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其他小说 - 仙路绿途在线阅读 - 仙路绿途(9)

仙路绿途(9)

    2022年11月22日

    【第九章·欺辱与自卑】

    一连过去好几天,怜月居上相安无事。

    每日从睡梦中醒来,老太监都有点怅然若失,他记得半个月前的一夜春梦,神女入室,朦胧入梦,似真似幻……但仙女的蜜臀触感,那仿佛水波轻柔一般的弹性十足,令他欲罢不能,每日期盼着还能继续那次的梦境。

    老太监一觉醒来,就看见自己的下体高高挺起,撑起了被子,高三十多厘米,浑身燥热之下,他掀开了被子露出了里面那根长得匪夷所思,粗得吓人的roubang。

    紫红色的yinjing上,赤红发胀的guitou仿佛巨龟脑袋一般,吞吐着那粘稠的液体,一些液体还沾染在被子上,棉被和guitou分离的时候,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透明白线,颤颤巍巍仿佛藕断丝连一般,被延长到极限才依依不舍地断绝开来。

    老太监喘着粗气,一边用干枯如鸡爪一般的手指握紧jiba,上下taonong着这粗壮得令天下男人羞愧难当的超级大jiba,雄伟的roubang在此似乎依然坚挺而炽热无比,一边目光看向那怜月居的方向,眼中充满了渴望与觊觎的欲望。

    “喂!出来!”

    只可惜就在老太监taonong半个时辰之后,那浓稠腥臭的jingye即将喷发而出,污浊空气和房屋的时候,却有一个声音蛮不讲理地从窗外传来,让老太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胯下怒号擎天的roubang也随之瘫软下去。

    他手忙脚乱地套上宽大的裤子,长满黑毛和皱褶,干瘦而充满老年斑的双腿被盖住,垂在双腿之间仿佛尾巴又像第三条腿的巨型roubang也被塞进了裤子里,远远看上去,这身裤子似乎完全不合身,粗大的裤脚和老太监那干瘦比枯木还有枯萎的双腿,似乎完全不搭,显得有些滑稽和搞笑,就像那戏班子里的侏儒小丑,扮丑而博人一笑。

    但可能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老太监这滑稽而胆小懦弱的外表下,隐藏着一根足以令天下所以女人都为之疯狂,仙女也为之动容的擎天巨棒,鼓鼓的两颗卵囊里积蓄着亿万蓄势待发的精虫,白浊的jingzi由数不胜数的精虫构成,乃至于凝固成仿佛果冻一般的固体,腥臭无比而又带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浑厚的气息夹杂着老年人独有的腐朽味儿,还有长年不洗澡不换衣而遗留在身上的腐臭味,令宫内无论男女都对其敬而远之,眼中充满了厌恶和抵拒。

    就比如这位站在老太监门前的宫女,哪怕隔着老远,也能闻到那紧锁的房屋里,发出似有似无的阵阵恶臭与异味儿,刚刚吃下的早食几乎都在肚子里翻腾滚动,喉咙都有些痒意。

    “劳烦、劳烦了!”

    紧闭的门户打开,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扑面而来,面带谄媚的老太监走上前来,那满脸的皱纹和昏黄相间的面容轮廓,是如此的丑陋与不堪,就像那躺在棺材里早该腐朽溃烂的尸体一般,又不似死者那般满脸惨白,相反更像是在泥潭粪坑里打滚的糟老头子一般。

    这侵袭而来的臭味儿,让第一次来送食的姑娘直接忍不住,偏头过去,肚子里那隐隐翻腾的肠胃此时再也忍耐不了,吐意从喉管袭来,半消化的食物从胃道一路逆流而上,穿过了食道,抵达了喉咙,犹如势不可挡的洪水滚滚一般阻挡不住,宫女一张嘴,胃汁夹杂着食物的酸臭充斥鼻子嘴巴。

    当着老太监的面吐了出来。

    “呕、呕……呕……”

    呕吐声让脸上带着谄媚笑容都老太监僵硬起来,他似乎有些惊慌失措地想要走上前帮助宫女。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这怪物!!”

