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或者没到某个地方都可以算是这种情况。

既然前半夜没有发生太多的致死剧情,那么后半夜很可能有惊喜等着他们,而且时间节点很可能就是很多恐怖故事钟爱的十二点。

但他们现在手上的道具还有了解的剧情,都显然不足以让他们撑过这个惊喜,他们必须要赶紧推进剧情。

“先去储物柜?”谢迪两步跟上了沈年,把那纸血书递了过去。

接过血书的沈年表情有些微妙,脚下步子却没停,“嗯,储物柜这个是必须得去,教室那边至少没有一个舌头精逼大家去,等会儿再说吧。”

谢迪被这个舌头精的形容逗乐了:“真的是,玩了这么久恐怖游戏,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舌头成精,还挺吓人的。”

沈年侧过头和他对视了一下,嘴角也带上了笑意。

教学楼的结构很简单,他们之前找厕所的时候就还看入口处的平面图,教学楼有四面,期中三面都是教室,有一面专门用来放了学生的储物柜,教学楼中间则是一个小花园,现在花园内因为荒废已久而充满里齐膝高的野草。

因为知道严白薇所在的班级,两人在二楼很快就找到了严白薇的储物柜,上面还带了个密码锁。

谢迪毫不犹豫地把锁上的四行数字扭到了6472的位置,这次锁倒是“咔”的一声,干脆地打开了。

柜子里的东西不少,不过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传来,沈年打开手机往里照了照,这下谢迪清楚地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一双鞋,一本册子,还有一个白色的布袋。

谢迪一股脑地把东西都拿了出来,不过碰到白色袋子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怵,只抓住了布袋的上部。

东西被拿出来的时候,笔之间碰撞的声音十分明显,谢迪这才松了一口气,怕就怕这袋子里的东西没声音,他实在是被玩偶里的动物内脏给整怕了。

这么一来,谢迪直接就打开袋子看了起来,里面出了几只比之外,还有一个调色盘,和两瓶颜料。

谢迪又看了看鞋子,虽然女鞋他不熟,但这鞋子他还真见过类似的——这是双软底鞋子,他表妹何茗练舞的时候有次忘带了,拖他给送过去,他当时和何茗短信里确认了两遍,才确定就是那双底子软的过分的鞋。

那本册子则是一本钢琴谱,谢迪果断递给了沈年,递完他才忽然想起来沈年本人会不会弹琴这一点他其实并没有确认过,似乎是受影片影响,他才一直有一种沈年弹琴很好的印象。

沈年没有注意到谢迪的失神,他接过钢琴谱后就翻了起来:“曲子很多,而且大概看起来都是正常曲目,不太像是藏了密码,可能只是一个普通钢琴谱,”沈年话音一转,“而且你听到提示音了吗?我没有听到。”

“我也没有。”谢迪皱了皱眉,刚刚去拿东西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碰每一件东西的时候,脑子里都没有提示音出现,也就是说,这里的每一件的东西都不是道具。

虽然他们打开这个柜子的主要目的是把那封情书放进去,但是用了一个密码才打开的柜子里一无所有,这总是有些令人失望,

但真的是一无所有吗……

“这会不会是提示大家去什么音乐教室,舞蹈教室,美术教室看看?”谢迪疑惑道。

“有可能,大家一会儿去找找看,”沈年掏出了手机,对着几样东西拍起了照片,“东西还是留在这吧,刚才那个厕所先生好像说过什么相信严白薇有一天会来储物柜里取回她的东西什么的,既然不是道具,大家还是把东西留下吧,别一不小心惹到了那个舌头精。”

都喊别人舌头精了,还在说什么惹不惹到。谢迪边在心里默默吐槽边把那张情书放进了储物柜。

把东西全部放回去之前,谢迪还不甘心地整个检查了一遍袋子里的东西,他还试着伸手去那两罐颜料里,想搅一搅看有没有东西,只是颜料已经彻底干掉了,这才没让他也染个一手鲜红。

关上柜门,重新锁好密码锁的时候,系统提示音总算响了起来,但这和柜子里的东西无关,只是因为有东西正正砸在了他的头上。

[获得道具:厕所先生的谢礼之一——一个厕所清洁工遗落的手套,你可以带上去抓任何你不想抓却不得不抓的东西哟,愿你的厕所永无鬼魂。]

不想抓的东西什么的……谢迪伸到一半的手顿时有些僵硬,但在撇到沈年也同样伸过来的手时,他立即一把把手套抓走了。

“用来抓东西的,”谢迪笑了笑,那双橡胶手套同时消失在了他手里:“走吧,大家先去教室看看,音乐教室之类的还要找,先去高二六班的吧。”

“好。”

不过几分钟时间,二人就站在了教室门口,教室里面一片黑暗,但是借着走廊的光看过去,可以看出里面什么都没有。

谢迪没有多想,伸手就去开灯。

但他手伸到一半就顿住了,他触到了一片冰冷而柔软的东西。

就像死人的皮肤。

第11章一个正儿八经的恐怖学校(十一)

谢迪一下就把手缩了回去,整个人都连着退了两步。

“怎么了。”沈年见状也跟着往后退了两步,停在了谢迪身边。

“我刚摸到一个东西,凉凉软软的,像死人皮肤,就在一般灯开关的那个位置。”大概是被吓多了,谢迪这次没有太惊慌。

“大家去试试后门。”沈年拍了拍谢迪的肩。

沈年一拧门把手,后门就开了,这次沈年先走了进去,不过他进去看了看很快又出来了。

“前门那块有个黑影,应该是个人,好像正在墙上写着什么,刚刚没太看清,我看不出哪个是严白薇的桌子,一会儿大家尽快找下各个桌子里面有没有东西,我找前面四排,你后面四排。”沈年放低声音,语速很快地说道。

“我来找前面四排吧,刚在实验室就是你负责麻烦的部分,一人一次。”谢迪说。

沈年皱了下眉,但还是答道:“好,你多小心。”

说干就干,谢迪打头往里走去,一走进去他就紧盯着那个黑影,还好这个黑影一直面对着墙壁,似乎并没有来找他麻烦的意思。

为了避免激怒这个黑影,谢迪先走向了靠窗的一排桌子,沈年也跟着他走向了这一排。

有了之前在实验室找东西的经历,这次两人的动作更快了,没一会儿就翻完了两排桌子,因为手机的电量已经用掉了过半,两人都没有打开手机照亮,到了这会儿都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光线,也因此看清了那面墙上的字。

不止那个黑影现在在写的那块的地方,整面墙上比黑影低的地方都有字。

清一色的都是些骂人的话,写的最多的是“贱人”两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