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耽美小说 - 囚尾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了眼睛盯着来人,整个人形身体因为应激反应立起,但又因为看见男人而微微松懈。

“怎么睡在这里?”莱斯利走过去伸手将蛇抱起来:“我想我告诉过你不许在这里睡觉。”

虽然有太阳,但已经是秋天的风却也让人觉得冰冷。

斯挣扎了几下却被男人抱得更紧,他只能攀着莱斯利的肩膀将身体立起,口齿间发出嘶的声音,警告他放开自己。

失去毒牙的蛇,实在不足以让莱斯利感觉到危险。

他按住斯的头,轻声说:“要睡觉就要回房间,难道是不喜欢我给你准备的房间?”

斯顿了一下,挣扎的力度渐渐变小。

他很喜欢那个房间,四处都堆满了柔软的毯子和枕头,比从前他在森林里居住的岩洞要舒适得多。

莱斯利见他不动了,又问:“很喜欢这个房间?”

他将蛇轻柔地放在地上,手指从斯黑色柔顺的头发中穿过,捏着一缕吻了吻:“我知道你听得懂,或许你也能像我一样说话?”

莱斯利坐在斯的身边,缓缓靠近这条被他饲养的蛇,温柔且强势:“回答我的问题,乖孩子。”

房间里安静了许久,午后的风穿过窗帘吹拂进房间,白色的灰尘在空气中跳跃又缓缓落地,蛇人的尾巴甩了甩,莱斯利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

一个轻缓的声音钻入耳朵:“喜欢。

有些生硬,有些别扭,同莱斯利想象中蛇应该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伯爵突然大笑起来,吓得这条蛇收起了尾巴,盘踞在一边盯着他一动不敢动。

“过来,亲爱的。”莱斯利无法控制自己的微笑,他抓住蛇的手,将他拉到自己怀里,手抚摸着他冰凉又美丽的鳞片,用着夸张的感叹语气说:“你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造物,你是艺术品。”

白色的丝绸衬衣在动作之间有些挣开,露出斯一半的肩膀。莱斯利将头靠在上面,手臂将蛇锁在自己的怀里,咬着他的耳朵低喃:“就连你的声音,也如此动听。”

斯用力想要扯开男人的手,尾巴在拍打之间扬起白色的绒毛。他从不觉得自己的声音好听,没有人类会觉得一条蛇的声音好听!

比起那些鄙夷奇特的目光,男人看着自己的样子更让斯觉得危险恐怖。

这是动物的直觉,永远都不会出错。

“嘘——”莱斯利安抚着乱动的蛇,嘴里不停说着乖孩子,乖蛇,直到斯脱力安静下来,只能靠在他的怀里喘息。

管家守在门外,在房间里一切都安静下来,才敲门问他的主人是否需要帮助。

“不需要,只是他跟我闹了一点小脾气。”莱斯利搂着蛇躺在柔软的被子上,手伸进白色的丝绸衬衣里,抚摸着柔韧的皮肤,一脸的餍足。

斯用着自己声音说:“放开我。”

莱斯利一顿,缓缓松开了手,冲他笑着说:“遵命,阁下。”

斯立即爬远了一点,靠在一旁的枕头堆里,一脸警惕盯着这位莱斯利伯爵。

“不要害怕”莱斯利还是躺在毯子上,转头看着他温柔说:“刚刚你说放开,我就放开了你。亲爱的,你应该学会把你的要求说出来。”

他盯着那双黄色的眼睛,用着最温柔蛊惑的语气诱引:“说出来,我才知道你要什么,不是吗?”

莱斯利看见蛇沉默了下来,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十分有耐心的捕猎者,有足够的时间来驯服这条有些小脾气的蛇。

他没指望蛇现在就会开口,便闭上了眼睛准备在这里休息。

但一阵细碎的声音传来,莱斯利感觉到蛇在靠近。

“怎么了?”莱斯利睁开眼睛,看向旁边俯下身的蛇。

斯看着他靠近的手忍不住又往后躲了一点,他怀里抱着柔软的毯子,盯着男人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莱斯利一顿,忍住自己的笑,温柔地点头:“是真的,只要你说,我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

斯又盯着他看了一阵,往后挪了一点,小声问:“那我可以离开这里吗?”

莱斯利脸上的温柔顿时消失了。

下一章我必须日这条蛇

4.

第一次,强迫,高度预警。

睡眠中的斯安静而乖巧,因为本能追寻热源,而无意识地朝着伯爵靠近,最后被他搂紧怀里,蛇尾也悄悄环上他的小腿。

莱斯利低头看着他,手指将他脸上的黑发撩开,细碎的吻慢慢落下,轻柔到不被发现。

管家等候在门口,时钟的短针转过一圈,才看到他的主人从房间里出来,脸上没有了平日里礼貌般的假笑。

“最近有人跟他聊天吗?”莱斯利问。

乔:“没有。”

莱斯利挑眉:“还是看着外面发呆?”

乔:“有时候会睡觉,但大部分时间都看着外面发呆。”

莱斯利推开书房的门,冷声说:“他跟我说他想要离开。你觉得呢,乔?”

乔作为伯爵的管家自然而然站在他主人这边,恭敬说:“它是您买回来的宠物,我想并不具有自己决定自由的权利。”

莱斯利为自己倒了一点酒,刺激的味道让他渐渐沉着下来。伯爵看着窗外被阳光照射看上去十分温暖的草地,还有被精美修剪过的灌木,淡淡道:“我可不是慈善家。”

“那么需要我为您准备什么呢?”最忠诚的管家发问。

伯爵沉默了很久,直到杯中的酒饮尽,才开口说:“你觉得一条没有毒牙的毒蛇,能够在外面生活多久?”

乔斟酌着给出一个答案,却得到了伯爵摇头的否定。

“我要让他在外面一天都待不下去。”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吩咐:“准备好今天晚上出门的马车,还有毛毯和我柜子里的药,你知道是哪些。”

管家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开口道:“今天下午受到了艾普斯夫人舞会的请帖,请问您……”

“你找人送去礼物就好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不会出门。”伯爵带着笑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冲着管家举杯:“毕竟受了伤的蛇,会很需要主人的陪伴。”

晚餐时候斯自动醒了,他撑着从软塌塌的被子里坐起来,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连着尾巴也一起伸直。

他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睡醒之后好像更迷糊了。

窗户外面的太阳已经下山,斯趴在窗户边看了一阵,晚风吹在他的身上,冰冷的感觉让他将身上的衬衣拉紧。

这些似乎还不够,卷成一团的软毯也披在了肩膀上。

斯在房间里等了许久,也没有人送饭过来,只能自己打开门慢慢游行到走廊上。

门口的女仆看到他恭敬说:“您起床了。”

斯歪头看她,想了想才说:“饿了。”

“请您稍等。”女仆说完就转身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