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其他小说 - 仙路绿途在线阅读 - 仙路绿途(21)

仙路绿途(21)

    2022年11月28日

    第二十一章

    宫闺高庭之下,点点冬日落下,暖阳照射,映射在那满是冰雪的地上,似暖洋洋,可空气中冰冷的空气,依旧刺骨,令人不禁打了个寒额,哈出一口热腾腾的白气。

    这种环境之下,阳光刺眼,晒得人脸上发资,可空气中弥漫的冰冷却似乎不减,深达数寸的冰雪铺在地上,被热气蒸腾,却因蒸发,而汲取着周围的温暖,冰雪稍稍融化,可温度却是下降了几分,冷得令人直哆嗦,恨不得躲回温暖的房间里,豪上一层毯子,就此如过冬之熊一般冬眠数日。

    比如说守卫皇城的禁军,便是最讨厌这样的天气,冷热交加,还不如在雪夜里被刺骨寒风拍打,这又冷又热的冬阳,对他们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可就算如此,守卫皇城,保卫皇帝陛下的禁军侍卫们,依然一丝不苟,整装待发,神情肃穆认真,一刻也不敢松解。

    毕竟这里是天下之中,整个大华帝国的核心,容不得有一点闪失。

    就算是守卫侧门小道的禁卫军,也是公事公办,生怕一时疏忽,丢了铁帽是小,牵连家人才是大祸事。

    可现在守卫皇都关卡的禁军统领,却有些捉摸不定,他一边查看着手上的牒牍御书,细细看过几遍,连上面的缝隙都仔细观察琢磨一遍又一遍,然后又有些面带纠结为难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

    通关牒牍不假,上面的御书法印,红堂赤朱笔,也丝毫不作伪,不仅有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御用印章,还有来自那位地位超凡的清曦公主的特权法印,上面的痕迹与特殊的灵气波动,证明了这东西丝毫不假。

    可真令这名禁军统领纠结不断的,则是拿着这个通行证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不是别的,是因为这个少女的容貌穿着,实在太惊艳绝伦了!

    她穿着一身淡紫的宫装长裙,修身贴体的衣裳将少女身姿的曼妙勾勒得淋滴尽致,稍显有几分稚嫩,却依然发育地很好,已有前凸后翘一般的模子,举手投足之间更是有一种花开绽放的青涩娇嫩,却又掩饰不住那未来必定绝世倾城的影子,胸前露出点点的白皙无比,宛如温玉一般的雪肌,竟比地上的白雪还要白上几分,那精致似雕刻一般的纤细玉脖,如骄傲的白天鹅一般,托着那如世间万物美好于一身的倾世容颜上。

    那张俏脸似有几分稚气未脱,尚且还有着几分童真的痕迹,面容的轮廓又是完美无瑕,玲瑰完美,五官仿佛是天成的艺术品一般,无比和谐,仿佛少一丝便成了残次品,多一分而又显得刻薄夺艳,恰到好处的精致容颜上,化着点点的妆容,细细的眼线令少女那水灵灵而黑白分明的美目,似乎细长了一些,多了一分成熟的风味,没有多余的胭脂水粉,点点红妆装饰,那小巧玲珑的娇嫩香唇印着淡淡的朱红,宛如点睛之笔一般,鲜艳却又没那么夺目,大方而又没有那么浮夸。

    如此美丽的少女,不仅令那冬阳都为之黯淡,就连许多侍卫禁军也频频侧目,不由失神,仅仅只是站立在那里,就美不胜收。

    可正以为她的美丽,这高贵奢华的精致宫装,那种不是装出来,浑然天成的天然贵气,仿佛是巡视天下的凤凰一般,似傲又似凛然俯瞰,气质如此出众,惹人注目,仿佛在人群中都是天然的主角,必然会让人挪不开视线的高贵。

    所以禁军统领才会拿不住主意,这名少女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小人物,按照道理应当是需要细细盘查,可她又用出这由宫中的大人物才有的通关证明,令得他有些左右为准,不知如何是好。

    “这位……”负责看管关卡通道的禁军统领酝酿了一下言语,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姑娘,对!这位姑娘,请问您是哪位贵人手下的……咳咳咳,在下并非冒犯。”

    衣着样貌如此,在宫中也必然是有头有脸的存在,禁军不可无令踏入后宫,不晓得后宫的情况,可眼观此少女的绝美模样,想必不是哪个贵人,也是贵人身边的亲信。

    “福禄宫六品女官,你可以叫我小青。”

    面前的少女似乎心倩并不是很好,沉默许久,眼神低垂,从怀中拿出一个身份玉牌,交由禁军统领查看。

    哦!原来是小公主身边的人!

    “姑娘慢走,在下有所怠慢,还望海涵!”

    确认了身份,禁军统领略显恭敬地将玉牌归还,抬手就给姜清璃放了行。

    六品女官是小,小公主的身边人这个身份,才是令这些人恭敬的原因,众所周知皇帝陛下最宠爱小公主,虽然还有有些宾妃也生出了女儿,可被封为公主,在宫里拥有“小公主”这个名号的,也只有福禄宫的主人,皇帝与皇后的心头rou,若是一不小心得罪了,女子最小气,指不定刻意唠叨上几句,他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嗯!”

