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其他小说 - 仙路绿途在线阅读 - 仙路绿途(14)

仙路绿途(14)

    2022年11月24日

    第十四章

    皇帝共有三个已经成年的儿子,大皇子封庆阳王,二皇子安阳王,皇子临阳王,都是二字的郡王,并非一字的亲王。

    根据大华制定的礼法来说,皇帝继位后,新皇的同辈兄弟自动降一等,从亲王降为郡王,如果再进行一次皇位更替,那郡王就会继续降级为国公。

    其实按照前朝的经验来说,皇帝的兄弟应该仍然为亲王,皇帝的叔伯才会降级…但谁让这个规矩是大华英明神武,无所不能,雄韬伟略的太祖皇帝姜明空定下来的呢?

    姜明空那个时空,可是有一个朝代因为宗室王侯差点拖垮了朝廷的财政,也有好几个朝代出现过宗室王爵造反,甚至还搞出了外族入侵的悲惨。

    有此前车之鉴,姜明空又怎能对宗室不上心,于是在统一天下后在宗室规定便是如此,但为何皇帝的兄弟还是亲王,儿子却是郡王?只能说是皇帝还给他的兄弟们一点体面,以及一点作为“兄长”的假仁假义。

    待到各大亲王就藩,最快明年,最慢后年,亲王们就会降爵,而皇帝的儿子则会升爵为亲王。

    几位皇子公主们虽已成年,但为了避嫌,并没有在金銮殿上出现,而是在更后一点的清泉宫,钱公公也一路引着高涟妤。

    “见过高将军!”

    她踏入宫殿之中,便看见一位锦衣华服的少年领着一群同样穿着华贵衣裳的孩子向她行礼。

    “见过诸位王爷公主!”

    高涟妤微微屈身,不卑不亢地说道,抬起头来,便打量着这些人。

    领头的,自然是皇帝的长子庆阳王,他生的玉树临风却又不轻浮,眉宇间透着一股木讷,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呆板的感觉,面对着高涟妤这位边关藩镇出身的名门女将,显得有些拘谨和严肃。

    虽然庆阳王尽力表现出身为皇长子的气质与修养,但却又似乎用力过猛,过于刻板,甚至令人觉得有点做戏的意味,让高涟妤内心微微摇了摇头。

    往后一点的,则是皇帝的次子安阳王,他长得俊俏非凡,生了一对桃花眼,鼻如悬崖,但气质却又显得格外跳脱,甚至一种轻浮的感觉,哪怕是行着礼,也偷偷抬起头来,打量着面前一身戎装的高涟妤。

    频频抬头,眼神飘忽闪烁,令得高涟妤眉头微蹙,心中略有反感,面上默不作声。

    排在再后面的,就是皇帝的第三子临阳王,他虽然已十六加冠,但眉目中仍然带着一股稚气,甚至于都让人觉得他是个孩童而不是一个少年,尤其是在面对浑身覆铠,眼眸如刀剑一般,气势如虹的高涟妤,更是畏缩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年纪的蛮族少年,已经能弯弓搭箭,纵马飞驰了。高涟妤内心如此想到,看向这位胜似孩童的皇三子,轻轻摇了摇头。

    至于其后的,则是一群尚且年幼的皇子皇女,面对气息气质都带着一股军旅风气,举手投足间都是雷厉风行的高涟妤,这群孩子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动不动,直到庆阳王让他们行礼,才一齐鞠躬行礼。

    “高将军与镇北侯为我大华守边保民,驱逐蛮夷,功劳无数,本王实在佩服…”大皇子捋了捋思绪,开口如此赞喝道,但又显得仿佛在背公式一般,令人感受不到多少诚意。

    “不在啊!”

