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重生之女配也很忙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9

分卷阅读9

    软假装晕倒在椅子上。

因为闭上眼,宣妤什麽也看不到,只能靠光线的强弱变化来判断蒋泽涵的动作,光度似乎变得弱了一些,然後她闻到一股清爽的气息,心里更加紧张了甚至不敢呼吸差点忘了自己是在装晕而不是装死。

“喂……”蒋泽涵轻轻喊了她一声。

宣妤假装听不到,继续装晕。

大概过了一分锺之後,她才感觉到黑影退後了几步,猛烈的光线再次射来,宣妤忍住了眨眼的冲动,一动不动地靠在椅子上,然後她听到了蒋泽涵和体育老师交谈的声音。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後宣妤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扶起,还好,她认出了声音,扶自己的人是叶绘和骆文君她们。

但是她高兴的太快了,因为她听到蒋泽涵说:“老师,我背这位同学去医务室吧,不要耽误了大家上课。”周围竟没有一个人替她反对,她被人毫不犹豫地架到了蒋泽涵背上。

结实的背肌,灼热的体温比那砸来的篮球和当空的烈日的威力还要大,宣妤已经有些分不清自己是真晕还是假晕了,只知道自己伏在蒋泽涵背上一动也不敢动,肌rou僵硬得快要抽筋。

幸好将她送到医务室後,蒋泽涵也并没逗留多久离开了,宣妤才得以“醒来”。

装晕什麽的,真是个技术活。

作家的话:

月底可能比较忙,因为要毕业了,很多琐屑的事情。估计码字的时间没多少,再加上电脑不能经常用……所以可能会出现偶尔断更的现象。

如果嫌弃小渔更新慢的,我也没办法了。或者可以选择弃坑。

原意继续追文的,等忙完毕业的事,我会努力码字加更补偿。

除非有什麽天灾人祸,不可抗因素之外,否则本专栏现在主更的两篇文都不会坑。

☆、016、不可改变的命运

016、不可改变的命运

夏日炎炎,春困秋乏夏打盹。即使是新生的热情也抵抗不住那强大困意,坐在後面的几名学生已经连连打起哈欠,然後困意就像是瘟疫一般往前蔓延传染。教室外的树上不断传来恼人的蝉鸣声,高亢而刺耳的声音几乎要盖过讲台上教授讲课的声音了,不过这丝毫影响不了同学们打瞌睡的热情。

宣妤并无困意,但是这节课她却是连连走神,无意识地地握著铅笔在图纸上画出歪歪扭扭的线条,课间那个秃顶教授提问了她一次,还是靠坐在旁边的骆文君的提醒,她才反应过来的。

“叮铃铃--”下课铃一响,宣妤被吓了一跳,手中的铅笔掉在地上,笔芯摔断了。

原本有些死气沈沈的教室马上恢复了生气,乱哄哄的吵成一团,秃顶教授很无奈地离开教室。

“啊,终於下课了,上方丈的课真够累的。”叶绘伸了个懒腰,然後兴致勃勃地提议,“今天下午是学生会干部的换届竞选,要不大家去看看?反正一会也没课。”

“好啊!”夏雪颇为兴奋,“好啊!上次看到蒋师兄,觉得很温和可亲的一个人,还主动背小妤去医务室呢!”

叶绘打趣她,“你就是想去看帅哥吧?”

夏雪脸一红,竟大胆地承认,“就是去看帅哥那又怎样!”

叶绘笑得更利害了,“哟,帅哥的魅力真大,软豆腐为了帅哥竟也硬气起来变成了炸豆腐了。”

夏雪假装生气不理叶绘,凑到宣妤身边拉著她的手,“小妤,大家一起去吧。”

“我有点不舒服,还是你们去吧。”宣妤笑容有些不太自然。

这麽一说,其余三人就马上注意到她略微苍白的脸色,夏雪有些担心地问“小妤,你最近总是不舒服,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前几天上体育课的时候还晕倒了。”

听到夏雪提起体育课晕倒的事,宣妤很是尴尬,干笑著连忙说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所以有点不舒服,回宿舍休息一下就好了。骆文君说要陪她回去,宣妤拒绝了。

和叶绘她们分开後,宣妤抱著课本准备绕路回宿舍,但是在教学楼下被系主任喊住了。

“徐主任。”宣妤礼貌地打招呼。

徐主任笑眯眯地点头,然後对她说,“宣妤啊,我这里有份统计表比较急,要交给院长,可是十分锺後我要去开会,走不开,你帮我跑一趟吧。”

宣妤点点头,接过资料,“好的,我这就过去。”

才走了几步,就听徐主任的声音在後面传来,“对了,院长不在办公室,他在大礼堂那边,好像是出席学生会的活动。”

宣妤的身体一僵,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午後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射入眼中,明晃晃的,有刺目的光晕,一如记忆中是情景,她清楚地记得,那天--上一世她第一次见到蒋泽涵的那天,阳光也是这样的热烈,仿佛要将人灼烧。

她紧紧地捏著手中的那叠文件,心情很是复杂。

上一世的9月20日,蒋泽涵竞选学生会主席,她在大礼堂中第一次见到他,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无可救药地爱上他。

这一世的9月20日,她想尽办法想要避开那悲剧的相遇,却没想到,她还是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

难道,这一切都注定无法改变?

☆、017、奇妙的命运

017、奇妙的命运

宣妤去到大礼堂的时候,竞选演讲似乎刚刚结束,因为她没有在台上看到蒋泽涵的身影,这也让她松了一口气。看到了坐在前排的院长,便马上从人群中挤上前去将资料交给院长後就打算离开。

但是前面不知发生了什麽事,有点混乱,来往的通道上被一群人堵得寸步难移,宣妤被挤在在中间动也动不了。

“这都是怎麽办事的!现在才说礼仪生不够,一时间上哪去找……”负责活动的某位老师急得团团转,突然发现了被困在人群中的宣妤,见她穿著一身白色连衣裙刚好适合,便朝宣妤喊道:“那位白裙子的女同学!”

开始的时候宣妤并没有意识到他是在喊自己,她一心只想赶紧离开这里,直到旁边的一个女生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後面的老师在喊她的时候,她才有些迷迷糊糊地转过头去,疑惑地指了指自己,“老师,你是在喊我?”

“对!就是你!”老师将她拉过去,然後从旁边拿过一束鲜花塞到她手中,对她道,“待会你跟著其他的几位礼仪生上台去献花,记住,你的花是送给蒋泽涵的。蒋泽涵知道吗?就是那个站在中间的,个子高高的那个,别认错了!”一边说还一边给宣妤指哪个是蒋泽涵。

宣妤愣愣地抱著那束硕大的鲜花,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子?她望著台上的那个人,五官俊雅,简单的白衣黑裤穿在他身上却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