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经典小说 - 装乖gl(ABO)在线阅读 - 分化(下)

分化(下)

    客厅。

    砰的一声,客厅传来巨响。

    Alpha将脑袋撞在白墙上,血当场从额角涌出,白墙点上红斑。

    “澄海,你在做什么!”

    鹿沉倚靠着浴室门扉,努力强撑,见澄海如此,惊慌出声。

    “我没事,小鹿,你别管我……”

    即将进入易感期的Alpha,当下唯一能保持清醒的方式,是用脑袋撞墙——用自残换取短暂的清醒。

    章澄海那张漂亮脸颊上除了泪水,还有汩汩不断流出的温热的血液。

    鹿沉呆在原地,眼前的一切,眼前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脑海里闪现出一幅幅童年时期的画面。

    她被欺负的时候,澄海永远保护在她的身前。

    哪怕是生死时刻,澄海都义无反顾。

    直到那日,她亲眼看到澄海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血,大量的血,不管她怎么捂都捂不住的血。

    “不,我不要……”

    鹿沉像年幼的孩童一般抽泣着,她一边哭,一边往澄海的方向走过来。

    Omega腿心早就一片滑腻,越是靠近Alpha,腿越软。

    澄海信息素的味道并不刺鼻,是极为淡雅的桃木香,像她本人那样。

    任谁看到澄海第一眼都会觉得,如此漂亮的女孩,应该会分化成Omega才是。

    可惜,神明最喜欢开玩笑。

    “不要过来,小鹿……不可以……”

    章澄海神情惊慌,身体向后退去,直至后脑勺紧贴着冰冷刺骨的墙面,退无可退。

    鹿沉知道她们不可以。

    事情要从很早以前说起。

    在澄海还未出生的时候,她便被长辈们指腹为婚。

    而她的未婚妻是一位真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小姐,韩沁。

    韩家的背后势力比章家要强,根基也更深,而两家结缘的原因是两家长辈之间曾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婚约便是这样定下来的。

    婚约上只有一个条件。

    若是韩沁分化成beta,无论章澄海分化成什么性别,婚约都成立。

    但,如果韩沁分化成Omega,章澄海而若非Alpha,婚约自动取消。

    如果鹿沉没记错,澄海那个姓韩的未婚妻在青春期分化的性别,正是Omega。

    原来是这样……

    所以你才会选择我。

    明明鼻腔里满是澄海清雅的桃木香,鹿沉却觉得口中发苦,有种说不出的涩。

    ------------------------------

    半夜,接近两点,外卖骑手接到一个急单。

    骑手看了一下地址和单子内容,大致猜到了是什么个情况。

    Omega提前进入发情期了,不过这Alpha准备挺齐全啊。

    一盒Omega抑制剂、一盒Alpha抑制剂,还有一盒避孕套和一盒紧急避孕药,哦豁,避孕药选得还是副作用最小的。

    这年头挺难接到这种急单的。

    现代社会,谁都知道Omega发情期提前,只需要Alpha在旁边适当配合就能度过。

    像这样深夜下急单花好几千给Omega购买抑制剂的Alpha,真是少数——难不成是小情侣之间吵架了?

    从24小时药店取了货,外卖骑手开着小电驴驶向地图所标示的地址。

    3号公寓,2单元,11楼,1101号房间。

    进了3号公寓,2单元的电梯正好下来,外卖骑手上去按了11楼,电梯启动。

    看着电梯里循环播放的荧屏广告,外卖骑手心想:这公寓会来事,给电梯做广告招商,招来广告商,钱呢,全进物业口袋,而广告则留给业主看。

    没多会,电梯门开了,11楼到了。1101房间,在走廊最里面。

    外卖骑手站在1101房间门口,一边拨打电话,一边敲门。

    ------------------------------

    未开灯的房间里,手机闪着光在茶几上震动着。

    年轻的Alpha欺压在漂亮的Omega身上,对于手机的震动,充耳不闻。

    Alpha的宽松校裤早被褪下,露出她早已坚硬如铁般的roubang,而弱小的Omega浑身赤裸躺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准确来说是被她强硬按在地毯上的。

