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其他小说 - 仙路绿途在线阅读 - 仙路绿途(6)

仙路绿途(6)

    编辑:稷上洛

    2022年10月21日

    字数:8014

    又是半月过去。

    本应风起云涌的京城却格外风平浪静,但谁都知道底下暗流涌动,魏王和魔门的计划是什么还不得而知,对于皇帝来说也是记在心里,却找不到一个发难的理由。

    得到风声的一些势力不声不响地卷土重来……这些人曾经支撑魏王夺嫡,本就与皇帝不对付,日后反正免不了遭遇清洗,索性也就开始明里暗里接触魔门的势力了。

    皇帝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等日后权力稳固,自然一一收拾,但现在他却面对着帝国繁多而杂乱无章的朝政,搞得焦头烂额。

    西南土司反复叛乱,西北干旱严重,天灾肆虐,百姓今年颗粒无收,灾民数以几十万;北方被先帝收拾,臣服的游牧蛮族蠢蠢欲动,屡次越境……太祖活着的时候,他威压万方,镇压四海,平鼎八荒;但在他死后,生前压制的种种帝国弊病却都一一凸显出来。

    「又是请表封赏!」

    皇帝在养心殿大发脾气,让包括钱公公在内的太监侍从都无声跪地,额头紧贴地面,不敢出一言一声。

    「敲朕的竹杠就算了……」

    皇帝看着北方蛮王发来的请折,眼中忍耐不住的怒火中烧,「还想娶朕的女儿,如此欺辱朕!」

    「当我大华无兵无将?」

    但所有人都知道皇帝只是过过嘴瘾而已,先不提大华国库是否能支撑一次战争,就是皇帝本人也不想让军功勋贵再壮大下去。

    齐王的时候,他是巴不得军功勋贵再强一点,为他夺嫡增上筹码;现在真的成了皇帝,他又担心军功勋贵过于强大,连皇位更替都能起到如此强大的力量。

    发完牢sao,皇帝恢复了平静,有些疲惫地说道:「去清璃那里。」

    「喏。」

    钱公公低着头。

    「人之初,性本善……」

    当皇帝驾到的时候,就听到小公主宫里传来郎朗的读书声,听着女儿娇柔的声音,皇帝的心情都好了很多,不由欣慰地说道:「比起那些烦人的文人武官,还是朕的清璃好啊!又乖,又听话。」

    钱公公在一旁侍候,听到这话,没有搭话,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小公主野着呢,天天上课气老师,翘课,往宫外跑……可小公主又聪明绝顶,无论多难的功课都能倒背如流,举一反三,让少傅太师是又爱又恨,但也没人来跟皇帝打小报告。

    对付不了一个二八年华的小丫头,那群自命清高的清流儒者,还不想这种名声传出去,说出去也只会遭人耻笑而已。

    「父皇父皇!」

    正在读书的姜清璃绷着一张小脸,正襟危坐,挺着自己小小的尖笋酥胸,一转身看见了皇帝,顿时露出无比欣喜的表情,也不顾仪态,快步扑进皇帝的怀里。

    「您怎么这么久都没来看清璃呀!」

    「哎呦哎呦!」

    皇帝笑容满面,常人到女儿是小心肝,虽然对皇后十分冷淡和厌恶,但对于小女儿,皇帝是打心里的喜欢和疼爱,不仅听话,还讨他开心,无论多烦躁,来看看女儿,心里的火儿就都灭了。

    他摸摸女儿的头,慈祥地说道:「是是是,是父皇的错,父皇太忙了……」

    我巴不得父皇你多忙点!姜清璃心里谤议道……对于她来说,装乖乖女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皇帝简单考校了一下姜清璃的功课,无论是先帝留下的三字经,还是大儒的经典,她都娓娓道来,一字不漏。

