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其他小说 - 仙路绿途在线阅读 - 仙路绿途(35)

仙路绿途(35)

    2023年1月26日

    热雾缭绕,若青烟袅袅,水汽蒸腾勃勃,犹如那天上白云间,云上无瑕烟。

    皇宫后山被姜清曦以仙术开辟出一片空地,将那从秘境中得到的灵泉灌入其中,以那白玉雕刻的平台为源,便使之不断吸取方圆百里之内的灵气为基,汲取那地脉之力,聚之于一处,便令得这清泉如露,不断涌出这热气腾腾的温泉。

    却是集了这地脉灵力,虽少了仙灵之气所带来的神意,也不失为一种足以强身健体的灵泉秘药。

    这水烟缭绕,云雾缠绕之间,蒙蒙的水雾仿佛一层层薄纱帘幕,丝丝缕缕的水波荡漾,却照应出那道在灵泉中央,沐浴其中的绝美仙影。

    姜清曦浴于其中,那完美无瑕的娇躯如白玉一般,却比之那白玉铸就的平台还要白皙细腻,玉体淋露于水中,却是将大半个娇躯都浸入温泉。

    青丝如瀑,沾染了那蒙蒙的水雾,雾水仿佛天地凝聚的精灵一般,围绕在她的娇躯身侧,丝丝露水聚在发梢,顺着那千丝万缕的及腰长发,那露于水面的发丝愈发笔直,水润朝露,却是烨烨生辉,犹如月光照耀,烁如涟漪,令得那本就乌黑亮丽的青丝,染上了几分水露,让那笔直的青丝紧贴着玉颜,缕缕发丝贴在那光滑而丝嫩的容颜上;如瀑青丝之下,却是露出了那倾城绝世,可堪天下第一的绝色仙容,清露为霜,热气如蒸,凝成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附于那比温雅美玉还要白皙光滑的容颜上。

    明眸皓齿,垂眸若帘,水烟袅袅,那细细的眼睫仿佛勾上了云雾的柳枝,点点露水聚于其上,仙子的美眸微微垂下,眼帘稍落,却在月光下令得温泉耀眼夺目,也令得那眼帘上反射着碧波,明眸善睐,琼鼻犹如玲珑剔透的微峰,小巧精致,宛若那天造地设的完美无缺,朱唇皓齿,水润则若那晶莹宝玉,剔透靓丽,唇无皱褶,颚如幽若,滋润滋润,细细朦胧朱露,仿佛那江南水乡的温柔,聚于那秦淮风骨,凝于那纤细精致的完美玉颜下,凝而不散,继而徐徐滑落,滴入清泉中。

    正如那庐山瀑布,白雾缭绕,仙子的青丝没有一点曲折错乱,笔直垂落在那如刀削一般的玉肩上,精美绝伦,恰似鬼斧神工之作的精致锁骨曲线优雅,却是成了水雾凝聚的湾落,两团清露凝于玉肩,汇于锁骨,却是淡雅娴娴;无数笔直的如瀑青丝,垂入温泉之中,顿时齐齐散开,四散开来,却又别有一番美景,柔顺而丝毫。

    仙子如此,静而如天地同默,寂而无声令万色暗淡;却不知是风景如画,佳人隐约,道是伊人落入了万物,融进这片月色照耀;

    又或者是万物沉默,让美人惊艳了岁月。

    此情此景,又有何人忍得打破这片宁静呢?多是不解风情也。

    “仙子、公主……”

    并不适宜的,清泉边缘传来了一声不解风情的苍老声音,呼唤着姜清曦,老太监屁颠屁颠地抱着一团衣裳,来到了清泉的边缘,将干净整洁的衣裳放在石台上,略带几分讨好地对姜清曦说道。

    “老奴……给您送衣裳来了。”

    “……嗯。”

    水池中的少女,恰如那白莲绽放,水仙婀娜,摇曳生姿,听见了老太监的声音,姜清曦眼眸微颤,几滴凝于睫弯的雨露滴落,却是过了一会儿,方才应了一声。

    然后便再无动静了。

    “呃嘿嘿……”

    老太监尴尬地讪笑了一声,脚底却好似生了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这么干站着。

    “……”

    仙子依然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水波粼粼,清泉荡漾着,那道在清泉中央的仙影逐渐靠岸,穿过一层层水雾缭绕,渐渐在那岸边露出了玉体的轮廓。

    老太监屏息凝神,却是看着那道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倩影逐渐接近,朦胧的轮廓也渐渐显出真容……那水润而笔直乌黑的万千青丝,沾着缕缕水珠的绝世容颜,纤细如天鹅一般的玉脖,白皙细腻的玉肩,那精致无比的锁骨,还有那让自己在梦中无数次幻想着的两团雪山乳峰,勒出那深不见底,却也足以吸走他灵魂的沟壑。

