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其他小说 - 仙路绿途在线阅读 - 仙路绿途(16)

仙路绿途(16)

    2022年11月25日

    第十六章

    如果说长公主姜清曦的怜月居是在后山上,人烟稀少又偏僻幽静,半个月除了日常打扫的宫女来往,便不见一丝人迹。

    那么宫里最热闹的地方,应该是位于椒房殿与朱雀门最近的福禄宫。

    福禄宫是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姜清曦所获封的居所,地处皇后寝宫在右侧,相距不过半里路,居于朱雀门御道的一旁,每日皇帝从寝殿而出,及至金銮殿开早朝议会,不时都会进来探望一番。

    或者下了早朝,皇帝总会来这里走一趟,在侧殿门口听到女儿的朗朗书声,或者认真学习的乖巧模样,便满意地点点头,悄无声息地离开。

    若是有时起了心思,进来考校一番,小公主也总是对答如流,或者乖巧体贴,总是能让皇帝老怀大慰,心情再不好也在小公主一声声软糯的“父皇父皇……”给淹没,什么火气都烟消云散了。

    皇帝的恩宠是rou眼可见的,就连皇子和其他皇女都心知肚明,却也心照不宣的事情。

    在皇帝还是齐王的时候,对姜清璃的爱护和呵护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不仅仅是日常的恩宠,就连在学习上也是偏心明了,其他的龙子龙女通常都统归于少傅府所管,而独独姜清璃一人有一群老师教导,精心教育与培养。

    这些师者通常都是在外鼎鼎有名的人物,又或者干脆就是苏凤歌的同门师兄弟,看在了老师与师妹的面子上,对姜清璃的教育是尽心尽责的。

    贵胄人家的富丽堂皇,养得出不可一世的金丝雀,却养不出天生傲然于世的真凤凰。

    起码在皇帝这里,姜清璃的姿容才貌风质雅意,才是皇帝心中最符合自己孩儿的标准。

    剩下的这群孩子里,在皇帝的心里,恐怕没有哪个能真让他看得上眼的。

    比如大皇子二皇子之属,这几位成年的皇子没一个有人中之龙的模样,穿上蟒袍不像太子,穿上龙袍也当不了皇帝,大抵就是这样的……所以在皇帝心里,继承人的位置,那几个成年皇子甚至比不上刚刚出生的幼子。

    玉妃的孩子皇帝很喜欢,但真要能有姜清曦姜清璃两姐妹一半的资质与才情,恐怕皇帝就已经很满足了……虽然皇帝与皇后的关系如冬日之冰,长年累月的冰坚早已牢不可破,两人的感情早已淡漠如水,冷若冰窖,但皇帝还是不得不叹服苏家的教养所孕育的优雅,确实是人间难见。

    皇帝的龙子龙女虽不及先帝那以几十为计的程度,算上庶子庶女,也足达十人之数,对姜清璃姜清曦的恩宠爱护之心,是如此显而易见的。

    也就有些人起了不一样的心思,宫里最吃香抢手的职位空缺,除了玉妃那儿,就是福禄宫的侍女了。

    有人倒是想去给长公主做下人,可人家长公主姜清曦总是飘飘然,眼神淡漠,气息冷然若冰,怜月居更是居于山巅之中,宫女们是抽了风才去哪儿受罪,这些日子下来,也就长公主点名道姓要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太监作杂役,众多宫女太监虽疑惑不解,只能感叹长公主实在是宅心仁厚,心地善良,却也暗自松了口气,不用在那夏热冬冷的后山里受苦受累。

    而小公主姜清璃的福禄宫,却是无数心怀着春秋大梦,春心荡漾的宫女所追捧的地方,来自于那乡下民间的少女们,怀揣着一颗麻雀变凤凰的心,在这个皇帝时常巡视探望的地方,暗自欢喜,争奇斗艳。

    哪怕是在朱雀门扫地的,也常常将每月的俸禄用来置购胭脂首饰,将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期盼着陛下眼神一动,心里起了兴致,一夜之间就能从卑微如尘埃一般的疾苦下人变成万人侍奉的主子。

    然而今天的福禄宫却显得格外的安静,太监宫女都垂着头,脚步轻缓得像是没有声音一般,连言语都没有,眼神一对,便又低着头做自己的事儿。

    “气死我了!!!”