    「还是清璃让人省心啊!」

    让皇帝不由感叹,姜清曦、姜清璃两姐妹的才情天赋都是如此优秀,相比起来,儿子就显得平庸许多了。

    与姜清璃好好享受了一下父女之情,皇帝便出去了,身为皇帝,他的时间排满,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看女儿,已经很难得了。

    等到确定了皇帝走了,姜清璃乖巧的神色一下子就变成了狡黠灵动,两步做三步跑进大殿里,把身上的华贵礼服褪下,露出彷佛牛奶一般娇嫩的肌肤。

    姜清璃身穿肚兜,粉红色的小肚兜和下身丝绸亵裤,露出大片大片雪白娇嫩的玉肤,娇艳欲滴,香肩如玉一般,抬起两个彷佛碧玉的双臂,嘴上哼着小曲,将青丝盘起,一边对着小侍女说道:「小青,来帮我围一下胸。」

    小青用绸缎将姜清璃那初具规模的胸部缠绕几圈,又不敢用力,只能怯生生地说道:「公主,我听jiejie们说,这样做,对身子不好,以后会长不大的……」

    「大才不好呢,像玉妃那个女人一样,胸前两坨rou,也不嫌累……」

    姜清璃倒是无所谓,自己伸手紧了紧,将小巧玲珑如碗一般可爱的酥胸包裹起来,看了看镜子,又叫侍女拿来伪装的公子服,三下两除二套上,束发带冠,照了照镜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走,跟小爷去玩儿。」

    这半个月,她三天两头出宫玩耍,得亏了王胖子财力深不见底,无论多少都豪爽大方,让姜清璃过瘾不已。

    小青等侍女欲言又止,但主子再任性也是主子,下人听着就够了,小青也只能苦着脸穿上一套书童小厮的衣装。

    主仆遮遮掩掩,偷偷摸摸地从皇宫侧门熘出去,一双眼睛却在宫殿高处看着,无悲无喜。

    「又去找林峰了吗?」

    姜清曦喃喃自语,目送小妹离开宫廷。

    她的内心却很复杂。

    自从遇到了林峰之后,一向缠着她的小妹也变得不一样了……姜清曦微微闭上眼睛,法力涌动,彷佛一个个波纹一样流动。

    识海深处,那一道仙门犹如天壑一般牢固,无论她第几次冲击,都纹丝不动。

    反噬接踵而至,一股无法阻挡的反弹让她气息紊乱,胸口一闷,一股儿心火顿起,从平坦光滑的腹部传遍全身,让她喉咙一甜,忍不住一口鲜血,从未唇香齿中流出来。

    「还是不行……」

    姜清曦调整了一下内息,平复了不受控制的法力,轻轻擦去唇边的血色,俏脸发白,眼帘如纸,眉间如雪,睫毛颤颤,微风徐徐而过,高挑的身姿却显得有些弱不禁风,彷佛一个病弱无比的弱女子一样。

    就好像萧素雅一样……姜清曦眼光一颤,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涌上心头,才子佳人相拥如画的画面犹在眼前,怎么都挥散不了。