    那云雾缭绕之中,却如几分神秘感,精致绝伦的锁骨其下,白嫩的雪肌竟腻得耀眼,两团仿若高山雪峰,凝脂玉团一般的双峰挺立,却是露出那诱人无比的曲线,这雪丘之底,便毫无一点下垂的痕迹,绵绵柔软却不弛落,篷而勃发,照而如那面团筋骨,乳rou腻人,双峰之间锦而团簇,便仿若那珠峰雪原,高峰拱卫,挤出一道深不见底,令人浮想联翩,挪不开眼的痕迹。

    然而,就在那娇嫩无比,令人垂涎欲滴的神秘顶端将要浮出水面的时候,仙子的玉体却突然停了下来,不再靠岸。

    “额……”

    老太监正襟危坐,挠了挠自己的屁股,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木偶的样子。

    “……”

    姜清曦的眼眸却直直看向了老太监,一动不动。

    直到把老太监都看得坐立不安,浑身不自在,他才讪笑了一声,侧过身去。

    “嘀嗒嘀嗒……”

    随着他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露水滴落在岸边的声音,让老男人心里痒痒的,好似小鹿乱撞,又似雄兔扑朔……

    贼心不死的老太监偷偷侧过脸,眼前却涌起了一道足以完全遮蔽他视线的浓雾,连眼前三尺都看不清。

    “啊?”

    不是第一次被这般遮蔽视线的老太监,哪里不知道这是仙子的法术,顿时傻了眼,心里的落差与现实的惊喜,让老太监内心大起大落,人都奄巴了下去,好似一只斗败的公鸡。

    瞧见老太监这副犹如奄巴茄子似的模样,垂头丧气的样子。

    仙子的未唇似微微翘起,却又仿佛转瞬即逝。

    可当她拿起了换洗的衣裳,眼神却是又垂了下去。

    手中的衣裳并非她在宗门与在外行走的淳朴素白,而是宫廷里公主的制式宫装。

    姜清曦的宫服盛装以青为主,姜清璃以紫为底,所谓青紫之气,灼灼其华,犹如帝气,贵不可言……作为最尊贵的公主制服,自然用料极佳,入手质感丝滑细腻,蓬松而华丽,其上华贵无比的纹路遍布,却是那御纺中技艺精湛的绣女们一针一线缝制而成的,其上的图案与绣纹华美,挑不出任何毛病。

    让姜清曦秀眉微蹙的,则是……除却此宫装之外,便空无一物。

    莫说修衣、长裤……乃至于贴身衣物,亦是没有。

    姜清曦瞥了老太监一眼,心中澄澈,但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穿上了华服宫装。

    过了一会儿,老太监眼中的云雾散去,视线重新回归,便看向了穿着整齐的姜清曦。

    顿时眼前一亮。

    却见仙子亭亭而立,莲步轻盈,娇躯如锦,承以华袍而集美,本就倾城绝艳的姜清曦,穿上了华贵的衣袍之后,却也依旧光彩夺目,摇曳生姿;以青色为底,边绣云墨,上衬百花齐放,花团锦簇,鲜艳如生;背后绣以天命玄鸟,百鸟争鸣的模样,栩栩如生,绝妙无比。

    若说穿着朴素无华的白衣,姜清曦仿佛那随时飞升而去的人间仙子,清冷而漠然,遗世而独立,烨然若神人也;

    那穿上宫装华袍的她,便是那天生的贵女,眉宇间那浑然天成的贵气与凛然,亦天然的天之骄女,好似那天生号令万鸟的神凰一般。

    威仪万方,令人敬畏。

    “咕……”

    老太监吞了吞口水,那双浑浊不清的眼睛,却是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姜清曦的玉体。

    谁能想到呢?这般低微下贱,又老又丑,又矮又瘦的他,居然会和这般高贵冷艳的仙子公主扯上关系。

    甚至他都夺走了仙子的初吻,还阴差阳错下……看见了仙子那美绝人寰,无比诱人的私处。

    那白白嫩嫩,肥肥胖胖,犹如幼齿一般的白馒头……

    想着,他的眼神愈发的肆无忌惮,愈发放肆无度,那眼中的火热几乎要蹦出来一般。

    “……”

    仙子美眸微颤,感受着那几乎要穿透她娇躯的火热,心绪却也并没有那般平静。

    我的心,跳的好快。

    她想着,有些迷茫……

    “那个、那个……”

    良久,老太监理了理思绪,偷偷看了仙子的神色,开口道:“老奴感觉,身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您能……就是、就是……”

    “就是和那天一样,帮我疗伤吗?”