    高涟妤理都没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回,她左顾右盼,并没有看见自己想见的那个人,心中稍微有些失望。

    而她的这个举动,则让二皇子庆阳王眼睛一动,他笑着说道:“高将军在找什么,且与本王述说一二,说起来我在宫中这些时日,也知晓了许多有趣的事儿…”

    还不等高涟妤回话,大皇子看见自己的弟弟越过自己开口,又听见这些话,脸上紧绷的表情都有些绷不住了,开了开口,又什么都没说,讷讷作罢。

    听着二皇子滔滔不绝地套近乎,和大皇子的反应,高涟妤内心摇头。

    就连一路跟着过来的钱公公,心中也轻轻摇了摇头。

    皇帝的儿子才几个,成年的这三个秉性与格调都是如此不堪,一来是当年皇帝忙于韬光养晦而疏忽,二来也是母族尽是联婚而婚的勋贵女子,养得娇贵又不识桑葚五谷,练得一身矫气,却没有多少贵气与教养。

    相比起皇后所生的两位仿佛天地造物而生的公主,这些皇子皇女就像野鸡比之凤凰,凤不展翅却又凛然高贵,不鸣而又端庄优雅,生来便是钟灵毓秀的模样,皇后的家教修养亦是天下找不出第二家的贤惠机敏…就算皇帝与皇后关系僵硬,却也不妨碍皇帝对姜清璃的宠爱有加。

    大皇子能力不够,为人呆板木讷;二皇子野心勃勃,但为人轻浮又散漫;三皇子胆小怕事,犹如自闭一般。

    难怪皇帝登记之后,他们三个都没受多少封赏,甚至连朝中大臣提出立储的呼声,都如雨滴一般小,就他们三个这幅德行…恐怕连皇帝自己都不抱什么希翼。

    然而皇帝又自认为春秋鼎盛,恐怕是在想着今后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可惜皇后娘娘没有儿子…

    钱公公默不作声地观察着,内心也不由泛起一丝惋惜,但随即又隐去,收起了这丝心绪。现在的皇帝身为天下至尊,他的后宫也牵动着无数人的神经和心思,如果有可能,钱公公自然是希翼自己能跟着皇后娘娘,毕竟侍奉了这么多年,皇后娘娘又知书达理聪明贤惠。

    可惜啊可惜…没儿子。

    所以他前段日子就下定决心,要改换门庭了。

    玉妃,陛下宠爱有加,还有两个未成年的皇子,便是他最好的选择。

    耳边二皇子的声音殷勤无比,又好像蚊子一般嗡嗡嗡的乱叫,吵的不行,高涟妤撇过头去,心中大为不快,却又不好发作,只能忍着。

    如果不是还要给皇帝老儿面子,旁人敢在她面前这样喋喋不休地放肆,早就被她扔出去抽几个军鞭了。

    幸好这样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

    “公主驾到!”

    伴随着一声传报的声音,一阵清风拂过,带来一阵香风与犹如冷月一般的淡漠,就连一直张开嘴喋喋不休的二皇子,也不由闭上了嘴。

    只见一大一小两个少女跨过门槛,走到了大殿之中。

    姜清曦一袭白衣,青丝摇曳飘飘,丝缕漫漫,面如霜,肌如雪,美眸中的月光,颊如那清泉石上流,又似九天银河撒落人间,玉唇如未,更如冷霜,不饰粉黛点点,却美绝人寰,足以令所有人眼前一亮,无论男女,都不由怀疑人世间竟有如此美人,却又不得不感叹世间万物的精致与美好,钟灵毓秀又似那婉转婀娜,比天上的冰雪还要冰冷,恰似寒光遇骄阳,犹如那九天太阴星中的玉女玄仙,又似那矗立于人间的绝世美玉,冰冷冰霜又无瑕无垢,娇躯亭亭而立,高挑得仿佛一座玉雕一般,又似冰雪一般清冷,冰肌玉骨,便是如此而已。

    而那如白皙美玉一般的玉脖之下,白衣紧紧裹着那挺翘的胸乳,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小腹平坦光滑,不带一丝起伏与褶皱,仿佛精心打磨的镜面一般,那腰肢宛如杨柳依依,犹如那碧波荡漾,盈盈一握,令人担心一阵风吹过,便折断了相思,令少年折腰落泪,而其下的玉臀则浑圆挺拔,曲线完美,两片绝顶臀瓣紧致而又富有弹性,仿佛月轮一般的磨盘似的,又被衣裙笼罩,朦朦胧胧仿佛风雨云烟一般,令人着迷令人惆怅,修长的玉腿笔直而立,足以令天下大多数男人都自叹不如,衣裙点缀,袅袅婀娜,宛在水中央。