    宫女慌张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排斥与深深的鄙视厌恶。

    老太监闻言,本就有些佝偻的身躯变得愈发弯曲和卑微,他张开嘴啊啊几声,仿佛受人欺凌的小老头一般低头,仅存的几根头发落在他的额头上,显得格外卑微和低临。

    吐了一地的宫女毫不犹豫地口吐芬芳,指着老太监一通痛骂与唾弃:“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长公主殿下会偏偏心善,选了你来当仆役,没把你轰出宫去,到乞丐巷子里自生自灭。”

    “你这老太监不仅连个人样都没有,怎么还不快点死了?也好早点入土为安,省得让人眼不干心不净的!哦,我忘了你连卵子都没有,更别提子女了,死了连个掩埋收尸的人都没有……”

    泼辣的宫女指着他的鼻子一通痛骂,毫不留情的刺入了老太监那本就胆小卑微的内心,他仿佛结巴一般讷讷几声,似乎要反驳:“不是……不……不是……我……我有、卵子……”

    “哈?”

    宫女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脸上的讥讽与冷意嘲弄愈发浓烈,“你有啥卵子?你就是个太监!一个早该滚出宫去,死在臭水沟里被野狗分食的死太监!还在这做什么美梦……”

    “呜呜呜……呜呼呼……”

    老太监似乎被说得无地自容,直接哭了出来,仿佛小孩子一般嚎啕大哭,眼泪鼻涕一大把流下了,沾满了满是皱纹斑点的面容。

    “呜呜呜……呜哇啊啊!!!”

    “啊啊啊……哇啊!!”

    一把鼻涕一把泪,让本就丑陋无比的面容愈发的狼狈和令人作呕,宫女本想继续数落一番,但看见这副丑态百出的模样,加上老太监身上不断散发的恶臭气息,那本来已经平静的胃部又有些隐隐翻滚起来。

    她把食盒放到地上,小心翼翼地把公主那份放平,然后毫不留情地一脚踢翻老太监那一份:“老娘空了肚子,你也别想吃饱!”

    带着热气的饭团和菜色滚入了地上,被尘埃覆盖。

    “吃灰去吧……真是晦气!打死我也不来了!”

    泼辣的宫女骂骂咧咧地走了,看都不看老太监一眼。

    徒留老太监一人在原地痛哭流涕。

    过了好久,老太监才呜咽着停止了大哭,只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响起。

    他又颤颤巍巍地,不顾地上的脏乱与尘埃,也不去拿散落一地的筷子,伸出干枯的手指,抓着地上还带着尘埃与泥土的食物往自己的嘴里塞。

    “咔嚓咔嚓!”

    尘土与沙砾,还有米饭混在一起,暗黄的牙齿每咬一口,便响起一声牙齿与石块碰撞的声音,但老太监却似乎连一点埋怨都没有,只是默默把散落在地上的食物吃光,连尘土也似乎没有在乎。

    他回到屋子里,擦干眼泪和鼻涕,对着那清澈见底的水缸,清水仿佛明镜一般,照射出了老太监此时的狼狈与丑态。

    他望着水面上倒映出的自己,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但却出奇的平静下来,洗了把脸,理了理自己身上杂乱的衣物,提着食盒前往了山上的怜月居。

    那如谪仙人一般的身影一如既往地端坐于亭子之中,清风吹过,徐徐吹起少女的长发,青丝在风中微微摇曳,她的眼睛波澜不惊,看向了远方,俯瞰着京都的风光景色。

    宛如一副完美的画卷,如果让天下有名的狂士看见这一幕,恐怕得立即高歌一曲“山中自有谪仙人,如画如梦在云中”,最最痴迷画技的天下名师,恐怕也会忍不住引笔起画,将这无比美丽的景象绘画下来,必将成为天下名作。

    仙的不是景,是人!景本是极美,但却无仙意,画中多了一个人,那便是人间仙境。

    老太监也不忍打破这片宁静的仙意浮卷,他只是默默地将食盒打开,把膳食和依然温热的米饭,轻手轻脚地摆到了仙子面前的小案上,便悄无声息地退下一旁,低眉垂首地等候着。

    但老太监的变化,瞒不过心如明镜而仿佛蕙兰止水的仙子。

    “怎么了?”

    一阵仙音响起,似带着那皎洁白玉一般的明月,清冷之中,似乎带着几分疑惑与一丝丝……关心?

    “没……没什么……”

    老太监故作无事地回答道。

    “哦……”

    好似姜清曦也只是一问而已,她轻轻地品尝着早膳,清淡的菜肴和略带余温的米饭,却被少女吃出了绝世佳肴的感觉。

    姜清曦吃完,起身从亭子里站起来,走到了观景台的栏杆出,眺望远方。

    “我记得上次你在热饭……”说到这里,姜清曦停顿了一下,问道,“你会做饭吗?”

    老太监微微一愣,点了点头。

    “让司礼监的人送食材,日后……就不要让御膳房送来了。”

    公主!!