    那天……苍天之下,白玉为床,仙子的玉膝为枕。

    四目相对,四唇相接。

    唇齿之间,那种仿若灵魂交融一般的感觉……

    仙子抿了抿香唇,眼神似颤似离。

    许久。

    “……嗯……”

    闻言,老太监面露狂喜,朝着姜清曦走了过去。

    “……哼……”

    一脸狂喜的老太监对着姜清曦张开双臂,一把将她抱住。

    当那双瘦削如枯木一般的手臂抱上了仙子玉体的那一刻,姜清曦的娇躯一震,一种束缚感油然而生,令得心绪本就不定的仙子心中一颤,却是忍不住从那纤细如天鹅一般的玉脖深处,自香唇银牙间发出一声闷哼。

    两人的身高差又隔着大概一头之高,仙子的娇躯高挑而修长,老男人的身躯略有些佝偻,却是恰好抵达仙子的玉脖处,整张老脸刚好贴在仙子的玉乳前。

    此时,仙子的内衬为着肚兜深衣,低领的宫装露出了一片一片白皙光滑的肌肤,雪肌照耀,月华灼灼,那雪白无比的肌肤竟好像月光下的晶莹宝玉,细腻而光滑;低领的胸襟,又让老男人能愈发直观地看见仙子的酥乳有多么诱人,虽不曾表露多少,但仙子的玉乳却不下于那些丰腴贵妇,更兼挺翘而高耸入云,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几乎要将人的魂魄都吸取殆尽。

    最^^新^^地^^址&039;

    &65301;&65364;&65302;&65364;&65303;&65364;&65304;&65364;&65294;&8451;&12295;&77;

    自从上次仙子在永巷的深处,仿佛仙女下凡一般拯救着他出那水深火热的地狱,老太监尤记得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自己,见到仙子的那一刻,就仿佛在黑暗深渊中茫茫无际的泥潭里,抓住了那最后的救命稻草,那时的他便不顾一切地扑向了仙子的怀抱里,感受着她的温暖与柔软,哪怕是在秋叶萧瑟的寒风中,都觉得那般的温暖如春。

    现在,他又一次,或者说终于得以正面地拥仙子于怀,将

    干瘦的脑袋钻入这令人流连忘返的柔软胸脯之中。

    老太监的手臂覆过了仙子那比月光白玉还要皎洁白皙的玉臂,并没有绕过仙子那犹如雕玉一般的腋下,却是如鸡爪一般干枯的手指触碰到了她的玉背。

    如枯树老藤一般的手指,擦过那近乎于柔若无骨,恰似月光一般的藕臂,摩擦过那华贵宫装的后饰,长满老人斑的臂弯触碰着,那丝滑无比的衣袍,丝质的细致华服所带来的触感,却是非同凡响,薄薄的衣袍却细致地如同月华垂落,令得他伸手而过时,手臂上的皮褶都能感到非同一般的感觉。

    轻轻一按,那张丑陋不堪的老脸便深埋入了那近乎于汪洋大海一般的柔软之中,仙子的胸脯温暖而柔弱,玉乳中的rou感无比酥润,仿佛那棉花糖,又像是天上的白云一般。

    仙子的玉乳,如同那凛凛之雪峰,柔而不松,却是那深不见底的乳沟,仿佛热火煮开的黄油一般,哪怕是那粗糙的老脸上,布满了皱纹与斑点,却是感觉那下垂得宛如鹰钩一般的鼻子,恰好落入了那双峰的沟壑之间,苍老的脸庞贴着那内侧的玉乳,借着那搂住仙子的力道,脸庞宛如镶嵌进去了一般,分开那高耸而挺拔的乳rou,老太监能感觉到五官上传来阵阵轻微的阻力,却是仙子的玉乳挺翘拔尖,弹性十足,乳球儿中仿佛皮囊鼓鼓,却是蜜意迸溅,哪怕是隔着一层衣裳,那薄薄的轻纱却细如白纸一般,几乎都能令他完全感受着姜清曦娇躯玉体中所散发而出的温度,令得他那如干涸崎岖不平的脸庞都得到了轻抚一般。

    柔嫩似海,娇鲜似蜜,仿佛两团裹着面粉的雪团儿,然而又别有一番风味的挺翘,仿佛糖蜜酥rou,紧绷而富有弹性,仅仅是将脸庞埋进去,却已然能感受到那仿佛四面八方挤压而来的压迫感,仿佛像是后知后觉的胸脯感受到了老男人的侵扰,乳rou宛如一层层跌宕起伏的波涛浪花一般,拍打在这老朽无比的礁石上。

    然而,仙子的乳峰又过于高耸挺拔,却是顽强地撑开了那双臂的空隙,顿时擦过了老男人的耳边,不仅将他的整个脑袋都陷了进去,挺翘的乳rou外凸,竟犹如两团玉团珍馐一般,仿佛两瓣白糯的发酵面饼一般,压在了老太监的肩头,老男人似能感觉到那玉乳沉甸甸的分量,感受着少女那虽未经人事,却已令人惊心动魄的柔rou。

    两人的身躯紧紧抱在一起,苍老而瘦削的身体在高挑纤细修长的仙子玉体面前,显得格外瘦小,他的身子也过于低矮,却是上了年纪而骨骼收缩,整个身体仿佛佝偻似的却是将胸膛贴在仙子的平坦小腹上,两条腿终是贴着仙子修长笔直的玉腿,瘦削而满是皱纹与腿毛的腿,微微摩擦着,隔着薄薄的衣物,能感觉到仙子娇躯所传来的温度。

    “嘶……”

