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8

分卷阅读18

    林伯庸安慰着妻子,开玩笑一般:“能负责。你就别生气了。既然辞退,那年轻人也不会来了,事情不就过去了吗?”

“下一批保镖我要亲自选。”齐雅忧心忡忡,转移话题,看向丈夫:“市东边那片矿山怎么样了?最近雨季,得定时检查。”

“这些我来办,你就不用cao心了。”林伯庸拥抱妻子:“等窈窈嫁了人。大家就能享清福咯。”

.

天空铺着大片大片的阴云。风声寒凛,搅动着树枝,枯枝败叶纷纷落下。闪了一道惊雷,瓢泼大雨迅速落下,万物湿透。

沈凛程骑着摩托车,骑的慢吞吞。

这下没人傻呵呵的说他是朋友了。

也没人天天笑那么开心,傻里傻气,看着就心烦。

可他应该高兴,不是么?

心口有些空洞,像是缺了一块。

这不是他想要的。

沈凛程漫无目的的在街角游荡。

风起,枯叶环飞。

沈凛程心里复杂。

雨水顺着脸颊滑落。沈凛程睁不开眼。

他妈的,搞得这么悲情,拍偶像剧呢?

他踹下油门,像是发泄,淋着暴雨。

他无处可去,只能回出租屋。

沈凛程推开门,脱下湿透了的外套。露出结实的胸肌,胳膊上的刺青淋了雨水,有些湿腻。

单人床上,被子还是原来的样子。

眼不见心不烦,沈凛程把被子扔在地上。

闭上眼睛,心里却不能平静。枕头角落似乎还有她身上淡淡的桉树香气。

沈凛程睁开眼,看着结着蜘蛛网的墙角。

心里的叫嚣像只野兽,即将把他淹没。

第14章朋友

他皱眉。

脑海里却浮现出那张脸,干净的,纯粹的脸。

眼睛透着月华。

一阵没由来的烦躁

出租屋里又陷入了寂静。

一切都乱了,疯狂的本末倒置。

沈凛程强迫自己入睡。

梦里却有一个女孩,穿着及膝校服,甜甜的喊他的名字。

沈凛程睡的十分不安。女孩儿织成了天罗地网,铺天盖地淹没神智。

再醒过来的时候,裤头一片湿濡。

天漆黑。沈凛程半夜里跑到冲凉间冲澡。

他梦见的算他妈什么东西?

洗裤子洗的烦,沈凛程出门。想抽根烟,发现打火机找不到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

沈凛程打开门:“不他妈告诉你了吗赶紧滚,听不懂人话么?”

屋外站着周政。

他一脸愁容,“凛程,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

沈凛程看见是他,话锋一转,像是看见了苍蝇老鼠。

他没有把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放进屋里的意思:“什么事,赶紧说。”

“你母亲最近还好吗?”周政叹气:“进去吧。”

“不。”沈凛程拒绝,语气冷硬:“她很好,不用关心。”

“你们搬家了是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周政矛盾的。他是个无良商人,唯利是图,心里却又有一个爱的女人。因为命运,他无法与他爱的女人在一起,所以愁白了头发,他又无能为力。他不喜欢现任妻子,甚至不喜欢他与妻子的孩子周睿,可他的亲生儿子不认他。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矛盾使周政加速衰老,心脏衰竭。

周政乞求:“让我进去看看。你过的怎么样?还在上学么?还是…”

“早就辍学了。”沈凛程点烟,斜懒的倚着门框:“没钱上学。”

“不是给你信用卡了么?”

“那是你的。不是我的。周先生。”沈凛程漫不经心,吐出来一股烟:“大驾光临,让您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阿凛,你何必这样说。”周政捂着心脏:“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的所有家产都是你的。只要你愿意,都可以给你!”

“抱歉,我不稀罕。”沈凛程挑眉:“你是可怜我?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把你当过父亲。我父亲,在我七岁那年,就死了。”

“你!”周政喘着粗气:“你……”

沈凛程含笑看着他:“可以走了?”

“你别动林家小姐。她是无辜的。”周政看着沈凛程:“如果你想报复我,大概率不用这样。”

“林窈么?”沈凛程故作惊讶:“你怎么知道?是啊,我想毁了她,这不比直接毁了你儿子有意思?”

“她是个单纯的傻子,说什么都信。”

“如果你毁了她,她废了。周家大可以找另一家联婚。”周政变得沉着:“我是商人,自然要选利益最大的。”

沈凛程笑容冷却。

他取下烟头,睥睨着这个老谋深算的男人。

周政掏出来银行卡:“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别在林家做保镖了。这张卡你拿着。给你母亲买东西。”

沈凛程接过。

“现在可以走了?”

他关上门。

把银行卡扔在茶几上。

沈凛程把自己摔在床上。

他闭上眼,又睁开。棱角分明的侧脸第一次出现愁容。沈凛程看见了林窈的书包,委屈的缩在墙角。

呀,书包忘记拿了。

那傻子会哭吧。

哭,哭狠一点,最好哭死。

沈凛程矛盾的,恶毒的想。

第二天,极少生病的沈凛程发高烧,咳嗽。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棉花里,软绵绵的,没有力气,睁不开眼睛。

出租屋里没有热水。他翻出来一袋板蓝根,不确定有没有过期,就倒进嘴里,和凉水一起喝了。

继续睡觉。

林窈换了新书包。她站在台阶上左看右看,没有沈凛程。她才确认沈凛程不在林家了。

齐雅嘱咐:“不允许乱跑!知道吗?放学就回家。”

林窈点头:“知道了mama。”

到了学校,顾雪满偷偷问:“你的帅保镖呢?”

林窈:“他不做了。”

顾雪满有些遗憾,也没多想。

贺炎风跑过来,拽林窈的马尾:“沈凛程呢?怎么没来?”

林窈重复:“他不做了。”

贺炎风也有些遗憾:“好不容易来了个会打球的,还没几天就走了?唉。”

林窈把书包放好,端正的坐在椅子上。

她眼眶酸酸的,有些想哭。

都是因为她,贪玩,害了沈凛程丢掉工作。还让他挨了巴掌。

肯定很疼。

因为生病,林窈没几个朋友。更没有人会载着她去山顶吹风看海。

想到这里,林窈看手腕上的槐花串。

槐花已经枯萎了。香气也残存了一点点。

她更加愧疚,抹了抹偷偷溜出来的眼泪,认真听课。

今天周三,大扫除,没有任务的同学可以提前两个小时回家。

林窈心里浮现出一个疯狂的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