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

    面是个小院子。沈妩月在厨房做饭,红着眼向外看:“回来了?今天回来挺早。吃饭了吗?”

“没。”沈凛程脱下手套放在桌上:“不是说我来做饭?”

“我也没什么事。”

沈妩月年逾四十,风韵犹存。只是瘦,白,像是常年见不得风的病人。她怔了怔:“怎么剪头发了?”

沈凛程进了厨房,接过勺子:“找了个工作。得剪头发。”

“你读初中那会儿班里不让留长头发让剪寸头,怎么说你都不听。”沈妩月咳嗽着坐在椅子上,回想着:“那会儿那股拗劲儿,怎么现在到是肯剪了。”

她问:“什么工作?”

沈凛程把锅里的西红柿炒鸡蛋盛到盘子里:“保安。”

沈妩月喝着水:“保安啊,挺好的。好好做。”

“你要是在那家里,怎么可能到了去做保安的地步?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一个大小伙子…”

沈凛程递过去米饭:“别说了,妈。”

“半个月休三天假,其余时间都得在那边住。我给你买好了食材,都在冰箱,不许吃泡面,知道吗?”

沈妩月却答非所问:“那天你爸来过…”

“别说了!”他很急躁,“我没爸,我只有你。”

沈妩月絮絮叨叨:“他没看见我,我倒是偷偷看见他了。今天你那边的弟弟过生日,你要不要去看看?”

她开始流眼泪:“阿凛啊,mama对不起你。mama做了错事。”

沈凛程沉默:“吃饭吧,妈。”

那边的弟弟?他哪来的弟弟?

一顿饭不欢而散。沈凛程简单收拾了行礼,给了沈妩月一个拥抱:“妈,好好吃饭。两个星期之后我再回来看您。房租钱已经交了。”

“你真不去看看?毕竟是一家人。”

沈妩月年轻时遇见周政。她做了错事,和周政有了孩子,可那时周政已经有了婚约。周政与富家小姐成婚,瞒着沈妩月,等到孩子出生时一切都晚了。沈凛程从小寄人篱下,没人把他当做周政的孩子。他成年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改了名字,由周改为沈。

骑摩托车经过酒店,沈凛程停下。隔着车水马龙,透过玻璃窗户,他看见周睿。那个他名义上的弟弟,与他眉眼见有三分相似。他一身白色西装,站在灯下,像个白马王子。周政一脸慈爱,向众人宣布:“今日犬子成年,宴请大家。众位光临,蓬荜生辉。”

沈凛程冷笑。

过了会儿,沈凛程看见了林窈。这些上流人物的聚会,极其容易遇见熟人。她穿着小黑裙,头发挽着,露出洁白修长的颈子。过了会儿,周睿拿着甜品去找她,两个人站在灯下,像是副画。

美丽的事物总是虚妄,引发人亲手摧毁的冲动。

沈凛程舔了舔尖尖的虎牙。

林窈去洗手间,自己单独一人。她在灯下踩着自己的影子玩,一蹦一跳。走廊空无一人,后工业时期的吊灯发着暖融融的光晕。

经过拐角,忽然有人伸手把她拦在怀里。林窈抬眸,看见了熟悉的脸。她愣愣的:“你怎么在这?”

沈凛程:“工作。”

林窈疑惑:“工作?”

他穿着皮质上衣,斜开着衣领,露出喉结。实在是太硬了,林窈撇了撇嘴:“你先松开我。”

还是那股柔软的栀子花香的味道,丝毫没有攻击性。她推了几下,推不开,反到挣扎着衣领下滑。沈凛程舔了舔唇,附在她的耳朵边:“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不害怕?”

“那边有个男人一直盯着你看。”沈凛程抚摸着她的发尾,“作为你的保镖,是不是有责任跟着你呢?嗯?”

林窈一个机灵,警惕的打量周围。爸爸和她说过,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自己单独行动。她开始发抖,小声说:“什么样的男人?”

“黑,胖,个子高,脸上有道疤。”沈凛程说的一本正经,“他手里拿着把刀,正在找你。”

林窈眼里涌出泪花。她瑟缩着,揪住他的衣领:“那他走了没?”

沈凛程把她按在墙上,用身体挡住她,也挡住了那个胡编乱造出来的“绑匪”。他笑了笑,食指抵住她的双唇,压低声音:“嘘,别说话。”

漂亮的女孩子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乞求的,可怜的,眼巴巴的看着他。沈凛程心里咯噔一声,有东西顺着石缝悄悄探头。他心想,他可真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竟然连傻子都骗。

第4章惩罚

周睿一直不见林窈回来,就去找她。林伯庸和齐雅商议:“周家家大业大,似乎不错。”

齐雅看着周睿的背影点了点头:“阿睿对窈窈也好,两个人一起长大,这些大家都看在眼里。”

“什么时候定婚约?”

齐雅含笑看着他,温声说:“你决定吧。”

周政皮鞋锃亮,端着酒杯走来:“林兄,许久不见啊。近来可好?”

林伯庸与周政十几年前举家迁到临海市,可以称得上多年合作好友,在临海市各占一方。林窈和周睿同一年出生,一起长大,两家人知根知底。林伯庸笑:“周兄可是个大忙人。”

周政:“有些日子不见窈窈,可更漂亮了。我家哪里都好,就是缺个漂亮儿媳妇,我看着窈窈就不错。”

林伯庸半开玩笑半认真:“大家都年纪大了,以后就是他们年轻人的世界咯。周睿这小子我看着也不错,适合当女婿。”

周政大笑:“那就定下来。”

三个人碰杯。

喧哗的大厅掩盖了这一切。

周睿和林窈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经常见面。即使周睿在国外留学,也会定时给林窈寄礼物。

看林窈一直不回来,周睿到走廊找她:“窈窈,你在吗?”

林窈缩在角落里啜泣,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抬起头:“在这儿。”

周睿看见了她,疾步走过来,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看她哭的眼都红了,拿出手绢问:“怎么了你?”

林窈靠着墙:“有人…跟着我,然后保镖,他,过了会儿就走了。…有人跟着我!”

林窈经不得吓,她神经衰弱,有轻微的臆想症。

周睿给她擦眼泪:“傻了吧你?哪里有人。这酒店安保很好,不可能有人进来。”

林窈不相信:“就是有人,那个保镖说的。他,他…”

周睿:“保镖在哪儿?”

“走了。”林窈一直发抖,“小时候就是有人一直跟着我,然后就,我…”

周睿有些心疼,把擦过眼泪的手绢塞在她手里,一边安慰着:“你想多了。没人。走,回大厅。”

“真的有人。”

“你看见了?什么人?”

“一个胖子,黑,高,手里拿着刀…”林窈啜泣,尖叫着捂着脑袋:“就是有人!”

周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