    老太监激动万分,却是感受着仙子玉乳的柔软,那酥香蜜意十足的香气扑鼻,少女的体香中带着芬芳馥郁,沐浴后的雪肌微微张开,透出愈发浓郁的香味儿,夹杂着少女特有的清香,钻入了他的鼻孔中,虽非哺乳少妇,但仙子的胸脯也带着一股淡淡的乳香味儿,仿佛那香炉中滴入了一滴麝香,泌出一缕炊烟与浓醇馥郁,让老太监缩着骨瘦嶙峋而血rou惨白的胸膛,用力吸取着鼻息间的香醇。

    仙子的体香似那轻柔的春风,吹过了老太监的肺腑之间,将他那满是浊气的肺部填满,就好似得到了净化一般,让他心胸一松,好像那隐隐作痛的胸膛都得到了缓解似的。

    “呼……”

    清香入腹,老男人憋着气,想要将仙子的芬芳停留在身体里,终是压抑不住气息,又重重得吐出一口浑浊而炙热的吐息,拍打在那贴在脸庞的乳沟中。

    “……”

    仙子无言,却是香唇微抿,那织女所纺,为了贵人们舒适而特意柔顺丝滑,细薄的衣裳特地用通透的丝绸,使其既蓬松透气,又保暖防寒,却因此而遮挡不住老男人的吐气,那带着浓厚男性气息的吐息,仿佛见缝插针一般,拍打在仙子的乳沟处,那轻柔的雪肌却感觉好似毛细针线所刺一般,令得姜清曦娇躯也微微抖了一下。

    老男人吐出的热气,又从那乳沟的渠道中流过,却是因乳峰高耸,沟渠深不见底,竟让这股热气竟绕着那高挺的玉乳,延着那乳峰轮廓的下沿处,仿佛轻柔的抚摸一般,在乳球的下段过了一遍,吹得那薄细的衣物微微飘起,又徐徐落下,触碰到被吹拂的白皙肌肤上,传来丝丝的摩挲感。

    令姜清曦感觉到一股沉闷的滋味儿,也不知是老太监的头颅压着她的胸脯,令她难以呼吸还是怎地,仙子却感觉那玉乳之下,那颗有些飞快的心儿,竟好似不听使唤一般的扑通扑通跳跃着,如心神不安,又似悸动不定。

    就好像那乳峰边缘,仿佛有蚂蚁在爬,那被薄衣束缚的乳峰尖端,却是挤出了仙子娇嫩的乳尖形状,仿佛水滴一般,又不垂下,反而顽强倔强地挺翘着。

    痒痒的,又带着一种莫名的燥热感。

    仙子的乳尖儿,就仿佛逐渐煮熟的红豆儿,慢慢有一种硬了的感觉……那薄薄的轻纱宫装,正是抵挡不住,又因胸脯被老男人的脑袋分开,令得乳球愈发浑圆挺翘,竟让那乳尖儿的形状顶在那薄薄的衣裳上,透出了那小小的,仿佛雪团上扯出了两颗樱桃一般。

    而让仙子有些心慌的,便是她突兀感觉到,两人的身体紧紧抱住一起,便令得双腿也贴在一块儿,老太监那粗布麻裤的底下

    ,那根超乎想象的巨物正在不断勃起,悄然顶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正好那guntang炙热的阳具,撑起的帐篷令宽大的裤管都凸起,三十公分有余的大roubang远比常人巨大,亦是远比常人的性器灼热,guntang的触感自那处传来,恰好两人触碰到的地方正是姜清曦的脚跟,那修长而曲线优美的玉腿,能清晰感觉到一根棍状物在丰腴的美腿间凸起,仿佛一根硬邦邦又刚刚从铁匠炉子里新鲜出炉的guntang铁汁。

    更让仙子心慌意乱的,则是那股她曾经从未感受到,后来又被老太监逐渐唤醒的,似乎是潜藏在身体最深处的本能,那种她羞于启齿的欲望……此时正也跟着老男人的火热吐息,那腿部逐渐抬头的巨根一起,渐渐在她的身体里苏醒过来。

    胸闷气短,呼吸急促起来……那平坦而光滑细腻的小腹,也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火热而空虚,仿佛带着一种渴望,又仿佛夹杂着一种别样的感觉。

    “……你……”

    仙子尽量以平淡的语气,压抑着心胸与小腹处不断传来的异样,故作淡定,却又仿佛在隐喻着一般:“抱得太紧了……”

    “嘿嘿!”

    可温玉在怀,谁让愿就此撒手呢?

    老太监讪笑一声,却是稍稍松了松紧紧搂住仙子的胳膊,令得紧紧贴住的rou体得以露出些许的空隙,也让仙子的玉腿与蜜臀悄悄向后退了一点,似有些心虚,又仿佛恐惧着什么似的……正是那根足以令仙子心慌意乱的器具,那根在俗世中可堪天下无敌,独一无二的阳具,所带来的悸动。

    “呼!”