    她该去找林峰的。

    她知道林峰一定有办法让她突破境界……但她又不想去见他,一点都不想再麻烦他,更不想欠下任何一点人情。

    「我有我的……办法。」

    姜清曦喃喃自语,像是自我安慰一样,却又坚定无比,「这是我的劫,命中注定的劫数。」

    而她却没有发现,自己的眼中闪过一丝赤色绯红,又瞬间消失不见。

    永巷深处。

    那原本无人问津的角落,如今却多了几个太监,围着那破旧不堪但已经有些木板补丁的破屋。

    最^^新^^地^^址:^^

    领头的太监穿着蓝袍,在大华宫里,这是有品级的太监,就是在原来那个永巷的管事太监死后,新接任来的。

    虽然破屋被老太监清洗多次,却依然有一股淡淡的异味挥之不去,让平日里养尊处优的管事太监不由捂住鼻子,眉头一皱,对着下人说:「这老太监还不愿意出宫么?」

    永巷本就是一群年老力衰的太监宫女待的地方,根据宫制,在皇宫里待了二十年无品级职位,就要被遣送出宫。

    本来老太监这地方阴深又偏僻,加之恶臭满天,管事太监也不会来理,但前些日子这老太监却是出现在视野面前,总是小偷小摸,鬼鬼祟祟,让不少太监都颇有微词。

    如今深秋即将入冬,更是一大堆宫女太监被遣送出去的日子。

    永巷的管事太监在所有管事里,地位最低又最没油水,全靠这一笔宫里拨下来的遣送费捞一笔,管事当然上心尽力。

    遣送一个老太监出宫,可是有三十两的白银!宫里有朋友交情的,管事也不好克扣太多,一个只能捞个几两,多了怕生事端;而这老太监据说已经在宫里几十年,无亲无故,也无人情交情。

    管事最喜欢这种年老无力,又没亲友的老太监了,三十两全吞都没任何问题。

    「真是顽固不灵!」

    他怒骂一声,指挥着下人道,「把他给我拉出来。」

    「是!」

    几个太监推开破屋,转眼间又鸡飞狗跳地跑出来。

    「啊……啊……」

    老太监从破屋里跑出来,挥舞着手里的木棍,驱赶那些小太监。

    「还敢反抗?」

    管事太监气极反笑,让手底下几个身强体壮的太监抄起杀威棒上去。

    老太监体态岣嵝,瘦骨嶙峋,虽然气势汹汹,但终归是敌不过一群年轻力壮,没几下就被卸了家伙,被按在地上。

    几个年轻人手下没轻重,见老太监还在挣扎,狠狠踹了几脚干巴巴满是皱纹的胸膛,踢了几下老太监脏乱的脸庞,打得老太监鼻青脸肿,鼻血横流,多气进少气出。

    「哎哎哎!下手轻点,别打死了。」

    管事太监一看老太监在半死不活的样子,赶紧吩咐手底下停手,他是来赶人要钱的,不是来弄出一条人命给自己找不自在的。

    从怀里掏出一纸文书,管事让手底下太监拿过去,抄起老太监那干瘦如鸡指一般的手指,在上面画押。

    这下,三十两就到手了,管事太监心满意足,一挥手:「给他收拾收拾东西,今个儿就送他出宫。」

    「住手!」

    清冷的声音彷佛清泉敲石一般,在空荡荡而幽深的永巷里回荡。

    「谁啊?」

    管事太监回头一看,发现不知何时,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女出现在这里,亭亭而立。

    他本想大声呵斥一番,结果眼睛看见了少女那精致绝美,彷佛天成凋刻一般的绝世吞颜,以及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那一丝冰冷的怒意。

    「长公主殿下!」

    管事太监赶紧跪下,不顾地上的脏乱,连磕了几个响头,冷汗直流。

    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儿被瞧见了……管事不敢去抱怨为什么贵人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但他知道如果不求饶说明,他不死

    也得脱层皮。

    「这老太监在宫里无一官半职,已达年限,本该遣送出宫,却顽固不灵,不从王法,奴才逼不得已出此下策,望殿下恕罪!」

    只字不提他想要贪墨人家遣散银的事儿。

    「哦。」

    听见贵人应了一声,管事太监心中忐忑不安。

    「那就调他到我宫中做事。」

    姜清曦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毫无波动却比深秋气息还要冷上不知多少。

    「是是是,奴才马上去安排!」

    「下去。」

    「喏!」

    管事太监如赦大罪,不敢多说一句话,带着一群人灰熘熘离开,一眼也不敢多望。

    直到所有人都走后,姜清曦才轻启莲步,走到在地上颤抖,疼痛不已的老太监面前,蹲下来,手上绽放出一道柔和的灵光,敷在老太监的伤口上。

    「公……公主!」

    老太监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满是灰尘和皱纹的丑脸看见梦中的仙子,竟真的如仙女下凡一般拯救他,内心彷佛被救赎一般,一下子痛哭流涕起来。

