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重生之女配也很忙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0

分卷阅读30

    商有著极大的兴趣,但之前一直顾忌著处在政治权力中心的父亲,为了避免被父亲的政敌抓住把柄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宣父一直不敢大展拳脚,现在终於等到父亲退休了,宣父也就不用再有所顾忌,终於可以放开手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了。宣父卓绝的才能在商界里得到了很好的发挥,并且虽然宣老爷子已经退居二线甚至可以说是退休,但以前积累下的人脉关系却还是在的,这也给了宣父很大的便利,短短的十几年时间就已经建立了自己庞大的商业王国,宣氏一族在B市的地位不仅没有因为在政坛上後继无人而有所衰落,反而如日中天更上一层楼。

然而尽管如此,宣家却一直保持著以往低调的姿态,也不常在一些公开场合露脸,所以即使一些所谓的外来新贵想要趋承攀关系也摸不著门道。

但其实宣氏夫妇都是很和蔼没有什麽长辈架子的人,见到女儿的同学来家里玩,自然是很热情地招待,看出小女生们还是有些拘束就体贴地寻了借口出门,将空间留给她们,不过走之前还是很细心地让佣人准备了茶点食物。

大人都走了,小女生就直接将阵地从客厅转移到宣妤的房间,四人开始毫无形象地或躺或坐在床上、地毯上聊天。其余三人虽然家境也是不错,但到底还是不能和宣妤这种大家族相提并论,这种豪门世家平时也就只能在电视剧或者是中才能看到而已,现在真正遇上了,小女生们都是好奇得紧。

“小妤,这照片里的是谁啊?”夏雪拿饮料的时候看到宣妤床边上摆著的合照,合照上是一男一女,女的是宣妤,男的她则没有见过,不过两人看上去挺亲密的样子。

文君凑过去看了看,然後推推眼睛,煞有其事地分析道:“按照一般的言情或者是狗血偶像剧定律,照片上的男生不是宣妤的青梅竹马就肯定是她的初恋情人……”

叶绘迅速地接过话,“不过通常都是有缘无分,因为这时候强势又霸道的男主会出现,毫无道理切理所当然地彻底占有女主的身心,完美的炮灰男配只能黯然退场。”

“嗯,那个强势又霸道的男主角一定是会长。”夏雪是蒋泽涵的忠实支撑者。

宣妤听得囧囧有神,这时又听文君说道:“不过这种剧情里的女主不都通常是那种小百合灰姑娘?白富美都是为了衬托灰姑娘女主的高尚品德而存在的……”

叶绘反驳,“这只能说明两点,一是编剧脑子有问题,不然就是男主智商有问题。”

夏雪点头表示同意,“这样缺脑子的男主也肯定配不上大家的小妤。”末了又坚定地补上一句,“会长是绝对不会这样子的!小妤放心!”

宣妤端起旁边的水果拼盘,“呵呵,吃的水果,吃水果……”不过叶绘她们并不知道自己是真的猜对了某些事实。听著舍友们的吐槽调侃,宣妤有些感慨,自己上一世短暂的一生就真的像别人口中的脑残电视剧一样,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费尽心思用尽手段到头来都只是为他人做嫁衣的炮灰女配而已。

幸好呀,她还能重来一次,为自己活一次。

作家的话:

今天有二更,下午五点。

猜猜我更的是什麽吧。先说明了,二更有雷,请小心。

☆、(8鲜币)番外之落幕

番外之落幕

听到宣妤自杀的消息时,蒋泽涵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是管家打来的电话。他握著手机站在落地窗前,极目远望,是一抹浓豔的残阳,如血一样的颜色。

他忽然有些想不起那个陌生的妻子的模样,脑海中的她的样子总是模糊不清,所以当他回到那个“家”,看到在床上沈睡的女人时,只觉得那张苍白消瘦的脸看上去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到仿佛和印象中的女人不是同一个人。

他站在房间的一角,沉着地看著有陌生的人不断进出房间,将尸体抬走,然後清理现场,还有警察来录口供,问了他几个问题,他也已经想不起自己是怎麽应付过去的。

後来法医将初步的尸检结果告诉他,是吞食大量安眠药过多致死的,死者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但是腹中婴儿发育畸形。

当时他有些愣住了,他并不知道孩子发育不正常的事。或许,这事就是压垮宣妤的最後一根稻草。

等到房子再次恢复安静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房间又再变回到原来的样子──或许吧。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房间原来应该是什麽样子,他踏进这房间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数得完,而且他从没花半点心思去留意这个“家”到底是什麽样子。

他只知道房间早就被清理干净,还喷了清新剂,所有的窗门都打开了,可他总觉得还有一股压抑散不去。

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开心的,至少应该喝杯香槟来庆祝一下自己终於可以摆脱那个不择手段纠缠自己的女人,可以结束这段他深恶痛绝的婚姻,他真的应该感到摆脱、高兴才是。

可是唇角却沈重僵硬得连掀个角度都困难,心里也并没有什麽剧烈的情绪,谈不上悲喜,只是有股挥之不去的压抑和阴郁。

他只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死了,并且这个认知越来越强烈,像是在无声酝酿著一场内心风暴,可是当按下心里的所有躁动不安後,剩下的却是荒凉和空虚。那种感觉就像是身在最高处,所有的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唾手可得,可是那里的世界却孤单得只剩自己。胜利与孤独总是同在的,一边享受著胜利的喜悦,一边又要忍耐著孤独的煎熬。

衣袋里的手机不断在震动,看了一眼是童静言打来的,他感到有些烦躁就直接关机。点了支烟,他并不喜欢抽烟,所以平时也很少抽,可是此刻他觉得他需要做些什麽才能驱散心里的空虚。

“少爷。”管家站在身後轻声喊道,然後将手中的几片碎纸交给他。

那是一张被撕碎的旧照片,虽然缺了一角但还是能拼凑出原来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他的照片,准确来说是他年少时候的照片。从那穿著以及背景里的写有学生会干部字样的横幅来看,应该是他大学时候拍的,只是那样的面孔,令他感到陌生。

那时候的自己,还很年轻,有著世家子弟的傲气,但也有年轻人独有的朝气和斗志,虽然他从来就不是个热情的人,也习惯了用冷漠的态度去对待周围的一切,但起码那时候的自己的内心还不像现在这般麻木,还没有沾染上那麽多世俗的污垢。

那个女人爱著的应该是那时候的自己吧,意气风发不知畏惧。可是,那样的他,他已经感到很遥远很陌生了。现在的他早已变得面目全非,连自己都快不认识。

以前的那个蒋泽涵,早就已经死去了。

他突然感到有些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