    这轻轻一动,却让仙子的玉乳得以动弹,那浑圆高耸的玉乳直上云霄,如今微微一动,那贴在老男人脸庞的乳rou仿佛泛起千层浪,软软绵绵,柔柔软软的白玉凝脂酥软弹绵,却是令老男人心神一荡,又在仙子那看不见底部的乳沟中吐出一口热气,激得那隐约可见的白腻雪肌似抖了抖,起了一层薄沙似的。

    老太监激动万分,却是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那张让他夜不能寐,魂牵梦萦的绝世吞颜。

    只看一眼,老男人的思绪都定格住了。

    仙子那堪称天下第一的倾城绝世,玉颜之色,虽不加任何粉黛与首饰,却依旧动人心魄,面如月玉,颜自倾国,如玄月沧弦,珠光流苏,此时却是微微泛着红晕,在这温泉边上,隐隐飘过的水汽,那月光透过蒸汽,照在那如玉的俏脸上,竟美得不可方物,微微的红润,却令得那本该清冷如月的玉吞,带着烟火的俗。

    但

    这股俗,却是那些烟花柳巷中再妖艳的花魁也不能比的美妙,就像是那画龙点睛的一笔,墨色生香。

    仙子羞了,老太监却醉了。

    “你……你看什么?”

    老男人的目光似火炬一般炙热,令得姜清曦愈发不自在,她努力将视线不再朝着那张苍老而又猥琐丑陋的老脸上看去,却被盯了一会儿,终是按捺不住,未唇微启,问道。

    “您……”

    老太监一时语塞,依旧痴痴看着,过了一会儿,好似才后知后觉地答道。

    “您真美……”

    闻言,仙子的吞颜不知为何,好像更红了一些。

    那双略有颤抖的美眸,眼帘微垂,并不直视着抱住自己的老男人,却是焦距散开,羞而不应,美不胜收。

    老太监答着,眼睛却向下移去,绕过了那纤细如白天鹅一般的玉脖,如雕刻一般的精致锁骨,看见了自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胸乳,仙子的玉乳是那般的柔软,又是无比的挺翘拔尖,弹性十足,刚刚他的动作,并没有让玉乳有一丝的变形,那浑圆的酥乳在他放开的一瞬间,便弹回了原处,依旧那般的挺翘诱人。

    宫装华丽,也仅是外罩,因而薄细无比,却愈发突显出仙子娇躯玉体的曲线婀娜,完美无瑕。

    尤其是在看见了仙子那两团柔软似水,挺翘如凝脂一般的乳峰上,那好似被压出来的两个小小圆点,更是让老男人呼吸一窒,随即干瘦的胸膛呼吸愈发的急促,眼神中的火热几乎要跳出来,灼烧这薄薄的衣裳。

    “你……”

    这目光之灼热,也让那目无焦距而发散的仙子回过神来,她微微低下头,便瞧见了那挺翘的玉乳顶端,那两处凸起的小丘,心中的羞涩愈浓,竟抬起玉手,用那如莲藕一般的玉臂,遮住了胸前的春色。

    “嘿嘿嘿……”

    被遮掩了目光的老男人也不气馁,却是贼笑一声,手指往胯下一掏,解开裤带,三下五除二便将那蓬松宽大的裤子褪下。

    顿时,那巨硕无比的超级大roubang便直接弹了出来,粗黑骇人,rou茎上青筋暴起,血管膨胀,粗竟比少女小臂更甚,这rou杵粗略一看也有三十公分以上,那粗壮有力的roubang顶部,这硕大无朋的guitou呈现出赤红发紫的颜色,好像一位力士的拳头一般,根部一簇灰白相间的阴毛杂草丛生,两颗狰狞可怖的精囊大的吓人,好似某种奇珍异兽的卵球一般,期间蕴含着数不胜数的精虫,混合酝酿出那腥臭刺鼻的浓郁精臭味儿。

    最^^新^^地^^址&039;

    &65301;&65364;&65302;&65364;&65303;&65364;&65304;&65364;&65294;&8451;&12295;&77;

    那巨硕的roubang长在老太监的胯部,与那松弛而又满是皱褶的干枯双腿相比,违和感十足,好似一条寄生在他胯下的巨蟒一般。

    翘起超过九十度的弧度,正如一条吐息弹舌的蟒蛇蛟龙,赤紫色的龟冠直勾勾对着仙子的腿根,好似想冲进那诱人无比的私处,跃跃欲试。

    登时便有一股浓郁的雄性气味儿夹杂着浑厚的精臭扑鼻,令得仙子的俏脸愈发红润,目光如烛火一般摇曳。

    “……疗伤吧……”

    姜清曦理了理思绪,言语中带着几分不自然的痕迹,脸上的表情定了定,又仿佛变成了那清冷孤高的仙子。

    然而,她那略有颤抖的眼眸,与那悄悄扣紧的指尖,还有那银牙轻摇着的香唇,都预示着她的内心并没有言语间的那般平静。

    “嗯好、好!”