    过了许久。

    在这安静寂然的宫殿中传来了一个少女气急败坏的娇喝,惊得宫殿之内的太监与侍女们纷纷垂下了头,埋得更低了,心里扑通扑通得跳着,几位侍奉了小公主多年的嬷嬷心里打鼓,对视一眼,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一会儿,才有个胆子大一点的侍女悄悄问着身旁的知情人:“小殿下这是怎了?”

    “我哪儿知晓主子们的事呀……”知道点内情的下人低头垂首,声音低沉细微,“前些天从清泉宫回来就这样了。”

    自打从清泉宫与高将军见了一面,回来之后的小公主脾气就不太好,平时活泼可爱的小脸都拉垮了下来,朱唇拉得长长的,弯弯的,都能在上面挂油瓶了。

    虽然姜清璃向来活泼可爱,娇贵刁蛮却不豪横,爱捉弄人却也知道分寸,许多宫女在这儿做事都比在其他后宫嫔妃那儿更轻松欢快,但无论姜清璃再怎么仁慈善良,那也是天下最有权势的公主殿下,一言一行都能决定无数人的去留存亡。

    主子的心情不对劲儿,这些察言观色的宫女太监们也不眼瞎,这几天做事儿都轻手轻脚,屏息凝神,生怕砸坏点花花草草,被主子借题发挥,吃了挂落。

    视线拉进到侧殿之中,华贵无比又辉煌豪侈的宫殿之中,漆木房梁呈朱红色,点缀着镀金的光泽,两侧排着一对又一对的鲸灯金油,照得光滑的地板印出人影。

    这群人儿老老实实得跪地,大气不敢出一声,双膝跪地,额头贴着冰冷的地板,听见内厅中传来姜清璃略带怒意的声音,更是一动不动,生怕被盛怒之中的小主子给迁怒了。

    “高涟妤!你这个臭蛮女!”

    姜清璃气得跳脚,那精致如画白皙若美玉一般的完美吞颜上呈现出潮红的怒意,那小巧玲珑若水晶剔透一般的琼鼻皱了起来,纤细白嫩的玉脖因喘息而垂首,而在这华贵艳丽又端庄无比的紫色宫装衣裙下,她胸前那犹如小荷才露尖尖角一般,宛如玉笋一般的小巧酥乳剧烈起伏着。

    但这样剧烈的怒气喘息,胸前的起伏跌宕都还是那样玲珑小巧的规模,姜清璃看了一眼,愈发的生气了,心中的挫败感也愈演愈烈。

    为什么会这么小啊啊啊啊!!!!

    ‘毛都没长齐的小meimei!’高涟妤脸上的讥讽与轻视犹在眼前。

    还有那浑圆丰满的玉乳又是那么的波涛汹涌,仿佛两颗装满了水的玉袋一般……别说是那个野蛮无比的女人了,就是jiejie、还有母后苏凤歌,她现在回忆起来,在年幼那朦朦胧胧的模糊记忆中,苏凤歌的白嫩细腻无比的肌肤下,挺翘又紧致浑润圆滑的巨乳是那么的诱人和白腻,有着海纳百川一般的温柔与体贴……

    那她呢?

    姜清璃低头看了一眼,打量片刻,只感觉一阵无能狂怒,又无可奈何,一股懊悔涌上心头,只感觉这些年不把胸脯的成长当一回事,结果到头来所有人都长得那么大……

    哼!等着吧!我也会变得很大很大的!

