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耽美小说 - 死对头失忆后黏上我了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42

分卷阅读42

    经在班长那里晃了很多次了。”

余惟脑袋趴在桌子上,觉得自己冤死了,委委屈屈:“我不是去要答案的,是班长那天不大舒服,张望老是催我帮他问情况,而且班长那么铁面无私,我就是想要她也不会给我啊。”

“嗯,知道了。”温别宴弯了弯嘴角,安抚地摸摸他的脑袋:“下次不会了。”

......靠,他又对我笑了。

怎么就这么好看?

余惟被他笑得有点晕头转向,故作沉着地噢了一声,却没有躲开,反而不自觉把脑袋更往他手底下凑了些,像只求抚摸的大狗狗。

眼神飘飘忽忽荡向前方,猝不及防跟一双写满呆滞的目光撞个正着。

杜思思惊呆了。

她只是想要跟学神讨教个公式,没想要一扭头还能见到这副奇景,傻呆呆半天反应不过来,就用一双大眼睛瞪着余惟,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温别宴动作一僵,随即淡定收回手:“他头上有只小虫子。”

余惟也不知道该说点啥,只好附和着点点头。

嗯,有小虫子。

杜思思艰难咽下一口唾沫,干巴巴哦了一声:“果然做了同桌就是不一样,你们...感情真好,呵呵...呵...”

温别宴脸不红心不跳地嗯了一声,目光扫过她手里的习题册,问她:“有问题吗?”

“没。”杜思思神色一凛,一本正经道:“没了,我忽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学神!”

说罢迅速转回去,全当方才看到目瞪口呆的人不是自己。

“......”

余惟看看杜思思背影,再看看低头继续写作业的温别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种很浓烈的,偷情被发现的感觉。

就,很茫然.。

有了同桌,有了男朋友,温别宴的任务变得繁重起来,不仅自己需要认真学习,还得监督男朋友也认真学习,听课的同时还要时不时分神去将神游天外的男朋友的注意力拉回来,真是一刻也不能松懈。

偏偏他男朋友又是个很难集中注意力的,无疑更增加了他的工作量。

上课不到半小时,在第三次提醒男朋友别走神之后,温别宴终于无奈叹了一口气:“哥,认真听课好吗?”

余惟从窗外树梢的麻雀身上收回目光,手上转得飞快的笔啪地掉在桌上,唉了一声:“认真不了啊。”

“为什么认真不了?”温别宴问。

“多动症儿童的痛苦你不懂。”

余惟故作意味深长,看见温别宴往他怀里扫了一眼后神色一紧,迅速捂住大腿:“大庭广众,老师还在,你克制一点!”

温别宴好一阵无语:“你在想什么。”

余惟悻悻摸摸鼻子,还不是因为你有前科么?

手一空下来,他又闲不住想去转笔,被温别宴捷足先登,将手塞进他掌心握住:“这样能闲住了吗?”

少年的手软软凉凉的,乖乖蜷缩在他掌心里,确实比转笔舒服多了。

余惟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小声说了句还行,注意力乖乖从窗外的麻雀转到了老陈头激情澎湃的讲说上,手也下意识握得更紧了些。

别觉得自己自控超强百毒不侵,有些甜头碰不得,一旦碰上,不知不觉就得染上瘾,到头来才发现已经侵入骨髓,想戒也戒不掉了。

可惜有人就是不懂,牵着一个宝贝,心里还在惆怅为什么会有文言文这样烦躁焦灼的东西需要学,真的是,存在即折磨。

余惟只集中注意力听着不到十分钟就熬不住了,上眼皮下眼皮开始打架,怎么努力也分不开。

意识完全陷入沉睡的前一秒,悦耳的下课铃终于响起,余惟心中一声长叹,握紧了五指放任自己陷入梦乡。

昏昏欲睡的不止他一个。

老陈头一宣布下课,整个教室眨眼躺倒一片,只剩少数几个还能保持清醒埋首认真做错题集。

温同学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杜思思算特立独行第三类。

小看什么都行,可千万别小看了女孩子磕CP的本领。

一直以为只能存在臆想,不会实现的CP猝不及防往她嘴里塞了一口粮,杜思思就沉着不下来了,上课前看到的景象一直在脑子里绕啊绕,越想越心潮澎湃,忍到下课忍不住了。

老陈头前脚刚出教室,杜思思就立起课本遮住脸,小心翼翼往后看,而那两人也没叫她失望,就这一眼,直看得心潮澎湃,血气上涌,眼冒红光。

后座两个男生一个醒着一个睡着,一个坐着一个趴着。

乍一看没什么特别,但是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两人借着桌面垒起的一沓书本做屏障,双手十指交扣紧牵在一起,被趴着的那位放在脸侧,就是睡着了也不舍得放开。

醒着的那位竟也没有抽回,低头淡定做着自己的事情,就那么任由他牵着,仿佛只是习以为常的一件事,态度平静而纵容。

“!”

捂着嘴巴吞下险些冒出喉咙的尖叫,转身放下书本,从抽屉里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置顶名为“余温大旗我来抗”的群聊噼里啪啦打下一行字,附带刷屏的狗头尖叫表情包,将振奋的心情注入指尖,慎重点击发送。

思思为思思:【我匿名举报!!!余温SZD!!!!!!余哥给老子冲啊!!!!/尖叫/尖叫/尖叫/尖叫】

热火朝天的群消息因为她的突然出现停顿了一秒,继而更热烈地刷起来。

【姐妹什么情况?新粮来了?!】

【事情似乎不简单,先淦再说。】

【听说今天余哥和温美人分到同桌了,我就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上图上真相啊姐妹!!】

......

杜思思地看着飞快跳动的群消息,笑眯眯退出微信放下手机。

都说了是匿名举报了,哪儿能就这么放出来。

两个崽看起来还在地下情阶段啊,保密,保密!

嘻。

懂事的小姑娘都是瑰宝。

可惜在现实的推动下,什么都得乖乖让道。

上午还暗戳戳想着怎么帮两个人打掩护,这段神秘的“地下情”就被两个当事人亲手解开面纱,大摇大摆地摆上了台面。

余惟的小测分数偏成一个奇迹。

各科满分仍旧是150,余惟数学照旧拿了个大满贯,语文和数学恰好颠倒:51。

老王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下午上完数学课就让他跟着来一趟办公室,看那脸色,这场训肯定难熬了。

果不其然,余惟才在办公桌前原地站好,老王的痛骂就劈头盖脸砸下来。

“你这考的什么玩意儿?语文有这么难?啊,有这么难?人家十三班最后一名都能拿个六十九,你呢!51!51什么概念,我就是逮只猫来它也能给我踩出个六十,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