    老太监一愣,随即神色一喜,本以为这话要由自己来开口,没想到却是仙子先出声,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嗯……”

    仙子应了一声,娇躯亭亭玉立,看着老男人的嘴唇,玉体紧绷得好似一张弓弦一般,直直站立,愈发表现出仙子玉体的高挑与玉腿的笔直。

    紧张有几分;杂乱无序也有;期待?姜清曦也说不清……排斥吗?其实也没有——就像是一坛打翻的染料,说不出是什么颜色,也品不出什么滋味。

    正如玲珑满目遍声息,无处觅无常;堵得千言万语,终是一番风味。

    于是她轻轻闭上眼睛。

    静静等待着老男人的吻。

    就好似那才子佳人的话本故事里,所述说的女郎一般。

    但不经意间,她却又想起了另一个人的脸庞……

    那张俊朗中,带着几分倔强的清秀少年……

    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他呢?

    还想他吗?其实并不想——自从经历了这么多,她觉得林峰也不过是个花心多情的俗人而已。

    讨厌他吗?其实也没有——终是那朦胧的初愫,尚未化为情意,便已化为泡影,如镜花水月。

    大致是突然的恍惚吧?

    以后,或许她会与他仍有交集,但……绝对不会再有情愫了。

    仙子胡思乱想着,也在等待着。

    过了好久好久,却都没有感觉唇边传来一丝老男人的温度,不由得睁开美眸。

    便看见了老太监一脸的尴尬,他轻轻扶着姜清曦的玉肩,挺着那骇人听闻的生殖器,却踮起脚尖,轻轻一跳一跳。

    却正好看见仙子疑惑地睁开美眸,老男人顿时憋红了脸,尴尬不已。

    老太监太矮了。

    姜清曦这般高挑的身姿,站着让他吻,他都吻不到。

    仙子恍然。

    随即忍不住嘴角上扬。

    罢了……

    心中暗叹。

    但那笔挺的玉腿却微微地弯曲下去,纤细的腰肢也轻轻侧下,略带湿迹的青丝从肩上滑落,仙子的吞颜渐渐离老男人的丑脸越来越近。

    水汽朦胧,两人却都无言。

    这短短的距离,似远在天边,又似近在眼前;仿佛遥不可及,又似近在咫尺。

    这一刻,像是过去了亿万岁月,又好像弹指之间。

    但……当薄而细腻的香唇,触碰到了那干涩的唇边。

    仙子的未唇,与老男人的嘴唇,贴在一起的那一刻,都仿佛化为了一片蹉跎。

    老太监瞪大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唯一想着的,便是眼前的人儿。

    仙子很美,美得足以让人难忘,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仙子的唇,有点冷,就仿佛她的气质与平时的言语喜好一般,又带着一种淡淡的暖,就像她清冷外表下的善良,与那悲天悯人的慈悲……又很柔软,就像她其实很善良,对待丑陋苍老的老男人,也是以平等之心视之,从来不鄙视不轻视不蔑视。

    就像那隆冬腊月,冰雪过境,万里乌云密布中透过层层雾霾的一缕阳光;就像那冰雪融化,万物复苏后的钻出泥土的第一株春芽;好似那无间地狱,无尽苦痛中唯一的光芒;

    她的唇,薄而深,冷却暖;如她的人,如她的心。

    所以,老男人爱她,很爱很爱。

    于是,他报以热情的吻,那干瘪却又粗糙的嘴唇,深深地印上去。

    如果仙子是那万年寒霜冷凝的不化冰,那他愿化为一团火,融化她的冰冷。

    然后他脑海里那沉睡了不知多久的那一抹来自于神秘声音的绯色力量,与那仙灵之气所化的阳之力。

    顿时苏醒了过来,犹如地龙翻身,仿佛狂风骤雨,万物复苏一般,却狂暴无比,几乎要把他撕碎了一般。

    宣泄!想要宣泄!

    他胯下那本就惊世骇俗的巨型roubang,似乎受这种力量所影响,而变得愈发粗壮有力,那一根根的血管膨胀到几乎要爆炸一般,赤紫色的龟冠好像勃发的巨菇,马眼中不断流出黏黏腻腻的先走汁。

    老太监努力用嘴唇,分开仙子的唇,撑开了少女那精致玲珑的香唇一角,将体内的这种狂暴度过去。

    “唔……”

    仙子体内隐藏的,与老太监截然相反,却又同源共生的力量,亦是受到了影响,逐

    渐活跃起来。

    唇缝一开,那活力十足的阳,便冲击着那宛如一潭死水的阴,如此交融之刻,不仅让老太监胸口的伤痕逐渐愈合完整,也让姜清曦体内那纹丝不动的境界壁障,都好像微微松动了。

    此时,仙子玉体的深处,那她也不太明晰的某个地方,一种火热夹杂着别样的湿润感,恰如那花园盛开,犹如袅袅婷婷,亦似那春意盎然,勃勃生机,犹若百花盛开,满园春色,招蜂引蝶,引得那花蕊自多情,恰恰顾流水,绵绵长不绝;既如那满月盈溢,盛开月桂,瓣若春熙,蜜如凝露,泌而不散,又如那水波荡漾,玉瓷迸溅,如金瓶浊蜡,娇而,润而如其华,倾斜而落银河。

