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经典小说 - 装乖gl(ABO)在线阅读 - 飞蛾扑火(下)

飞蛾扑火(下)

    

飞蛾扑火(下)



    “晓晓,大家只是朋友。”

    漂亮Alpha的脸上露出困惑,为什么小同桌要固执的追问到这里——她知道眼前的女孩喜欢她,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私生活与隐私,过界是不对的。

    姜晓晓垂头,她想,朋友……

    这真是一个可怜的词汇。

    “而且,我还有事要去趟教师办公室,你先去上课吧。”章澄海当前的时间是过于紧迫的,“晓晓,听话。”

    像和朋友叙旧,等事情过去,时间多的是。

    楼道间的学生渐渐变少,伴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刺耳铃声回荡在空荡荡的cao场,惊起草地上的鸟类,一切都在宣告着校内的规则与秩序。

    她们两个人停留在教学楼下,像顽劣的坏学生似得。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去教师办公室。”

    姜晓晓好像打定了主意要旷课。

    章澄海想了想,最终她叹了一口气。

    “好吧,那你和我一起去。”

    ------------------------------

    教师办公室。

    “澄海,你才读到高二就退学,真的想好了吗?不是老师要劝你,而是以你的成绩,就这样放弃学业,实在是太可惜。”

    章澄海的成绩一直是全校前十,在读书方面她很优秀,如果不出意外,就读名校,不成问题。

    澄海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是位女Beta,她工作敬业,热心真诚,一向很关心班级里的学生,“和老师说说吧,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影响到了你?”

    “老师,”章澄海并不打算多说什么,“您直接帮我办理退学手续吧。”

    班主任有些无奈,她将目光投向跟着章澄海一起来的姜晓晓,示意她说些什么。

    姜晓晓则回避了班主任的视线,她也劝不动澄海。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班主任说道。

    门把手被扭动,聚集在办公室里的厚重冷气夹带着书本印刷的墨香,簌簌往外冒,扑了来人一身。

    “老师好,请问澄海在这里吗?”

    女孩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的清冷与疏离。

    来人是鹿沉。

    “原来是鹿同学啊,澄海在这,她说她要退学,怎么也不肯说原因。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知道点什么吗?你也劝劝她吧。”班主任俨然‘一副你来得真是时候,快帮我劝劝她’的表情。

    鹿沉闻言,望向站在办公桌前的澄海,她似乎比她前几日见过的时候还要高了一些,少年人的身体发育像是雨后春笋,抽条似的疯长。

    章澄海回头望去,她将鹿沉尽收眼底,随后垂下头不作声。

    只是Alpha脖颈处的腺体微微发涨,像是蜜蜂蛰了一样。

    鹿沉走上前,她并没有问澄海为什么要退学。

    她有些困惑,困惑于澄海不和她事先商量——她不是她重要的人吗?

    为什么这种时刻站在她旁边的人会是姜晓晓而不是她。

    她看上去很沉着,哪怕内心里的妒火将她全身覆盖,她依旧沉着。

    “抱歉老师,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既然澄海说要退学,那她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不过依我来看,她这个时候退学,的确不够理智。所以,我的建议是,给澄海办理一年的休学手续,您觉得如何?”

    姜晓晓在一旁点头,鹿沉给出的建议真好!

    “休学……这倒是个好主意。澄海你觉得呢?”班主任从座位上站起来,她轻拍着澄海的肩胛,“你啊是个好苗子,学校呢,是很看重你的。累了,你就休学,过一段时间再回来,两全其美。”

    章澄海皱眉,“可是休学的手续……”比起退学麻烦了不止一点两点。

    “我会帮你弄好。”鹿沉在一旁接话,“你放心。”

    章澄海沉默片刻,“谢谢。”

    见此,班主任顿时笑了,“我看行,那这件事就这样安排。鹿沉、姜晓晓你们先去上课吧。旷课的话,今天的值课老师会伤心的。”

    鹿沉和姜晓晓相互看了一眼,两人点头,转身离开办公室。

    章澄海望向班主任,班主任心领神会,“你不用去上课,休学手续大家会安排好的,到下个学年你再回来。”

    “……谢谢。”

    章澄海关上教师办公室的门,她抬眸撞上朝阳,它很暖,也很晒,令她睁不开眼睛。

    或许她应该提前和鹿沉商量的,但那晚发生的事情,总是隔阂在她们之间。

    她迈不过去这道坎。

    经过转角,“你怎么没走?”

    鹿沉双手环胸,身子靠着墙壁,见澄海过来,她拦住她,“你有事瞒着我。”

    章澄海点头,“嗯。”

    “很多事?”

    “嗯。”

    “从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大家曾经无话不谈。”

    “所以是曾经。”

    章澄海低头看着鹿沉,扪心自问,她可以扯任何人进入她混乱的一团糟的生活当中,但唯独不想鹿沉沾染上一丝尘土。

    “你太偏心了。”

    鹿沉又何尝不知,她这个青梅把她当明月敬仰,只要有危险,她永远都将她排除在外。

    唯有一次例外,公寓的那一次。

    她也会想,如果那晚她引导她正确的进入她,事情会不会有所改变?

    好笑。

    这个念头真令她发笑。

    喜欢澄海这件事让鹿沉变得丑陋,让她变得不如往常那般喜欢自己,她明知道这是不对的。

    “我没有偏心。”章澄海面露苦笑,随后她想到了什么,话语转冷,“你以后少去我的公寓。”

    那里不安全。

    “为什么?就因为那些追债的?”鹿沉轻哼了一声,轻飘飘的说。

    “……是谁告诉你的?”

    “和你的小同桌无关,我找人查了。”鹿沉说明道:“一个私家侦探,你这几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我都知道。”

    章澄海皱眉,“你雇人跟踪我?”

    “是的。”鹿沉沉着的说,“她在此期间拍到了不少有趣的画面,你想看看吗?”

    “就因为我没和你说,所以你自己去查,真利害。”章澄海笑了,“你现在知道多少?”

    “全部。”说完,鹿沉也笑了,只是她的笑容有些冷,“你的未婚妻真漂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