    最^^新^^地^^址:^^

    老太监霎时间,泪眼婆娑,抬起头,看向似乎毫不在意,只是在陈述一件小事的仙子公主殿下。

    “劳烦御膳房的人来来去去,也难免麻烦她们了。”

    姜清曦目光丝毫没有看向老太监,只是语气平淡,似乎在陈述着琐事一般。

    “以后,我的膳食由你负责,能不能做到?”

    “能!能能能!!”

    老太监欣喜若狂,毫不犹豫地点头哈腰,仿佛一条哈巴狗一般。

    他心中感动无法,几乎忍不住要痛哭流涕,看着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倩影仙姿。

    面前的少女穿着一袭白衣,胜过那北国的冬雪飞舞,一头青丝梳成了发冠,一枚精致而充满无数美丽雕纹刻印的发簪捆住盘成一团,脑后一袭青丝宛如瀑布一般垂于脑后,精致如刀削一般的脸颊之下,长长如天鹅一般的玉颈,细腻如骨,完美小巧玲珑的锁骨微微凹陷,在白衣衣领中若隐若现,往下是一对高耸入云,挺拔得仿佛遥不可及的山峰一般,玉乳犹如那令人垂涎又望而生畏的千古雪峰一般,让人着迷而又难以想象,只能幻想那无人可知的柔软弹性与轻柔;再往下则是由素衣束拢的柳腰,与高耸的胸脯不同,细细的腰肢比那春柳还要纤细,犹如天下大师之手的陶瓷瓶颈一般,对称而又毫无瑕疵,柔软平坦的小腹一点起伏都没有,就像那青花瓷里不见波澜的一处,令人渴望探寻着其中的美妙;长长的衣裙覆盖住了少女那形状完美仿佛圆月玉盘一般的绝美蜜臀,虽有几分青涩,却又透露着少女青春的年华和纯粹纯洁无瑕的本质,尚未经过任何浇灌的美臀犹如刚刚盛开的花骨朵儿,又似乎那夏日初开,褪去花片的青涩蜜桃,饱满却没有那润如桃汁,泛滥多汁的模样,两片臀瓣紧绷锁住,露出臀沟那深深而神秘,令人向往而疯狂的深深沟壑,两双比筷子还要笔直的修长美腿在其下,饱满圆润的双腿并拢伸直,那丰腴的腿沟之间竟不见丝毫的缝隙,紧紧锁在一起,充满了清纯与诱惑。

    少

    女的面吞又是如此的美丽,一双眼眸仿佛天上的日月星辰,闪耀着光彩而又黑白分明,似那太极阴阳鱼一跃一般,灵动无比,小巧而又精致,仿佛天造地设一般的琼鼻如此完美无瑕,香唇紧闭着,红润不带一丝皱褶,仿佛那成熟的玲珑樱桃一般光滑细腻,轮廓分明,仿佛那鬼斧神工,集天地钟灵之气而铸造的完美。

    “公、公主……”

    突然!

    因为被打断而没有发泄的欲望,积攒了一夜的情欲和卵囊里积蓄大半夜的精浆,在这一刻似乎涌上心头,老太监突兀间感到了一股火热从腹部传来,下体慢慢充血。

    宽大的裤子被顶起一块高高的帐篷,巨大的guitou哪怕隔着裤子也能看清上面的轮廓,仿佛蘑菇一般的冠状沟贴在薄薄的裤子上,马眼摩擦着粗料编织的裤布,带来了异样的刺激于兴奋,马眼中吐出透明色的粘液,沾染在裤子上,形成了一小块湿迹。

    老太监有些尴尬地缩了缩身子,佝偻起身躯,眼睛有些心虚地看着亭亭而立的公主。

    然而姜清曦似乎依然沉浸在美景之中,不看老太监一眼。

    只是颊边,竟似乎升起了一抹霞色,转瞬即逝,好像是一种错觉一般。

    “公主……老奴……老奴……”

    他终于忍不住,一把拉下裤子,硕大无比的yinjing暴露在外,一柱擎天,粗壮得不像话,婴儿的手臂都比不上,堪比成年人的手臂,却还要更加长,更加粗壮,那通红的roubang上缠绕着一根根青色的血管,每一根血管都跟着蠕动,赤红的guitou仿佛噬人的巨蟒一般骇人。

    赤红色的guitou膨胀收缩着,每次膨胀,再收缩,都仿佛跳动一般,而每次跳动,都会把那分泌许久的前列腺液挤出体外,一滴一滴粘稠的透明液体从马眼处被排出来,顺着guitou的弧度,仿佛藕断丝连一般,形成一根长长的白丝,又像是男人的口水,肮脏的鼻涕一般,挂在上面。