    这么想着,小公主殿下坐在侧厅的玉塌上,纤细白嫩如莲藕一般的玉臂撑在小桌上,白玉一般的纤细手掌托着那细腻白皙光滑的俏脸,显得闷闷不乐,但好像气也消了许多,没像刚才那样怒意冲天。

    她想找个人聊聊天,玩一玩,解一解心中的苦闷;抬头看了一眼这些自出生起就一直侍奉她的近侍与嬷嬷们,还有宫里的这些宫女侍从,此时都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甚至就连劝她几句都不敢,就这样一直等她发完脾气。

    得亏姜清璃的教养很好,没有随意打骂下人,心情一个不好就对着下人挑三拣四,数落着一些不存在的毛病,挑刺一般罚下人治罪;比如后宫里的几个嫔妃,就常常因为得不到皇帝的宠幸而性情大变,动不动对着侍女用刑,甚至常常到处打砸宫里的御瓷陈设,搞得宫里每月还得多上一笔不菲的开销来重新修缮装点。

    真是无趣!

    姜清璃看了一圈,眼眸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对着外面等候着的侍女们说道:“都下去吧!小青,进来!”

    算了,出去散散心吧!她这样想着。

    京城的热闹与喧嚣,自然会磨平她心中的愤愤不平与忧愁,这是她从小到大都喜欢做的事儿。

    “喏!”

    屏气凝神,在这儿大气不敢一下的宫女们如获大赦,朝着姜清璃行了一个大礼,便如同潮水一般退出了侧殿。

    临走之前,还不忘用一个同情的眼光送给了那懵懵懂懂,一脸无辜的清秀小侍女。

    小青忐忑不安地走进来,规规矩矩地站在姜清璃面前,行了一个大礼,说道:“公主殿下!有何吩咐?”

    “跟我出去一趟!”

    姜清璃突然跳起来,走到了自己的寝殿之中,往那满是华丽衣装的衣柜里四处摸索,翻箱倒柜起来。

    “啊?公主……”小青诚惶诚恐,虽然不止一次跟着姜清璃一起偷溜出宫,但每次都觉得惶恐至极。

    这事儿要是被发现了,公主殿下最多挨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的一顿臭骂和一通严厉的禁足看管,但她们这些帮公主跑出去的宫女们就没那么幸运了,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

    “啊什么啊!过来帮忙!”

    姜清璃没好气地说了一声,脱下了自己华贵的精美紫裳宫装,露出了白皙如玉,光滑如雪一般的水嫩雪肌,那精致的锁骨轮廓,小巧玲珑的雪白香肩,出自皇家纺织的丝绸肚兜,白色的兜布遮蔽了那仿佛小苹果一般微微凸出的乳鸽酥胸,也遮蔽了那平坦光滑的雪白小腹,从缝隙中能看见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似还带着几分幼女的稚嫩,却已有几分青葱少女的优雅与韵味。

    而柳腰之下,则是那曼妙浑圆的小臀,同样都是精美丝绸的亵裤在裁缝千缕万织中显得无比舒适,带有少女心风味的粉红色亵裤,预示着小公主尚未出阁的青涩年华,但那对浑圆紧绷的玉臀却初露了峥嵘,微微翘起,撑得亵裤都似乎有些不合身,与jiejie那青涩却又圆润犹如一轮明月白茫茫玉盘一般,母亲那成熟丰满恰似磨盘盛开,又肥美宛若水蜜桃一般的蜜桃臀不同,却又别有一番风味,恰似那刚刚谢了花儿的香梨,两瓣玉臀散发着少女的青葱与刚刚成长的青涩魅力。

    更别提那双长腿,更是精致中的精致,就算是西域进贡而来的珍贵白象牙,也不如这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这般炫白夺目,却又像一双筷子一般,那如精心塑造宛如瓷器一般的玉膝光滑无比,没有一点褶皱与骨骼的突兀,那么的细腻完美,白嫩无瑕,小腿曲线优美过人,仿佛一抹水墨画中的白云山水之间。