    而姜清璃跟在她的身旁,一袭华贵无比紫色衣裙,高贵又不时淡雅,青丝梳成一个完美的发式,乌黑靓丽,别着几根精致华贵的玉簪,流苏如帘珠一般徐徐落下,肤白胜雪,又并非苍白,透着健康与活泼的光彩,小小的俏脸显得格外精致,犹如玉匠精心雕刻一般,美眸黑白分明,又灵动非常,犹如两颗灿烂的星辰一般,眼角还带着几分稚气,却又显得无比完美,豆蔻年华,少女的青春与美丽是如此清晰可见,琼鼻精致玲珑,香唇点缀着丝丝入扣的粉红,令人眼前一亮,带着三分精致的美,七分仿佛初生骄阳一般,热情似火又不失含蓄与典雅。

    身姿虽不如jiejie那般高挑又曲线玲珑曼妙,却也出落得亭亭玉立,不似柳枝摇曳生姿,却又似桃花盛开,樱花在放,胸脯如青涩的苹果一般,虽不及母亲与jiejie那般挺翘又浑润,却又弹性十足,活力四射,犹如稚嫩的乳鸽,小巧玲珑却早已凸显得落落大方,若是再等上几年,怕也是一个高耸挺拔的模样,纤细的腰肢还带着几分女孩的天真与烂漫,不及那妖冶的蛇腰,又不若姜清曦那般犹如杨柳依依,却又让人一见倾城,终生难忘,恰似故乡盛开的春风十里,尚未成熟的玉臀如青涩蜜桃一般,虽并不圆润挺翘,却又弹性十足,浑然天成,两片臀瓣紧致而又不失rou感,一双美腿合并,修长而又笔直,犹如镶玉象牙一般,又仿佛精心雕刻的玉筷一般,在华贵的衣裙下,都显得格外的精致。

    高涟妤却并没有看向姜清璃,她的眼眸似乎带着几分战场上的烽火气息,锐不可当,仿佛万军从中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的雷霆一般,目光灼灼,带着一丝火光,足以令空气焦灼起来。

    然而纵然烽火灼灼,天上太阴星辰的寂静与凛然却永远那么清冷,那么平静如水却又那么的遥远,一双眼眸似乎透过万年,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丝丝入扣冷然与淡漠,姜清曦的气息变得愈发清冷,冷得让身旁的太监宫女头愈发的低,低到完全不敢直视那股深入骨髓的冷意。

    就连自己的兄弟三人,都撇开目光,不敢直视。

    “大华公主,姜清曦?”

    高涟妤脸上露出犹如猎豹捕猎一般的笑吞,又似乎那草原上展翅高飞的苍鹰一般,毫不掩饰的气息充斥了周围,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又像那滚滚浪潮的熔浆一样刺眼,似乎多看一眼,都令大脑干涩,眼神枯燥。

    一冷一热,势不可挡又仿佛水火不吞,冥冥之中似乎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二皇子方才恍然大悟,高涟妤并不是吹嘘而出的所谓女将,而是一位武道通神,军势如虹一般的战场宿将,她不是那种盖了一层点缀的温室花朵,而是一个纵横于天下战争中的绝顶高手。

    “御龙戟的弟子,高涟妤?”

    姜清曦淡淡地说道。

    一人称其为公主,一人称其为江湖子弟。

    高涟妤只字不提姜清曦身为玄仙宫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与嫡传身份,姜清曦也不提高涟妤身为北境霸主独一无二的掌上明珠这个身份。

    仅仅只是一开口,却足以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气氛似乎变了起来。

    钱公公带着侍卫默默退下,三皇子带着弟弟meimei们落座,似乎有意将场合让给这二人。

    “见过公主!”

    大皇子和二皇子脸色微变,似乎已经察觉到自己被挤在了边缘位置,却又跟着三皇子一起拱了拱手,向着姜清曦行了一个礼,也不称jiejiemeimei的称呼,便一起退下,自家人知自家事,两人在皇帝目前的心里地位是不及姜清曦与姜清璃两姐妹的。

    他们是庶子,两人是嫡女,虽说有长幼之分,但无论是法理还是实际地位上,他们都没有资格在姜清曦姐妹面前摆谱;皇后是文坛大儒的女儿,他们的母亲地位在文人中总被蔑称为弄色舞权的勋贵暴发户;姜清曦是正道修仙界在朝廷的代言人,他们仅仅只是依靠着母族和父皇权柄的皇子而已…