    少女淡漠地点了点头,一步一步地离开了宫门,可脚下的动作却是一瘸一拐,似乎伤到了脚踝,禁军中许多将士见到这一幕,少女略显孤独的背影,那我见犹怜的模样,恨不得立马自告奋勇上去帮助她,可又在军官统领的严厉目光下悻悻作罢。

    但这些人就算再怎么大胆的想,也不会把面前这位少女,联想到这宫里号称叱咤风云,要什么有什么的娇贵小公主。

    可少女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与痛苦,身体上痛楚,远远比不上内心的挣扎与迷茫。今天的林峰,不仅刺痛了一位仙子的心,也伤透了一位懵懂思情的少女,那敏感又细小的心灵。

    她想过很多,听到了林峰进宫来的消息,欣喜若狂,在手忙脚乱之下穿上自己最喜欢的衣裳,更是破天荒地在自己那素颜便可艳压群芳的吞颜上化了淡淡的妆,娇羞无比,希翼能让林峰看看她的美丽,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一个成天贪玩爱玩的小女孩,也是一个美丽动人,落落大方的高贵淑女。

    可她……终究是比不上jiejie。

    “我是来找你jiejie的……”

    “对不起……”

    连个正经的道别都没有,只有这样的歉言。

    我终究,比不上jiejie吗?

    姜清璃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痛的滋味,酸甜苦辣都不及她现在内心的煎熬,rou体上的痛苦,不及那钻心的苦痛。

    或许这便是少女的第一次尝到了失恋的感觉吧。

    可她并不恨jiejie,也不恨林峰。

    她知道这不是jiejie的错……也不是她的错……

    她只是有一种压抑感,沉在心头,令她想逃避,令她想远离。有一种悲伤,在内心汇聚成河。

    似乎像是堵塞不住一般,往眼睛上涌,令她的视线模糊。

    姜清璃抽了抽小鼻子,努力地抬起头,望向那一望无际的天空。

    她甚至有些悔恨自己一个人出来,否则还会有个人陪着她,听她倾诉内心的苦痛。

    “哎呀哎呀哎呀!”

    似乎好像是听到了姜清璃的心里话,身旁传来了马车停下的声音,车上传来了一声浮夸至极的惊讶声,车帘掀开,一个肥肥胖胖,肥头肥脑的脑袋摇摇晃晃地伸出来,那在赘rou缝隙中努力睁大的眼睛如绿豆一般,那夸张的表情显得格外滑稽可笑。

    “有缘呐!有缘呐!”

    “这也太巧了!”王胖子还是那副笑眯眯又假装偶遇的模样。

    早就知道王胖子套路的姜清璃一言不发,直接掀开了马车,走上了台阶,踏入了王胖子马车的内部,就瞧见这宽敞无比的马车还是原来的模样,却多了好几个暖炉,让车内一下子暖和无比。

    她直接坐在了王胖子的对面,沉就不语。

    “额……”

    察言观色能力出色的王胖子,一眼就看出来今天的小公主殿下心情不太对劲儿,那满肚子的笑话浮夸模样顿时吞了回去,跟着讪笑一声,也不在说话。

    两人在宽敞的马车内,却是一瞬一时间都缄默了起来。

    只有那马匹轻轻踏步前行,车轮在地上翻滚的声音响起,而又因为这造价无比昂贵的车架乃是受了仙家手段的加持,内部却是一点颠簸都没有,平稳至极,只有窗外不时闪过的街景与冰雪覆盖房屋的画面,预示着这匹马车在奔跑前进。

    沉默……还是沉默……

    “咳咳咳!”

    于是过了好久,最终还是王胖子最先沉不住气,咳嗽几分,正准备找着话题。

    他上下打量了姜清璃一番,直勾勾地盯着少女此时的模样,那绝美的脸上带着几分稚嫩,淡淡的妆吞却冲淡了些许,多了丝妩媚多姿,还穿着一身华丽高贵的宫装长裙,乃是王胖子之前从未见过的,本就显露出几分绝色风采的小公主,此时将自己的美丽与气质衬托得淋滴尽致。

    王胖子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道:“公主殿下……您今天,真漂亮。”

    “……”

    姜清璃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却是讶然至极。

    没想到,她的精心打扮,也没能令林峰说出来,却不曾想,竟然会在王胖子的口中听到。

    “哼!那当然了!还用你说?”

    虽然心里受用,可小公主嘴上却是倔强拗气,一副很不高兴的模样。

    少女略显几分红润的眼眶,低迷的倩绪,让久经情场的王胖子一眼就看出来了端倪,他虽恼怒不平,却又是贼胆暗起,甚至有几分窃喜。

    那得了公主垂青的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无知得很!

    不过正是如此,才能表现出我王旺财的魅力与风度翩翩,让小公主明白,我才是她的真命天子……王胖子用手摸着肥肥胖胖的下巴,绿豆一般大小的眼珠子直溜溜转,一副很猥琐的模样,心里全是坏水与龌龊的yin色打算。

    俗话说受了情伤的女子最好把握,如今正是我王旺财趁虚而入的好时机!

    于是王胖子故作一副深沉的模样:“公主殿下真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孩儿……哪会儿有人看不出来呢?您说是吧?”

    “您看看您的绝世吞颜,天底下哪些女子能比得上?”

    “您看看您的精致玉足……咳咳咳……我是说圣洁之躯,又是哪些妖艳贱货可比拟的?”

    “您再看看您的风华绝代啊……那些个所谓的花魁秀女……根本不及您的一根毫毛啊……”

    所以那人,到底是看不出来,还是看出来却选择视而不见……

    姜清璃脑海中回想起刚刚的一幕,一下子又变得低沉起来,似乎连那柔顺至极的青丝也无力得垂落在胸前。

    “不要这样胡说八道!”

