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5

分卷阅读75

    林窈笑眯眯的,牵着母亲的手:“他对我真的挺好的。”

林予淮订好了餐厅,阔别一年之久,林伯庸和齐雅很是犹豫:“大家穿成这样,会不会丢你的脸?”

林予淮:“怎么会?爸,你想的太多了。”

餐厅密闭性良好,不会有其他人打扰。林伯庸感慨到:“人生果然是不能预料。谁曾想,老了老了,进了监狱?”

齐雅叹息:“当初我劝你,不要贸然行动。现在什么都没了。”

林予淮:“说什么呢妈,你不是还有一个宝贝儿子和宝贝女儿呢?你什么都没了,那我和meimei算什么?”

齐雅抹了抹眼角:“瞧你说的。”

“我儿子出国几年,都瘦了。成了大明星,是mama的骄傲。”齐雅一手拉着林窈,一手拉着林予淮:“我就知道,我的孩子都会有出息的。”

林予淮活跃气氛:“当初爸爸还说,你要是敢进娱乐圈,我就打断你的腿!”

他模拟林伯庸的神态,惟妙惟肖。

一家人乐了。

林伯庸姿态很低:“予淮,你能原谅我吗?”

林予淮搭在他的肩膀上:“爸,我明白你都是为了我好,所以我也会拼尽全力证明给您看。您说现在,我成功了吗?”

林伯庸看着帅气的儿子,也很骄傲:“成功了。”

林窈晃了晃林伯庸的胳膊,撒娇:“爸爸,我都饿了。什么时候能吃饭?”

林伯庸:“吃吧吃吧,别饿着我的乖女儿。”

齐雅:“你和你哥哥,从小就亲近。两个小鬼灵精,天天爬树下河的。那会儿我和你爸爸多忙,家里也没给人照顾。那天一回家,卧室里的棉被被烧了。我问怎么回事,你哥哥说,你饿,想吃东西,就给你烤玉米。结果差点没着火。”

“气的我打了你哥哥一顿。后来又悔恨,孩子做错了什么事?那会儿我和你爸那个伤心难过的劲头,立下决心做出一番事业,至少让你们衣食无忧。”

“你们长大了,又出了意外。我和你爸爸想着给meimei找个好归宿,谁知道被猪油蒙了心,怎么找了那样一户人家。在监狱里的时候,我就后怕呀,还好meimei没有嫁过去,否则会受多少委屈?”

林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mama。”

齐雅叹气:“总觉得亏欠你们。最重要的日子,父母都不在身边。你们得多难熬?”

林窈抱住她:“mama,不难熬的。现在大家可以在一起了。”

气氛有些伤感,但依旧幸福。

沈凛程开完会。回到公寓。公寓里冰凉,黑暗。

林窈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沈凛程能预料到。刺骨的冰冷,还是把他从内到外贯穿。

没有林窈的时间里,每一分钟都是难熬的。

沈凛程掏出烟盒,马上想到林窈瞪着圆滚滚的眼睛控诉他:“不许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

沈凛程勾了勾唇角,把烟放进去。在一片黑暗里打开电视。电视循环播放着林窈最爱的综艺。

里面的人哈哈大笑。沈凛程觉得怀里空荡荡。要在平时,林窈会缩在他的怀里吃薯片,乖乖的一小团,由着他占便宜。沈凛程仰头,看着天花板。

镜子里透出寂寞的倒影。

只有他一个人。孤身一人。

沈凛程很害怕。林窈会离开他。他患得患失,常年的生活经历,都是孤身一人走过。

没有人陪他。

沈凛程拿出手机,屏幕的亮光擦亮他的眼睛。

十点十一分,林窈没回家。

沈凛程闭上眼睛。

她不会离开他的。沈凛程想。

今天是林窈父母出狱的日子,她肯定很高兴,和家人在一起时会笑,也会掉眼泪。

想到林窈,沈凛程的心底一片柔软。有羽毛轻轻划过。

第54章送她走?

这一顿久违的团圆饭,林家一家心情难言。

林予淮身价足够,在僻静的郊区购置了房屋,安排两个老人养老。

纵使再不服老,林伯庸也明白,他的奋斗时代结束了。好在一双儿女都乖巧懂事。也没有什么怨言。

到了新家,早就布置好,家具齐全,院子里依旧种植英国玫瑰。林窈思念父母已久,想着在家里留宿一晚。

齐雅自然同意,她有所担忧:“那阿凛那边…会不会有什么事?”

林窈让她放心。

她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和沈凛程通电话。

夏夜,晚饭微凉,拂过脸颊。

十一点零三,林窈打过来电话。

沈凛程低头,看着脚边毛茸茸的地毯。这是林窈亲自挑选的花纹。

“喂。”沈凛程嗓子有些哑。

“阿凛。”林窈的声音隔着话筒传来,似月光照耀下粼粼的河面。她柔声道:“有没有乖乖吃饭呀?”

“吃了。”沈凛程回答的很简短。他握着手机。

林窈抬头看向月亮。月亮很圆,也很亮。

“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哦,要和mama一起睡。”林窈叮嘱他:“你早点休息,不要熬夜,不要抽烟。知道吗?”

那边是短暂的沉默。

林窈向沈凛程保证:“我会很快回家的。你就答应这次嘛。”

沈凛程顿了顿:“好。”

林窈对着话筒亲了几下:“你真好。”

沈凛程笑了笑,心里想,我一点都不好。

通话终断,沈凛程放下手机。他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冰镇啤酒,打开盖子。看着瓶身上又热气凝成的水珠。

林窈松了口气。她回屋子,林予淮仰躺在沙发上,给林伯庸捏着肩膀:“舒服吗?”

林伯庸闭着眼:“舒服。”

父子两个穿一样的家居服,很是和谐。

齐雅在卧室里。看着相册发呆。林窈从身后拥住她:“mama,该睡觉了。”

在狱里这一整年,齐雅长出来许多白发。丧失了护肤品的滋润,她眼角的细纹骤增,不再年轻。

齐雅微笑着,抚摸着林窈的脊背:“和阿凛通过电话了?没闹矛盾吧?”

“没。”林窈看着镜子里的一对母女。两张脸像是从一张模子里刻出来的。她晃了晃齐雅的脖颈:“mama,您就放心吧,别多想。”

齐雅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我老了。”

林窈一向嘴甜:“您一点都不老。”

晚上时,林窈与齐雅睡一间屋子。母女两个说了好多话,直到夜深才睡去。

窗外水声潺潺,夏日虫鸣不断。

窗外雾蒙蒙,林窈醒的很早。林伯庸一向起的早,在院子里晨练。她收拾妥当,抱了抱他:“爸爸,我先走了。过几天再来看您。”

林伯庸:“快回,别耽误了你的事情。”

林窈关上院门,因为雾气,上面沾了水珠。

林窈站在路口打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