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

分卷阅读2

    腿在凳子前有些委屈,他习惯性皱眉,推开染着黄毛的年轻人。

这是一间小酒吧,经常来的都是熟客。被推开的黄毛叫李莫,朝侍应生要了两杯酒:“你爸快不行了?”

沈凛程抬眸看他一眼。

李莫撇了撇嘴,马上改口:“那边的找人过来了?”

酒杯被重重拍在桌子上,李莫知道这是沈凛程的心结,不能说。他哈哈笑着打圆场:“哎呀,我这不是关心你。前儿个收租的那人可过来了,今天还敲门来着。你没钱交房租,就少回去。”

一阵长久的静默。沈凛程看向窗外。虽说是夏天,夜晚还是冷的。几只蝉在树梢上鸣叫,巷子口跳出来一只黑猫。他闷头喝完了酒,喉结滚动几下,马上有年轻女人的视线投向这里。喝完酒,放下钱,李莫还在喋喋不休:“沈哥你是不知道,前面那地儿不安全,老是招贼…”

酒店里依旧热闹。宴会的女主角此时此刻有些疲惫,正在楼上卧室里休息。林伯庸吩咐侍应生送去了热水,再三叮嘱宝贝女儿才掩上门。林窈埋头钻进柔软的被褥里,仰头看着碎钻一样的吊灯。

她睡觉是从来不关灯的。

齐雅年逾四十,依旧风韵犹存。她一脸担忧,看向林伯庸:“窈窈睡下了?”

“睡了。”林伯庸宽慰似的笑了笑,揽住妻子的肩膀:“你也不用太担心。窈窈已经长大了。”

“要不是我,她也不会受那样的苦。”齐雅面色哀伤,慢慢朝前走:“是该找个可靠的年轻人照顾她了。”

林伯庸:“话是这么说,可哪有容易找到的。现在一招手,指不定有千万人扑上来。”他脸色一转,一脸愁容,“前几天又收到了同样一封信。”

齐雅大惊:“和之前一样?”

林伯庸家业不小,自然有人盯着他这块肥rou。这些年,他树敌不少,总少不了威胁。他最担心的是他的宝贝女儿,已经受过一次伤害,是再也承受不起风浪了。整天担惊受怕,偏偏林窈心思少,谁的话都听,他们一个不留神,谁知道会不会出差错?

二楼临窗,能看见酒店后面的巷子。似乎是一道分割线,九点前面是临海市繁华的商业区,后面是还未开发的老巷子。晚风阵阵,偶尔经过几个人,面色匆匆的穿过。忽的一声尖叫打破寂静:“有贼!”

“有贼…”

是女声的尖锐叫声。

林伯庸正好经过窗子,朝下看。看样子是有个小毛贼抢了别人的包,正在逃窜。齐雅叫了保安下去看看,眼看包追不回来了,被抢了包的女孩面色惊慌,跌坐在地上哭泣。

林伯庸皱眉:“这片地的治安这样差。地皮开发区拿下来了?”

秘书欠身:“还没有。”

两人正在交谈,巷子里那贼忽然被迫停下来了。旁边有人站着,姿势散懒,像是在看热闹。小贼的路被挡住,大声呵斥:“不想活了你?!”

那人依旧没动,似乎嘴角边还带着笑意。个子很高,抬腿一脚踹了上去。贼躲不过,被掀翻在地,手里的包散开,落了一地零钱。贼捂住胸口,费力的爬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刀,面色凶狠。

巷子静悄悄的。小贼急了,“你他妈自己不想活!”

沈凛程后退半步,扼住贼的手腕一折,刀落在了地上,折射出路灯昏暗的光线,他眉眼愈发亮起来。折腕,上脚,动作熟练一气呵成。贼被制服,脸死死挨着地面,听见男人的轻笑声。

女孩匆忙赶来,一边哭一边道谢。

楼上的林伯庸看的一清二楚,朝秘书夸赞:“年轻人身手真不错。”

他转念一想,刚好家里有个保镖辞职回了老家,便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秘书:“那人看着不错,问问他有没有意思来林家。若是不想也不必强求。”

齐雅挽住林伯庸的胳膊:“家里人手是少了些。那人底子都不清楚,何必这么着急。”

林伯庸笑:“肯定是要查一查底子的。”

编辑有话要说:  预收文求预收

2019.12.12留

阿蔓穿书了。

穿成各个言情中为了男主放弃一切的卑微女主。

女主甘愿为男主献出一切,可却被男主当做替身/炮灰/路人甲,受到无尽的嘲讽/冷眼/一片真心碎成渣。

阿蔓醒悟,男主开始追妻火葬场。

系统大声哔哔:“拒绝追妻火葬场!”

阿蔓随声附和:“虐死男主!”

第2章保镖

秘书整理了领结,下楼。等警察调查清楚之后,微笑着来到沈凛程面前:“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

沈凛程抬眸,看他一眼:“无业。”

秘书一笑:“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

秘书掏出名片递给她:“希翼沈先生有时间能赏脸拨打这个电话,您身手真是不错。有没有做保镖的考虑?当然这保镖和别人都不一样。高薪酬,业余时间充裕。”

沈凛程看见林伯庸的名字。他接过来:“林氏企业?”

秘书笑得恰到好处:“相信沈先生应该听过这个名字。那么就等沈先生回复了。再见。”

沈凛程活动着手腕,顺手把名片放进大衣口袋。

林伯庸?

沈凛程面无表情,看了眼繁华的酒店,转身走进夜里。

林窈睡了一小觉。很幸运,她没有做噩梦。她穿着白裙睡衣,拖拉着拖鞋,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一蹦一跳出了卧室。

马上有佣人前来照顾。李妈手脚最麻利,是家里的老手。林窈穿好衣服,站在走廊边朝下看。她问李妈:“爸爸mama呢?”

李妈:“都去企业了。今天有个会。特意嘱托大家照顾好小姐,小姐晚上想吃点什么?”

林窈若有所思,看向四周。走廊很长,栏杆上雕刻着金色的铜丝花纹。她走下楼梯,打了个哈欠:“什么时候才能去学校?”

“明天开学,小姐您忘了?”李妈照顾的妥当,热好了牛奶:“小姐,来,喝点热牛奶。”

林窈接过来,笑得开心:“谢谢李妈。”

喝完了奶,她的嘴巴边沾了一圈白沫。林窈转头,几个帮佣马上垂下视线。她舒展着手臂,推开门,夏日午后的阳光照射在脸上,侧脸上踱着层光线。连脸颊边毛茸茸的细绒也能看清楚。

李妈穷追不舍:“小姐,今天晚上喝老鸭汤还是三汁梨?都是您喜欢吃的,怎么也得选一样。现在已经四点啦,厨房要准备。您吃什么?”

林窈转头:“想吃甜的。”

“那就在饭后填一道甜点,放上草莓果酱如何?”

林窈跳着下了台阶:“这些您看着来吧!我要去看闹闹,你们都别跟过来。”

李妈:“小姐!”

闹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