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风把一切都带走。

第10章拐走

走的是小路,车流稀少。宽阔的临山公路盘旋,临海市本就丘陵多,初秋时,山上的叶子都泛黄了。一层一层,跟碎金似的。

林窈怕的要死,紧紧搂着沈凛程。她脑子里别的东西都没了,生怕自己掉下去。风极速的拂过发梢,她几乎睁不开眼,在冷风里哆嗦着。

沈凛程很兴奋。他笑着,眼底充满野性,加大油门的同时,到了山顶。

“你太快了…”林窈啜泣着控诉,她的声音让沈凛程心口一紧。

沈凛程紧绷着脸:“马上到了。”

林窈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风很烈,把发尾吹到脸上。

“能不能,慢一点?”她发出最后的乞求。

这傻子还不知道,让男人慢一点,是多么勾人的话。

过了不到十五分钟,到了山顶。

从山顶像下看,能看见蔚蓝的大海。海岸线延绵,在阳光下闪着波涛。林窈艰难的下了车,扯开头盔,晕头转向的坐到长椅上。

她想吐却吐不出来,嘴里似乎有淡淡的血腥味。

胳膊打颤,林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刺激。她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抬起头想控诉沈凛程。泪眼里水波粼粼,映入大海的一角。

林窈呆住了。

满山的枫叶里,蓝天透出来一小角。远处的海像是沾染了天空的颜色,像块平滑的碧石。风也轻柔,带来槐花的清香。

这是林窈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色。

她忘了说话,从长椅上站起来,趴在栏杆上。

这是个小山包,游人稀少,三三两两的在一起聊天。

“漂亮么。”沈凛程打量着她的神色,和她并肩站着:“之前来过?”

林窈看着白色的海鸥飞过去。她扬起笑容,回答:“漂亮。从来没有来过。”

朦胧的光线里,她下巴尖俏,黑玛瑙似的眼睛。她呆呆看了一会儿,忽的扔下书包,专心致志的欣赏景色。

沈凛程百无聊赖,“这个景点叫碧海蓝天。”

他的视线一直粘在她身上:“从山上看海,别有滋味。你觉得呢?”

林窈:“海真蓝啊。”

林伯庸担心她生病,很少带林窈看海,更何况是在山上看。她惬意的眯着眼睛,感受着风拂过发梢时的温度,她忘记了刚才不适的车速,转头问他:“你是专门来带我看海的吗?”

“不是。”沈凛程声音沉着。“你逃过课么?”

“没有。”林窈老实巴交,手指搅在一处:“从来没有逃过课。”

她眼睛一亮,提出建议:“要不今天就逃课吧!来都来了。”

正中沈凛程的意思。

他笑了,颇有几分冷血无情:“好啊。”

两个人在栏杆上趴了一会儿,林窈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坐在木头长椅上。

天空是静谧的,偶尔经过几只胖海鸥,扑棱着翅膀停在栏杆上,享用游人喂的面包屑。

一阵风过去,飘落了几片树叶,有一片落在林窈的发尾。

她毫无知觉,正闭着眼睛,长发披肩,十分恬静。

沈凛程把树叶取下来。

林窈穿的还是夏日的校服,两条长腿露在裙摆外,有些单薄。她抱着肩膀,睫毛轻轻颤动,在眼睑处成了一把小扇子。她并没有化妆,皮肤干净,连唇畔都是莹润健康的色泽,透着蜜色。

沈凛程移开视线,将手里的落叶扔在脚下。

真丑。

他在心里想。

一个老太太走过来,佝偻着身体,手臂中串着几串槐花花瓣,笑眯眯的:“年轻人,给你的女朋友买一串吧。三元一串,很便宜呢。”

林窈睁开眼睛,看了沈凛程一眼,摆了摆手:“我不是他女朋友。”

沈凛程不置可否。

老太太又说:“看着两位很般配呢。这花很香,戴在手腕上能香一天,很便宜哦。”

林窈看着喜欢,打开书包找零钱。

但是很不幸,她并没有带钱包。

林窈笑的乖巧,小幅度扯了扯沈凛程的袖口,语气真挚:“阿凛,你带零钱了么?”

她这样叫他。

沈凛程的脸色阴沉下来,他不知道原因。

“借我点钱,回去还你。”林窈很好脾气的恳求,语气发媚:“就三元嘛。”

落在耳朵里,很痒。

沈凛程很不耐烦的甩开她的手,从怀里掏出来一张五元的纸币,甩到她怀里:“不用这样。”

林窈:“谢谢你呀。”

她朝买花的老太太充满歉意的笑了笑,接过花串和零钱,将两个崭新钢镚递给沈凛程:“阿凛,还你。”

“不必了。”沈凛程起身离开。

林窈在身后疑惑,赶紧拎着书包起身追上他。

“怎么了嘛,阿凛。”

林窈已经完全把沈凛程当朋友了。他带着她到山顶上看海,还给她买花,不是朋友是什么呢。林窈思想单纯,小碎步追上他,晃动着手腕上带着的花瓣手串:“谢谢你送给我。”

沈凛程在心里冷笑。呵,这个傻子。

他心里无端生出一股闷气,越走越快。

相比沈凛程的大长腿而言,林窈很难追上。她踩到了石头,一下子跪在地上,柔嫩的膝盖破了皮。

“诶呦。”林窈惊呼,看着膝盖:“破皮了。”

沈凛程放慢了脚步,皱着眉回头,把林窈从地上拉起来:“真麻烦。”

林窈小声嘀咕:“你不走那么快,我怎么会跌倒?”

她看着沈凛程。他五官深邃立体,鼻梁如刀刻,眼睛锐利如鹰隼,满脸生人勿近的字眼。

林窈顺着他的手臂借力上来,拍了拍手臂上的尘土。

脾气真坏。

膝盖上红肿了一块,与白皙柔嫩的皮肤对比,很惹眼。林窈拽了拽裙子:“没事,只是破了一块。不疼。”

她抬头,笑的开心:“我很高兴。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大家能做朋友么?”

柔顺的黑发带着香气,几缕缓缓的划过沈凛程的手背。她期待着回答,沈凛程却移开视线,语气生硬:“不能。”

“我没有资格。”

真是笑掉大牙,什么朋友?

林窈有些失落。但是失落并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怎么会没资格呢,他不想和她做朋友。不过也没关系。

林窈问:“什么时候回去?”

她想起来学校,大惊失色:“天,我没有去学校,程老师一定会给我爸爸打电话的!”

林窈着急,有些慌乱:“不行,不行,怎么办?”

沈凛程按住她的脑袋:“别乱跑,小心又摔。”

他依旧懒散,像个坏人,一步一步引诱着她:“会撒谎么?”

到了学校,已经快放学。沈凛程带着林窈到了学校办公室。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