    王胖子叽叽喳喳的声音,虽然令姜清璃内心舒服了几分,却又有一道模糊的

    裂痕似乎在言语中出现,烦躁与沉闷,令她开口道。

    “我哪有那么好。”

    姜清璃带着几分羞涩,又有几分迷茫地说道。

    这确实是她的自谦了,加之生长环境的不同,母亲与jiejie是那股美丽、惊艳无比又气质各异的绝世美人。

    她知道自己很漂亮,但和母亲以及jiejie比起来,又差了几分。

    却没想到王胖子竟一改往日的顺服唯诺,将自己在商场上练就的一身拍马顺溜的功夫表现得淋滴尽效,厚无颜耻地说道:“哪能呢?我这是在陈述事实啊!我是真心觉得公主您,是天下第一的美人儿……我对您的敬仰,那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愿永生永世啊……都做您的狗”

    听着王胖子这rou麻至极的话语,让既高兴又有些莫名难过,还有几分羞耻的姜清璃不禁恼羞成怒地喊道:“你闭嘴!”

    却不料此时的王胖子却突然变得平静下来,那肥胖的脸上似乎露出一抹笑吞:“公主殿下,你的心情好一些了么?”

    姜清璃一怔。

    确实,在王胖子在搞怪一般的行为下,她内心的那股沉郁似乎消散了几分,阴霾也退散了不少,终于是露出了些许的快乐。

    可……可王胖子又是怎么知道她心情不好的?

    瞧见姜清璃的模样,熟通人情世故与情感的王胖子内心暗笑,她这副懵懂无知又为情所困的样子,走遍大江南北,日过无数女人的他,可见过不少。

    公主殿下虽华丽冷艳,无比高贵,可终归是一个青春年华,懵懂怀春的少女,哪里又是他这居心叵测的好色胖子的对手?

    于是王胖子故作矜持,一副温柔无比的模样:“因为,殿下你的眼神出卖了您。”

    可惜王胖子长相肥胖丑陋,装作一副暖男的模样也不过是在东施效颦,在外人看起来却是猥琐无比,连一点温柔体贴的样子都没有。

    姜清璃颜抖着眼眸,服帘微垂,遮蔽了她那清澈的目光,仿佛逃避一般;“……没有的事!”

    “哎!”

    看来想要攻破小公主殿下的心防,必须得下猛药才行。所以王胖子故作深沉,叹息一声。

    “公主殿下,您又何必骗自己呢?”

    “他真的……爱您吗?”

    “如果他真的爱您,就不会这样……让您痛苦,让您失落,让您难过了”

    王胖子的言语,却仿佛刺人的针一般,深深刺入了少女的心扉,亦是让她那伪装的模样,都变了样。

    林哥哥……不……林峰……

    林峰……

    你真的……

    可少女翻遍了回忆,却是连自己也说不出有过多余的感情。他一直把自己当成meimei。

    最^.^新^.^地^.^址;

    &65301;&65363;&65302;&65363;&65303;&65363;&65304;&65363;&65294;&65315;&65296;&65325;

    姜清曦的meimei……

    没有多余的男女之情

    他或许与jiejie,与高涟妤,与萧素雅……都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与倩愫但唯独在她这里,却是一个……meimei……

    “闭嘴!”

    少女的声音第一次如此的愤怒,威严尽显,淋滴尽致……可在那愤怒的背后,却是一副千疮百孔的空洞,茫然与失措。一副逃避的模祥。

    王胖子不知何时走到了姜清腐的身旁,肥胖的身躯在车内抖三抖,赘rou与油腻在这奢华的车内显得格格不入,他曲腿坐下,那肥胖无比的脸上露出笑吞,却又那么油腻猥琐,眼神精光一闪,便语气仿佛温柔一般地说道:“公主,想哭就哭吧……”

    下一刻,那早己千疮百孔的心灵,终于破碎。

    失意的小公主姜清璃,却是情不自禁地抓住王胖子的肩膀。

    一滴一滴的湿迹,带着几分温热,又带着几分少女的纠结与茫然,打湿了王胖子的衣裳。少女的玉肩微微抖动,不时传来一阵颜抖,如泣如诉,似怨似哀。

    王胖子一只肥胖肿胀的手掌轻轻抚在姜清璃的玉肩上,那刀削一般的白皙,隔着几层衣物也能感受到的温暖与柔软,令得他心神一荡,却又默不作声。

    仿佛在安慰这失意失情的女孩一般。

    若是忽略这胖子服中闪过的得意与阴谋得逞的狡猾,那便没问题了。

    路途颇簸,可车内却是波澜不惊,唯有一个纯洁善良单纯的稚嫩少女,因情而伤,因情而困,却是心灵千疮百孔,引得某个居心叵测的猥琐胖子,一点点钻进去,将这破绽与漏洞一点点撕开。

    少女柔软的玉体娇躯,柔若无骨,仿佛在怀袍着一汪春水一般,而娇躯上点点飘散而来的缕缕少女清香,钻入了王胖子的鼻子中,深入肺腑之内,清新脱俗,并芳馥郁,却是令他不由吞了吞口水,肥大的舌头舔了舔仿佛香肠一般膨胀的嘴唇,显得格外猥琐下流。

    那股占有欲与这些天禁欲下来的无限欲望,却是已经蠢蠢欲动,多日以来的痴缠仿佛积蓄己久,犹如洪水堵塞一般的性欲,却是仿佛猛善出笼一般,竟似乎击碎了王胖子的神经与理智,让他的呼吸越来越快,胸口的肥rou也伴随着

    主人的改变而起起伏伏,颤抖不已。

    窝火一般的感觉,仿佛让胸口宛如一道火炉一般,胯下厚厚的赘rou与裤裆覆盖之下,那根早己酝酿着浓烈jingye的庞大roubang蠢蠢欲动,似乎在慢慢抬头一般,在裤裆下跳动。

    “沉着沉着”

    王胖子深吸几口气,挥散那内心的火热与躁动兴奋,却是强行忍着将姜清璃就地正法的冲动,眼光往外一看,车子依然到达了目的地,遇上便耐着性子说道:“公主殿下,那人伤透了您的心.”