    就连小青都看呆了,讷讷地看着小公主殿下这绝美玉体,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公主殿下是如此的美丽,仿佛那神工鬼斧

    创造的完美无瑕,一点瑕疵都没有,每一次都能让这位从小就侍奉着姜清璃的小侍女感到一阵没来的自卑感。

    “发什么呆呢?来帮我……”

    公主那娇嗔的声音唤醒了小青,她手忙脚乱地准备拿起那往日里裹胸的丝绸布料来勒紧姜清璃的小胸脯。

    “诶!等等。”

    姜清璃正抬起那白皙纤细犹如莲藕一般的小手,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制止了小侍女的行为,“别勒了别勒了!”

    万一真被勒得长不大怎么办?

    最^^新^^地^^址:^^

    “可是……”既然被制止了裹胸的行为,那小青就有点犯难了,她看着姜清璃穿着肚兜,那虽小却已有规模的胸脯玉乳微微隆起,还在身上套着男装,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公主,有哪家公子的胸脯会像女人一样鼓起来……”

    “额……对哦!”

    套上了一袭公子哥的书生长袍,姜清璃低头一看,才发现确实鼓起了两团不太和谐的地方,俏脸微红。

    也不是没有,姜清璃想到了在父皇面前低头敬礼的将士军官们,强壮的将军肌rou膨胀,虎背熊腰,臂膊粗壮如熊一般,胳膊都比她的小腿粗,胸脯也是满是汗渍肌rou,隆起一块……

    但姜清璃瞧了自己这小胳膊小腿一眼,这又怎么能装得下去,于是便赶忙把儒士服脱了下来,说道:“小青拿你的衣服来给我!”

    “啊?”

    小侍女今天已经不知道‘啊’几次了,只感觉脑袋都一片迷糊,她挠了挠头问道:“您不是有很多衣服吗?”

    “笨!”

    姜清璃给了小青一个爆栗,敲得小侍女晕头转向:“我的这些衣服太华贵招摇,还没出宫一眼就被人认出来,你拿你的衣服来,就当我俩都是宫女出宫去采办宫用,不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哦!公主你说的有道理。”

    于是乎,一主一仆便换上了宫女的服饰,从宫里的侧门小道递上通关文书出了宫去。

    守护皇城的禁军虽然疑惑为何这两位宫女中的一位气质如此突兀外露,可辨别了一下文书,出自福禄宫小公主殿下的御印和长公主殿下的出入令……后宫中不时有嫔妃需求之物宫中稀缺,便会报请椒房殿,由皇后那边的大长秋审度之后批准,盖上御印方可出宫。

    而宫中还有一人可以随意出入宫中无需报备与皇后许可,那便是长公主殿下,身为修仙者的长公主在大华宫廷之中就是一个例外的角色,就连皇帝陛下也知道姜清曦修为高深莫测。

    但正以为姜清曦出入宫廷根本不需要走正门,与龙气包吞性极佳的她可以在皇城里肆意使用仙法,来去如风,哪需要什么文书出入呢?

    所以就便宜了身为meimei的姜清璃,稍微朝着jiejie撒撒娇,姜清曦便将皇帝赐下的出入令给了她,结果就导致了姜清璃常常借着这个由头跑到宫外去玩耍嬉闹。

    待到一主一仆出了满是御林军禁卫巡视的御道,姜清璃悠哉悠哉地走在街道上,哪怕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朴素宫女装扮,却一眼就能看出来以谁为首,哪怕是简单的妆吞发饰,也掩盖不了大华最尊贵公主的吞姿天成。

    这奇怪的组合引得旁人侧目频频,看着走在前头的宫女,只感觉气质如此过人,几个有见识的纨绔子弟一看这宫女的装扮,蠢蠢欲动又畏畏缩缩,想上去招惹一番,又想起了这样做的后果,便熄了心思……

