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2

分卷阅读12

    沈凛程心里愈发烦躁,五脏六腑都不安宁。

“这只是职责而已。”

林窈看着天边慢慢悠悠的白云,没说话。

不一会儿,来的人不是小李,而是周睿。

周睿换了米色风衣,摇下车窗,半张侧脸分明。

他笑得温文尔雅:“窈窈,上车。”

沈凛程垂眸看着他。

周睿故作惊讶:“哥,你也在这里?要上车么?”

沈凛程眼神阴鸷:“不用。”

林窈有些惊喜:“睿哥哥!”

她想了想,又担忧的看着沈凛程:“你一个人能回去么?”

沈凛程嗤笑:“笑话,我又不是没单独回去过。你以为我也傻?”

他口不择言,希翼能最后扳回一局。

林窈蹦蹦跳跳的下了台阶:“那我先走咯。”

她笑得更加开心,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嘲讽受影响,连书包都没给他,就那样打开了副驾驶座位。

汽车绝尘而去。

沈凛程心里有些发空。

酸涩,苦闷,从来没有的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

他想找个人打一架。

太阳xue一跳一跳,从胸口发出轰鸣。

是嫉妒么?怎么会是嫉妒?

沈凛程被这个可怕的念头惊吓到。

他…喜欢上了林窈?

不,不可能。他不会喜欢任何人。

沈凛程紧握拳头,取了摩托车,返回林家。

他厌恶林窈。

因为林窈的身份。

像道难以言喻的沟鸿,横艮在两个人中间。

沈凛程笑得冷漠,他只想报复。

周睿带林窈到了高级餐厅,有侍应生来接引。餐厅装饰典雅,有几个灯笼,小桥流水,玉树银花。

林窈:“睿哥哥,为什么要出来吃饭?”

周睿体贴的替她拉开椅子:“窈窈不是最喜欢吃甜品?这家店新填了几道甜品,很美味。”

林窈落座,她好奇的打量四周,眼神懵懂,像个小孩子。

周睿心中一动。他的窈窈还是这么漂亮。

甜点一一被端上来,在灯光下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辉。

“我最喜欢吃草莓!”林窈笑眯眯的,拿着勺子歪着脑袋:“睿哥哥,我可以吃了吗?”

“可以。”

周睿心里莫名其妙的一痛。如果几年前没有出意外,那么林窈会像个正常少女一样,淑女端庄,出席各大商会。

不像现在,幼稚的像个孩子。

周睿掏出纸巾,温柔的为林窈擦掉嘴角沾着的淡奶油。

灯下,林窈皮肤更加白皙,似乎比草莓果酱更加甜蜜。周睿心中微动,附身接近,就在吻上侧脸的前一刻,林窈向后仰,挡住他:“睿哥哥,你要做什么?”

她一脸纯洁,“你是不是要亲我?爸爸说不能随随便便被男生亲。”

周睿愣愣,笑了。

拍了拍她的脑袋:“好,不亲。”

林窈一本正经:“那睿哥哥要吃蛋糕吗?你不吃,我就都吃掉了哦。”

“嗯,吃吧。”周睿一脸宠溺:“我的小猪。”

与此同时,周家商会。

周政正做策划。一旦与林家联婚,周家的实力将会上升一大截。

只是还有遗憾。

周政掏出电话,按下一个号码。

沈凛程已经拉到了黑名单里。结果在意料之中,周政叹气,看着窗外沉沉暮色。

他爱的女人,自始至终只有沈妩月一个,也自然希翼他们两个的孩子能认他这个父亲。

可是沈凛程不认。

甚至十分决然的离开这个家,搬到小巷子里,挥霍自己的人生。

周政甚至在自己的遗产之中,划分百分之六十留给沈凛程。毕竟他欠的太多了。

这是个秘密,周政瞒着任何人,包括他的现任妻子,周睿的母亲霍兰初。

编辑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预收文

青梅竹马

顾桥东是个罪人,喜欢上了朋友的女朋友。

后来他用了点手段,把朋友妻据为己有。

(文案待定)

—————霹雳大狗血预警—————

第9章计划

霍兰初是大世家的小姐,与周政结婚,有了周睿。她脾气不好,结婚二十几年来没给过周政好脸色看,大部分都是因为沈凛程。

而周政,夹在两个女人中间,昼夜难眠。他爱的是别人,娶的却是另一个。

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沈凛程在酒吧喝酒。他的业务时间依照林窈的时间而定。林窈有约,他也可以外出。

李莫早就等他:“沈哥!你可算是来了。”

他倒出酒:“怎么样啊,最近都看不见你。”

沈凛程不说话,拿着酒杯灌酒。喉结性感,向下滚落。

或许是生活的原因。沈凛程很少有轻松,愉快的经历。他的肩上有异常重的担子,这种紧迫的感觉迫使沈凛程愈发成熟。小酒吧是他经常宣泄的地方。

李莫看出来他心情不好,又倒了杯酒:“怎么?把工作辞了?”

“没。”沈凛程两条长腿虚拢,眉头皱的很深。他看着酒杯,里面有粉色的花瓣,让他不由得联想到了粉色书包,想到了林窈。

那个傻子现在在做什么?

和她嘴里的“睿哥哥”一起吃饭。

也不嫌恶心。

沈凛程恶毒的想,捏着酒杯的手露出青筋。他一向有主意,能控制情绪,心里憋着的火无处发泄,浑身阴郁。即使是这样,丝毫不影响沈凛程的帅气。面无表情的男人靠着吧台,吸引女人的视线。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搭讪,问沈凛程的联系方式。

“抱歉,没有。”他回绝,喝了酒,视线向李莫:“你付钱。”

李莫忙不迭点头:“得嘞。”

沈凛程推开玻璃门出了酒吧。露水渐浓,他似乎无处可去,随便骑车到了空地上,坐在台阶上看天。

黑漆漆的天,只有他一个人。云很厚,一颗星星都看不见。沈凛程却像能看看似的,随意的靠着栏杆。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独自一人。说不上孤独,像是无根漂泊的棉絮。

沈凛程想,等这件事做完,他就带着沈妩月离开临海。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一只大黑猫,眼睛在夜里尤其的黑亮。沈凛程看着猫:“你也没地方去?”

黑猫窜走了,沈凛程无所事事的叉着兜。他总是能想到林窈,想到她的眼神,她的笑容,还有她的那句“疼不疼”。沈凛程觉得自己疯了,难道是太久没有交女友?可沈凛程根本懒得应对各式各样的女人。沈妩月说,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是妖精,会勾人心魄。

沈凛程嗤之以鼻。

那林窈能是什么种类的妖精?狐狸精?长的漂亮,脑子却没那么聪明。狐狸精也不会接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