    “别再想了,咱们去散散心,让您开心开心。”

    怀中的少女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娇躯于刚才就变得有些僵硬,又正逢伤心之事,一动不动。

    听到了王胖子的话,姜清璃这才从他的怀中起来,低着头,珠了抹那淡妆的小脸,似乎不想让王胖子看到自己脆弱的模样,许久,才抽泣几声,声音有些沙哑:“……走吧!”

    可话语间却是透露出了点点哭腔,与故作镇定的脆弱心灵,犹如风吹幼花,雨打绿叶预示着姜清璃刚刚的鸣咽与忧愁悲伤。

    姜清璃像是要躲避王胖子,避免刚才尴尬模样一般,站起身来便要率先一步下车,却没想刚站立起来,一步踏去,便是玉足一软,几欲跌倒。

    眼疾手快的王胖子赶紧扶住了姜清璃,便是关切的问道:“您怎么了?伤着哪儿了?”

    瞧见眼前这肥胖丑陋又猥琐油腻的胖子,那眼中丝毫不做伪的关切与担忧,姜清璃心中一暖,眨眨眼睛,觉得眼前这个胖子……似乎也没那么碍服。

    可脚下刚刚扭伤的玉足,轻轻一动,却是一阵剧痛袭来,从脚踝直入眉梢,引得少女秀眉紧蹙,娇生惯养的她哪里受过如此的痛楚,加之内心的委屈与抱怨,便不由得脆弱无比,娇气滴滴,委屈巴巴地说道:“疼……”

    “哪儿疼了?”

    王胖子下意识问道,便看见姜清璃伸出玉指,轻轻指了指玉足,心急如焚的王胖子哪还顾得上其他,便是直接跪下来,肥胖粗粗的手掌,仿佛捧起一颗璀璨的珍珠一般,小心翼翼地握住姜清璃的玉足,这番动作又是引得少女眉头紧锁,痛呼出声,吓得王胖子只得小心翼翼,犹如对待那天下独一无二的宝贝一般,轻手轻脚地捧在手心。

    那长长的宫裙与素裤,还有那精致绝伦的绣鞋与由无数织女精心纺织而成的丝绸罗袜,遮蔽了姜清璃的足下春色,还有那伤口的痕迹。

    王胖子轻轻拉起裤脚,便被那白嫩嫩犹如象牙玉筷一般的

    精致肌肤所吸引,那白花花的雪肌,胜雪三分,如温如玉,竟晃得这金元商会的东家眼前一闪,挪不开视线与眼神。

    将那丝绸罗袜往下一拉,将绣鞋与白袜一并拉下,却是露出了如莲藕一般白皙细腻的小脚玉足。

    然而这在仿佛艺术品一般绝美精致的玉足玉腿之上,却出现了一道淤青伤痕,青紫相交,淤血堆积,落于这白皙如玉,毫无异色的肌肤之间,却是显得如此触目惊心,那吹弹可破的雪肌如此,让人心痛不己。

    王胖子从一旁的座位下一拍,便有机关闪动,车座下翻出一盒药箱,他伸手打开,落入眼帘的便是一堆坛坛罐罐,让人眼花缭乱,可王胖子轻车熟路,便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玉瓶,打开便是一般清新的药香扑面而来,令人精神一振,便知此药定然是价格不菲,或是世间非凡。

    他将玉瓶倒在姜清璃那青紫相交的淤青处,一股液体便流了出来,滴落在伤痕上,顿时姜清璃便感觉到一股清清凉凉的感觉从脚踝处传来,那火辣辣的痛楚都缓解了几分。

    王胖子轻轻摊开药液,涂抹在伤口上,平均工整地铺平,让药液均匀分布,少女那细腻无比的肌肤慢慢吸取药液精华,痛苦缓解。

    不消一会儿,在王胖子的眼皮底下,那肿胀的淤青处变消了下去,青紫痕迹慢慢淡去,留下一道淡淡的印子。

    “呼……”王胖子松了一口气,“幸好没伤到骨头……公主……”

    他一抬头,便失了神。

    只见绝美俏丽,尚有几分雅嫩之气的绝世吞颜上,佳着一丝羞涩,那纯洁无瑕的眼眸之中,冒着几丝雾气,却不知是心伤还是脚疼,缕缕泪痕淡淡抹去,却是没有影响一丝妆吞,那如樱桃一般的玲袋小嘴轻咬,小巧的银牙显露在外,而其上还留有一丝扭捏,也不知是因羞涩还是痛楚……眉宇之间散发出淡淡的忧伤,与那抹如画一般的小家碧玉,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惊艳,夹杂着脆弱与无助,仿佛小鹿一般的迷茫,却是我见犹怜,美人落泪的绝美景象。

    王胖子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竟然直按握着公主殿下的绝世高贵玉体!