    皇帝的儿子女儿有很多,以后可能还会有,但姜清曦只有一个,最宠爱的小公主也只有一个,苏凤歌也只会有一个。

    无论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都想与高涟妤结个善缘,镇北侯年事已高,又只有她这么个独女…若是真的对上了眼,背靠北军,在储君之争上就先下一城,占得绝对先机了。

    会见高涟妤,是他们主动提出来的,皇帝也是同意的,对于这几个成年的儿子有点想法,皇帝心里清楚,既不会阻止,也不会鼓励,只当一个裁判,把握住自己心里的天平。

    谁该给个甜头,谁该敲打一番,皇帝心中有数。

    但现在看来,高涟妤与他们这些长于深宫妇人膝下的皇子没有一点兴趣。

    她感兴趣的,只有这位。

    “是啊,玄仙宫的“谪仙子”。”高涟妤笑了笑,似乎只是忘记了而已。

    “我代家师,向玄仙宫的尊上问好。”

    御龙戟一代一师一徒,人间早已无真龙,唯有一戟见苍龙…每一代御龙戟的传人都足以搅动风云变化,实力足以比肩正道掌门首座也是丝毫不落下风,行走于凡俗与修仙界之间,只与“龙”有缘的事物,才能让他们动吞。

    这代“御龙戟”叶飞鳞,就曾经在几十年前的王朝乱世中出现,并且屡次帮助了姜明空脱离险境,只求观龙气而生造化。

    至于高涟妤为什么会成为“御龙戟”的传人?这事其实还能涉及到镇北侯与太祖皇帝的破事儿,甚至可以说,高涟妤的出生一度恶化了姜明空与镇北侯的关系。

    因为高涟妤还未出生,天机阁就曾预言“命中显龙,可造真龙”,这番话语如果是正常人,恐怕也就一笑而过,但这是天机阁的预言…再加上年华老去,逐渐变得喜怒无常,愈发多疑的姜明空,自然心生忌惮与猜忌。

    哪怕出生的不是一个男孩,是一个女婴,都让姜明空辗转反侧,心心念念。

    甚至提出让镇北侯把高涟妤作为质子送进京城里的条件,令镇北侯与先帝交恶。

    镇北侯中年得子,自然是心头rou,怎么可能舍得送出去…而且,他无法保证太祖皇帝姜明空,会不会真的因为一句话,而处死一个小女孩。

    幸亏叶飞鳞及时出现,收高涟妤为徒,带她出世避嫌,否则北境真有可能和大华朝廷来一场刀剑腥风。

    “师傅自然安好,不劳叶尊挂念,倒是叶尊,执念如何?”

    姜清曦淡淡地说道。

    “是吗?那就好,家师…”高涟妤顿了一下说道,“他说他一生追龙,执念难消。”

    两人沉默片刻。

    叶飞鳞与玄仙宫现任尊主,年轻时也有过一段…但时过境迁,叶飞鳞为了见得真龙,选择了道;玄仙宫尊主为了宗门,为了飞升仙界,也选择了遗忘。

    既有缘,但无分。

    不如相忘。

    而到了现在,只剩下各自的执念,久久难忘…

    “姜仙子自上次昆仑一别,如今也有一年之久了。”

    高涟妤语气中带着几分唏嘘。

    姜清曦却依旧那么平静如水:“一年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不过弹指之间,和足称久?”

    最^^新^^地^^址:^^

    上一次昆仑天池开灵泉,也是姜清曦与高涟妤初次见面的时候,姜清曦带着玄仙宫的人去取了他们的份额,高涟妤却是个半路杀出的不速之客,直接抢夺了蛮族圣山祭祀的那一份…还是和林峰一起抢的。

    现在想来,两人的结缘,恐怕就是在那一次吧?

    奔袭千里,逃出生天。

    “姜仙子还是这么清冷高傲呀…”

    高涟妤笑了笑,但她说的下一句话,却令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

    “所以你又何必,非要来跟我抢呢?”

    这句话,众人不敢搭话,甚至不敢出声。

    抢?

    抢什么?

    抢男人吗?

    知晓那人是京城里最近声名鹊起的林峰,他们也不敢说话…一者是帝国公主外加正道仙子,一者是北境继承人与御龙戟的弟子,甚至还要加上玄武军萧元帅长孙女和药王谷嫡系传人。

    这三位,有哪位是省油的灯?他们怎敢说这几位的闲话。

    “咳

    !”

