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宠爱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80

分卷阅读80

    窈身上被撩拨,她闭上眼睛。

混乱的一场。

弄到最后,床单又湿了。

沈凛程毫不满足,一次又一次。

林窈迷迷糊糊,弓着背,咬住下唇,尽量不发出声音来。她想,还是向教官请两天的假吧…明天肯定起不来床。

清晨的光芒照射进房间,被欧式的格子窗户分割成菱形。

林窈像是被人形锁子给上了锁,动弹不得。

她不想睁开眼,关了手机上的闹钟,哼哼唧唧:“你有没有帮我请假…”

沈凛程也搂着她,闭着眼:“没。”

“要请自己请。”

林窈:“你!”

沈凛程:“昨天晚上,是你自己招惹的。”

林窈:“你又这样!”

沈凛程:“怎样?”

林窈泄气。向辅导员和教官发微信。好在是新生,要求不算严格,都准假了,叮嘱林窈好好在家里休息。

沈凛程语气很奇怪:“某些人都大学生了,自己还照顾不好自己,站个军姿都能发烧。”

林窈知道他说的是她。

她气呼呼的,推搡沈凛程的胳臂:“你离我远点,别搂着我。”

沈凛程不松开手,一大早上就不老实,乱蹭着:“某些人都大学生了,缺乏生活自理能力,还嚷嚷着住宿。心里每个半斤八两的。”

林窈觉得不对劲:“你起开,哎呀,别弄了…”

“是,我比不上你!”林窈知道沈凛程在冷嘲热讽,她又不傻,能听得出来。说她生活能力差,是事实,但谁不是锻练出来的?因为她住宿,磨磨唧唧的生气。林窈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不就是因为干不了这种事!他一贯想这种东西。

林窈让自己硬气起来,把那个万恶之源推开。“你别老这样,我的腰还酸呢…”

沈凛程握住她胡乱挣扎的胳膊,压低声音,忽然开口:“窈窈,给我生个孩子吧。”

他视线认真,深黑的眸子凝视她。

林窈:“你疯啦?我还是个孩子呢!”

她胡乱的踹脚:“要生你自己生。”

沈凛程拽住她的脚腕,低低笑了声:“窈窈,别动。”

他搂住她:“不闹了。”

“我只是单纯的不高兴…你不顾一切的去学校住宿,抛下我一个人。小没良心的…”他语气越来越低,最后吻在她的唇畔,地上呢喃:“我很想你。”

林窈撇嘴。

她挣扎着要爬起来:“你不用去企业?”

天天赖家里。也不嫌无聊。

沈凛程的手摩挲着:“着急做什么?乖,别动。”

他的眼里重新染上情绪,搂着她到窗台边的软榻上。

他让她背对着,在细白瓷般的脖颈上落下细密的吻。

林窈害怕掉下去:“你做什么呀!”

沈凛程:“你不知道?当然是…”

“做快乐的事啊。”

简直一个斯文败类。

最后累的林窈实在是没力气了,汗淋淋,伏在榻子前喘息。

他居然还有力气。

两个人闹了一通。林窈一心想着回学校,沈凛程一心想着拦住她。

沈凛程衬衫半解,语气慵懒:“晚上有个拍卖会。你和我一起。”

林窈腰酸背痛的。想都没想:“不想动。”

沈凛程慢慢悠悠:“不想住宿了?直说。何必用这种方式?”

林窈:“你!”

窗外的栀子花随着香气漂浮进来,暖风醉人。沈凛程打上领结,灵活的指尖一转。他看着林窈:“让我抱着你换衣服?”

林窈气鼓鼓:“不用!”

沈凛程不紧不慢:“先去会所挑身衣服,美白。看你,黑的都成炭了。”

林窈莫名其妙受到了歧视,照镜子:“很黑吗?”

“关上灯都看不见你在哪里。”沈凛程愈发洋洋自得:“除了我,谁能看的上你?”

林窈不搭理他,自顾自穿上衣服。

到了会所,沈凛程拎着兔子一样拎着她,丢给人搭理。做了全身美白,挑了身海蓝色的渐变仙女裙,领口有些低,弧度正好。

林窈对着镜子,一对珍珠圆肩。她本生的美,颈子白皙,坠着颗蓝宝石,整个人被温柔浪潮包裹,在灯下,仙女裙闪着稀碎的星芒。

沈凛程看了她半响,伸出胳膊让她搂住:“走吧。”

林窈穿着漂亮裙子,心情自然好。她跟在沈凛程身后,进了会所:“是什么拍卖会呀?”

沈凛程:“到了你就知道了。”

到了会场,拍卖即将进行。

第一件是副画,很有名气。第二件,第三件…不外乎是文物,都以高价拍卖。

主持人拿着小锤子:“一千二百万一次,一千二百万两次…”

林窈有些百无聊赖。

终于,最后一件上场了。

是一对戒指。意大利品牌独创,全世界独一无二。无疑,戒指是本次拍卖的重中之重,人们打起精神。

意大利设计师说,人的命运类似与行星。在浩瀚的夜空中散发温柔的光芒,有的明亮,有的低暗。遇见一颗星,像是遇见一个人。在宇宙的庞然背景下,十足可贵,称之为TiAmo。

戒指款式简单,是两颗钻石。在灯光的照射下,投出一片星空的阴影。

林窈眼巴巴的:“好漂亮啊。”

沈凛程坐在位置上,两条长腿交叠。他示意一旁待拍,不断加价。

竞争激烈,一旁的大帽檐女士似乎在叫板,拿着牌子紧咬不放。

“好,现在追价已经到了七千万。…”

人们窃窃私语,明显超出了预料价格。大帽檐女士看了沈凛程几眼,继续举牌子。

“沈总?”

“继续。”

林窈听着价格,胆战心惊的。她凑到沈凛程耳边,小声说:“也太不值当了点,要不就别拍了。”

她掐着嗓子,偷偷摸摸问他:“你有那么多钱吗。”

沈凛程摸她的脑袋:“有。”

他轻笑一声:“大不了没钱,把你抵在这儿。”

“八千五百万一次…两次…”

林窈蜷了蜷手指,听着rou疼。一对戒指而已…

最终,沈凛程以将近九千万价格,买下对戒。

大帽檐女士在结束后找到沈凛程,摘下帽子,十分礼貌:“先生您好。我是临海市艺术展览馆总监,关于刚才拿枚对戒,您能否礼让一步?至于私人物品,做为展览品才拥有更高的艺术价值。”

沈凛程揽过林窈,挑了挑眉:“我想,这枚戒指在我这里,有更高的意义。”

大帽檐女士不解。

沈凛程一字顿一字的:“我要向我的妻子求婚。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您说不是么?”

大帽檐女士若有所思,听见沈凛程这样说,不再阻拦:“那么您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林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