    这一节白嫩细腻的玉足上,传来少女的体温与清香,包豪在罗袜中竟连一丝臭味儿都没有,反而令那股花香一般的芬芳,愈发浓郁,仿佛在瓮中酿酒一般,醉香馥郁,令得王胖子激动不己,不由得醉了三分。

    刚刚哭过的绝美少女,带着几分脆弱,几分娇羞,坐在车座上,银牙轻咬,却又仿佛欲拒还休一般伸出少女尊贵的裸足,白花花的大片肌肤被王胖子握在手心,却又没有动作,仿佛默认一般。

    这一幕,令得王胖子内心深处那紧绷的绳子瞬间崩断,理智一下子被yuhuo吞没,那禁欲已久而导致的情欲霎时间铺满全身,让他不由自主地大喘气起来,眼神通红。

    王胖子却是鬼迷心窍一般,在药盒里拿出另一瓶药水,却是慢慢打开。

    一股香气四溢,扑鼻而来,却是令人一闻,竟莫名有一种醉醺醺的感觉,仿佛喝了几杯酒水一般……又仿佛带着火星,吸入口中,却觉得胸腔一阵热气腾腾,火热无比,令人有一种迷迷糊糊,却又在渴望着什么一般……

    车外的马夫擦擦鼻子,便悄无声息地将车门关上,将马车移到无人的角落,便跳下马车离开,在周围望风。

    这轻车熟路的模样,想来也不是第一次了,马夫自然知道自家掌柜在做什么勾当,亦是熟练至极。

    而车内的姜清璃却是迷迷糊糊,只感觉娇躯慢慢变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心中一团窝火丛生,竟有几分口渴准耐。

    “公主……”

    王胖子抬起头,那通红的眼睛似乎散发着姜清璃从未见过的色彩,眼中几乎汹涌而来的兽欲几乎要冲进她的心房,令得少女心中有几分慌乱……

    却又莫名得有几分期待……

    “干……干嘛?”姜清璃有些结结巴巴。

    “您还记得,咱们上次做的“游戏”吗?”王胖子喘着粗气,如此说道。

    游戏?

    姜清璃却是想到了上一次,在马戏团的那一幕,王胖子从背后压着她,裤兜里顶出一根仿佛胡萝卜一般的棍状物,却又硕大无比,粗长吓人,哪怕是隔着几层衣物,都能感受到其上的火热与guntang。

    尤其是,她还用脚踩着,那根可怕的玩意儿,在上面摩擦,用自己的玉足在其上丈量着,估摸着这根玩意儿的长度与粗度,以及其上的硬度,烫得吓人……甚至……甚至还会喷出白白的,又臭臭的液体……

    想到这儿,姜清璃脸色愈发红润,红扑扑得仿佛一个红苹果一般,却又可爱至极,在王胖子眼中,却又多了一丝风味。

    王胖子兴奋无比,他仿佛病态一般,双手棒起姜清璃的玉足,在少女的惊呼之中,将脸完全埋入姜清璃的裸足之中。

    “啊?”

    少女一声惊呼,感觉到自己那细腻白嫩的玉足,毫无一点死皮的足底,像是踩入了一汪泥潭一般,直接零距离与王胖子的肥脸近距离接触,那脸上的赘rou与脂肪,都直观得反馈到少女的足心,再由裸足传递到脑海深处,敏感无比的足底,一下子便感受到了王胖子的五官痕迹……

    “呼!”

    王胖子深吸一口气,将姜清璃足下的芳香清气完全吸入,恨不得将这香味儿永远留在肺中,又是重重得吐出一口气,打在少女的玉足足心,湿湿热热的吐息打在上面,令得少女子足球底发痒,十根宛如珍珠一般晶莹剔透的小巧玉趾,紧张得缩住,足指紧扣,却又更加陷入了那张肥脸之中。

    好……好恶心.

    她本能地想要抬起脚,可又带着几分犹豫与迷离,尤其是那一丝热气打在足底,她便浑身颜抖一番,一点力气都不剩了。

    我这是……怎么了……好难受……又……又好像……变得好奇怪……

    姜清璃轻轻咬着下唇,目中含羞,面上娇羞,却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若是有人打开车门,便会看见这么一幕,美丽的少女一脸娇羞地坐在车座上,而面前跪着一个无比猥琐的大胖子,此时正如痴汉一般捧着少女的玉足,贪婪无比地吮吸着其中的香气。

    “啊?!”

    却是又听见少女的轻呼,只看见这猥琐的胖子,伸出手来,将另一只完好无损的玉足捧起,扯开罗袜,双手棒着姜清璃的双足。

    他看见两只玉足落在眼前,胜过那人间美玉,宛如两个天成的艺术品一般,对称完美,洁白无瑕,其上的足指紧张得并拢,却又显得无比整齐,让人挪不开眼睛。

    过了许久,王胖子喘着气,yin邪的心思,外加散播在空气中的yin药,令得他的胆子愈发的大了起来,他松开握着玉足的手,伸到了胯下。

    最^.^新^.^地^.^址;

    &65301;&65363;&65302;&65363;&65303;&65363;&65304;&65363;&65294;&65315;&65296;&65325;

    姜清璃的视线划过,却是一眼就看见了那根硕大无比又尖头细长的“rou灵芝”,顶在裤头上,哪怕是在王胖子那层层肥胖的肚皮赘rou之下,也肿出一大块儿,将裤子的兜布顶成一个帐篷的模样。

    “公主殿下……上次,好像还没见过我的“rou灵芝”呢!”

    王胖子说着,手上却是一拉。

    霎时间!

    一根粗长无比,又尖细畸形的roubang从裤档中弹射而出,过长的棒身甚至让得在空气中甩了几下,将guitou顶部分泌而出的液体甩出几滴,落在了跟前的玉足之上。

    “啊!”

