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6

分卷阅读36

    什么?”

林窈感觉自己双脚离地了。又被提溜起来。

这里很多人,多没面子!

林窈胡乱的伸出胳膊摇晃企图把书包带子夺回来。她撅着嘴:“你给我!”

沈凛程觉得有意思,一把搂过林窈瘦弱的肩头,搂在怀里,凑近她的耳朵:“信不信,我在这里亲你呀。”

他带了个“呀”字结尾,语气玩味。

林窈面露惊恐:“不行!”

她认命了,垂着脑袋:“好,和你一起走。”

沈凛程给她提着书包:“平时也没见你写作业,每次回家都背着这么重的书包,你也不嫌累。”

林窈闻言,气鼓鼓:“我写作业!我每次都写作业。”

到了门口,林窈一眼看见小李开的汽车。她停下脚步:“我看见司机的车了!我要回家了。”

沈凛程盯着她,目光揣测难辨:“站住。”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亲一下。”

林窈想后缩,被沈凛程看出企图。

他一字顿一字:“要不,我去给林伯父打个电话?说我是他女儿的男朋友…”

一阵香风袭来,脸颊上挨了柔软的一下。

林窈再没回头,跑掉了。

上了车,回头看一眼,沈凛程竟然还站在电线杆子下面,似乎含着笑,看着她。

林窈气喘吁吁,胸中千万头马奔过。

小李:“小姐?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要不要打开冷气?”

林窈拒绝:“不用,谢谢。快开车!”

小李自然听从命令,一脚踩下油门,汽车疾驰而去。

一直回到家,林窈都心不在焉。

回了家,齐雅和林伯庸都不在家。他们工作忙,林窈能够理解。

林窈搂着玩偶,缩在沙发上看综艺。

沈凛程的微信消息一条一条发过来:“小傻,回消息。”

林窈蹙眉。

李妈在一旁摘菜。林窈问:“李妈,您知道什么是喜欢么?”

李妈被林窈问的一愣。她来别墅二十年了,算是个老人,照顾着林窈长大,早就把林窈当做自己亲生女儿了。

李妈笑了笑:“小姐您问我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啊。当初我和我先生认识,是相亲的。那会儿都行相亲这一套。快三十年了,我也没从我先生嘴里听见过这个词。”

林窈若有所思。这些问题,憋在心里,慢慢的滋长,她没有人问,李妈也不知道。

李妈看林窈,觉得不对劲:“小姐,是不是有哪个人说喜欢你了?”

李妈扔下手里的菜:“嗨呀,小姐,男人都是贱骨头!说喜欢你,没到三两天就会变心。他们不是喜欢你,是喜欢你听话,年轻,长的漂亮。要是有人对你这么说了,千万别相信!你还不到谈恋爱的年纪呢。”

林窈歪了歪头:“什么年纪才能谈恋爱?”

李妈捡出不好的菜叶子:“二十多?这我也说不好。”她严厉警告道:“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听李妈的劝,千万不能被坏男人骗了去。”

“知道了。李妈。”林窈收回视线,不再多问。

沈凛程发过来的消息,她也没回。

院里传来汽车引擎声。是林伯庸与齐雅回来了。林伯庸一脸疲惫,将外套脱给佣人。

“爸爸。”林窈从沙发上跑过去:“您回来啦?”

林伯庸嗯了声,拍了拍她的脑袋,匆匆上楼。

林母揉着眉心。

企业出了点问题,情势不容乐观。

林窈自然不懂。她问:“爸爸怎么了?”

林母笑着安慰她:“没事。爸爸这几天很忙。一会儿还要去开个会。mama也要去。你在家里,好好呆着,不要出去乱跑,好吗?”

林窈嗯了声:“好。”

林窈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吃完了饭。

佣人们和她语言不通,交流不来。

这样的日子,林窈过了很多年。

好在她懂事,没说过什么。

但林窈觉得,得让爸爸安心点。

不一会儿,周睿发来消息,说她是不是一个人单独在家,他来陪她。

林窈不讨厌周睿,就同意了。

平心而论,林窈把周睿当哥哥。他风度幽默,儒雅有礼,很讨大人的喜欢。

林窈说不上喜欢他。但父亲母亲都喜欢他。

所以林窈也得喜欢他。

林窈有些病仄仄的。

不开心。

沈凛程的微信又弹出来:“我现在在你家门口,出来,后门,别让我说第二次。”

林窈慢吞吞的盯着聊天框。

想了想,林窈把沈凛程的备注改了,改成“大魔头”。

她得出去。她得把话说清楚。叫他断了这个想法。

沈凛程隐藏在暗处,眉间有隐隐怒火。

他在林窈家院子里看见了周睿的跑车。

刚一见面,沈凛程就把林窈裹在怀里,语气泛酸:“周睿是不是来了?”

林窈把沈凛程推开。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在沈凛程的注视之下偏过脸颊,脸上通红:“你别这样!”

沈凛程掴着她的腰。他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生气,软兔子变成了小怪兽。她的眉如弯月,细细的斜蹙着,他低声:“听话。我还没生气,你倒气上了?”

林窈不再沉着:“你松开我。”

“不松!”沈凛程开始耍无赖。他力气很大,在林窈面前有着天生的优势。他把林窈柔若无骨的小手抓在手掌心,漆黑深沉的眸紧盯着她:“你要反悔?”

天阴了。

一滴雨落下来。接着是雨丝,打湿了沈凛程的眼睫。他的视线如此认真,仿佛不听见林窈的回答,就真的不放手似的。

林窈无助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一阵一阵的苦涩,沮丧。她得听话。

她的眼眶渐渐的红了,垂着头,声若蚊蝇:“我没办法答应你。”

沈凛程强势:“怎么没办法?”

林窈的眼睛逐渐被聚拢的水汽打湿:“就是没办法。”

“我爸爸不会同意的。”她在心里想。

她声音微弱,小小的一只,红着眼,苍白的小脸,可怜的模样。沈凛程心软,手遮着她的脑袋,他个子高,心里的声音一股一股的,像是疯狂蔓延着的野草,把四肢百骸都填满。

林窈一直不会来,周睿出来找。

周睿的声音传来:“林窈?窈窈?你在哪呢?下雨了,回屋去吧。”

听见周睿的声音,沈凛程变得满脸鄙夷,嘲讽着:“你喜欢那种小白脸?”

林窈不回答。

雨越下越大。

沈凛程看了四周,把林窈抵在树梢上,她后背是坚硬粗糙的树干,身前是坚硬结实的他。

“不许喜欢别人,听见了没?”

沈凛程恶声恶语的警告,“雨下大了,你先回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