    而姜清曦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眼眸似乎永远平淡如水,仿佛天上明月。

    老太监似乎色令智昏,喘着粗气,一只手抓住自己一柱擎天的roubang,巨大的yinjing与干瘦的手指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格外滑稽,却也令本就粗壮的roubang显得格外巨大。

    在疯狂的taonong,公主在侧的刺激下,老太监那积蓄了半夜的jingye终于喷发而出,他一声低吼,roubang无比地挺拔,高高弹起,不用手扶都快抵住老太监那干瘦的腹部,本就庞大无比犹如巨蟒蛟龙一般的赤红roubang此刻愈发膨胀,上面的青筋血管一跳一跳,甚至听得见那肿胀堪比鸭蛋之上的卵囊春袋鼓鼓囊囊,仿佛打井的水泵一般,也跟着膨胀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卵蛋膨胀了整整一圈,又猛然收缩!只看见roubang的根部下方仿佛臃肿起来,像是塞了一块铅球一般,随即整根roubang的下部输精管都被这股力量撑起来,本来已经有七八厘米粗的roubang顿时愈发膨胀,长度甚至达到了三十多厘米,粗度增加到了十公分左右!

    “噗嗤!!噗嗤!!!”

    巨量的jingye怒吼喷涌,甚至能清晰听见那股冲劲有多大,海量的白浊精浆终于突破身体,喷涌到了外界,亿万精虫在空气中张牙舞爪,散发出无比腥臭而带有催情的气息。

    但清冷的空气并不是精虫jingzi的真正归处,那温暖而又无比潮湿紧闭的花房,并不是清风吹过的风中,很快无数无处可去的jingzi就无力地顺着喷射的弧度陨落下来。

    这种喷射的强度和力度,足足持续一分多钟,甚至还要更长一点。

    无数道喷射爆发的精浆散落在亭子里,从亭子的顶部,到栏杆的扶手坐椅上,再到亭子一旁的花草树木,那白石砌成的地板上,都被白浊的jingye侵染,甚至还冒着热气腾腾,有几股精浆更是凝固成了固体胶状,粘稠地拍打在柱子上。

    甚至还有几股被喷射到了刚刚仙子坐的地方,那刚刚姜清曦坐着就食的小案上,刚刚进入了仙子香唇蜜齿的玉筷和被小手端起的小碗,都被打上一层nongnong的白色液层。

    少女若有若无的清香被这股浓厚得仿佛不讲理一般的精浆给冲淡,又似乎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淡淡香味扑鼻又扣人心弦令人发情的权气味儿。

    “……下去吧……”

    良久,公主殿下似乎依然波澜不惊,语气仍然平静无比。

    “喏。”

    老太监有些失望,并没有看见少女面吞含春,颊边画梅的景象……如果刚刚他胆子大一点,让roubang对准姜清曦,那巨量的jingye全部打在少女的身上,也不知她会不会还是这么平静如水。

    但老太监在公主面前做出如此猥亵之举就已经是他最大是勇气了,余下的他也没胆子敢触摸公主殿下的底线。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小案前,也没在意自己射出的精浆肮不肮脏,把公主刚刚就食的碗筷和餐碟都收入食盒之中,低眉信手地退下去。

    “呼……”

    在老太监走后,姜清曦紧绷的娇躯从放松下来,她轻舒了一口气,但一吸气便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老年人jingye的腥臭味儿,以及男人独有的nongnong气味儿,令她眉头微蹙。

    她轻轻转身,只感觉自己的脚步有些虚浮,甚至有一种比自己法力干涸,修为透支还有虚弱,但这种虚弱并不是身体上和修为上的,只是感觉双腿之间有一股温热,然后支撑着双腿的

    脚跟发麻,酥软而无力。

    尤其是转身亲眼看见了一片狼藉的亭子,她竟莫名打了个寒颤,看着那白浊浓稠至极,甚至还有些凝固的精浆,眼中悄然闪过了一丝绯色,竟不由想到了那两次被老太监的jingye玷污身体的情形。

    “不……我这是……怎么了?”

    《玄天经》的法门运起,那股莫名其妙的感觉似乎消失不见,她看着亭子的一切,运起了法力,霎时间本来一片狼藉的亭子又变得一尘不染。

    当姜清曦想要继续清洗亭子外那些干枯植被上的精浆时,却突兀看见了那些秋冬时节本应凋零枯萎的花草,居然长出了一丝绿意。

    “嗯?”

    她不由想起了上一次在云中看见老太监拿自己的精浆浇灌花草,竟让花草繁茂盛开的场景。

    ‘难道,这老太监射出的东西……有什么神异?’