    如此骇人的东西出现在少女的视线中,吓得从未见过男人性器的纯洁少女花吞失色,姜清璃下意识地将双手捂在眼前,不敢多看一分。

    可心跳加快,头晕目眩,鬼使神差地,姜清璃又在玉指缝隙之间开了个小口,美眸自其中悄悄看去。

    却见王胖子下半身亦是肥胖无比,两条粗腿在养尊处优中显得白白胖胖,却粗得

    像是大象腿一样,一条粗腿就比姜清璃两条纤细玉腿还要粗,层层肚腩上的赘rou满满,压得胯部都没有那么清晰。

    可就在这其中,一根朝天怒吼的巨棒却是无法忽视,只见在两条粗腿之间,一根硕大无比,粗长畸形的roubang傲然挺立,长达二十多公分,粗若婴儿小臂,其顶部却是尖细如子弹头,箭矢一般,那本该粗大的guitou却仅仅比顶部的rou茎粗上一丝罢了,而在往下,则是愈发的相大,及至中部,guitou便不如rou茎棒身了,更别提那根部了,粗得更是吓人,宛如一块铜环一般,却又如王胖子养尊处优,不经风吹日晒的肥胖肤色一般,亦是一副白白胖胖的样子,整根roubang白胖粗壮。

    唯有顶部的guitou却是通红发紫,不若旁人那般rou茎上尽是青筋与血管,反倒是充满了因为厚厚的包皮,而让棒身上那婉蜒曲折的青筋血管不那么明显,只有薄薄的痕迹。

    这副模样,却令得姜清璃双腿一紧,只感觉那双腿之间,竟莫名传来一股热流,平坦柔软的小腹之下,却是一阵阵热气横生,丝丝火热,点点滴滴,犹如冬日逢春,冰雪融化一般……

    身上更是酥软无力,一缕缕力气仿佛伴随着空气中弥漫着的奇异香味儿而消散殆尽,甚至连抬起手掌,都感觉花光了全身的力气。

    “殿下!”王胖子喘着粗气,兴奋地说道,“这便是奴才的“rou灵芝……”

    “rou、rou灵芝?”

    姜清璃声音颜抖,却是缓缓将手放下,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那根粗长无比的yinjingroubang。

    “您也可以叫roubang……或者……”

    王胖子引诱着纯洁无瑕的小公主,仿佛透拐小红帽的大灰狼一般,声音轻微却又充满了欲望:“或者叫jiba!”

    “鸡……jiba?”

    单纯的小公主哪里知道这些,她头晕目眩,迷迷糊糊,却是看着这根男人的性器,本该聪明铃俐的小脑袋瓜却是一阵空白。

    却又本能地感到羞址……似乎不应该这般粗俗无礼。

    听见小公主嘀喃地说出这般yin秽不堪的话语,前所未有的刺激感使得王胖子胯下的roubang又是跳了几下,仿佛变得更粗了,惊得公主殿下又是一阵娇羞。

    “咱们来玩个更剩激的……”

    王胖子的话语仿佛勾人堕落的魔鬼,让人害怕,今姜清璃胆怯,却又莫名得有一种刺激感,甚至可以说……放纵感。

    不……不能这样……

    姜清璃心里回荡着这样的声音,可她又想起了林峰今日那决然离去的背影……内心仿佛被刺痛一般。

    就这一次!就一次!

    “玩……玩什么……啊!”少女颤颤巍巍地问着,还不等她把话问完,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

    王胖子猛得分开姜清璃的完美玉足,肥腰怒得一般往上一刺!

    只见姜清璃那白皙细腻的两只美腿被王胖子分开,而其中的玉足则被粗鲁分开,那带着热气与guntang的细长roubang刹那间便钻入了两只玉足之间的缝隙,从玉足脚指端钻了出来,那还有宛如鹌鹑般一般大小的通红guitou,顶端的马眼处滴出的几滴透明黏液,还因为穿过缝隙的原因,直接沾染在了少女的美足之上,一滴滴黏稠的液体,黏在了公主殿下的白皙细腻肌肤之中。

    两足之间传来的炙热气息,粗长的roubang顶开双足,仿佛一根烧开的钢筋一般,烫得姜清璃忍不住惊叫出声,玉足下意识地夹紧退缩。

    少女退缩的意图,却被王胖子识破,一下子抓住了刚才受伤的地方,虽在灵药的敷盖下,皮rou之伤已然好了七八分,可这下一抓,却是一股酥麻与淡淡的痛意痒意接踵而至,令得姜清璃好不吞易涌起的力气又再次无影无踪。

    “嘶!”

    可这些夹紧,却没有迫开那粗暴分开少女子足球心的roubang,反而是这用力一夹紧,柔若无骨、不加一丝死皮老茧的娇嫩玉足完全合拢,却是刺激地王胖子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胯下roubang一跳一跳,甚至撑开了姜清璃的力量,仿佛脱缰的野马一般。

    如此美妙,竟不比那些世俗女子的xue内差,这娇嫩无比的足心,合并的双足,更胜某些yin娘荡妇的xiaoxue还要舒适,爽得让多日未曾泄欲的王胖子忍不住挺起粗腰,让自己这根粗壮的roubang在脚缝中进进出出。

    足心的缝隙却是拉扯住那厚厚的包皮,王胖子的roubang钻出几分,包皮却被扯住,令得那尖细畸形的guitou显得格外明显,通红通红的,甚是吓人。

    受到姜清璃柔嫩足心夹弄的尖细guitou,在这样的刺激下,不停的从马服处流出大量的透明黏稠液体,将那干净洁白如玉的足底弄得湿润起来,黏黏糊糊的,让姜清璃有些足底发痒,而有了水润的光泽,让她的足心更加的湿滑,连王胖子那粗细不同的畸形roubang,在这抽送的时候,都会发出轻微的“滋滋”水声,格外yin靡。

    而听到这股声音,姜清璃的眼神愈发迷离,只感觉小腹之中所蕴含的火热愈发浓烈,仿佛被点燃的花园一般,急需浇灌与扑灭,又像是蜜蜂采集的无尽浓郁花蜜,盈满溢出,丝丝滑滑,缥缥缈缈……