    刚才还试图用脑袋撞墙而获得清醒的Alpha,最终还是被Alpha本能所控制。

    鹿沉还记得当时澄海猛然扑过来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

    不过,澄海接下来所做的事情,让她傻了眼。

    刚分化的Alpha对于Omega的身体构造不够了解,她很是笨拙地将guntangroubang塞入Omega两腿之间,在腿的柔软缝隙里来回抽动。

    鹿沉知道澄海放错了地方,但要怎么和澄海说呢?

    ……澄海,你弄错地方了。

    我的xiaoxue在这里……吗?

    她自认脸薄,她说不出口。

    门外响起敲门声,一阵又一阵,响了好一会儿,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

    鹿沉望着天花板,两眼昏沉,她轻拍压在她身上的澄海的手臂,“澄海,你买了什么吗?门口那边一直有人在敲门。”

    章澄海渐渐回神,她正按着鹿沉纤细腰身,力气之大仿佛要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耸动着腰跨,将腿心粗壮roubang狠狠地磨蹭青梅两腿之间的柔软缝隙。

    Omega清冽的信息素包裹着Alpha,身体感受到无上的舒适,情欲充斥着大脑,疯狂叫嚣着Alpha继续。

    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Alpha,脑里只有一句:完了。

    就见Alpha漂亮眼睛里蓄满泪水,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最终落在鹿沉平坦的腹部上。

    有些凉,鹿沉想。

    “怎么又哭了?”小哭包。

    被占便宜的Omega很镇定,占便宜的Alpha反倒是哭哭啼啼。

    “呜,应该是我下单的抑制剂到了……”

    Alpha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但她没有离开鹿沉,相反,身体贴得更紧,手也没有松开Omega柔软腰身。

    “嗯……那你……还不去拿?”

    鹿沉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破碎而清冷,哪怕在情欲之中,依旧克制。

    Alpha还在下意识耸动腰跨,看着Omega白如玉一般的身躯,在自己的动作下晃动起来,像一团柔软的云。

    好想抓住这团云朵,想要她属于我。

    Omega胸脯软rou上晃动的淡粉,使Alpha移开不眼。

    “看什么……你不也有吗……啊……别碰哪里……”

    鹿沉那张常年清冷的脸蛋爬上暧昧绯色,她抬手想要遮挡住Alpha的视线,只是身体一动,让她泥泞的腿心更加贴近Alpha的roubang,柱身磨蹭到了阴蒂。

    本就泥泞的腿心,更是溢出一汪露水。

    门外的敲门声停下了。

    Omega伸手推搡压在她身上的Alpha,她将脸撇到一旁,唇齿之间还带着暧昧的喘息:“去,去拿抑制剂。”

    章澄海点头,很是依依不舍的松开手,套上丢在一旁的校服短裤,拿上手机走到门口,将门外的塑料袋提回来。

    鹿沉直起身,顺手将沙发上的毛毯拉下来,盖在身上。

    只不过Omega如今浑身敏感的肌肤哪怕是触碰布料,都让她感觉不适。

    Alpha身上散发出的高浓度信息素缓解了Omega发情期的症状,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

    “给。”  章澄海优先将装有Omega抑制剂的药盒拆开,拿出一根注射器递给鹿沉。

    “谢谢。”接过抑制剂,鹿沉松了一口气,她的腺体恐怕早就又红又肿。

    章澄海在一旁亲眼看着鹿沉将Omega抑制剂打进腺体,才开始找她的Alpha抑制剂。

    或许是情欲卷土重来,Alpha的动作开始有些急躁,塑料袋里面的避孕套和紧急避孕药都散了出来。

    场面一时是有些尴尬的。

    但情况紧急,章澄海只管埋头拆开Alpha抑制剂,她学着鹿沉的方式,将Alpha抑制剂注射进她新长出的腺体里。

    Alpha漂亮的眼眸渐渐恢复清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