    …………

    …………

    京城里,有一人却在此刻有些心不在焉,那便是王胖子。

    “爷,您好久没和奴奴做了……”

    王胖子府邸在金元商会中当然是最豪华的,他此次来京都,不仅带了无数的金银珠宝,献给皇帝,以求皇帝不对他们动刀子,还有自己的几个小妾性奴。

    这些女人都是他老爹给他找的,期盼他能传宗接代,多生儿子,所以个个都是丰乳肥臀,屁股大得跟磨盘一样,都是个顶个的好生养,好生儿子的类型,有些是他的保镖,有些干脆就是良家妇女,甚至商会有些攀炎附势之辈,连自己的妻女都交给他玩弄。

    按往常来说,王胖子那由无数天材地宝,奇珍异宝所熬养出来的身子和畸形roubang,那是一日不泄欲,浑身睡不着觉啊,他成天没了商会的生意便是搞女人,不是嫖娼就是跟自家后院里的这群浪荡肥臀妇人们厮混,常常衣不裹体,开无遮大会。

    但王胖子自从上个月去了趟烟花巷,青楼之后,便似乎换了一个人似的。

    不仅没有天天光着肚子屁股,像个色中饿鬼一般天天都要cao几个女人,射几泡浓精才满意,反而成天锁住家里,坐立难安,似乎惶恐至极,但又常常把自己锁在屋里,拿着一只白袜子一脸痴迷,经常拿来自秽一般。

    搞得院子里的女人还以为他们的掌柜是阳痿了呢,这群女人平日里早被调教得yin荡非常,看见男人的阳具jiba便立即双腿发软,小屄流水,走不动道。

    今天就是一个女人实在忍不住性欲,脱光了衣服,裸露着胸乳和下体的湿润xiaoxue,

    过来求欢。

    孰料王胖子今天却依然拿着那只小巧白袜,痴迷不已;见此情形,妇人忍不住走上前来,想要拿走王胖子手里的白袜,套在自己的腿上让王胖子宠幸她一番。

    却哪曾想王胖子竟一反常态地勃然大怒,一把抢过白袜,把她轰了出去。

    女人在门外瑟瑟发抖,心中有怨气,却又不敢去触自家掌柜的霉头,正要回房自怨自艾,拿点角先生应付一下,却突然有一双手环腰抱住了她,惊得女人几乎要大叫出声。

    “嘘!是我!”

    最^^新^^地^^址:^^

    熟悉的声音让女人身子瞬间软下来,她有些娇嗔地拍打了一下背后的人儿,“你这死人,吓死我了。”

    “嘿嘿,连自己的相公都不记得了?”背后的男人说出这般话。

    原来这是一对夫妻,男的叫许儒,便是金元商会的管事,女的叫林娘子,是他的妻子……几年前许儒为了高升,亲手把自给儿的娇妻送上了王胖子的床榻。

    起初林娘子那是抵死不从,结果被王胖子那根大白萝卜似的畸形jibacao了几顿,那股欲仙欲死的味儿,便食髓知味,不再抵制,反而欲拒还迎。

    许儒摸着自己老婆的巨乳,林娘子嫁给自己的时候还是玲珑小巧,一手就能握住,现在已经被王胖子玩弄开发,大到两手都握不住一只肥奶,那酥松柔软的乳rou从指缝中漏出,在用力揉搓之下那奶子顶端的樱桃色奶头已经通红肿胀,坚硬得仿佛黄豆一般,他用力捏着,两根夹住rutou,乳尖红润无比,垂涎欲滴。

    “嗯……嗯啊……啊……嗯……轻……点……轻点……你这……死……人……”

    “就知道……嗯……嗯……欺负……我……”

    林娘子呻吟着,隔着裤子开始摸索自家丈夫的roubang。

    许儒揉搓了林娘子巨乳一会儿,伸出手往底下一摸,才发现已经洪水泛滥,那茂盛的阴毛一根根都被打湿,紧贴在一起,一根根笔直得贴在耻丘上,肥肥多rou的阴阜上两片饱满的yinchun早就挂着不知多少yin水,两根手指一拉,便露出里面粉红血色的嫩rou,两片粉嫩的小yinchun仿佛花瓣一般,许儒手指一伸,便似乎迫不及待吮吸起来,粉红的小yinchun紧紧抱住食指,腔内的细rou不停蠕动。

    他另一只手指顺着rou缝往上一摸,就触碰到了一颗仿佛蚌rou珍珠一般的rou球,引得林娘子浑身一震,阴蒂传来的快感让女人浑身颤抖,媚眼如丝。

    一股春水sao气从yindao深处喷出,染湿了许儒的手指,甚至整个手掌都被春汁淹没。

    “娘子呀……你可真sao啊!”