    几位嗅觉灵敏的太监宫女已经悄悄摸到了宫殿门口;在外侯着的钱公公也轻咳一声,让外面的太监赶紧撤了。

    “长公主,高将军,我等还有事儿,先告退了。”

    就连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和高涟妤搞好关系的大皇子和二皇子,都闻到了空气中逐渐弥漫的针锋相对,于是就对着二人拱了拱手,使了一个眼色,让多余的皇子皇女都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就算是胆小迟钝的三皇子也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氛围似乎变了味,他快步离开清泉宫。

    多余的人一起离开了,整个宫殿里只剩下了三个人,空荡荡的大殿上再无人烟,只有那股针锋相对的气息似乎愈发浓烈,乃至于都有些凝固。

    “太过分了!”

    姜清璃在一旁,听见这话还,不等姜清曦反应回话,心中就有一股怨念和怒气冲冲油然而生,只感觉这个皮肤黑黑的女人果然心思焉坏,不愧是北方来的野蛮女,一开口就这么没教养。

    什么叫jiejie不能和你抢林哥哥,你谁啊…林哥哥还要陪我玩呢…

    但是姜清璃自己想着想着,偷偷瞟了一眼表情毫无波动的姜清曦,内心莫名感到一阵心虚,偷偷摸摸得,神色也有点不自然。

    “我与他…”

    姜清曦看了一样自己的meimei,她脸上的复杂变化,让姜清曦内心感到一种酸楚,有些不是滋味。

    她停顿了一下,又淡然地说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高涟妤脸上毫不掩盖的笑意,却又似乎带着几分讥讽:“那是哪样?朋友?您是在逗我开心吗?”

    “公主殿下,你说这些话,您自己信吗?”

    朋友…吗?

    姜清曦有些迷茫,但脑海中却闪过了那天在那个小树林里看见的一幕。

    正道崛起的少年与正魔不吞的魔女,那般似乎命中注定一般的纠葛,又带着rou欲的愉悦与纠缠不清,林峰与梅雨卿热吻,香津口水飞溅,纠缠在一起,那一缕银线仿佛两人藕断丝连的心一般。

    那般yin靡,又那般和谐…

    最后梅雨卿言笑意盈盈地问道:“你和姜清曦是什么关系?”

    他说:“大家只是朋友。”

    对…

    只是朋友。

    “那大家的关系呢?”她问。

    他回答:“大家不是一般的关系…”

    所以,我和他,真的只是朋友而已。

    姜清曦内心有些失神,眼神

    有些落寞…甚至轻轻闭上眼睛,想起她和林峰的初遇,初出山门的少女与那位始终带着几分倔强的清秀少年见面。

    他笑得很灿烂,不带几分杂色,拱手打着招呼:“你好,我叫林峰。”

    少年满身是伤,却一声不吭,横眉冷对千夫指,将自己的信物送入自己手中:“此去,我也不知道能否归来,希翼姜仙子能替我把这个送到…就说,林峰不负本我。”

    他便义无反顾地冲了出去。

    待到再见到他时,少年依旧笑吞如初:“姜仙子,别来无恙啊!”

    她还记得,他们曾经在听雨楼的巅峰,在月下酌酒,月光悠然,那是姜清曦第一次饮酒,林峰举着杯,吟诵道:“我见清秋明月照清潭,不及仙子一笑红颜开。”

    她的感觉呢?

    心跳加快,脸上发烫。

    一股热气似乎爬上了精致玲珑的耳垂,令少女的心思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那也是她第一次脸红…那便是羞涩的感觉么,姜清曦至今难忘,这也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子抱有别样的心绪和感情,竟会那般红了吞颜,染了月光。

    姜清曦的沉默与回忆,却令高涟妤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明明如此美丽动人,热情似火,却让在一旁默默观望的姜清璃愈发不满。

    总感觉有一种洋洋得意的感觉,姜清璃心里嘀咕着,这个蛮子女也太嚣张了…但她回头一看,却看见jiejie闭上了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这笑脸真是可恶!不仅这样对jiejie无礼…还想抢走林哥哥,于是她鼓起勇气,对着高涟妤说道。

    “jiejie和林哥哥是不是朋友,跟你有什么关系!”

    “哦?”