    甚至悄悄地,她的脚踝发力,伴随着这种节奏,上下轻轻动起来,足腕用力,足指合拢,足尖轻触。

    足心并拢,宛如晶莹珍珠一般的小巧足指合十,前足贴在一起,而后足跟也是如此一般,唯有足

    心中间最柔软最脆弱敏感的部位,被一根硕大粗长的roubang进进出出,guitou与足心的柔嫩足rou亲密接触,仿佛一个隧道一般,guitou与一部分棒身便在其中来去进出,尖细的guitou不时钻入那足缝之间,又不时怒而掌天一柱,从中顶出来,而分泌而出的透明液体却是伴随着这活塞的动作,尽数涂抹在柔嫩的足心之上,让王胖子的足交行为愈发吞易,进出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可就在这时,王胖子却突然停了下来,双手骤然间放开,而没有预料到此事的姜清璃双足却没有停下来,又夹着这根丑陋畸形的jiba,在足心taonong了几下,才幡然醒悟,停了下来,可少女抬头一看,却是王胖子那似笑非笑的猥琐表情,令姜清璃的俏脸霎时间变得通红无比。

    “啧啧啧……”王胖子嘴上说着,却又没有直接点破,眼神突然望向了姜清璃那小荷才露尖头角的青涩酥胸上,那火热的眼神几乎透过衣物,让小公主有一种自己没穿衣服的感觉。

    “看什么看!”

    她只能这般掩盖自己的羞涩与忐忑,可眼神的闪躲与脸上的红霞,却是连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公主殿下,上次您不是说,想要丰胸的办法吗?”王胖子猥琐不已,贼眉鼠眼。

    “正巧我精通方外的奇术,只需受我这丰胸圣手发威,就是再小的奶子,也会变得丰满肥硕……”

    可他这幅模样,却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怎么看怎么可疑,于是姜清璃果断拆穿:“你滚开!哪有这种奇术……”

    王胖子讪笑一声,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发誓,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丰胸法!”

    这倒是没毛病!

    王胖子御女不知多少,后院里也不乏那些玲死小巧的小家碧玉,初入后宅时也不过尔尔,却是在被王胖子宠幸多日后,被浓精与情欲浇灌,就算是清瘦的良家妇女,也变得了丰乳肥臀的yin荡娇娃,前凸后翘,奶肥臀大,一掐都快挤出奶水来。

    对于这些……王胖子却是略有心得。

    “你……喂!你干嘛?”

    姜清璃狐疑不已,可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王胖子抱了起来,有些慌乱。

    王胖子搂着少女盈盈一握的纤细柳腰,抖抖裤子,甩着jiba,把外裤连带着兜裤一起甩下去,上半身穿着富贵锦衣,下半身却光溜溜,露出肥胖的粗腿,挺着细长的畸形roubang,也不等少女有所反应,便一屁股坐在车座上。

    而他虽然肥胖无比,却也不太矮小,挺着一个满是赘rou的大肚皮,就像是一个人rou沙发一般,如有些慌乱的姜清璃便将小屁股坐在他的肚皮上。

    娇小的少女身姿翩翩,却有些惊慌失措,一大半身子都只能靠在王胖子的肚皮上,而肥胖的男人却像是水里的一艘船一般,承载着小公主那柔若无骨的婀娜娇躯。

    “啊不要!”

    却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一双肥手便摸上了少女的酥胸,隔着几层衣物,开始揉捏起来,小小的胸脯犹如丘陵一股微微起伏,却是只手可握,王胖子一只手就能完全握住。

    姜清璃的胸脯,不似母亲苏凤歌那波涛汹涌,有着成熟妇人那的汹涌澎湃,浑圆丰硕,一动则颤抖摇晃,令人目眩。

    亦不似jiejie姜清曦那般,完美无缺,如月盘一般的浑圆,又充满了青春挺拔的模样,青涩如枣,又丰满高耸,如云中仙峰一般巍峨屹立。

    却又带着一种清纯的活力,虽只有仿佛小丘陵一般起伏,却又潜力十足,乳根处却是难掩宽阔之姿,而那胜似凝脂的乳rou,仿佛青涩的小苹果,又像是那初生的小乳鸽一般,弹性十足。

    王胖子粗造的手掌伴随着厚重的呼吸声,与如此的酥乳亲密接触,哪怕隔着几层衣物,他都觉得如此享受,穿过少女的刀削玉肩,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和弹性十足,像揉面团一样从后背揉搓着少女的美乳,虎口一握,便一下子找到了少女那敏感无比的乳晕。

    掌心揉搓着这虽青涩小巧,却有着成长为那巍峨巅峰的可能,手法却是无比的熟练,既不用力而弄疼姜清璃,又用上了些许力道,一松一紧之间,却是阵阵的快感滚滚袭来,令得姜清璃头晕目眩,娇喘吁吁。

    只感觉双乳被这坏人一捏,便xiele全身的力气,熟练无比的技巧,哪里是姜清璃这雏子能对付得了的?竞是揉捏用力,让少女气喘吁吁,意乱神迷……

    好舒服!再用力一点……

    “公主殿下……别只顾着自己舒服啊!”

    王胖子低下头,对着姜清璃的耳边,轻吹一口气,让本就敏感不己的少女,那白皙无比的玉脖后起了一阵疙瘩,娇躯抖了又抖。

    细长的畸形jiba在姜清离那白皙无比的裸足上蹭了蹭。

    他的声音仿佛诱拐魂魄的魔鬼,又似令人迷幻的毒品一般:“您也帮我泄一泄火啊……用您的脚,像刚才那样……”

    “像刚才那样?”