    “嗯……嗯……还不是……嗯……你……把人家……送给……掌柜……的……人家才……变得……这么……sao……”林娘子断断续续地回答,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哀怨,但又没有怒意和怨恨。

    在领略了人间最美好的快感之后,林娘子就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了,她已经沉溺于rou欲之中不能自拔。

    “坏人……给……给我……”

    许儒脱下裤子,露出了一根不及王胖子,却也略显粗壮的jiba,看上去也有十五六公分长,他挺起roubang抵到自己妻子的阴部,两片yinchun立即分开,含住guitou的顶端。

    但许儒并不急着插入,他用手上下滑动自己的roubang,guitou马眼仿佛粉刷一般,从中间涂抹到女人的后庭菊部,令充满褶皱的菊花猛然缩紧,又继续往下往前游动,guitou的冠状沟分开两片大yinchun,小yinchun立马含着棒身,guitou的顶端摩擦着那颗敏感的蚌珠阴蒂,男人的阴毛贴着女人挺翘饱满无比,成熟如水蜜桃一般的臀瓣,带来不一样的刺激。

    “怎么能叫相公坏人呢?”许儒坏笑着,用roubang不停摩擦着林娘子的阴阜,敏感的yinchun仿佛吃不到糖果的小女孩,只能不停流着口水,舔着棒身,yindao内不停分泌出yin水,一股一股sao水借着roubang的动作,全部涂抹着yinjing之上,在夜色中的roubang也变得发亮,被yin水染得愈发膨胀。

    “好……好人……给我嘛……”

    在听到林娘子求饶的声音,许儒也忍不住,用力从后面插进了那早已饥渴难耐的yindao小屄里,xiaoxue顿时如欢呼一般,yindao内的嫩rou包裹着roubang。

    “啊……哦……哦……”

    很轻松的,许儒整个roubang全根没入,两颗摇摇晃晃的yinnang挂在饱满阴户的下方,yinchun含着roubang的根部。

    yindao并不是很紧凑,因为早已被王胖子那根惊世骇俗的畸形roubang给开发完成,许儒的roubang只能堪堪达到自己娘子的花心前,无法像拥有二十七八公分粗长jiba的王胖子一样,随便一捅就能直入林娘子的花心宫颈,尖尖的guitou就是最强大的攻城锤,再用点力就能穿过娇嫩无比的zigong颈,深入zigong深处,顶着那充满yin水和阴精遍布的zigong花房。

    “哦……嗯……”

    但yindao里的yin水早已泛滥成灾,林娘子也不由yin叫几声,虽然自家丈夫的roubang不及王胖子那般骇人而令人臣服跪拜,但也足以令她止挠阻痒。

    听见老婆的yin叫,许儒双手握住那摇摇晃晃的巨乳,胯下开始疯狂的前后抽插,roubang不停地在充满水润的xiaoxue里进进出出,粉嫩的xiaoxue也回应着roubang的攻击,不停吮吸着,似乎要将他卵囊里积攒的jingye全部吸入花房之内。

    “爽不爽啊?”

    “爽……爽爽!”

    林娘子也不顾夜色太深,大声yin叫会不会惊扰到旁人,沉迷于性爱中的她不顾一切地大声yin叫,被调教得格外硕大的屁股也承迎似的向后摇摆,roubang抽出就向前,jiba狠狠插入向后挺着肥臀,xiaoxue仿佛欢呼雀跃一般缠绕着充满青筋血管的roubang。

    “叽咕叽咕……”

    “噗呲噗呲……噗呲……”

    “好人,快一点……快一点……”

    “啪啪啪!啪啪啪!”男人盆骨胯部与女人丰腴的肥臀碰撞的声音,络绎不绝,rou拍打rou的声音,让女人的肥臀都有些发红,可见力度是有多重了。

    在这种刺激下,两人的性爱持续了许久,过了大概四五炷香,两人的下体早已泥泞不堪,两人的阴毛都被yin水和男人guitou分泌的液体混合物沾湿,阴精与yin水逐渐被这样仿佛捣鼓一般的抽送给搅拌成了白色的液体,挂在林娘子的两片张开的yinchun之上和许儒的roubang根部,每次抽送都能带出一滴滴yin水,白色液体也愈发的多。

    “娘子……你里面好紧啊……别……别吸那么用力……”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重,林娘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许儒憋着气,只感觉妻子的yindao内部开始痉挛,吮吸的力度上了一个档次,rou芽似乎活了过来一般,用力吸着yinjing棒身,而花心深处猛然吐出一朵水花,一股阴精喷了出来,打在guitou之上。

    “给我……好人……给我……”林娘子甩着胸前的巨乳,磨盘般大的肥臀疯狂摇晃,仿佛榨汁机一般要榨出在自己身体里的这根roubang所有的汁液。

    “娘子……我……我忍不住了……射……射给你了!”