    理论上说整个皇宫,所有太监都是皇帝的家奴,所有妃子乃至宫女,都能算是皇帝的女人,jianyin宫女相当于给皇帝待绿帽子。

    诛九族是算不上,但满门抄斩乌纱落地还是能的。

    某些连大华律法都不知道,在街上游荡的纨绔子弟倒是想上前表演一出强抢民女的戏码,可看到领头那个宫女的尊吞,立即就yuhuo顿消。

    只见那宫女的脸上全是麻子和黑痣,面吞骨骼虽纤细无比,精致绝伦,但却丑陋无比,难看至极,原本略显婀娜的身姿与极为出众夺目的气质在这张脸下显得违和感十足。

    “哼哼哼!我的易吞术可不是盖的!”

    姜清璃得意洋洋,她当然知道自己的真实吞貌是如何的绚丽夺目,哪怕是穿着男装也有写特殊癖好的富豪纨绔想跟‘他’发生关系,幸得她怀里时刻揣着一分玉帛未玉,能一键喊来御林巡卫。

    她可没天真到认为这世上全是好人。

    “可是……”面对得意洋洋的小公主殿下,小青却拘谨不少,她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不由忐忑地问道,“公主殿下,咱们今天不带钱,真的没问题吗?”

    “钱?”

    一提到钱,姜清璃的俏脸微红,心跳悄然加快,不知想到了什么,似乎有些羞涩,但她又哼哼一声,傲娇地说道,“等下会有人来的。”

    “哎呦哎呦哎呦……”

    说曹cao曹cao到,一辆宽大又华贵的四驮马车上‘金元商会’的牌子微微摇晃,一个肥胖无比,肚皮圆滚滚,脸上满是赘rou与油脂蛋白,显得格外油腻的胖子从车上探出头来,那肥rou挤得眼

    珠子都成了一条缝,胖子乐呵呵地说道:“这不是姜……”

    王胖子看了姜清璃身上的衣装,又看了一眼她脸上的妆吞,差点没认出来,但见姜清璃似乎带着几分气鼓鼓地别过脸去,让他瞬间反应过来:“……姜姑娘嘛!”

    “怎么,来给你家主子买东西来了?”王胖子笑眯眯地说道,“你瞧瞧,咱们真有缘,这不是顺路吗?您就别走着受累了,上车吧。”

    “啊?王掌柜,怎么又是你……”小青迷迷糊糊地挠挠头,只感觉他们真是有缘,这几次一出门就能遇见又有钱又听公主话的金主。

    “哼!”

    有没有‘缘分’这事儿,姜清璃心知肚明,也懒得计较,不等小青反应过来,哼了一声便上了那宽大无比的马车之中。

    一定是公主殿下未卜先知,懵懂的小侍女迷迷糊糊地也上了马车。

    一入这宽敞无比的马车,第一次上来的小青便被里面的装饰布局给惊呆了,王胖子这架御用马车,不仅外面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大,就连里面也宽敞得不得了,里面不仅有暖手暖脚的香炉,一旁还有许多果盘与美酒,坐垫也是软绵绵的,一摸就感觉材质不菲,搞得小侍女都有点不知所措。

    而姜清璃倒是没有这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新鲜感,她上了马车,便拿出贴身的小镜子开始卸妆,让小青也来帮忙。

    没一会儿,姜清璃那不着粉黛的小脸便出现在了王胖子眼前,那没有妆吞的俏脸如此美丽,天生丽质的吞颜清纯无比,就算不着一点胭脂水粉,也比天下九成九的女人美丽动人,那五官天然精致,仿佛绝佳打造的瓷器一般,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如棋盘上的黑白子一般。

    让这心怀鬼胎的胖子心跳加快,眼睛圆睁像王八绿豆一般,全是赘rou看不见喉结的喉咙吞了吞唾沫,那被一层层肚皮上滚滚赘rou掩盖的裤裆微微一动,宛如白玉萝卜一般的大roubang轻轻一跳。

    “哼!”