    高涟妤似乎这才发现了站在姜清曦身旁,有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儿,英气十足的眉头轻轻一挑,那带着几分煞气的目光看向姜清璃,逼得脸上还有几分稚气的少女不由退后半步。

    又仿佛觉得自己退后了,会显得自己气势软弱下来一样,姜清璃先是退后半步,又涨红了脸,向前一步,努力挺起自己的小胸脯,初具规模的胸乳仿佛两个展翅的小乳鸽一般,微微昂起小脑袋,流苏吊坠微微摇晃,少女的姿色已有几分倾城绝世。

    “阁下是?”

    高涟妤打量了几下,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艳,姜清璃的吞貌非凡,与一母同胞的姜清曦有几分相似,却又不像姜清曦那般清冷如寒月,而是活泼中带着几分娇贵的娇憨与稚气未脱,也足以让人眼前一亮。

    “大华公主,姜清璃!”

    女孩昂起小脑袋,努力踮起脚尖,似乎这样能让自己看起来高挑又气势磅礴一点,用力鼓着小胸脯,仿佛就能让自己看上去更加成熟一点,但这高涟妤看来就像一个小女孩装模作样地张牙舞爪一般,令人可笑。

    “林哥哥?”高涟妤听见姜清璃这么称呼林峰,身为女性的直觉让她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个女孩儿也对林峰有非比寻常的感情,她又扫了扫闭上眼睛的姜清曦,差点笑出声来。

    这是要姐妹共侍一夫吗?

    她这样想着,而内心深处也不由生出了一股火光和恼意。

    “连这样的小女孩也招惹吗…哎…”她在内心深处,深深叹了口气,虽然早有准备,像林峰这样的男子必然会吸引许多女人,但连姜清璃这样的小女孩都对他有好感,甚至姐妹之间都一种心照不宣的感觉。

    再加上闹得满城风雨,让她还没来京城就传得沸沸扬扬的林峰与萧素雅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的才子佳人片段,都能编成一段佳话戏曲来传唱了。

    还是令高涟妤感到一股恼火与气愤。

    就这么喜欢拈花惹草吗?我的冤家。

    还有那个魔女…

    高涟妤对梅雨卿的忌惮远远高过姜清曦和萧素雅,在她看来,这两个女人的弱点都很明显,姜清曦如此骄傲又如此清冷,如何能忍受与她人共侍一夫呢?

    萧素雅这人也是外柔内刚,虽然为人有些逆来顺受,但若是真认定了某件事,恐怕就得不撞南墙不回头,一条路走到黑…高涟妤又不是没和她打过交道,真要是让萧素雅与人分享丈夫,恐怕她的决心比姜清曦还要坚定不移。

    而梅雨卿…高涟妤都没见过她,但隐隐察觉到这个女人恐怕就是最难缠的那个,修仙界虽然只有渺渺几句八卦闲话,却让她嗅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

    现在高涟妤就更放心了。

    她估计姜清曦宁愿和一个又老又丑的糟老头,都不愿意与meimei一起共侍一夫…

    但看见姜清璃这幅模样,也勾起了高涟妤心中的一丝兴趣,她打量打量姜清璃的身高姿态,还在她的胸脯上转了一圈又一圈,看得姜清璃感觉浑身不舒服。

    她不由带着几分刁蛮的语气说道:“看什么看?”

    “毛都没长齐的小女孩…有什么好看的!”高涟妤瞥了瞥,听见这话,顿时嗤笑一声。

    姜清璃顿时仿佛一只炸毛的猫儿一般,带着几分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说谁是毛都没长齐呢!”

    咔嚓!

    高涟妤挺起胸甲,铠甲的形状都那么硕大,似乎是特殊定制的样子,仿佛都能看见那波涛汹涌一般的轮廓与浑圆的形状,她伸手一解开胸甲,那对足以称得上饱满又紧致,因为长年的训练而显得格外健美又浑润无比,满是rou感弹性的双乳隔着衣服都是如此高耸挺拔,直冲云霄。

    如此春色撩人,与高涟妤的气质似乎形成了一股反差的美,格外诱人,但可惜大殿里只有三个少女,令得春光不露,好生可惜。

    什…什么野蛮的女人,怎么一言不合就脱铠甲了!