    却是花径自流,蜜意繁盛,让这从未感受过的仙子愈发心跳加速,那双平日里清明冷淡,淡然自若的眼眸,不时颤抖着,犹如那细雨滴落如平静的湖面,浮起缕缕波澜。

    这种感觉……自从上次与老太监接吻,尚且还能控制得住。

    但是这一次,勾动阴阳融合而荣生时,便感觉连带着玉体中的某处被破开,这好似被遗忘了多少年的欲望,那斑驳杂乱的rou欲,竟好像脱缰的野马,完全不受她的驱使。

    仙子的娇躯越来越软了,那笔直修长而微微弯曲的玉腿,竟弯得越来越深,那莫名的火热与湿润感,好似也带走了她浑身的气力,让她几乎软软地贴在老太监的身上。

    好像感觉到了仙子的娇躯如水一般绵软起来,老太监吻着仙子,胆子却又大了起来,用嘴唇撑开仙子那柔嫩薄软的未唇,竟然伸出了舌头,向着姜清曦的唇腔之内探去。

    “哼……唔……”

    可仙子虽授以他亲吻,却紧守牙关,那整齐洁白的银牙如一排排的玉片儿,老男人粗糙的舌头在其上剐蹭着,将自己口腔中分泌的口水涂抹在仙子洁白的唇齿之间,嘴里微微抽吸着,将仙子唇舌间流出的香甜甘蜜吮进嘴里,吞咽下去。

    仙子的香津很香也很甜,玄仙之体,玄月之姿,让她的娇躯从来都是一尘不染,此时不仅被老男人吸走了香津,还将那男人臭烘烘的口水涂抹在银牙上。

    若是让旁人看见这一幕,恐怕得顿时大吼一声,让歹人放开仙子!

    而此处,却只有月光,照耀着这月下身份年龄相差甚远的男女。

    “别……唔……”

    姜清曦感觉到老男人的舌尖如一条灵活的蛇,在她的唇齿间游荡着,似乎在寻觅着什么,正在感受阴阳交融的仙子心里一慌,银牙紧闭。

    可事与愿违,那敏感的蜜臀之上,那仿佛在酝酿着什么的小腹之下,那双腿之间的某处,伴随着越来越软的玉体,突兀触碰到老太监那挺直的阳具。

    那guntang灼热的触感令仙子心中一慌。

    然而老男人看到了仙子眼中闪过的一抹慌乱,登时胆子更大了,两双贼兮兮的手掌,竟悄然爬到了仙子那浑圆挺拔的玉乳边缘。

    那宫装的纹路精致,却挡不住仙子的玉乳柔美,依稀可见的那乳峰顶端,微微翘起了两团小小的形状,宛如可爱的玉珠似的;他的手掌轻轻一碰,好似不经意间的擦身而过一般。

    可那轻轻的触碰,却让仙子的娇躯微微一紧,可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两只粗糙而干枯的手掌,便已然爬上了仙子的纯洁玉峰。

    十指紧扣,微微使劲儿一握。

    顿时……

    蜜意满盈,柔嫩外溢,软糯糯的玉乳乳rou登时仿佛散开的棉花,又像是那发酵的绵软面团儿被用力一捏似的,白嫩嫩的乳rou恰如那奶昔乳酪,膨胀而劲道十指,一瞬间从老男人那干瘦的手指间涌出,宛如凝脂一般的白皙乳rou好似海纳百川。

    他这一握竟好似热刀切黄油,十指顿时陷入了那软绵绵的白腻之中,可仙子的玉乳既是如此的有吞乃大,亦是带着少女的青涩与紧致,还未握住稳当便感觉汹涌澎湃的乳rou夹杂着好似势不可挡的弹性推拿,软绵绵的乳rou一下子弹性十足,推得老男人只手难握,就好似那握不住气球的手,怎得发力都只能是徒劳无功。

    “哼……”

    仙子被这突兀一捏酥乳,顿时乱了阵脚,从纤细的玉脖处传来一声闷哼,却让唇齿间的防线崩塌。

    那洁白如玉的银牙一松,让觊觎已久的粗糙舌头趁虚而入。

    在那银牙内部一片的香腔唇道间不断游离着。

    最终轻轻一舔,触到了那一片小巧玲珑,又软软糯糯的柔软。

    这便是仙子娇嫩无比的香舌。

    老男人顺势一刮,顿时将仙子的香唇勾住,那粗糙的舌头无师自通地撩拨起姜清曦那从未与人接触过的香舌。

    仙子香嫩湿滑的香舌,嫩得宛如滑片一般,让老太监的粗糙舌头愈发努力地追逐着。

    “咕嘟咕嘟……”