    甚至一下子扑到了少女的怀里哭泣。

    姜清曦的娇躯瞬间僵硬如弓,手上的灵光散去,她能感受到,老太监那双干瘦如枯木一般的胳膊环抱住她的腰肢,老太监那满是尘埃泥土和眼泪鼻涕的丑陋脸庞就埋入她的胸脯之中。

    她甚至能感觉到,老太监脸庞的轮廓,磨蹭着她的椒乳边缘,隐隐约约竟传来一股酥麻和火热,也不知是泪水还是老太监的吐息。

    连腰间搂住自己的臂膊,竟也是传来阵阵酥软,让她紧绷的身体竟不知不觉软了下来。

    老太监身上传来一股无法掩盖的异味儿和一股浓烈的雄性气息,席卷而来,钻入姜清曦的鼻息之中,彷佛火光一般进入她的娇躯,一种燥热和松软从身上出现。

    最^^新^^地^^址:^^

    她抬起手,似要推开扑在自己身上的老男人,可放在半空中,终究是没有推出去。

    可能是心中的怜悯,可能是少女的心地善良,也可能是别的东西……「呜呜呜!唔哼哼……」

    一个近如花甲之年的老太监在绝美少女面前哭嚎悲泣,丝毫没有顾及颜面和尊严。

    良久,老太监似才反应过来,赶忙从姜清曦怀里离开,眼睛看见少女的胸脯上充满了自己的眼泪和鼻涕,还有尘埃混合的肮脏,顿时惶恐不已:「公……公主!对……对不起!我……我……」

    「无事。」

    也不知是不是老太监的错觉,他竟在姜清曦那宛如皎洁明月的脸上看见了一丝红润,但又转瞬即逝,重新变得云淡风轻,法术灵光一闪,原本脏乱不堪的白衣又出现整洁干净。

    老太监眼珠子盯着姜清曦的胸部,脑海里竟突兀回想起了刚刚的温软。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比棉花还要柔软,却又像是海浪碧波一般轻柔,犹如凝脂一般,比丝绸还要柔顺丝滑,却又带着无法言喻的紧致与弹性,才脸上碾过,竟让人似乎有些无法呼吸。

    老太监似乎还感觉到自己脸上还有乳球留下余温,和少女淡淡的轻柔乳香,让他那本就蠢蠢欲动,难以控制的性欲瞬间爆发,隔着宽大的裤子,顶起了一个帐篷。

    「下流!」

    原本已经恢复平静的姜清曦眼眸划过老太监那逐渐隆起的裤裆,白皙的脸蛋上闪过一丝潮红之色,似羞涩又似嗔怒。

    「嘿嘿……」

    再听见公主的话语,经历了几次的老太监知道公主并没有真的恼怒,只是尴尬地捂住裤裆,讪笑几声。

    姜清曦理了理自己的衣物,站起来,那傲人的胸乳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彷佛圆润的玉瓷一般,令老太监胯下更是一阵猛胀。

    浑圆的青涩蜜臀下,饱满而圆润光滑的长腿,哪怕在衣物的复盖下,曲线也是如此的诱人和完美。

    她静静地,却又似乎带着一丝忧愁,以及一丝顾虑和心事,目光看向那宫外的某一处,似乎在看着某个人,眼中没来的一丝难过。

    良久,姜清曦才收回目光,看向老太监,眼神没有看老太监那一颤一颤的裤裆处,像是不存在一样,冷清的声音似乎依然平静如水:「过几日,你来我宫中做事吧。」

    「好好好!」

    老太监狂喜不已,如果去到公主的宫殿办事,是不是就可以天天看见公主了呢?那岂不是人间仙境?公主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而老太监却依然沉浸在快乐之中。

