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耽美小说 - 囚尾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5

分卷阅读15

    泪在床上只会让我更兴奋。”

莱斯利说着狠狠挺身,在蛇的身体里释放出来。借着高潮的余温又用力抽插几下才缓缓抽出。

混合的体液从身体里流出,让蛇有一种失禁的错觉。

紧闭的房门直到黄昏才被打开,餍足的伯爵抱着已经被cao软无力反抗的蛇出来,乔等候多时,告诉伯爵浴室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使用。

蛇意识有些模糊,直到泡在热水里才稍微清醒。

他靠在莱斯利的怀里,被清戏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蛇挣扎了一下,就被莱斯利亲吻脸颊。

“洗完澡就有你最喜欢的热汤,亲爱的……”

伯爵的语气一顿,看着水面渐渐漾开的血色,人生第一次有了惶恐的感觉。

本来就自己图一乐,没想到还有人看,那就大家一起爽。我一直想写蛋压迫膀胱,马上就可以安排了!

12.

莱斯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子嗣问题,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蛇留下子嗣的问题。

一个孩子对于这座空荡的庄园来说似乎格格不入,但现在却以不被知道的形式,存在于蛇的肚子里。

就连医生在检查过后,也忍不住跪在床前,在胸口画着十字向上帝祈祷。

伯爵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他的情绪,他盯着医生问:“你确认没有弄错吗?”

或许他在床上说过让蛇为他产下蛋的荤话,但不代表现在他真的可以平静接受这个属于自己和一条半人蛇的孩子。

“是的,大人……而且……”

莱斯利一把揪过他的衣领,看着他的布满恐惧的脸缓缓说:“我不想听什么而且,我只想知道它的身体有没有事。”

医生咽了口口水,摇头说:“只是这段时间要躺在床上,不要随便活动就好了。”

莱斯利松开他:“那肚子里的东西呢?”

医生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打量着这位伯爵的脸,缓缓问:“暂时是没什么问题,因为蛇是卵生,所以到时候产出也应该是一个蛋的样子,就是不知道蛋里面会是什么样子……”

是人还是蛇?还是同床上这条还在昏迷中的蛇一样,是一条不人不蛇的怪物?

莱斯利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问:“在肚子里会对他的身体有影响吗?”

“这个应该是没有影响的,只是以后的情况,我也……”

伯爵敲了敲桌子打断了医生的话:“每一周来一次为他检查身体,如果你在外面乱说一句话……”

警告之声戛然而止,莱斯利看着床上突然动了一下的蛇,立即走到床头,见他没有要醒来的意思,便又压低了声音问:“普通蛇产卵需要多久?”

“大概是一个月,大人。”医生看了眼床上被被子遮掩的蛇,小声说:“但是这位大人比较特殊,如果是按照人类的时间推断,便需要十个月的时间。”

莱斯利看着床上蛇的睡脸,伸手蹭了蹭,淡淡道:“蛋不重要,我不想让他身体出现任何问题。如果有问题……我希翼有些东西能立即消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医生点头,顿了顿又问:“大人,如果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问题吗?”

“没有问题?”莱斯利挑了挑眉,沉默了片刻:“那不是现在应该讨论的问题,你只要注意他的身体就好。”

管家带着医生离开,伯爵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盯着床上的蛇,许久,他再度起身坐在了床边,伸手摸了摸那张他爱不释手的脸。

“我知道你醒了。”

莱斯利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醒了就睁开眼睛吧。”

蛇没动。

伯爵笑了一声,俯下身即将亲吻到蛇的嘴角的时候,斯突然睁开了眼睛将他推开。

“愿意睁开眼睛了?”莱斯利坐在床边看着他撑着坐起身,主动拿了个枕头垫在他的背后。

斯抓着被子想要同他拉开距离,却被莱斯利按住肩膀坐在床上动弹不得。

“听到刚才医生说什么了吗?我亲爱的蛇。”莱斯利将厚厚的皮草大衣盖在蛇的肩膀上,轻描淡写说:“你的肚子里怀上了我的蛋,我亲爱的。”

斯垂着眼:“你不要这样称呼我。”

“为什么?”莱斯利笑着捏了捏他的下巴:“你是我的,我想怎么称呼你,就怎么称呼你。”

斯拍开他的手,却突然感觉到肚子传来的抽疼,他下意识将手捂在肚子上,却感觉到肚子上一暖。

莱斯利摸着他的肚子伸手将蛇圈入自己的怀抱:“难怪肚子大起来了,我还以为是你吃胖了。”

肚皮上的温暖缓解了抽疼,蛇握紧了拳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医生说你这段时间要在床上躺着,如果你不想再吃苦头的话。”莱斯利轻柔地抚摸着蛇的肚子,感觉着手下的弧度,心里产生了奇妙的感觉。

会是蛇吗?还是像自己一样的人?

蛇依旧没有说话。

“不过如果你要是不想要这个蛋,我会让医生将它去掉。”莱斯利轻轻吻了吻斯的侧脸,轻声问:“你觉得呢?斯。”

斯沉默着,直到伯爵说:“如果你不愿意,我想医生的马车还没走,我现在就叫他过来。”

伯爵作势要起身,蛇立即伸手将他拉住,动了动嘴唇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莱斯利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再逼迫他,又坐回了他的身边,抱着蛇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

“如果你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我就会让医生拿走他。”莱斯利抬着蛇的脸同他对视:“知道了吗?”

斯张嘴用着沙哑的声音问:“你一点都不在意吗?”

“在意什么?”莱斯利捧着他的脸亲吻掉正从蛇眼眶里流下的泪,低声说:“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暂时都没有意义。”

如果只因为一颗不知内容物的蛋而失去了自己的蛇,莱斯利觉得这才叫因小失大。

斯吸了吸鼻子,低声说:“是你的,为什么……”

“你也是我的,那些东西都不重要,好吗?”伯爵亲吻他的眼睛:“快别哭了我亲爱的,我的心都要碎了。”

蛇想说你才不会因为我而心碎,但他太难过,只能抱住自己的肚子努力感受那个蛋的存在。

夜晚降临,温度又降低了许多,蛇躺在床上有些冷,他抱着自己的软毯缩成一团,数着一秒一秒逝去的时间,等待着睡梦的降临。

房门很快被推开,处理完事情的伯爵端着烛台进来。

他掀开被子上床,将蛇带着他怀里的毯子搂紧怀里,温暖顿时包围了斯。

“还冷吗?”莱斯利亲吻他的耳廓,手自然搭在他的肚子上。

斯摇了摇头,依旧背对着他。

他的尾巴因为冷,自觉缠上了男人的腿。莱斯利蛇的动作取悦,细碎的吻落在蛇的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