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3

分卷阅读23

    子发软了。

“不,不,我做不到,太危险了。”

“相信我。”沈凛程软硬兼施:“你还拿不拿我当朋友?”

“当。”林窈弱弱的,从窗台往下看,沈凛程已经翻墙进来了。

今天周末,轮到了保安休假。沈凛程目测着二楼到一楼的距离,他完全能够接住她,绰绰有余。

“带你去看萤火虫,去不去?”沈凛程在微信上抛出诱饵:“或者吃煮泡面放上年糕。你不是最喜欢?”

林窈心动了。

跑过去锁上门。

林窈换下裙子,穿上背带裤,拿着小书包。

一不做二不休!她的心里疯狂的冒出反叛的想法。或许是平时管的太严格,这种想法一旦在心里扎根,就会疯狂的滋长。

晚宴会持续三个小时。林窈已经计划好了。她和周睿说自己要休息,不要打扰,周睿表示理解,让她好好休息。

这三个小时没人会进来。

林窈搂着书包,站在台阶外面。

她逆着光,站在花丛里。

沈凛程张开结实的臂膀,示意她可以下来。

小别墅的二楼本来就很矮。

一阵风过来,林窈没有退缩。她像只展开翅膀翩跹欲飞的鸽子,纵身一跳,稳稳当当的落在他怀里。

沈凛程稳稳的搂住她。

林窈心脏狂跳,天,她刚刚从楼梯上跳下来了!她也太利害了。她勾住沈凛程的脖子,压着声音:“老天,我跳下来了!”

沈凛程收敛眉目,眼含笑意,嘘声说:“挺利害。”

林窈很快从沈凛程怀里逃出来。她猫着腰,打开了侧门的锁子,跟在沈凛程身后。

“我自由了。”林窈戴上自己的白色绒帽,眼睛扑闪扑闪,跑的很快:“我只有三个小时,一定要快点!”

第19章同学

沈凛程骑着机车,让林窈搂着他的腰:“去哪儿?”

“我想吃泡面。还要吃麻辣的,放上辣白菜和年糕。”林窈满心欢喜的许愿。

这种食物,在林家不可能出现。

林窈垂涎已久。

沈凛程勾了勾唇。

他语气平稳:“坐稳。”

沈凛程带着林窈,到了自己的出租屋。还买了各式各样的火鸡面小泡面,年糕腊肠。

林窈捏着鼻子:“你的屋子也太臭了吧!都是烟味。比上次来的时候还臭。”

“嫌弃啊?还想吃泡面么?”沈凛程懒洋洋的。

“吃!当然啦。你的屋子一点都不臭。不嫌弃。”林窈打开窗户,清新的风灌进来:“可以煮泡面了吗?”

“可以。”

沈凛程烧开电水壶,从台子下面找出碟片:“想看影片么?”

“想!”

林窈凑过来,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她认真挑选影片,选了:“就这个吧!”

沈凛程把碟片放在电视柜里,拉上窗帘。影片开始播放。正好水开了,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沈凛程泡了两桶泡面,放上年糕和腊肠,两杯牛奶。

两个人一人一个垫子,坐在小桌子前面。林窈小小的一只,缩着身体,很合适。沈凛程就显得局促,长腿不知道往哪里放。

影片开始,林窈时不时吃一口泡面,满足的弯着眼睛。她仰头大笑,嘴角沾了一圈牛奶都不知道。

光线昏暗,沈凛程心里微动,偷偷把林窈圈在胳膊里,像画下了一个陷阱。他凑近她,凑近她的唇瓣,那是他在梦里,或者现实,卑劣肖想了许久的柔软。离得很近,林窈咯咯笑着,歪头问他:“你这里有纸巾么?”

发现沈凛程离她很近,林窈疑惑,湿漉漉的小鹿眼眨了眨:“你离我这么近做什么?”

沈凛程咳嗽:“没什么。”

像是被看破心事,沈凛程胸膛中十分气躁。他拿了一片纸巾,动作有些粗鲁的给林窈擦了擦嘴角,捏着她的脸颊,沉默的一言不发。

林窈转过脑袋,继续兴致勃勃的看影片。

林窈很快吃完了泡面,在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汤。

她吃的少,揉了揉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吃饱了。”

影片到了尾声,茜茜公主的笑容明媚灿烂。

林窈看了看手表,“呀,时间到了。阿凛,谢谢你。送我回家吧。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沈凛程沉默片刻,想对她说一些话。

话到了嘴边,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他站起身,关了电视机,看了林窈一眼。

回去的路上,沈凛程并没有开机车,打了一辆出租车,把林窈送走。

林窈降下一半的车窗,扬着下巴,眼睛弯弯的:“阿凛!我真的很开心。有什么事就找我呀。”

沈凛程低低的嗯了声。

他看了看林窈的嘴角,发现上面竟然还粘着一抹牛奶泡沫,在嫣红的唇畔旁,她毫不知情。

沈凛程.腹.下一紧。

真是糟糕。动作僵硬,沈凛程伸出手指,略带薄茧的指腹蹭过林窈的唇角。

林窈笑眯眯的模样:“再见,阿凛。”

沈凛程面无表情,和她道别。

出租车急速驶出巷尾,卷出些尘土,消失不见。

沈凛程没有收回目光。

低头看了看手指,上面有白色的奶沫。

沈凛程视线幽暗阴郁,掏出纸巾擦了擦手,转身上楼。

狭小的出租屋里,影片已经到了尾声。

泡面盒子散发着香气。

一切和她在这里的样子如出一辙,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正来过。

沈凛程默然的把盒子扔到垃圾桶里。

他仰身躺倒在床上,目光冷淡,点了根烟。

沈母的电话打过来:“阿凛,你父亲帮你找了个学校。临海市B中。你年纪还小,别再继续工作了,去上学…”

沈母的声音温柔,慢慢的从话筒中传过来。

沈凛程本想一口回绝。他并不想再和周家的任何人或事染上关系。但一听是B中,沈凛程渐渐迟疑。

半响,沈凛程应了声。

沈母本以为沈凛程会拒绝,却意外听见了他答应,她有些意外,声调渐高:“这就好。再怎么说,他毕竟是你的父亲…”

“妈,别说了。”沈凛程打断沈母的话。他也并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答应,转移话题:“明天,我会去报道。”

电话挂断,沈凛程阖上眼皮。

夜幕降临,夏虫鸣叫。

林窈到了林家,看准时机,从后门跑了回去。

她自然有她一套逃脱的办法。

林窈一眼看看站在廊前的周睿。他身形似玉,戴着副平框眼镜,正在赏花。林窈喊了声:“睿哥哥!”

她一溜烟跑过去挽住周睿的胳膊,轻轻摇晃着:“你跟我出去走走吧。”

周睿疑惑林窈为什么从门外进来,明明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