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经典小说 - 诱他在线阅读 - Chapter83 慌张

Chapter83 慌张

    

Chapter83 慌张



    在隔壁包厢正待得无聊的乔雨霏闻讯赶来,一见到宋明然,立即甜甜地喊了声“宋jiejie”,然后才问怎么了?

    宋明然秀丽的脸上表情带着些许沉重,她把自己刚知晓的情况告诉了乔雨霏:“我来接江瀚,但是这里的同学说江瀚跟女朋友走了。”

    “啊?”乔雨霏大吃一惊,这么见鬼的事都有?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回应。

    后脚赶到的谢鹏看到宋明然真人愣了一瞬,没想到自己能看到陈江瀚女朋友的真身,毕竟陈江瀚最忌讳别的男人觊觎自己的女朋友,谈了恋爱连张女朋友的照片都不舍得发在朋友圈。

    然而在听到女朋友本人说陈江瀚被女朋友接走,谢鹏难以置信地问丁野,“江瀚跟谁走的?”

    丁野还在发懵,“跟他女朋友啊。”

    田晓也说:“那女的一来,江瀚叫了她一声然然,就跟人走了。”

    看到乔雨霏和谢鹏都变了脸色,田晓反应过来,诧异道:“刚才那个不是江瀚女朋友啊?”

    谢鹏偷偷指了指正拿起手机打电话的宋明然,用口型一字一字地先容:“这个才是。”

    众人都变了脸色,这种事可大可小。周围也不是没有酒后乱性的例子,要都是单身,互有好感,乱性一把成了打破暧昧的助力,成就一段良缘,那也算是好事一件。

    但今天这桩,男的有女朋友,还跟别的女人一起走,要真是做出酒后乱性的事......

    想到这里,不少人看着宋明然的眼神多了几丝同情。

    宋明然在得出陈江瀚被一个陌生女人带走的论断后就开始拨打他的手机,结果他电话居然关机,她握着手机的手禁不住有些发抖。

    他到底是被谁带走的?又为什么会跟别的女人走?

    她看向一众同学,问道:“带江瀚走的人,你们认识吗?”

    有的摇头,有的说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

    宋明然的目光在众人中巡视一圈,把谢鹏,乔雨霏,和田晓三人一起叫上,来到了服务台要求见值班经理。

    醉酒女生被人带走,值班经理或许还会有些忌惮,听说是醉酒男生被人带走,值班经理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劝说道:“男的怎么都不会吃亏,你们急什么?”

    宋明然一脸严肃地坚持道:“我要看监控。”

    值班经理说得客气,但是再客气也是拒绝的话:“除非公安局来调,监控不好随便给人看的。”

    陈江瀚下落不明已经超半小时,手机又关机,宋明然没心情和值班经理再好好说话,她把人拉到一边,一脸狠戾地威胁道:“听着,我现在只要求查看监控,你不让我看,非要等我报了警才拿出来,我的电话就不止打110,119,12315,12366我一样会打,你这里哪怕经得起消防,工商,税务一样一样的查,我今天见不到监控,也会让你这里从经得起变得经不起。我男朋友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你和你们老板从今以后都别想再睡安稳觉。”

    值班经理是个性格圆融的中年男人,早就打量过宋明然一身的穿着气质,凭她手上戴着的一支近百万的手表,他心知对方说的威胁可信度不低,KTV的情况他再清楚不过,别的不说,消防这块就靠塞红包撑着,真要闹大了,他饭碗怕是端不住。虽说是威胁,对方拉着他私下聊,也算给他留了些面子,一番权衡后,他同意带着宋明然一行人去监控室查看监控。

    根据田晓提供的大概时间,值班经理调出了相应时间段的监控。

    走廊监控显示,22:23,一个身型和宋明然有五分相似的女人被陈江瀚搂抱着从包厢门口一起走了起来。

    女人的长发遮去了一部分脸,不大看得清样貌。

    宋明然问同来的三个人,“认识吗?”

    田晓和乔雨霏很快摇头说不认识,谢鹏有些犹疑,只道有些熟悉。

    宋明然又问田晓:“这个人走进来就直奔江瀚,有没有说过什么话?”

    田晓摇头,“但是她一靠近,江瀚就跟着她走了。”

    宋明然觉得奇怪,不是同场的人,却知道江瀚在哪儿,直接过来带走他,除非是江瀚主动告知,不然很难说明这种行为。

    可如果是江瀚主动叫来的人,又为什么叫来人然然?还有另一个她不知道的然然存在吗?

    再看监控,沿着两人走动的轨迹,两人从包厢出来后路过KTV小卖部,KTV服务台,接着走进了载客电梯。

    电梯的监控KTV没有,不过一楼门口的监控倒是有一个,能看到陈江瀚和这个女人从电梯里出来一起往外走去,不多时两人的背影一起消失在监控画面中。

    除了宋明然,其余人都清楚整条商业街有吃有喝有玩,街尾还有一家快捷酒店,按照两人离开的方向......众人心里都觉不妙,但是无人敢贸然开口提醒。

    还是宋明然主动问乔雨霏:“霏霏,附近都有什么店?打车的话一般是哪个方向?”

    乔雨霏咽了咽口水,惶惶然道:“街尾有一家快捷酒店,两人走的方向和打车位置相反。”

    “酒店?”宋明然显得有些愣怔。

    她一听说他被人带走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的安全问题,此时才些微有些缓过后劲来,带走他的是一个女人,她是没想到还是不愿意相信陈江瀚会跟别的女人去开房?

    一时间竟有些犹豫要不要上酒店去找人。

    她知道陈江瀚酒量不怎么样,他把来接他的女人叫然然?如果是认错,那大概率醉得不轻。

    他喝醉的时候一般干不了别的事,他曾经见不得情人节周玮和她一起过,喝光两支红酒把自己灌醉,就为了让她晚上不能分心做别的,那天晚上她跟他回到帝景苑,哪怕是带他一起洗澡,他下半身的物件也没苏醒的迹象,老老实实地抱着她睡了一整晚,还是第二天早上清醒后按着她做了两次。

    但她又不确定这一次的陈江瀚是不是没能力做别的,如果他身边真的有另一个然然,这会儿找上门去,发现他真是和别的女人做了,那她是不是就这么甘心跟他分手?

    宋明然觉得自己变了。

    在知道陈江瀚有可能背叛她的情况下,她第一时间想的居然是恐惧失去他。就这么喜欢他吗?

    匆忙跑来的丁野打破了这一室的沉寂尴尬。

    “我想起来了。”他朝宋明然大喊,“那个人是韦梦璐,以前隔壁班的......”

    宋明然脸色大变,打断道:“你说谁?”

    丁野肯定道:“韦梦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