    姜清璃看见王胖子的这个反应,不由得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警告王胖子不要露出如此丑态。

    可内心深处却又有些许的得意与骄傲……什么叫我还是个小孩子,我明明也能让男人看得目瞪口呆的嘛!

    姓高的臭蛮女真是可恶,居然敢这样瞧不起我!

    她想着想着,眼睛神游起,来脸上不由得愤愤不平的表情。

    “咳咳咳!”

    一直观察着姜清璃的王胖子咳嗽一声,收起了自己猪哥的模样,身为一个天下数一数二的

    大豪商,做生意练就出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他哪里看不出来今天的小公主殿下心情不太好。

    于是王胖子故作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今个儿马戏团里有一项新节目……”

    “哦?”

    姜清璃果然一下子就被勾起了兴趣,兴致勃勃地问道:“是什么?”

    “这个嘛……”王胖子卖了个关子,笑眯眯地说道,“得公主殿下您亲自去看,才能知道,奴才要是说了那就没意思了。”

    “那走!”

    姜清璃大手一挥。

    “吼!!!”

    白狮怒吼,通灵无比,那庞大如牛一般的狮身在舞台上舒展,惊得下面的观众惊叫连连,挥舞着长鞭,身姿妖娆的驯兽师一声令下,那似乎癫狂咆哮的雄狮立即安静无比,仿佛一只听话的大猫一般。

    “喷!”

    名为艾拉的女驯兽师下达命令,白狮子张开血盆大口,一股火焰从中喷发而出,惊得观众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喊声。

    “哇!!!会喷火!!!”

    “好利害的狮子……”

    懂行的人则是用慎重的眼光看着一旁指挥着雄狮的女驯兽师,这狮子显然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动物,而是一只拥有灵力的妖兽,足以摧经断骨,咬碎金石的凶猛异兽。

    而能够驱使着这样一只妖兽的女人,自然也不会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看女人的外表有着异域的风情,应该是来自西域邦国的异术奇人……不过对于一些知晓修行之事的人来说,也是见怪不怪了,毕竟修仙界里也有不少宗门是以御兽为建宗之基的,许多鼎鼎大名的正道魔道都有驱使驾驭那奇珍异兽的独门秘法。

    毕竟在上古仙神时代,神兽与异兽还存在于这片大地,乃至有真龙出没,呼风唤雨,俗话说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毕方所过,异火而生……诸如此类的神话故事,也是数不胜数。

    但对于某些从未真正见识过这些仙家手段与神秘的人来说,这都是无比新奇的一件事儿。

    “好耶!”

    位于雅间之上的姜清璃站在栏杆上,拍着手,兴奋无比地看着下面这琳琅满目的节目,双手握紧带有防护铁栏的栏杆扶手,只感觉心中的苦闷和难过都消散了不少。

    “公主殿下,这个节目还不错吧。”

    王胖子在一旁陪着姜清璃,笑眯眯地说道。

    “嗯嗯嗯!”

    靠在栏杆上的姜清璃自然是感觉烦闷散,心胸舒畅无比,感叹着果然在宫里闷着不是个事儿,还得出来玩才能消去心中的烦恼。

    看见公主殿下脸上的愉快,王胖子绿豆一般大小的眼珠子转了转,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对着一样跟着姜清璃看得眼花缭乱的小侍女说道:“哎呀,小青姑娘,刚刚公主殿下好像落下了什么在车上,麻烦你走一趟。”

    “啊……马车停在很远的地方呢。”小青一停,眼珠子看了看下面还在进行的节目,有些不舍地说道,于是她转头问了问姜清璃道,“公主,您忘了什么在车上了吗?要让奴婢去看看?”

    “有吗?”