    许儒终于忍不住,最后用力抽插了好几下,狠狠地插入了林娘子的yindaoxiaoxue,roubang也开始膨胀起来,卵蛋囊挂在充满白色粘液的阴户外,整根没入,连roubang的一点影子都看不见。

    guitou抵着xiaoxue深处的花心,膨胀一下,输精管从卵蛋处喷射出jingye,从马眼出对着花心zigong颈,一阵乱喷乱射,把里面灌注一番。

    “哦……哦……好人……你射的好多……好烫,奴奴要被烫死了……”

    林娘子娇躯颤抖不已,胸部不顾一切地向前挺,仿佛要折断一般,腰肢向前,玉肩脖子向后靠在许儒的肩上,仿佛一把拉满是弓弦一般。

    但臀部却毫不犹豫地向后挺,死死贴着许儒的胯部,两片yinchun剧烈吮吸,yindao内的花心阴精与男人喷射出的阳精混合在一起,从花心zigong颈处流出,一部分顺着zigong颈进入了瓢囊一般的zigong花房,一部分被

    阴精喷射的力道一起顺着男人的roubang,流到yinchun和卵囊,最后一滴滴混合的白浊jingyeyin液,一齐悬挂在卵囊上,最后哗啦啦流下了,滴落在地上,发出yin靡无比的气味儿。

    “啵!”

    “哎……”

    随着瘫软的roubang从xiaoxue滑出,充满汁液和蜜液的xiaoxue口和guitou拔出,发出了一丝声响,又是令林娘子浑身一震,两人都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软下来的guitou和roubang仿佛垂头丧气一般,垂在卵囊之上。

    “娘子,帮我含含。”

    完成了一次性爱的林娘子媚眼如丝,气质慵懒而疲惫,双腿发软得几乎要走不动路,听到丈夫的话,不由转头白了他一眼。

    但又温顺听话地蹲下来,两片肥美的臀瓣分开,那刚刚经历了剧烈摩擦的xiaoxue此刻通红无比,肥大的yinchun也跟着臀瓣张开,露出了里面的嫩rou和小yinchun,那尿道口的阴蒂也一颤一颤着,仿佛还在回味刚才的云端愉悦。

    林娘子伸出舌头,对着面前还冒着热气,夹杂男人jingye和自己yindaoyin液混合物的roubang舔了上去,没有丝毫嫌弃,张开嘴整个含了进去,张开香唇,紧紧含住,香舌仿佛打转一般缠绕着guitou和roubang,仔细用嘴巴清洁上面的每一丝污渍,口水和爱液jingye都被她毫不嫌弃地吞下去,喉咙一动,便吞进了胃里。

    而她大大张开的双腿中间,那被男人jingye满满射入的xiaoxue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粉嫩而深不见底的xuerou,白浊的精浆混合物摇摇晃晃地垂落,挂在双腿之间,伴随着她后庭花菊部的一紧一缩,前面的xiaoxue也张开闭合,吐出了一股一股浓精,一滴一滴的jingye顺着yindao口,滴落在地上,一根长长的白丝连接着地上的一滩精水和女人的xiaoxue。

    最后林娘子连许儒的卵囊也没有放过,卵囊上的爱液jingye混合物,还有白白一圈的阴精,都被她舔舐干净,当她吐出许儒的roubang,嘴角还有几滴白色的精污,然后她浅浅一笑,对着许儒张开嘴。

    只见那小巧玲珑的嘴里,唇齿之间尽是男人的白色jingye,伴随着舌头上下翻动,透明的白色jingye在唇齿舌头之上来回翻腾,甚至被林娘子玩出了一个大大的泡泡,精浆铸成的泡沫在上舌苔中流动,满嘴的腥臭味儿,女人却如此痴迷。

    令许儒已经垂落下来的roubang又是一挺,一跳一跳地,仿佛垂死挣扎即将苏醒的鲤鱼一般,竟让缓缓苏醒,慢慢挺立膨胀起来。

    让林娘子不由惊喜万分,一双媚眼放电,双唇紧闭,喉咙一动“咕噜”一声,把男人的jingye全部吞下,再对着许儒张开嘴,里面已经空无一物,又甩了甩胸前仿佛水袋一般的巨乳,摇摇晃晃的rou袋无比诱惑,仿佛嗷嗷待哺的雏鸟,渴望再一次被填满一般。

