞说:“你抱我去湢室沐浴吧。”

天色半明半黑,到了掌灯的时分,曹淮安捉摸不透她在想什么,拾起外衣把她从头罩住,母抱婴儿般抱着她去湢室沐浴。

*

湢室里准点准时备着热水,曹淮安把人放进水里就离开。

在浴桶泡了半日,身子暖了不少。

萧婵不喜欢有人服侍她沐浴,在荆州时,阿母不许她久泡水里,每一回沐浴都要唠叨许久。夏日也罢,到了冬日,不泡到手指发皱四肢发红绝不罢休,甚至有时候还睡过去。

正想入非非,恍惚知道有人往浴桶里添了水,水陡然变热,萧婵恣然的合上眼,将身子下沉,没削肩过粉颈,只露一张俏丽脸蛋。

“哗啦”一声,萧婵猛地真开眼,曹淮安那厮已浑身赤剥剥跨进浴桶,甫一进来,往外溢出一层水。

浴桶不大,加他一人,更是窄鳖鳖难以动作。

萧婵紧贴在浴桶上,将身子没得更下,曹淮安跑进来,二话不说开始搓身子,还让她帮忙揩背。

萧婵道:“何不等我洗完?这窄憋憋的浴桶难以盛二人。”

曹淮安冷隽的点头回道:“婵儿说得有理,的确该换个大些的浴桶了,明日我便让人换个大的来。”

换个大一点的,还可在水里来一回。

萧婵懒得回话,拿起手巾就往虎背上搓擦,反正他皮糙rou厚,这点力度只是挠痒痒。搓得臂酸,欲待休整半刻再擦,那厮忽然掇转身,溅起的水不少飞到她发上。

萧婵听见他的嬉笑,抹一把面,扬起手臂把水漉漉的手巾丢到他脸上。

曹淮安取下手巾,看她发嗔,鼻里不满的哼声不断。

想到那日在海里的时候她也是这般模样,浑身湿漉漉,眸子水灵灵,逞脸鼓颊,以表自己不悦。

接着她扔来了手巾,曹淮安慢条斯理地拭去芙蓉脸上的水珠,说:“洗完之后,再来一回?”

身子稍露出水面,一抹春光羞羞答答的乍现,白里带红,就像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红纱。

萧婵没说好也不说不好,迅雷不及掩耳得从水中抬起手作势要挠他。

曹淮安手疾眼快抓住被水润过的热乎乎手腕,含笑望住她:“猫儿大的力气,指甲倒是挺长。”

指甲隔几日就长长,萧婵是个丧气鬼,抓人时依然故我,不管你疼不疼,就是要抓下一层皮rou。曹淮安许久没帮她扦剔指甲,打帐今晚趁她熟睡,扦剔一番。

手腕被抓着不放,萧婵手拿脚踢他,却不想他魄虑虽涣散,却应答如响,闪身一辟易,脚直勾勾踢上浴桶,发出“砰”的一声。

萧婵吃疼,在水中蜗蜷起身子,目訾泛红,口里咈咈出气。

那一脚用的力气足,曹淮安都感受到一阵震动,他有些悔恨自己反应敏捷而闪了身,忙从浴桶出来随意系上一件衣裳,再拿一件外衣将她裹起擦干,然后打抱到床榻上查看伤势。

曹淮安把烛火移近,一对儿水浥的金莲仍滴水,他拿帕子擦干再视,脚趾却缩在一起,轻掰开来,伤势有些严重。

他终止了重整风流的色念。

大拇趾趾甲微裂开,甲rou里带血,轻触碰,她便疼得大叫:“啊啊啊啊~别碰别碰,疼死了。”

萧婵身裹绣褥,欲收回足,曹淮安道:“往前喝苦药都哭,怎么这回疼得这么利害却不哭了?”

话音刚落,眼泪随坠。曹淮安愕然,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怎么就真哭了呢……

萧婵好哭,但只有被人欺负了,心里觉得憋屈了才会哭。之前在林中掼了四五回脚,皮张rou开的时候都没哭,因为只有疼而心里不憋屈,这回本因为自作孽才受伤的,经曹淮安一说,好像自然而然地变成他的错一般,眼梢一酸,眼泪就开始掉。

“都怪你……为何要闪开……都是你的错……”萧婵讲到后边,愈觉得脚趾疼,逐渐泣不成声,豆大点儿的泪珠在褥上晕开,湿了小半边。

曹淮安找出药,倒了小半瓶在趾头上,嫩凉之感入甲,疼痛顿时减半。

“我rou骨坚硬,即使不闪开身,以婵儿细皮软rou之躯来看,照样受伤。”看萧婵有回嘴的趋势,他捧起玉足放在嘴边亲了亲,“亲一下就不疼了。”

他不止亲了一下,亲了数十回。

药敷上后,其实脚趾已经不疼了,萧婵止了泣,拿帕子抹净面。

曹淮安喜她不妆不束之样,无铅华之饰,青黛略删,樱唇半捎,却是靡颜腻理,哭过之后,眸子深处似藏有盈盈秋水,朦胧却又融晶。

视线从玉足往上看去,她虽将身子裹实,但一截白如藕滑似玉的小腿还露在外,当日摔伤之处已无创陷可寻,再往上看,与她遗光之眸对上。

注视良久,萧婵道:“曹淮安,等你伤好了,我给你一样东西吧。”

将榻下藏得玉玺,亲自交给他。

“那我先送给婵儿一件东西。”曹淮安不问是什么东西,抬揲右手,于萧婵下颌处布开虎膺,掌上躺着一枚SAMSUNG厌胜钱。

看到厌胜钱,萧婵忘了要事,眉开眼笑,拿在手中正反观摩。

她笑笑吟吟的,笑出一片温馨之情,曹淮安被摄了魂魄,道:“绸缪束薪SAMSUNG在天。虽说新年过了许久才送,但未为晚也。”

前后观了一通,萧婵将厌胜钱放回他手心里,曹淮安问:“不喜欢?”

萧婵啮唇吟口,这厌胜钱是小孩儿的东西,她都多大了,收下厌胜钱惹人耻笑。曹淮安再问:“不想要?那我便扔了。”

说罢作势要扔,萧婵乍听此言,急了,劈手夺回,道:“我想要的……”

“那便拿着,”曹淮安颇嫌看她一眼,嘴头嘀嘀咕咕,”瞧你这样就和三尺童蒙一样。”

萧婵不服气,“我快双十了,不是三尺童蒙。”

“双十又如何,长龄不长身。”曹淮安非难一笑。

“谁说我不长身体?”

“嗯,长了,在我日夜开工之下,乳儿大了不少,还很软,吃起来有香味。”

萧婵蹬脚踹他胸膛:“竖——子——”

曹淮安接住无影脚,回应:“诶。”

今晚大降温,吃rou,洗澡,好睡觉。

每周三,周六章节停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