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儿媳的报复(公媳)在线阅读 - 看到喂奶的儿媳妇

看到喂奶的儿媳妇

    林岳看着眼前的儿媳,她抱着三个月的孙女跪在地上,楚楚可怜的姿态,请求自己,求着自己能收留她。

    “爸爸,我实在是没有法子了。长盛一分钱都不给我,房租也不交了。mama也不帮我带孩子,我没法工作。我能不能在你这儿住下,我实在是……实在是没法法子了……”叶舒容无比悔恨选择了林长盛结婚。但事已至此,她总要报复回来。她垂下头,啜泣着。

    叶舒容边说余光还看着自己这位公公林岳。林岳带着一副眼镜,长相斯文,明明快五十岁了,但是一点不臃肿,高高瘦瘦的身材,唇角下拉,显得有些冷漠。

    她和林岳见面次数不多,加上今天这次一共才见面三次,但是能够看出来林长盛长得向他。她跪下后林岳似乎有些吃惊,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在淡淡打量她。

    叶舒容开口诉说着她的情况,并且思索着什么能够打动林岳。

    李春兰经常提起林岳,说他怎么帅气挣钱怎么多年轻时候怎么追她,这些年又是怎样在外辛苦工作的,反正在李春兰嘴里这位公公是个好爸爸好老公。就是为人有些冷淡,逮人淡漠。

    冷淡是真的,她跪下的第一时间这人先是打量,并没有直接扶起她,一直到她说了林长盛家暴,这人立即便扶起她,伸手抱过女儿。

    林岳道:“舒容是吧,你快起来,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长盛这孩子被他mama宠坏了,你和灵儿先在我这住下,我会和长盛沟通。”

    叶舒容第一步的目标达成,便没有再说别的,也没有提起李春兰的坏,她没摸准林岳的真实性格不敢在他面前说他老婆的坏话。她抱着女儿灵儿便在林岳这里住下了。当然这会儿李春兰还不知道,因为李春兰回老家去了。这个房子是林岳企业给安排的住处,是两室一厅的,里面几乎没什么家具。

    李春兰知道这个地方,可是她几乎没来住过。叶舒容知道这个地方也是她千方百计打听出来的,自从她打算要勾引公公后,便忍辱负重,和李春兰及林长盛虚与委蛇,打听了许多关于林岳的事情。

    正所谓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她住进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收拾屋子。先把家里打扫一遍,林岳和她说:“不必麻烦,企业会定期安排宝洁来。”

    “爸爸,你想吃什么我来做。”

    林岳并没有要她做饭,而是让楼下送餐上来,吃饭的时候灵儿醒了,叶舒容不好意思的说:“爸爸,我先进屋喂奶。”她还在哺乳期,奶汁经常溢出来,夏天非常容易弄湿衣服,刚才她看见林岳的目光在她的rufang一闪而逝,她早就知道自己溢奶了,可是装作不知道。

    一直到林岳皱着眉回避目光,她才借口女儿醒了去喂奶,喂完奶之后又换了一件睡裙,抱着女儿出来了,出来看林岳已经吃好了,外卖还剩下一半,房间门也紧闭起来,里面隐隐有电话声音,估计在和他儿子打电话呢。打通正好,林长盛不知道在和小三在哪鬼混呢。

    哄好女儿睡觉后,她便找了个车去出租房把自己和女儿的东西搬过来,她搬家的时候李春兰还在老家,而林长盛估计和小三鬼混,根本不知道叶舒容快把出租房搬空了,满满当当的收拾了公公的屋子。

    等公公下班后吓了一跳,叶舒容道:“房东通知我搬家,我找不到长盛,只好先把东西搬过来。爸爸,你联系到长盛了吗?”