    但目光一瞟,却令气势汹汹的姜清璃表情一凝,浑身一僵。

    完全是她的好几圈以上…

    姜清璃顿时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下来,整个人颓下玉背,好像浑身的气势都被打败了一般…女人对于胸脯这块上,似乎天然有一种竞争感,遇上比自己大的,就好像受到压制一般,甚至比老鼠见了猫还要利害。

    她小脑袋转过去看了jiejie一眼。

    jiejie也…也好大…

    姜清曦的胸乳仿佛两轮月盘一般,又像几近圆满的明月一般,不似高涟妤那般健美又紧致,却又仿佛充满了活力和弹性,也是丝毫不下垂,傲然挺立,如此美丽如此惊人。

    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对一手可握的小乳鸽,姜清璃好像连发丝都垂落了三分。

    这…这…

    姜清璃不由想起来,小青前段时间还怯生生地告诉她“勒的太紧会长不大的。”

    当时她还不以为然,觉得长得大了不起吗?玉妃那么大的都是狐狸精…

    可现在看来,jiejie也这么大,蛮子女也这么大,好像母后也很大…父皇喜欢玉妃好像也是因为那对玉乳大得不行。

    难道、难道林哥哥,其实也喜欢大的吗?

    姜清璃内心泪眼汪汪,下定决心以后出门再也不裹那么紧的胸布了,万一以后真的长不大了,那就完了。

    看见这个小女孩终于退缩,高涟妤心情也好了几分,笑着说道:“这是大家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闲事。”

    “谁…谁说我是小孩子了!”姜清璃涨红了脸,带着几分嘴硬地说道,“我今年十六了!”

    还差几个月十六岁,也算十六!

    她心里嘀咕着,又像是自我安慰一样。

    “十六了还这么小?”高涟妤眉头一挑,美眸带着几分锋芒,“小meimei,你连孩子都养不活,还想男人?老老实实回去吃几年饭吧!”

    孩…孩子…

    姜清璃眼神彻底迷糊,仿佛在转圈圈一般。

    这个蛮子女好利害…jiejie,救我!

    她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姜清曦。

    而姜清曦此时也睁开眼睛,眼神恢复了平静与淡然,似乎连一抹波澜都没有,她说道:“高道友,我与林峰只是朋友关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关系。”

    “jiejie!”

    听见姜清曦这似乎在服软的话语,姜清璃顿时就急了,急

    忙开口道。

    而高涟妤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狐疑不定的神色,她盯着姜清曦的眼睛,说道:“姜清曦,我可不知道玄仙宫的人还擅长说谎。”

    “我以道心起誓。”

    姜清曦正色无比,又看了自家meimei一眼,“我和林峰,只是朋友。”

    随即她脸上露出一丝自嘲…

    是啊!只是朋友,这是他亲口承认的,当着别的女人,这样说的。

    高涟妤脸色微变,终于露出了几分惊吞:“姜仙子,何必以道心起誓呢?”

    她可是清楚,玄仙宫的功法就是炼心求道,心境胜于外在修为…玄仙忘情法——犹如天上太阴明月,圆满则无懈可击,完美无瑕;缺失则如新月阴晴圆,实力十不存一。

    敢用道心发誓,那是以道途为代价了!

    虽然高涟妤咄咄逼人,却也没想过姜清曦会如此决绝。

    “是我孟浪了。”

    高涟妤收起了几分凌人的气势,反而主动屈躬礼让,她虽说与姜清曦一同对林峰有情意,却也绝对不想,就这样害得人家的道途毁灭。

    而姜清璃也不敢搭话了,她虽然不懂修炼,但听见两人的对话,也知道jiejie说出的这句话,分量是有多重。

    “我累了。”

    姜清曦淡淡地说道,也不等高涟妤回话,便消失在了原地。

    “jiejie…”姜清璃担忧地看着怜月居的方向,随即又恶狠狠地对高涟妤说道,“都怪你!哼!”

    说完,姜清璃也大踏步地离开清泉宫。

    高涟妤则有些茫然失措,却又有些失落地说道:“我太…咄咄逼人了吗?”

    她是希翼林峰能只爱她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应该打败所有的竞争对手。

    但真的,有必要弄到这个地步吗?

    她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待到离开了皇宫,回头看着那皇城的山峰,似乎还能看见姜清曦的眼眸。

    爱,是自私的。

    对不起,但我不会这样放手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