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8

分卷阅读38

    书本纷纷撒落地上。

林窈眼眸平静,乖巧的像只小鹿,安静却有力量:“你觉得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这句话让沈凛程脑袋发懵。他有些诧异,这些话语会从林窈嘴里说出来。

林窈蹲下去,捡起来地上一页一页的纸。

她站起身,脸上还是平静的神色,转身对他说了句话:“沈凛程。我真的把你当做朋友的。我不想骗人,也不想被骗。”

沈凛程看着林窈的表情。

“我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林窈轻飘飘叹了口气,朝他微微笑了一下,笑容转瞬即逝:“所以,做朋友吧。”

林窈整理好书本,抱在怀里,头也不回的走向教学楼。

沈凛程靠着墙。

“不是,谁说你没权利了?”

这又突然怎么了?

沈凛程是直肠子,暴脾气,没人叫他等待过,也没人敢三番五次的惹他。

他从来不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看待事情,也不会因为这些男女情长庸人自扰。

可是林窈,一次一次打破他的界限。

沈凛程胸闷气短,他三番五次道歉,未果。愤恨的锤墙,沈凛程憋着气无处发泄,终究忍不住,追上林窈。

林窈正在上楼梯,在三楼和四楼之间的位置。她穿着柔软的小皮鞋,有啪嗒啪嗒的响声。

她没想到沈凛程会跟上来。

他简直是胆大包天,明明她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

沈凛程跟在林窈身后,看着她柔顺的长发,随着动作的弧度一晃一晃,如同弯月晃在江面上。

沈凛程伸手揽住林窈的手腕,接过她怀里的书本,“给我。”

林窈倔犟的不松手:“不要。”

“我说给我。”沈凛程舌尖顶了顶后槽牙:“别让我说第二次。”

“我说不要!”林窈的好脾气终于被捅破。她妄图逃跑,紧紧的搂着书本向上跑,可是她太弱了,又被沈凛程捉住。

沈凛程面色不好。他本来长的就冷,生气的时候尤其骇人。他的双臂馈发有力,一下子把林窈搂在怀里,把那堆碍眼的书包扔在地上。他抬起手,强迫林窈抬头看着他:“你不能走。”

林窈暂时自由的双手捶打着沈凛程的胸膛,她推搡着:“你松开我!”

沈凛程觉得无所谓,他欣赏着林窈的眼睛。每当林窈望向他时,总能让沈凛程联想到一池春水,或者是随风落雪的夜晚。

“别这样。”沈凛程看着这双日思夜想的眼睛,忍不住抚摸过她柔顺的发尾,最后缓缓的,低下头,轻轻蜻蜓点水,在她唇上啄了下。

“你的权利是你自己给的,别人动摇不了。”

第28章追妻

“我不一样。我不能自己做主。爸爸会失望。”

林窈语气委屈,侧着脸不看他。

沈凛程牢牢的掴着她。

林窈很害怕。怕老师看见。

她也羞愧,还有难言感情。

“松开我!”她完全被成年男人坚硬的臂膀所拢住,根本无法动弹。

她红了眼睛,弱弱的:“你别这样。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保安就在楼下……”

沈凛程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他强势的,秋风扫落叶一般,堵住她的话语。这种甜丝丝的水果味道让沈凛程沉迷,翻转侵入,寻找一方陌生的天地,在本应该属于他的世界里徘徊。

过了会儿,沈凛程才停下。他呼吸粗重,把头埋在林窈的颈窝。这处僻静的楼道,夕阳的光线透过临窗照进来,勾勒出两个人的剪影,斜长的照射在雪白的墙壁上。

她没力气了。

林窈垂着眼。

她也深呼吸着,胸口MicroSoft的起伏,眼尾泛红,白皙的脸颊上浮着红云,呼吸不畅。

林窈推了推他,尽管是蚍蜉撼树。

违法乱纪,顶风作案,林窈抹了抹眼角,拼命从沈凛程怀里逃出来,打了他胸口一拳:“这是楼道!”

这轻飘飘的力气,对沈凛程来说像是调.情,他嗤笑,压低声音:“怎么了?又没人。”

林窈意识到硬碰硬她根本赢不了,就软声音下来:“快上课了。”

沈凛程只以为林窈害羞。忍不住,真忍不住。在林窈面前,沈凛程的自控力总会被打破。他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里不自觉的有了宠溺:“去上课吧。”

林窈紧紧的搂着书,飞快跑上楼。

“你等等。”沈凛程双手插兜,年少轻狂的样子,他扬起下巴,警告:“别看别的男人,不要和别的男人说话。”

“知,知道了。”

“让我看见,你猜猜后果?”

林窈理了理裙摆,狂跳的心脏终于复位。

他太危险,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李妈说的是对的。要离远点。

林窈忽略掉剧烈跳动的心脏,喘着气急匆匆上楼,在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时进教室。

顾雪满夸张:“姐妹,你去办公室,去了一个课间?”

她狐疑的看着林窈通红的脸颊:“还有,你怎么满脸红云呢?不是跑着去的吧?”

林窈勉强笑了笑:“没。”

她整理好了课本,把头埋在臂弯里。

林窈不知道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谁。

她沉默的叹息,望向遥远而广阔的暮色。

要是她从来没有认识过沈凛程就好了。这样,她也不用为难,怎么拒绝。

.

校门口,有大爷在买烤红薯,红薯一出锅,香味热气腾腾。

贺炎风在冷风里抱着肩膀打哆嗦,踢掉一块石头:“沈凛程,你这个混蛋!”

沈凛程姗姗来迟。他嘴角上扬,大摇大摆的把外套脱给贺炎风。

贺炎风套上外套,看沈凛程人模狗样的:“看你这笑样儿,捡钱了?”

“没。”沈凛程跨上机车,挑眉:“请你喝酒?”

贺炎风:“哪儿啊?”

他也不想上课,坐上了沈凛程的车后座:“你他妈可开慢点,我害怕。”

沈凛程带着贺炎风到了小酒吧。

现在的时间人很少,撩开脏兮兮的帘子,有驻唱歌手在唱着民谣。

贺炎风打量着里面。

沈凛程睥他:“不敢啊?”

贺炎风进去:“谁不敢?”

调酒师:“哟,沈哥,新朋友?”

“两杯深海。”这是沈凛程最喜欢喝的酒,又辣又香。他心情愉快,拍了拍贺炎风的肩膀:“我新小弟。”

贺炎风挥开他的手:“滚你妈的。”

沈凛程笑,和贺炎风干了一杯。

“林窈,我的人。你知道吧?”沈凛程不是疑问的语气,眉目间有些洋洋自得:“在学校里多看着她点儿,谢了。”

贺炎风看他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后不去学校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