    林岳眉头紧皱,“我和你妈沟通过了,你这几天先带着娃住下,过几天你妈过来,你和她一起回老家去,林长盛也会回去,你们年轻人的事情终究要解决的。”也不知道李春兰那老妖婆是怎么说的,林岳对她的态度又冷淡不少。

    不过叶舒容不在乎,她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再坏能坏到哪去。她低下头柔弱又柔顺的说,“好的,爸爸,我听你的。”然后她去给林岳端了一碗米粥出来,“爸爸,你好像喝酒了,先喝点粥垫垫胃,我去给你放水你等会泡会澡。”

    “不用了,我自己来。”林岳觉得叶舒容也没有李春兰说的那么懒,这人在这自己这里就挺勤快的,家里亮堂的很,他进了卫生间,看到那浴缸被刷的很干净,卫生间里也摆上了新的毛巾,洗好澡之后自己卧室内也焕然一新,还有淡淡的香味。

    他想起和李春兰沟通过的情况,在李春兰那里是这儿媳妇好吃懒做,一怀孕就辞职不干了,等着儿子养,然后仗着怀孕挑三拣四为难她,在家里作威作福的,整天和长盛吵架,把她这个婆婆当成老妈子使唤,稍有不满意又摔又打又骂的。

    李春兰年轻时候就胡搅蛮缠,说得话有一般水分,他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工作,聚少离多,也不知道李春兰的性子有没有改变。但是儿子长盛他还是很满意的,从小到大学习没让他费过心思,长大后工作结婚也很顺利,父子俩沟通也少,但该给儿子的精神支撑和物资支撑他可没少给。他们结婚的婚房自己打算买,李春兰说现在小年轻过日子不靠谱,万一婚房买了就离婚了也是难受,不如等他们婚姻稳定生了孩子之后再买,他便没有给买房,而是给了儿子三十万让他买了辆车。

    儿子上个月还打电话和自己汇报工作,说他做爸爸了,很高兴,现在儿媳妇过来说林长盛家暴,他有些怀疑的,儿子真的会出轨找小三?刚出生的女儿也不管不顾,还家暴妻子?林岳又打了儿子电话,还是没打通。

    他有些口渴了,去客厅喝水,客厅黑乎乎的,林岳开了灯,只听见叶舒容一声喊叫。

    林岳吓了一跳,见叶舒容正在客厅抱着女儿喂奶哄睡,叶舒容只穿着一条睡裙,两条修长的大白腿直愣愣地露出来,修长白皙,似乎会发光。她似乎也吃了一惊,喊了声:“爸爸,小声点。”说罢抱着女儿摇晃,摇晃走动间睡裙摇摆,衣领大开,半个肩膀都在外面露着,而且因为喂奶,还露出了半个rufang,大奶子发白,像个水蜜桃一样饱满诱人。灵儿只吃了一只奶,而另一只rufang还在往下滴水,溢奶奶汁都弄脏了睡裙,水渍奶渍明显。

    偏偏叶舒容浑然不觉,还走过来靠近林岳,“爸爸,你要喝水吗?水没了,你等一会热,我去给你烧水。”她转身要去厨房,又转过来,“你帮我抱一下灵儿。灵儿,乖,让爷爷抱一下。”她把灵儿递给林岳。

    林岳僵硬的抱着灵儿,孩子可能不舒服,皱着眉头似乎想哭。叶舒容靠着林岳,给他调整抱娃的姿势。行动间两人离得非常近,呼吸可闻,林岳似乎能闻到叶舒容洗发水的味道,清香的很。

    林岳一低头就看见叶舒容大奶子晃动着,白花花的rufang,粉色的rutou,还在出奶。那奶汁乳白淡淡,而且奶渍还蹭到了林岳的手臂,而且两个人的身体也靠的很近,自己手臂一动就碰到了儿媳妇的胸部,在一低头整个胸前的风光看的一清二楚。

    林岳想说什么,但自己作为公公,什么也不能说,只好尴尬的转移目标,他还想立即离开,可是灵儿还在他怀里抱着,这么小的婴儿,他也不敢随便动,整个人尴尬极了。他只好仰着头,可是仰着头又看不到到儿媳妇在调整着抱孙女的动作,孙女好像不舒服。他只好静下心来专心学习姿势。

    叶舒容似乎感觉到他的僵硬了,抬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氤氲一片,似乎吃了一惊,脸立即红了,像个小兔子一样,低着头小跑进厨房了。

    林岳僵硬的抱着孙女,留在原地,颇有些尴尬。这公公和儿媳妇住在一起真是不方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