    ……………………秋色不仅是气温,还令日短夜长。

    偷跑出去玩闹的姜清璃今日意犹未尽,自从有了王胖子这个冤大头之后,出去哪儿玩都方便了许多。

    也是在王胖子的带领下,姜清璃才知道,原来宫外的世界是有多精彩和趣味,尤其是「有钱」,钱财越多,拥有的乐趣也越多。

    到了傍晚时分,姜清璃搭了王胖子的便车,侍女先行一步回去观察偷跑通道,有没有被皇帝发现。

    「嘿嘿嘿……小公主

    殿下,今天玩的开心吗?」

    王胖子那张肥胖得让眼睛都挤成一条线的绿豆眼,脸上笑吞满面,对姜清璃说道。

    「嗯嗯嗯!原来京城里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

    姜清璃玩心十足,对于这些东西那是永远都玩不够,可惜就是时间太短,否则一定要让王胖子多带她去走走。

    王胖子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好几圈,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但又看着少女稚嫩却又带着几分绝世风华韵味的吞颜,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

    「那个……殿下啊。」

    王胖子挤眉弄眼,脸上露出难堪的样子,搓了搓手:「您这些日子,可是花了不少钱……」

    何止不少,都快上百万两了!「哦!」

    姜清璃无所谓地说道,「等我发了月禄还你……」

    「那就好,一共九十八万两……」

    「等等!」

    姜清璃瞬间回过神来,美眸睁大,「九十八万?」

    她一个月也就一万两的月禄而已……九十八万,那可是将近八年的份。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姜清璃现在可不是对钱财毫无概念,知道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您在赌场,半个月输了六十万两,梨花园的雅间每日也得开销一千两,酒香阁花销共六万两……」

    提到这些钱财,王胖子那是如数家珍,连姜清璃买的甜食糕点都算得清清楚楚,分文不差。

    「准确来说,一共是九十八万三千四百二十二两。」

    听完这些,姜清璃小脸一下子皱成了苦瓜,她还真没料到自己半个月能花掉这么多钱,但也只能捏捏地说道:「我、我会还你的。」

    「可我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商会手底下也要养几千号人,我等得起,他们可等不起啊……」

    王胖子面露难色。

    「要不这样吧,我过几日去找陛下说一下……」

    「不行!!!」

    一听到要去找自己父皇,姜清璃一下子就着急了,她可不想让父皇知道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荒唐事,又是偷跑出宫又是借了一大笔钱。

    就算是母后知道了,八成也会狠狠地责罚她,而不是为她说情。

    「总之,不能和父皇说……」

    姜清璃扭扭捏捏地说道。

    「那这笔钱……」

    王胖子眼见小公主落入了自己的圈套,脸上露出宛如偷了鸡的黄鼠狼一

    般的神色,得意不已。

    「要不这样吧,咱们做一个交易,完成了,不仅之前的可以一笔勾销,以后只要公主殿下愿意,多少钱都没问题。」

    听到这个条件,姜清璃俏脸眉梢微皱,绝美的面吞上露出一丝疑惑和困顿,但她冰雪聪明,知道这个交易准没好事,心中浮现出不好的预兆。

    但欠钱理亏,姜清璃也只能苦着脸说道:「什么交易……」

    「也没什么!」

    王胖子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猥琐而贪婪,绿豆般的眼睛绽放出色彩,令姜清璃本能地产生一股厌恶和排斥。

    最终,王胖子铺垫了这么多,还是图穷匕见了。

    「我、我想要公主你的……罗袜!」

    「啊?!!」

    姜清璃瞬间涨红了俏脸,听到这个荒唐的条件,本能地想拒绝,小脸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她虽不通人士,却也知道女孩子家的私密衣物,不能轻易示人,除非那个人,是自己丈夫……或恋人。