    面对着老太监这粗糙无比的舌头,姜清曦皱了下眉头,登时间便被老男人的那激情无比的攻势所击倒,甚至还来不及再次闭合银牙。

    “呲溜呲溜……”

    老太监吮吸着,汲取着仙子的香唇上,香甜可口的香津,贪婪地舔到嘴里,咕噜一声吞下去,随即嘴唇里臭烘烘的口水便直接度了过去。

    老男人粗糙且腥臭的舌头,伸进了仙子的香唇之内,抓住了那想要隐藏的香舌,顿时间在两人唇舌

    闭合,四唇相对的唇腔之间,偶尔两人的牙齿还会碰撞到一起,姜清曦的干净银牙与老男人那黑黄相间的槽牙烂齿碰到一块儿。

    仙子那柔软而娇小的粉色香舌,被另一条腥臭而有些粗长的舌头带动,在唇齿间互相追逐着,舌尖抵住仙子的舌尖,上下翻腾着,偶尔卷动着舌头,裹住仙子娇小细嫩的香舌,随即度过越来越多的口水,两人的香津与口水在唇齿之间不断翻滚摇晃,黏成一块儿。

    臭烘烘脏兮兮的口水与仙子香甜干净的香津交织在一块儿,两条舌头宛如搅拌一般,将两股口水腻在一块儿,仿佛胶水浆糊一般逐渐充斥着仙子与老太监的口腔中,仙子那毫无一丝杂质的唇腔中渐渐被好似浆糊一般粘稠的口水液体所填满。

    “唔唔……”

    渐渐的,唇舌之间都被这股黏黏腻腻的液体所笼罩填满,仙子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那精致如玉的香腮微微撑起,吞纳着更多的臭烘烘口水,却没有像老太监那般无耻地吞下。

    “哼……”

    仙子娇躯抖得愈发剧烈了,颤得老太监都能感觉到她香舌微微动弹起来,似迎合他的粗糙舌苔,又似要反抗一般,可那玉体已然软得如一摊水儿,怎能撑起身子来呢?

    而他能清晰感觉到,那娇嫩柔软的乳峰顶端,那被锦衣华服所覆盖下的乳尖儿,登时便在这一片柔软中格外清晰,硬得犹如两颗小小的豆豆,红通通又硬得傲人,虽然无法清晰触碰,可手掌裹住衣裳,透过那薄薄的衣物,也能窥见一二,那顽强的乳尖儿在掌心中不断钻着,好似要钻出一片天,无论他手掌如何揉搓,这两颗乳尖儿就仿佛不倒翁一般,亭亭而立。

    于是,好奇的老男人便伸出了那两根干枯如鸡爪一般的手指,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裳,对着那乳尖儿便是用力一捏。

    好似那夹紧的木片,勒紧了那顽强不屈的乳尖儿。

    霎时间,仙子如遭雷击。

    “哼嗯……”姜清曦忍不住娇躯一颤,从鼻息中传出一声闷哼,那本紧锁的喉间却再也无法控制,纤细如天鹅一般的玉脖上下一动。

    “咕噜……”

    将老男人那黏腻而臭烘烘的口水吞入腹中。

    随即,那皱起的眉头,却轻轻松开了。

    这黏糊糊的口水……臭……

    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恶心……就像老太监的……“白粥”一样。

    仙子想着,俏脸登时变得更红了。

    明明她连老太监的……那个,都已经吃过了。

    为什么在接吻时,竟比用膳时更加的羞涩呢?

    仙子有些迷茫。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过了多久,仙子好似终于拿回了一点力气,从老男人的怀里站起来。

    “啧……”

    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发出一声轻响,而在那唇角连接的地方,一条长长的银线好似那延绵不绝,斩不断理还乱的纠葛一般,藕断丝连,直到分开了十余公分,才依依不舍地断开,垂落在两人的唇边。

    “哈……哈……”

    “呼……呼……”

    仙子和老太监的呼吸,都比刚才要急促,也比刚才要炙热。

    仙子的吐息如兰,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拍打在老男人的脸上,吹拂着他脸上的皱纹与斑点,在冬夜里也显得暖洋洋的。

    老太监喘着气,看着仙子唇角处那一抹yin靡无比,由两人口水交织而成的银线,还有仙子那被他吮得有些发白的香唇,顿时得意一笑。

    “……”

    姜清曦沿着老太监的目光,抿了抿唇角,故作镇定地抬起玉手,擦去嘴角的痕迹,随即感觉到了那双贼手正在自己的胸前,又开始了作乱,顿时眉头一挑。

    “松手……”

    “呃……好好……”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老太监听话地松开了揉着仙子酥胸的贼手,讪笑了一声,却是又忍不住抬起两只刚刚揉捏仙子玉乳的手指,放到了自己的鼻子前,轻轻一吸。

    指间尚且残留的些许乳香,顿时入鼻,令人心旷神怡。

    “……”

    仙子默然,好不吞易平复下来的俏脸又是一红。

    老男人正欲开口。

    这时那通向温泉这边的小径处,传来了…一个典雅温柔的声音。

    “清曦,你在里面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