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43

分卷阅读43

    自己,也无能为力。泪水滚落,顺着下巴滴到手背上。林窈不停的劝说自己,这没什么好哭的。

空蒙的天空,一轮弯月,一个公交站台,一个单薄瘦弱的姑娘。她穿的衣服单薄,现在已经升起露水,不由得瑟缩着身子,看向路口的街道。

正凝神,有人摁了摁喇叭。

沈凛程跟了她许久,看着林窈来到公交车站,等一辆不会来到的公交车。他摘下头盔,露出漆黑深邃的眉眼,笑得吊儿郎当:“等车呢?去哪儿啊?”

看见他,林窈心底发酸。她联系了所有人,唯独没有和他打电话。

“不去哪。”

还犟。

沈凛程长腿支在台阶前:“你那未婚夫呢?怎么不来接你?”

林窈撇着嘴角,委屈与沮丧像是潮水般把她包围。她吸了吸鼻子,眼睛湿润:“不知道。”

沈凛程啧了声:“走吧,上车。”

林窈看向他,认真的凝视着。

“这晚上不安全,你准备在这呆一晚上呢?”沈凛程故作惊讶,“那我可走了。”

“你…”林窈垂下头,静了静。

她是很害怕,腿肚子都开始发抖。

沈凛程迈下车,朝她伸出手:“过来。”

他轻轻叹息一声,声音低哑,对她说:“我是中了你的魔。心甘情愿。”

第31章收留

林窈无处可去,跟着沈凛程回了他的出租屋。

沈凛程脱下皮质外套,给林窈披上,拉上拉链,把小小的她裹在怀里。

林窈声音很低:“谢谢。”

沈凛程跨上机车,把林窈圈在座位前面。他下巴时不时蹭过林窈的发顶。林窈每天保养头发,如同一方光泽的黑绸缎,柔顺服帖的垂在背后。

她安安静静的呆在沈凛程怀里。

一路无言,到了出租屋。

她很伤心,失落。矛盾不堪的心情。一部分是因为林家的变故,另一部分因为他。

沈凛程关上门,脱了外衣。他抬眸看林窈几眼,忽然一把揪住她的胳膊,把人扔在床上,头朝下。

林窈被砸在被子上,懵了。

沈凛程用力拍了她屁股几下,声音很大。

林窈从来没有挨过打。她愣住了,等到屁股上一疼,她才反应过来:“你!你打我……你为什么打我?”

沈凛程咬牙切齿:“打你因为你不听话。还敢拉黑我的微信。和别的男人聊天。”

他又拍了几下,没有用大力气:“还拉黑吗?还和别人聊天吗?”

林窈觉得臀部生疼。她慌忙摇头:“不了,你放开我!”

沈凛程停了动作,觉得糟糕。她屁股蛮有料,这么几拍,似乎有感觉了。

为了使自己不那么禽兽,沈凛程坐到另一边,扬了扬下巴:“记住你的话。”

林窈眼睛又红了。她坐在沙发上,摘下书包,委屈巴巴的。他的屋子变了些,干净整洁了不少。

沈凛程摊开报纸,坐在林窈对面:“你们家企业怎么回事儿?”

林窈有些局促。她摇了摇头:“我不太清楚。”

林窈完全不接触林氏企业的事情。

沈凛程也明白,看着报纸刊登的内容。这样想,八成是被别人阴了一把。

暂时忘记了之前的事情,沈凛程现在是她的唯一稻草。林窈垂眸:“我相信我爸爸。他不会做出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

林伯庸经常教她,人活着要讲道义。

所以他不可能像他们说的那样,犯法。

想着,林窈的泪又无声无息的爬出来。她吸了吸鼻子,把热水杯握在手里。

沈凛程瞥她一眼,“别哭了。”

他看不得她掉眼泪。

拿出纸巾来,沈凛程递给林窈,“明天带你去警局。先别哭了。现在饿不饿?”

“不饿。”林窈接过来纸巾,秀气的眼尾泛着红。她认真而诚恳着看向沈凛程:“谢谢你。”

“谢我?上午还说,要和我断绝关系。”沈凛程冷声:“刚刚挨打疼吗?”

林窈被鼓气,鼻涕眼泪收不住。她摇头,语气依旧委屈:“不疼。”她语气转了转:“谁让你上午的时候…”

“我是生气,气你不听话。”沈凛程一直盯着她,舔了舔后槽牙:“要是再惹我生气,我还打你屁股。”

“你!”

语气顿了顿,林窈收了话尾,脸蛋红红的,没继续说下去,只一个劲儿的低头看报纸。

沈凛程瞧着她,眼珠子乌沉沉:“谢我的方法只有一个。”

林窈不觉其意:“什么?”

沈凛程舔了舔腮帮子,盯着她嫣红的唇瓣。他指了指自己的脸:“亲一下。”

林窈连忙摆手:“除了这个都行。”

实在是难为情,林窈轻声细语的:“爸爸说,我还没有…”

沈凛程不耐烦的啧了声,坐到林窈身边,握着她的脸蛋,啄了一下。

第二下,他低声:“你爸说的都是错的。都是骗小孩子的,难道你还是个小孩儿?”

林窈似懂非懂,“不是了。”

第三下,沈凛程吻在林窈的嘴唇上。慢慢的啃咬,像是刀口舔蜜。他呼吸粗重,不受控制的把林窈按在柔软的沙发里,看着她如纸的脸颊顺着脖颈染上绯色,像极了樱花花瓣。

林窈垂着眼睫,眼睫毛扑闪着。她的手抵在沈凛程胸膛前,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她很容易害羞。

沈凛程下了很大的决心,揉了揉她的肚子:“饿吗?是不是在家不让你吃饱饭?这么瘦。”

林窈刚想摇头,肚子咕噜噜的叫唤。她小声嘀咕:“有一点。”

“想吃什么?”

林窈眼睛亮了亮,像黑暗夜里的繁星。她的确是饿了,她问:“吃什么都可以吗?”

“都可以。”沈凛程不想松开她,对于沈凛程来说,从没有接触过这样软绵绵的女孩儿。像只玩偶,全身都是软的。

林窈舔了舔小虎牙:“吃泡面可以吗?”

“不行。不健康。一个月只能吃一次。”沈凛程强势,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去给你做吃的。”

他捏了捏林窈的胳膊,用手指就能圈住。得喂她点rou吃。

林窈同意。在沈凛程的地盘,林窈无法提出异义,她依旧红着脸,坐直身体,把报纸折叠,看着黑色的标题。

“今日,著名企业家夫妇林伯庸与齐雅双双落网,据可靠消息报道,林氏企业亏空值达到顶线,当晚正式成立专案组调查。”

硕大的黑字触目惊心,刺激着林窈的神经。那些字仿佛组成一个魔咒,牢牢的把她扣住。林窈无助,害怕,但觉得自己得振作。她拿出手机充电器,找了个电源充电。先和顾雪满通电话报平安,又重新拨打周睿的号码。

在她关机期间,只有顾雪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