    姜清璃脑海里,浮现出林峰,那清秀中带着几分洒脱的面吞,让她没有多少排斥之心。

    「吁吁吁!」

    车外马夫勒马的声音传来,姜清璃知道现在已经到宫门外了。

    「唉……」

    王胖子故意唉声叹气,沮丧不已地说道,「那我只能去找陛下了……」

    「你你你……」

    姜清璃心中悲愤与羞怒交加。

    「公主,快下来,禁卫换岗了!」

    此时,窗外传来小侍女的呼唤,让姜清璃在急迫中煎熬着。

    终于,她似乎像是敷衍一般,无比迅速地掀起长裤,露出一截白皙如美玉一般的小腿,快速脱下鞋子,用力扯下一只白色丝绸罗袜,像是扔东西一样扔到车上,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上小鞋。

    整个人落荒而逃似的跳下马车,匆匆茫茫跟着小侍女一起回到皇宫之中。

    只留下王胖子呆呆地坐在车内,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惊鸿一瞥。

    少女的小腿如白玉莲藕一般,又似象牙般洁白无瑕,一尘不染,香骨撑起完美而光滑的弧度轮廓,腿肚子却是饱满而紧致,犹如一轮圆月弯刀一般,比最完美的香蕉还要圆滑,白皙的肌肤如雪一般清澈……但王胖子随即又懊恼不已,因为刚才他只顾着看姜清璃完美的小腿,而忘了看少女的玉足到底是怎样的绝世美景。

    他肥胖无比的手指彷佛拿宝贝一般,颤颤巍巍地捡起小公主刚刚扔下的丝质罗袜,整个人深吸一口气,闻着上面的气味儿,丝毫没有一点臭味儿,反而是芬芳馥郁,少女的清香满盈,似乎还带着几分少女玉足上遗留的温暖,令王胖子欲罢不能。

    他扯开裤头,露出早已坚硬如铁的大roubang,二十多公分的茎身围绕着一圈青筋,畸形的guitou呈现出子弹的模样,整个roubang看起来就像一根人参一样,肥胖和养尊处优的白胖肤色,又让这根jiba彷佛白玉萝卜一般。

    他猛吸这只罗袜上少女的芬芳气息,过了好一会儿,火急火燎似的将罗袜撑开,露出里面的空洞,直接一把套在自己的roubang上。

    丝绸的光滑触感让王胖子全身一震,肚腩上的肥rou彷佛波浪一般层层迭迭,他手掌紧握罗袜,紧紧包裹住自己的roubang,但巨大的roubang令少女的罗袜都无法完全盖住,只能复盖半截,还有一半粗壮火热的棒身露在外面,让王胖子有些不满。

    但roubang前端的guitou被罗袜笼罩,让他心理上彷佛亲身触摸公主殿下的玉足一般,无比刺激,不由自主地taonong起来。

    彷佛亵渎姜清璃的美足一般,尖锐的guitou上不断分泌出粘稠透明液体,打湿了原本干净洁白的罗袜,和少女遗留的体香结合,发出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射了!射了!!」

    身经百战,夜御数女而金枪不倒的王胖子,却在这种刺激之下,没一会儿就泄出了自己的阳精,jingye被罗袜紧紧包住,一坨一坨的jingye源源不断地从王胖子那根畸形如大白萝卜的大roubang里喷射出来。

    侵染了整个袜子,浓郁的jingye味儿带着nongnong的雄性荷尔蒙,充斥着整个车间。

    「呼,呼,呼!」

    王胖子也没想到,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刺激,会让他有一种第一次玩女人的感觉,明明都没有触碰到姜清璃玉体分毫,却无比刺激和激动,他十二岁时第一次破处都没有像这般荒唐。

    整个罗袜的前端膨胀成半个圆球状,里面装满了jingye,彷佛避孕套一般垂向地面,却又没有完全锁住jingye的流淌,一滴一滴粘稠而guntang的阳精从丝绸罗袜间的缝隙流出来,滴在马车的软垫上。

    王胖子摘下袜子,有些可惜地看着被自己jingye完全打湿的袜身,这下可不能再用了。

    但随即他脸上又露出猥琐至极的表情,嘴里发出yin笑。

    「还有机会……嘿嘿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