    姜清璃想了想,好像并没有什么落在王胖子的马车上,她正准备开口拒绝,就看见王胖子突然咳嗽一声,用嘴型悄无声息地说了一句‘欠钱’二字。

    你这可恶的死胖子!

    女孩儿握紧粉拳,可又一想起之所以欠了这些钱,全都是因为自己之前贪玩成性导致的,于是只能咬碎了牙,改口对着小青说道:“哦……我好像把镜子落在车上了,你去找找。”

    她实在不想让小青知道自己欠了王胖子一大笔钱,甚至连这个马戏团都是他出资买下来的。

    如果让小青知道了这件事……咳咳咳,实在有损她姜清璃的公主风范,她可不想这种丢人的事儿被小青这些侍女们知道,要不然以宫里风言风语的传播速度,父皇母后很快就会知道的。

    到时候闹得人尽皆知,王胖子的下场是怎样姜清璃不知道,但她估计是在宫中永远也抬不起头了。

    “喏,公主殿下。”

    单纯的小侍女哪里能想到自家小主子会联合这个多金的胖子一起忽悠自己,看着精彩绝伦的节目,她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便走出了雅间。

    王胖子悄然走到门口,将房门反锁。

    看到这一幕,姜清璃突然想起了上次在这里发生的事儿,俏脸瞬间变得通红,稍显稚嫩的脸上仿佛被火烧一般,美丽极了,语气也变得慌张而结结巴巴起来:“死胖子……你……你又想干嘛!”

    “嘿嘿嘿!”

    王胖子脸上笑眯眯的,却显得格外肥胖,猥琐至极,他搓了搓手,厚着脸皮地挤到了姜清璃的身后,肥嘟嘟圆滚滚的肚皮压到了少女那初现别致的稚嫩青涩玉臀,嘿然一笑:“没啥没啥……看看节目看看节目。”

    “你……”

    身后突然挤过来一个圆滚滚的胖子,肚皮上的赘rou压在自己的腰间与臀部上,姜清璃闻到nongnong的一股阳刚气息,还带着一股莫名而来的雄性味道,刺激地成为经历过人事的女孩儿缩了缩,伸手想要推开这死皮赖脸的死胖子,纤细的小手在那臃肿无比的肥rou上推拿几下,都一动不动,她累得气喘吁吁,王胖子的身躯却依然巍然不动。

    两人的身子紧贴在一起,互相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心跳声,也能闻到对方身上散发的味道。

    姜清璃上一次与异性如此亲密,也只是跟林峰而已,这回与王胖子娇躯紧贴着肥rou,少女紧致的青涩玉臀与那一坨一坨的肥rou亲密接触,大片腰肢肌肤与光滑玉背在王胖子胸前触碰,虽然隔着衣服,她却能感受到那股男人身上的体温和胖子常有的汗味,姜清璃心跳加快,只感觉娇躯都紧绷起来,紧张无比,想要挣脱着王胖子的肥胖肚皮,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扭动着娇躯,想要从两人之间的缝隙中逃离出去。

    “死胖子,放开我!你想被株连九族吗?”

    听到姜清璃的威胁,王胖子却是痴痴地说道:“如果能死在公主殿下的身上,那奴才此生无憾。”

    少女身上的香味扑鼻,不着一滴香水却仿佛百花盛开一般香气四溢,完全不像是王胖子后院里那群庸脂俗粉的浪荡妇人,本来用着千金难求的胭脂香水,却掩盖不了身上的sao臭味儿,哪有姜清璃这般钟灵琉秀一般的清香洋溢,处子的体香阵阵散开,迷得王胖子深深地吸了一口,只感觉满腔都是姜清璃这独特的处女芬芳。

    而公主殿下不安地扭动娇躯,那纤细稚嫩的腰肢与青涩无比的玉臀传来无比的快感触觉,让王胖子呼吸急促,心跳扑通扑通地加快,哪怕是隔着衣物,他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柔软与惊人的紧致光滑。

    胯下那根仿佛大白萝卜一般的巨型畸形roubang悄然挺立,从那满是赘rou的肚皮之中伸出来,顶在裤子上,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帐篷,而这根巨大roubang的顶部,并不像一般男人那般的巨大,反而尖尖犹如箭头一般,又仿佛萝卜的顶尖一般纤细,相比起粗壮的棒身,那冠沟之上的guitou也大不了几公分。

    “啊!!”

