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3

分卷阅读33

    吹拂,他的侧脸各外帅气,有些坏坏的。林窈装着怒目而视,在脑子里搜肠刮肚,只挤出来一句:“你,你不要脸!”

她实在是词穷,紧揪着一截被角,缩在枕头里。

沈凛程微微笑着,接受了这个描述。他像是把“不要脸”这个词当做夸奖一样,挠了挠她的鼻子:“我真喜欢你,小女朋友。”

林窈怕痒,她侧过头,有些嫌弃的抹了抹唇,她算是和他说不清了!过了会儿,林窈惊觉这里只有她和沈凛程两个人。她转移话题:“别人呢?为什么这里只有大家两个?”

沈凛程:“别人啊?已经走了。”

“你说什么?走了?走哪儿去了?”林窈瞪圆了眼:“怎么会,怎么可能?”

沈凛程和林窈并肩躺在了床上。他一只胳膊强势的搂住她,像个臭流氓似的,“他们都去酒店了。计划更改,要多在这里玩两天。你下午一晕倒,直接睡到了半夜。要不是我,谁乐意在这守八个小时?”

林窈一顿,反驳:“又不是我央求你,在这等着的!”

沈凛程盯着她:“再说话我就亲你了。”

林窈闭上嘴巴,眼神幽怨。

沈凛程翻身,撑着胳膊,俯视着她,笑道:“给个机会,行不行?”

林窈翻了个身,要从他身边挪走。她中午淋了雨,本来就虚弱,现在更没有力气。话还是要说的:“你这个人真奇怪,难道就非我不可么?!”

沈凛程垂了垂眼,嗓音难得温润认真:“是,非你不可。”

编辑有话要说:  明天要上千字收益榜,和以前考试等成绩似的,好紧张

第26章追妻

听说林窈醒过来了,顾雪满和贺炎风马上从酒店出来看她。

顾雪满也淋了雨,打了退烧针。她推开门,看见床上并排躺着的两个人,马上捂住脸:“干什么呢你俩!”

沈凛程好不容易得了手,被人打断,十分不悦,脸阴下来。贺炎风关上门:“你俩速度挺快啊。”

林窈脸上一红,结结巴巴:“大家,大家什么都没做!”

她红着脸,像是欲盖弥彰,也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看的沈凛程想咬那么一大口。

碍于旁人,沈凛程挑了挑眉:“对,大家什么都没做。”

林窈踹了他几脚:“你下去!别在我旁边。”

她气呼呼的,坐起身子,看向顾雪满:“阿满,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沈凛程慢吞吞的从床上下来,走到一边和贺炎风出门,两个男生聊天去了。

顾雪满摇头:“我没事。当时看你倒下,我都快吓死了,生怕你出什么事。”

林窈略带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顾雪满:“诶呀,没事。本来就是要多玩几天才开心的。”忽的,她挤眉弄眼:“怎么?看你脸这么红,有进展了?”

林窈马上摆手:“没!”

她垂了垂睫毛:“没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窈心里想,明明他说讨厌的。

顾雪满笑得像个过来人:“你看他看你那眼神,像不像野狼盯着兔子?正摩拳擦掌要把你吃进肚子里去呢。”

林窈挺着背:“你,你别乱说。”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毫不自知的流露出一种愁态,叹气:“我不会同意的。就算我答应,爸爸也不会同意。我已经有婚约。”

顾雪满看林窈不高兴,也就没再继续话题,安慰了她许久,叫来医生检查了她的身体情况。

夜风微润,吹进长廊,廊外的芭蕉叶子枝影横斜,在夜幕中摇曳。

沈凛程低头,点了根烟。他脖子长,喉结分明,此时微微低着,后面露出一截骨头,看着咯人。他靠着墙壁,黑色上衣,一副懒散姿态。瞥了眼贺炎风,沈凛程晃了晃手里的打火机:“来一根?”

贺炎风也发愣,“来一根。”

两个高个子男生,各自靠着窗户,想自己的心事。

贺炎风率先打破寂静:“你喜欢她?”

沈凛程:“谁?”

贺炎风看他一眼:“林窈。”

沈凛程不说话。过了半天,才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叹息:“她啊……”

“什么时候?”贺炎风回想着:“很早就开始的?你这心机boy。”

“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我对她没什么感觉,甚至讨厌她。”沈凛程指尖夹着烟,对旁边的人开口:“你简直不知道她有多傻,骂她她也不生气,笑眯眯的。”

“我是周政的私生子。我有个弟弟。她是我同父异母弟弟的未婚妻。这个你知道吧。”

沈凛程没有转头,语气平静:“他们都是幸福的。除了我。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幸福。我很嫉妒。”

贺炎风静静听着。

沈凛程目光放空,看着窗外:“我想接近她,然后……就做了保镖。那会儿好像就这样一条路能走。”

“她说我是她朋友,我只觉得好笑。”沈凛程语气顿了顿,“我骗她,吼她,骂她,吓她,那会儿干的真是混账事。”

“直到有天,林窈醒悟过来,不理我了。”

“是我叫她离我远点。可她真不搭理我之后,可真难受啊,比之前打架骨折都难受。”

他的语气染上了些不清不白的委屈:“是我不配。本来就应该这样。直到我看见她和别的男人说话,挨的那么近。我才发现了。”

贺炎风问:“发现什么?”

“我嫉妒,疯狂的嫉妒。”

香烟燃烧到尽头,只有猩红的一点。沈凛程的话也说完了。他的眼睛在夜里格外明亮,带了点势在必得的样子:“嫉妒……能和林窈说话的每个人。”

“如果可以,真想把她抢过来,藏了。只能我一个人看。”

最后一句,沈凛程没说出口。

贺炎风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不出来啊兄弟。平时那么冷面罗刹似的,还是个痴情的。”

沈凛程扯了扯嘴角,眼底并无笑意。

贺炎风把烟蒂丢在垃圾桶里:“成,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正好值班医生从屋里走出来,推了推眼镜:“里面的患者暂无大碍,开了药,记得按时吃。”

沈凛程点头:“麻烦。”

林窈正弯腰穿鞋。她脑子还是有点懵,动作慢。沈凛程看她绑了半天,自然而然的蹲下,伸出手给林窈系鞋带。

林窈抬起眼皮打量他。沈凛程表情认真,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缠绕,像是在做一件什么极其庄重的事。他鼻梁高,嘴唇薄,桃花眼,很是好看。这样看着,林窈的耳朵根又偷偷红了一点。

她不自在的缩了缩脚:“我自己来吧。”

沈凛程按住她的脚踝。

他抬头,和林窈视线相对。

眼神黑漆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