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耽美小说 - 囚尾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9

分卷阅读9

    。”

莱斯利猛地一顶,搂着他抱怨:“我真嫉妒。”

“嫉妒他是你的第一个。”

斯突然想起了那句小处女,抽泣声一下变大,内里不断收缩夹得莱斯利骂了句该死,掐着蛇的腰按进床里,挺着腰抽插了几下才让这条蛇沉着下来。

“莱斯利……”斯转着头去找他的嘴唇,急切地用自己的舌头去碰他,呼唤他的名字希尔,叫他抱紧自己一点。

莱斯利抱着他安慰,顶弄的力道渐渐温柔,手抚慰着斯的生殖器,用手指摩擦着上面的小孔,听着他的声音从抽泣变成带着色情意味的呻吟。

“舒服吗?亲爱的。”莱斯利吻他。

斯点头,嘴里胡乱呼唤着他的名字。

莱斯利皱眉,淡淡道:“你叫我干什么?亲爱的?我就在这里。”

他又开始猛得挺身抽插着下面流水的xue口,可人却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在斯的耳边诱哄,让他伸手去摸两个人连接处的黏腻。

“都是你流出来的水。”莱斯利抱怨:“床单都要被打湿了。”

里面越来越柔软,莱斯利觉得自己快到了极限,却依旧没有找到上次插入时候碰触到的东西。

斯喘息着听见他问:“亲爱的,你是属于我的吗?”

蛇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却下意识去点头,似乎这样会让莱斯利高兴一点,补偿第一次不是他的遗憾。

斯搂紧了他的脖子,用着细碎的声音说:“是你的……”

那个粗鲁的侮辱字眼再次在心里响起,斯无意识扭动着自己的腰,贴着莱斯利的耳朵说:“是你的小处女。”

蛇以为自己取悦了男人,但却被粗暴地翻过身扯掉尾巴按在被子里,掐住腰抬起下身,用着同森林一样的姿势迎合男人的侵犯。

斯挣扎着却感觉到背上男人的温暖。

莱斯利感觉到自己碰到了一个什么地方,他伏在蛇的身上笼罩着他,抖动的腰身将他所有的反抗都插碎变成呻吟。

“乖孩子,把尾巴缠在我的腿上好不好?”

莱斯利并没有着急去戳弄斯身体里的那个地方,诱哄着蛇用尾巴缠绕着自己的腿,等到蛇主动撑起腰去磨蹭他,才缓缓挺腰一下一下去戳弄那块柔软。

斯抬起的上身一下软倒在床上,腹部因为男人的动作变得又酸又疼,可快感却也随之产生,让他忍不住又尾巴缠紧了一点。

只是轻轻用力就成了这样。

莱斯利抽出自己睡衣的腰带将斯的头发绑起来,露出那张已经被情欲熏红的脸。

他俯下身开始用力,低声问:“这是什么?我亲爱的。”

斯被他插得脑袋空白,摇晃着头哭喊说不知道。

莱斯利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疼痛的反应,大胆又加大了力气,这次那个地方好像被戳开了一个小口,温热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

斯尖叫一声开始颤抖抽搐,内里不断收缩,莱斯利忍耐着想要射的欲望,紧紧压住他,挺腰继续往里顶,将那个小口又顶开了一些。

斯哭泣着恳求:“不要再……求你……”

在被鞭打虐待的时候没有哭泣的蛇,却因为男人床上的侵犯抽恳求,因为他那根不断往里顶的阳物哭泣。

莱斯利亲吻他的额头却没有心软,一个顶身将cao进了那个小口,将斯所有的抽噎都堵在了喉咙里。

“这里他有进来吗?”莱斯利温声问。

斯已经发不出声音,放空的眼睛无法聚焦,只能微微摇头。

男人笑了一声,搂紧他开始在小口处抽插,从轻柔到大力,抽泣声再次响起,缠绕着莱斯利大腿的尾巴也失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整条蛇被动得接受着男人的cao弄揉捏,身前的生殖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射了一次,还是两次,白色的液体从顶端拉着丝黏到被子上。

莱斯利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他掰过斯的脑袋狠狠吻住他的嘴,腰身一顶,胯部贴着鳞片射了出来。

射进了斯最里面的小嘴里。

男人搂着蛇没有动,等待着高潮的余韵过去,他揉捏着蛇的rutou,亲吻他的耳朵说:“你是我的,亲爱的蛇。”

爽!多来几次就能怀了(不是),然后就能小黑屋了,然后就能带球跑了(不是)

7.

蛇搬进了伯爵的主卧里,带着他柔软的枕头的毯子一起。

在莱斯利知道蛇的名字之后,那张原本属伯爵的大床上所有的床具,都用同斯尾巴鳞片一样颜色的线绣上了斯的名字。

那是蛇的所有物,但蛇是伯爵的所有物。

从来不许人随便进入的伯爵书房也摆上了一张巨大的柔软坐垫,让蛇能够盘在上面睡觉。但常常蛇睡到一半就会被伯爵弄醒。

斯不喜欢莱斯利在自己睡觉时候的挑逗,但又沉溺于男人身体带来的快感,总是在半梦半睡之间用尾巴缠上他的腿,想要他进来得更深一点。

莱斯利抱着蛇坐在椅子上,亲吻着他因为身下的抽插而绯红的苍白皮肤,感受着他身体的火热和柔软。

只有上帝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这样一条畸形的蛇爱不释手。

斯会因为舒服的情事呻吟,也会因为自己进入得太深而抽泣。莱斯利暂时还没有弄清楚他身体里存在着什么东西,但却也不愿意让医生来检查蛇的身体。

他防备着周围的觊觎,只想独占自己的蛇。

斯被按倒在软垫上,主动伸手搂住伯爵的脖子,轻轻地去啄他的嘴角。

“哦,亲爱的。”莱斯利无法抵抗他这样的示弱,抚摸着他的鬓角用力挺身,在蛇的耳边低声喘息呢喃:“我想我教过你怎样接吻。”

斯嘟囔了一声,喉咙里发出一声长嘶,伸出舌头舔了舔莱斯利的嘴角,懊恼说:“你……太深了。”

“不喜欢?”莱斯利深深挺腰,在里面的那张小嘴上打转。

他含住蛇的舌头含糊说:“但是你咬得好紧,根本就不想让我出来,小骗子……”

蛇推了他一下,但很快就被握住手亲吻。多天的静心养护让斯的皮肤更加顺滑,黑色的头发带着精油的香味,每一根指节都被膏脂涂抹仔细,淡淡的玫瑰的味道让伯爵爱不释手。

“我的蛇……”

伯爵抱紧了他的蛇,居然从这条冷血动物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温暖的感觉。

仆人们守在房间外面,对门缝里传出的暧昧声置若罔闻,他们都知道伯爵宠爱那条畸形蛇,在庄园的主人失去自己的兴趣之前,所有人都要对这条蛇毕恭毕敬。

管家带着厚厚一叠邀请函等在书房门口,直到房门从里面打开,伯爵抱着被毯子包裹的蛇出来,乔才上前一步恭敬说:“伯爵大人,这是今年的舞会邀请函。”

随着天气逐渐变凉,秋天的社交季拉开了序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