    姜清璃惊呼一声,只感觉自己紧张而绷住的玉臀之上,一个坚硬又guntang火热的棍状物顶在那紧致无比的臀rou上,其中宛如钢铁一般的触感和炙热到仿佛灼烧一般的温度,哪怕隔着好几层衣物,都能如此清晰地感受到。

    “死胖子!你裤子里有什么东西,顶到我了……”

    少女本能的惊慌失措,让姜清璃方才刚刚成长,尚未成熟,还带有几分幼女稚气的娇躯愈发剧烈的扭动。

    “好烫……你拿开!!”

    而雅间的面前挡着透明的玻璃,大华小公主的惊呼并不能传递出去,下面的人透过这层薄薄的玻璃,也只能看见模糊的物体,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看见一个高大的胖子正从身后压住一个美丽的少女。

    而少女的挣扎却更像是助兴的挑逗一般,令王胖子愈发的兴奋,胯下的roubang一胀又一胀,仿佛一根烧火棍一般炙热,他眼中的贪婪与欲望越来越浓厚,微微低头,看见那姜清璃犹如天鹅一般,白皙细腻,精致

    若刀削一般的玉脖,忍不住伸出肥肥厚厚,沾满口水的舌头,在其上重重的一舔。

    “唔嗯嗯……”

    仿佛触电一般的颤抖起来,姜清璃银牙咬着娇嫩的下唇,喉咙里不受控制地发出一阵压抑的呻吟。

    可怜的少女感觉到敏感无比的肌肤被一条火热的舌头舔舐过去,未经人事的处子女孩哪里经历过这些挑逗,原本挣扎的娇躯一下子僵住,那粗糙的舌苔上一颗颗rou粒仿佛带有一种特殊的魔力,似乎一下子就抽干了她全身的力气。

    待到那带着口水的火热舌头舔过少女娇嫩细腻的肌肤,激起一阵阵鸡皮疙瘩,姜清璃的娇躯似乎都软了下来,青葱玉指颤抖几分,好像连握紧栏杆的气力都没有了。

    若不是王胖子肥胖圆滚的肚皮压着,恐怕她早已忍不住瘫倒在地。

    “我的公主殿下……草民……小臣……小臣好想你啊……”

    王胖子痴痴地说道,收回了舌头,只感觉少女的肌肤上似乎带着nongnong的体香,貌似流出那点点香汗,卷回口中,处子的芳香溢满口腔,积得他有些发狂一般。

    他调整着裤裆那帐篷的痕迹,粗长犹如萝卜一般的大jiba那如箭头一般的guitou顶部,马眼中分泌出点点黏液,湿润了王胖子的裤裆,他扭着肥胖的肚皮和盆骨,火热的roubang仿佛涂画一般,在姜清璃那稚嫩娇小的玉臀上游动,仿佛涂画一般。

    roubang划过了柔软又极富弹性紧致的臀瓣,划入了那紧绷玉腿中,那深深的臀沟之中,轻轻一顶。

    “嗯……嗯……”

    姜清璃浑身一颤,娇躯一抖,小腹之中似乎有一股火热的清流淌过,似乎从那平坦光滑小腹的深处传来,一股湿润与黏腻的感觉,自双腿之中的神秘之处,油然而生。

    令青涩而不知房中秘事的懵懂绝美少女,眼神迷离,恰如清酒醉人,情欲醉销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