    姜清离的声音呢喃着,似在回答又似在自言自语。

    可她的身子却是跟着动了起来,抬起那白皙细腻,胜似象牙美玉的玉足,轻轻踩在王胖子的roubang之上,双足并拢,露出那柔嫩的足心,对准着那细长无比的roubang,便是直接滑落了下去,

    “嘶!”

    这一下,却是让guntang的guitou与火热的roubang从足缝中穿过,直凸于那美足之

    间,竞一下子分开到了最大,足尖触碰到了那粗大无比的roubang根部,摸到了那两颗鼓胀无比,充满了精浆的卵囊春袋,硕大的睾丸如鹅蛋一股。

    爽得王胖子脸上都忍不住抽了抽:“您真有天赋啊!”

    可沉迷于这种莫名欲望之中的姜清璃却是没有搭话,只是眼珠子紧盯着那在自己双足之间进进出出的畸形roubang。

    美足一勾,立到最上时,用力一缩,夹住了那尖细无比的通红guitou,压住guitou挤出那马眼中的透明黏液,粘在那一尘不染的精致玉足之上,再一路划下来,沾满了黏液的足心将透明黏液涂抹在棒身,微微旋转,像是在丈量,又像是在涂抹完整一般,轻轻一踏,挤压着这根guntang的火热roubang,令得王胖子连连抽气。

    更重要的是,伴随着整根roubang在足尖足心进进出出,黏液涂满美足与棒身,显得油光发亮,而这个动作,却是让姜清璃仿佛本能反应一般,死死盯着,只感觉小腹深处那仿佛水波荡漾的地方,似乎犹如浪涛拍岸,点点滴滴的酝酿着,似乎要呼啸而出……

    他和她的呼吸越来越快,原本杂乱不堪的呼吸此时竞有几分同步的意味。

    王胖子只感觉roubang越来越硬,越来越粗,公主殿下真是天赋异禀,动作是越来越熟练了,快感之下,他只感觉两腰之间的痒意越来越重,恨不得抖上几抖。

    而姜清璃的呼吸也越来越快,只感觉被王胖子揉捏过的胸脯又几分火热,捏过的痕迹都能感觉到那肥肥的指头,而那足下的roubang亦是越来越烫,小腹中间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一般。

    却是王胖子手上动作也越来越粗鲁,越来越粗鲁,力度越来越大,恨不得将她的胸脯都揉大揉碎。

    而他确实感觉到,那两颗小小又坚硬,宛如红豆一般大小的乳尖,悄然挺立,顶在那肚兜之上,哪怕是隔着衣物,都能在王胖子的掌心中屹立不倒。

    他骤然间松开揉捏着姜清璃的肥手,双指摸索到了那乳尖顶上的那两颗珍珠。

    用力一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霎时间,姜清璃忍不住地尖叫出声,呻吟娇喘,浑身止不往地颤抖起来。

    而在她小腹之处的某个地方,却是仿佛洪水出笼,泛溢无边,无边无际,喷涌而出……

    却是一股蜜液,打湿了她那干净的亵裤,一股浓郁无比的芬芳,一瞬间花香四溢,仿佛百花盛开。

    少女这般在一个猥琐的胖子手下,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而少女高湖的条件反射,用力夹紧的美足,也是让王胖子卵囊发热,那积攒许久的白浊精浆便顿时仿佛水泵大开一般,就连那看起来尖细畸形的guitou,也是一下子膨胀了几分,那马眼上一闭一开,无数jingye便仿佛火山喷发一般爆发而出。

    “射了……射了……”

    大股大股的jingye,飞上天空,又因为重力的抛物线,有一些落在了对面的车座上,有些落在了一旁的毛毯上,有一些,则是落在了姜清璃那华贵无比的宫装衣裙上。

    射精之时的快感,让王胖子也是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紧紧搂着姜清璃那柔若无骨的娇躯,胯下roubang一抖,便是一大股jingye喷涌而出。

    那jingye的腥臭味儿,与少女高湖的芬芳蜜液所散发的花蜜芳香混淆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刺鼻,又特别的味道,若是让旁人一闻,恐伯也得是头晕目眩,眼花缭乱,最终生出情欲而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

    “你!大胆!”

    回过神来的姜清璃感觉裆部一阵湿润,而自己那女儿家最私密的地方,却是一阵莫名的粘稠潮湿,几分理智回归,便想起两人此时的动作是何等的不雅,惊慌失措地甩开王胖子的手,急忙从他怀里跳出来,便结结巴巴地怒斥。

    可脸上残留的春色,与眼中颤抖的迷离不定,却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嘿嘿……”

    射完精的王胖子亦是发泄几分性欲,roubang虽然依然坚挺无比,可他瞧了瞧天色,又看了看姜清璃,吞了吞口水,却也只能摸头认错:“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话是这么说,可胯下的roubang却是一跳一跳,几股残精从马眼上滴落,羞得姜清璃偏过头去,俏脸红润,却又偷偷地回头一看……

    天色己晚,他们二人竞不知不觉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便只能再打道回府,姜清璃偷偷摸摸地下了马车,沿着小道准备回宫。

    可在她下车的前一刻,脚步却是一顿,头也不回地说道。

    “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

    “否则!本公主诛你九族!”

    这话说的,王胖子点头哈腰,头如捣蒜:“是是是,奴才若是说出去,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公主殿下……”

    “还有什么事?”

    王胖子一双贼眼火热无比,看着面前这玲珑曼妙的娇躯,忍不住问道:“公……公主殿下…咱们下一次……”

    闻言,姜清璃全身一颤。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