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54

分卷阅读54

    再也不了。”

“哪个男人都不行,知道?”

“知道了。”

林窈的胳膊挡在胸前。衣服是不能穿了,她欲哭无泪:“都怪你,我怎么回家!”

沈凛程脱下白衬衫,给她穿上,系上纽扣。他一路飞驰回家,下车时,把林窈搂在怀里,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有几个年轻人,朝林窈投来视线。

她生的美,又刚被迫做了那事,面颊潮红,人比花娇,令人浮想联翩。沈凛程不悦的把林窈的脸遮住:“看什么?”

年轻人马上转移视线。

到了家,沈凛程还是气,踢了门一脚,把林窈抛在床上,衬衫向上弹开,腿上还有痕迹。他又扑过来,林窈忙示弱:“真的不行了,我很累。”

沈凛程觉得她实在是太娇弱:“你一天天的,什么都不做,光会喊累。”

林窈揪住棉被,盖住自己:“阿凛,好阿凛。我想洗个澡,睡觉。我好困的。”

她在撒娇,沈凛程受不了她撒娇。

“成,去吧。”

林窈如蒙大赦,裹着被子去洗澡,生怕按沈凛程反悔。

沈凛程很久没抽烟了。此时此刻,夜幕十分,天空又下起了雪花。从公寓看去,能看见满城灯火,在这雪夜之中,光影朦胧。他忽然想抽烟,就走到阳台,点了根。

吸了口,烟雾缭绕,火光擦亮一瞬间。

沈凛程想,他是真喜欢林窈。幸好遇见她,要不然这日子该怎么过?他又想,也不是心满意足的,除了那事,他恨不得死在她身上,别的事什么都不会做,娇滴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还动不动喊累。

没办法,人是他要的,只能宠着。

沈凛程都想了,过几个月,林窈高考,让她留在临海读大学,最好读师范大学,没几个男生,那样她才不会被人觊觎。大四毕业,马上结婚,最好过两年,等她成熟些了,再要个孩子。

沈凛程越想越美滋滋的。

他甚至想,让林家那两位在监狱里一直呆着得了,这样,林窈就只有他了。

林窈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穿睡袍出来。她看见沈凛程在阳台上吸烟,一副满是心事的模样。林窈就有点自责。犹豫片刻,她推开玻璃门,喊他:“阿凛,外面冷,你进来吧。”

沈凛程故作矜贵,抬起眼皮,慢慢打量她几眼,语气不冷不热:“洗完了?去睡觉吧。”

林窈歪着头:“你不进来吗?”

沈凛程:“你先睡,我有事要忙。”

林窈答应一声:“那你注意保暖,外面冷。”

她回了房间,钻进温暖的被窝。

外面下着小雪,屋里暖气融融。她阖上眼皮,这么冷的天,沈凛程为什么在外面?

他是不是,已经对她厌倦了?

林窈有了这个念头,心里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平静。

林窈刚搬进来公寓,想和沈凛程分房睡。总是睡在一起也不太好。她说一次,沈凛程拒绝一次,丝毫没有商量。有次林窈偷偷的收拾出房间,睡得正香,沈凛程就生气了,面无表情的注视她。

然后,就开始了不可言说的惩罚…

林窈好长一段时间都对那个房间有阴影。

以她的脑子,真的想不明白,沈凛程为什么那么喜欢做那事,简直是个魔鬼。

林窈成绩不好,考个好大学是没指望了,现在家里又出事,她毫无生存能力。目前来说,沈凛程似乎是唯一寄托。

林窈甚至阿Q精神,没事嘛,过了一天少一天。

她就尽量哄着沈凛程,不让他生气。

可她脑子笨笨的,有很多时候根本反应不过来沈凛程是生气的。

唉,日子真难过啊。

林窈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马上要睡觉,林窈就觉得被子陷下去了一角,沈凛程带着凉意凑近她:“小没良心的,就这么睡了?你老公在外面挨冻,你可会享受。”

然后被角被掀开,有什么东西探进来,凉凉的。

沈凛程可忍不住,他在这种时候一不会委屈自己,悄悄吻她的耳垂。

林窈实在是太困了,只嘤咛了声,没睁眼,背对着他,也没说话。

沈凛程越看她越喜欢,这眼,这鼻子,这嘴,哪个不是按着他的爱好长的?他一沉,进入了个温暖的地方。

林窈这才被惊醒。她觉得沈凛程不高兴,也就顺着他点,没挣扎。她这么听话,沈凛程竟然觉得有些奇怪了,咬她的耳朵,一字一句的重复:“乖窈窈…”

屋外大雪纷飞,屋里陷入美腻的梦境。

第39章吃掉

年关将近,已经有人家挂出来了红灯笼。

林窈的寒假很长,有两个月。她不觉得高兴,也不觉得难过,日子平淡如水,还得忍着沈凛程作威作福的。

临近新年,沈凛程给企业放了年假,发奖金,一片欢天喜地的。等企业进入假期,沈凛程也彻底松懈下来,整天窝在家里,哪都不去,西装外套一脱,成了个两脚兽。

林窈实在是烦了他,说寒假要去临县阿姨家住一段。沈凛程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出来阿姨家有个儿子,和林窈年纪相仿,就断然拒绝。他搂着林窈在沙发上看电视,就是不答应:“等过几天,带你去巴厘岛玩几天?解解闷。”

能出去玩,总比憋在家里好。

这几天,一阵大雪一阵大雪的下着。满地银白,扫干净了,过了一夜,又堆满,物业也放手不管,不再扫,随雪去。楼底下有一群小孩子打雪仗,声音热闹。林窈起了玩心,央着沈凛程也下去玩雪。

看她一直坚持,沈凛程也答应了。褪去“沈总”的外衣,他穿着派克衫,牛仔裤,运动鞋,人高腿长的,像个大学生。林窈穿着羊羔绒上衣,戴了顶帽,发色偏棕,还烫了羊毛卷。他们两个牵着手,就像一对普通的大学生情侣。

到了楼下,林窈蹲下去,摘下手套,攥了一团子雪,看洁白晶莹的雪花在她手掌心里团成一个球,再加一个小球,就成了个迷你版的小雪人。她正玩的开心,脖子里一凉,是沈凛程使坏,拿雪砸她。

林窈蹦起来:“好啊,你偷袭!”

一场雪战拉开帷幕。

沈凛程动作快,反应也快,常常是林窈被雪球砸。冰天雪地里,人呼出的气体成了白霜。林窈也反击,她力气小,笑个不停。这是片小公园,有几个七八岁的男孩子看见沈凛程砸林窈,大喊:“你怎么能砸漂亮jiejie呢!”

沈凛程攥着雪球耀武扬威,挑了挑眉:“怎么?有意见?找你们的女朋友去。小屁孩儿。”

林窈乐了,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被刺激到,向沈凛程宣战:“兄弟们,他歧视大家小孩!上!”

小男孩儿攥着雪球,向沈凛程扔过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