    “你这yin妇,就是欠cao……”

    许儒yin笑着,roubang开始膨胀,然后挺起半坚硬的roubang,拍打在林娘子的脸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许儒,进来。”

    而屋子里突然传来王胖子的声音,让本打算梅开二度的两人心里一惊,许儒赶紧把裤子穿上,悄悄在林娘子耳边说道“回屋等我。”

    许儒理了理衣服,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进去,而林娘子也只好趁黑摸着月色回房间。

    房间里摆设豪华无比,在外面价值连城的古董名画随意被胖子乱扔,房间中央是一张大到足以吞纳十人的床榻,一个浑身肥rou,臃肿不堪,仿佛一座rou山一般的胖子坐在中央,借着夜光珠的光彩,屋内依然明亮如昼,王胖子一脸痴迷地看着手里薄薄的白袜。

    一想到小公主那含苞待放的身段,稚嫩却有几分绝美风华的吞颜,她那娇小而又比最美丽的象牙还要白嫩的小腿,那个形状就仿佛老天创造的最美事物一般,远不是那些妖冶贱货能比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恐怕就是王胖子现在的状态,见过了小公主姜清璃的绝色风采,再让他来面对妓院里那黑如木耳的娼妓,院子里这些沉溺于rou欲和情欲的女人们,他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王胖子没有责怪许儒和林娘子刚刚在门外的苟且之事,只是看着手中的白袜问道:“让你去办的事儿?怎么样了?”

    “回掌柜的,小人已经办妥了,‘灵魄冰蚕’、和‘千冥玄蛛’的灵丝已经被送到千机阁那里,请了千机阁这些年最出彩的纺女,保证您仿佛的……天下最好的丝袜,很快就到了!”

    “嗯。”王胖子点了点头,“越快越好,加价也在所不惜,对了,今年‘灵魄冰蚕’、和‘千冥玄蛛’吐的丝,够做几双?”

    “大概十双左右。”

    “好,那就十双!”

    “这……”许儒面露难色,低着头说道,“那青衣宗那边怎么交代?”

    “就说被陛下征用了,她们要说明就去找陛下谈。”

    “是。”

    而林娘子光着身子走回自己的房间,一打开门进去,又被一个男人从背后抱住,她顿时一惊。

    “嘿嘿,妹子,你刚刚叫的那么大声,我今夜睡不着啊……”

    原来是府里的伙夫,赖毛。

    “不要……干嘛呢……放开我……”

    男人急色地摸着林娘子那温暖而又湿润的xiaoxue,摸到了几滴男人的jingye,拱着一张臭嘴要向林娘子索吻,林娘子偏头欲拒还迎,一边推拿

    ,舌头却已经和赖毛纠缠在一起,男人粗糙的舌头不停戏弄着女人粉嫩的香舌,口水飞溅,发出“啧啧”的声音。

    虽然林娘子嘴里有男人jingye的味道,赖毛却没有丝毫嫌弃,拦腰把林娘子抱起来,扔到了玉床之上,火急火燎地扒光自己的衣服。

    “哎哎哎,我相公马上就要来了……”

    “没事儿!大不了他走前面,我走后面……”

    “呀!”还不等林娘子出声,一根火热的roubang就插入了她肥美多汁的xiaoxue里,还未干涸的yin液与男人的jingye一起被抽插,一下子堵住了林娘子所有的理由。

    待到许儒归来,便看见自家娘子与一个精干的粗男人在交合,林娘子正跪在床前,美唇正含着男人的阳具roubang,不停上下摆弄头颈。

    许儒自然勃然大怒,可眼睛却看见林娘子挺起的肥臀上,一滴一滴浓精从yinchun中央流出,粉嫩的xuerou张开闭合,仿佛一张小嘴一般,看来这个野男人已经往娘子腹中射了一泡浓精了。

    他呼吸骤然加快,一股yuhuo压倒醋意怒意,挺起roubang就插入了林娘子那阴户上还挂着其他男人jingye的xiaoxue。

    “噗嗤!”

    “啊……”

    林娘子吐出roubang,发出一声yin叫,回头就看见自己丈夫在对着自己饥渴的xiaoxue奋力耕耘。

    有道是一夜无话,日上三竿方落帘。

    要问昨夜春风雨,原是一凤戏双龙。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