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47

分卷阅读47

    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你让你女儿怎么办?”

林伯庸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久久不能言语。

沈凛程依旧不耐烦:“放心吧,伯父。我比你们谁都更想照顾好她。”

林窈抹了抹眼角:“爸爸,别担心。”

没办法,林伯庸叹气:“你周叔叔,有没有来找你?”

林窈回答:“没有。我给睿哥哥打电话,他不接。”

林伯庸马上明白了里面的原因。

世道残忍,正是如此。

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林伯庸打量着沈凛程:“希翼,你能说到做到。”

“你哥哥暂时不知道国内的事。叫这个混账小子回国也没用。你等些日子…再过几个月…”林伯庸正交代,时间到了。

林窈看着林伯庸被警员带离。

开门使,他转身挥了挥手,示意林窈回去。

林窈看见了林伯庸的白发。

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呜咽起来。

沈凛程给她递纸。

心里疑惑,她怎么能有这么多眼泪呢,一串一串的,顺着脸颊流下来,打湿鬓角。林窈啜泣:“我爸爸,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一定是冤枉了他…”

沈凛程点头。

林窈现在无处可去。

到了时间,必须离开。沈凛程拉住林窈的手腕往外走:“别哭了。”

林窈停不住。她长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仿佛全世界的人都丢了她,只有她一个人留在身后似的。其实从小到大,林伯庸并没有给予过她多少的父爱,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企业。可林窈依旧是伤心的。她觉得,全世界都塌了。

沈凛程的一包纸巾都用完了,林窈竟然还在哭。他没办法,给林窈倒了杯热水,思考怎么联系个律师给林伯庸打官司。

无论如何,未来的老丈人还是要救的。

“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你爸会出来的。”沈凛程对林家人没什么好感。他用指腹擦掉林窈脸上的泪痕:“再哭我就不找律师。”

林窈泪眼婆娑,睫毛被沾湿,根根分明。她眼巴巴的瞅着他:“你会…会救我爸爸吗?”

“你都成我女朋友了,你爸就是我爸。”沈凛程说这话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带着她出了警局:“只要你一直呆在我身边就行。呆不呆?”

林窈忙不迭的点头,拉住他的手:“呆。我不离开你。”

沈凛程低头,捧着她的脑袋:“哭的眼睛都肿了。不哭了行不行?”

“行。”林窈很小声。她乖顺的低下头,坐在摩托车后座,一双胳膊搂住沈凛程的腰。然后靠在沈凛程的背上,愣着神。

沈凛程很满意她的反应,一路疾驰,回了出租屋。

沈凛程看不得林窈掉眼泪,也受不了林窈掉眼泪。她一哭,楚楚动人的,就引着别人亲亲她,抱抱她。沈凛程也是这么做的。刚回去,他就坐在单人沙发上,让林窈坐在大腿上,搂着她的腰,亲亲红肿的眼睛,再亲亲鼻梁,亲亲脸蛋。他愈发爱不释手。

林窈觉得痒。

她别过脸,小声拒绝:“别弄了。”

沈凛程捏着她的腮帮子:“看你委屈的。”

林窈想起来:“你怎么又不去上学了。”

“舍不得?”沈凛程搂着她,下巴埋在她的发间:“我不喜欢上学。所以就不去了。”

林窈:“你不上学,不高考,以后怎么办?”

沈凛程挑了挑眉:“想知道?”

林窈知道他,一贯有自己的想法。她也不再多问,又为自己的遭遇而悲伤起来。她想到了林黛玉,失去了双亲,到了祖母家借住,也是和她一样的心情。林窈的悲伤来的很快,去的也快。她觉得大腿有点麻了,还有个什么yingying的东西咯的慌,她扭了扭,想爬起来。

“别动。”沈凛程声音沙哑。

林窈就不动了,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闭上眼睛。

第34章吃掉

临海市股坦震动,林氏企业资产被冻结查封,严重影响商业模式。众人推测,利益最高的是周氏。毕竟林氏是最大的对手,也推测林氏与周氏的婚约是否会继续。

当地资讯联播,周政一身西装,道貌岸然。他对着话筒说:“多年的合作伙伴出了这样的事,我也很是心痛。当然,我也会好好照顾林兄的女儿。”

周睿站在一旁,对着镜头沉默。

记者纷纷按下快门,闪光灯刺人眼睛。

沈凛程关了电视:“别看了,快去睡觉。明天送你上学。”他拿着杯热牛奶,递给林窈:“喝了再睡觉。”

林窈接过来,小口抿着喝,在想事情。

沈凛程觉得,他不是交了个女朋友,而是养了个女儿似的。还得叮嘱她不能吃零食,喝了牛奶再睡觉,晚上别踢被子,洗澡得用热水。

他看了眼微博头条推送的消息,是周氏企业的决策。划走消息,沈凛程把睡衣扔到林窈怀里,踹了踹她的臀:“去洗澡。给你半个小时。”

林窈哦了声,进了浴室。

里面传来水声。

沈凛程租这间屋子时,没想别的,反正只有他一个人,凑合凑合过也就行了。现在多了个林窈,他不怎么想让她受委屈。掏出手机给李莫打电话:“给我在市中心那边找套公寓。”

李莫在电话里:“怎么突然要买房?”

沈凛程拿走林窈喝过的牛奶杯,歪头夹着电话:“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让你去你就去。”

李莫:“不会是买房娶媳妇吧。”

沈凛程不耐烦:“是。”

挂断了电话。

有人敲门,沈凛程以为是外卖。开了门,周政站在屋外。

“阿凛,听老师说,你又不上学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凛程不说话。盯着他。

他言简意赅:“浪费时间。”

周政无话可说。

他提着一大兜子东西,看向沈凛程,十分犹豫:“阿凛,让我去看看你母亲吧。”

沈凛程睥睨着他,眼神毫无温度。

他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这个男人亲手抛弃了他的母亲,怎么现在总是凑过来死皮赖脸的打扰他的生活?他到底知不知道不要脸着三个字是怎么写的?

沈凛程耐心消失殆尽,关上门。

周政一把抵住:“刚刚去医院里取了检查结果。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看一眼你的母亲。”

看着他的卑微姿态,沈凛程只觉得恶心。

沈凛程:“她最近情绪不稳定。不能见人。”

周政向他忏悔:“我实在是悔恨。年轻的时候太贪心,想要的东西太多。结果竟然失去了最重要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阿凛,你能不能原谅爸爸?这辈子,我能再重新见你母亲一面,也知足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