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3

    车,就为了跟做贼似的偷偷看两眼周犀,然后再坐漫长的火车晃回去。

那时候周犁在心里暗暗感叹爱情力量的伟大,现在,他似乎有些理解他哥和舒望北的心情了,来深圳这几天,是他这半年多来第一次离萧然这么远,第一次和他分开这么多天,他头一次发现,他在想念萧然。

周犁不知道这是习惯还是其他什么,相对于萧然的全心投入,周犁一直认为自己相对来讲差了些火候,他有时能暂时抽身出来,用上帝视角很客观的看待他和萧然的关系,并且理智的评估自己对萧然的感情,作为一个理科生,他甚至会为这种感情评分,满分是十分的话,他觉得自己对萧然的感情顶多能打五点九分。

所幸,萧然对他的要求并不多,甚至并不要求他心里一定有他,只要人在他身边就好。

周犁在努力适应萧然,努力让自己接受萧然,他以为这会是一个缓慢艰难的过程,并且他认为最终结果不会达成令人满意的十分,但是,直到现在,他突然发现他的判断有可能未必准确,也许他该给自己的感情打上个六分及格分。

三天高考结束后,周犁辞别了舒望北,踏上了返程的火车。

回家后一切如常,萧然还是每天早上早早起来帮他买好早餐,两人一起吃完了周犁出门,萧然去车站送他,周犁却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他应该过的。

七月中旬的一天,周犁把学校里留的最后一点儿东西都搬了回来,第二天上午,学校举行了大四学生的毕业典礼。

萧然的期末试已经全都考完,现在已经开始放暑假,两人商量好了下午一起去逛花市,给家里的植物买些肥料和花土。

萧然在家吃完中饭就出了门,到周犁给他的地点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周犁给他的地址是一家饭店,上午的毕业典礼之后,他们全班聚餐,萧然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站在饭店门口等。

果然,过了不到二十分钟,已经有年轻的学生一批批往出走。

萧然站在饭店门口的一棵树下往里看,不大会儿,就见他熟悉的高大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萧然刚想走过去,就发现周犁身边有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在跟他说话,周犁微微侧头听着,偶尔答两句。

两人走到外面时,萧然已经能听见两人在说什么了,那女孩在问周犁下午有没有时间。

萧然皱紧了眉头,他其实想过很多次,周犁这样的人不可能没有其他追求者,可他可以肯定,所有想和周犁走到一起的人里,没有人比他更懂周犁,没人比他更有资格最终得到周犁。

周犁摇了摇头,“下午我还有事。”

那女孩表情很遗憾,眉头皱得紧紧的,白皙的脸上露出个可怜兮兮的表情,“过了今天,大家就天各一方了,再见面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了,最后的机会都不给吗?”

女孩问完了就眼巴巴看着周犁,同样盯着周犁的还有萧然。

周犁明显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不好意思,之前已经和人约好了。”说完,他就打算告辞离开。

女孩看起来还是不大死心,漂亮的大眼睛里隐约竟有了泪光,她大胆的抓住了周犁的衣摆,“不要走,求你了,给我一小时就行。”

“能不能别给脸不要脸,人家都说有事了,你还打算让人家直说看不上你吗!”

一个冷冰冰满含讥诮的声音打破了此刻的纠缠和暧昧,周犁诧异的看过去,就发现萧然正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用一种鄙夷的目光上下扫视着他身旁的艾嘉。

艾嘉被这句突如其来的恶言恶语惊的愣了好半天,呆呆的看着萧然的方向。

萧然冷笑了一声,“现在的姑娘胆子都这么大了,敢缠着男人不撒手了?”

艾嘉一下子松开了周犁的衣摆,脸上尴尬的一片通红,磕磕巴巴的辩解道,“你......你是谁啊,怎么能这么说话,我要你跟我道歉!”

周围的同班学生们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纷纷围了过来。

萧然咧嘴笑,一把抓住周犁胳膊,强硬的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用手挽住他手臂,冲着艾嘉道,“我是他对象,有狐狸精想勾引我对象,你说我能不能这么说话?”

“你!”艾嘉气的眼泪都淌下来了,一句话说不出来。

萧然笑得开心,还想再接再厉。

“够了!”周犁喊道。

萧然扭头看他,“怎么?心疼了?”

周犁皱着眉头看他,“不要闹了,萧然,你跟艾嘉道歉。”

萧然的眼睛很清澈,黑白分明,他盯着周犁看了好一会儿,那种眼神像是在确认,又像是在寻找慰藉,可惜周犁的眼神里只有严厉的斥责。

萧然移开眼神,点了点头,跟哭泣的艾嘉说,“对不起,我错了,不该对你说这些话,希翼你以后能掌握教训,别人的男人不要随便惦记,或者是你并不知道周犁不是单身,那就麻烦你下次发情之前先打听清楚。”

艾嘉尖锐的哭了一声,转身捂着脸跑了,有两个女同学责备的看了眼周犁,跟着一起跑过去了。

“对不起,给大家带来不愉快,是我的错,”周犁跟周围的同学说道,说完也不管同学的反应,转头看向身边的人,“萧然,”周犁的声音里风暴欲来,“大家回去。”

花卉市场自然是没去的,两人直接回了家。

到家时太阳已经开始下落,落日的余晖照进阳台的窗户里,照在萧然的侧脸上,把他的脸分成了明显的明暗两部分。

周犁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吧,今天为什么这么做?”

萧然冷笑,“错的是你,周犁。”

“难道今天在外面发疯的人是我吗?”周犁的语气终于不再平静,隐隐含着暴怒。

萧然歪着头看他,像是在研判,“我今天这么对她全都是因为你,周犁,不是我对不起她,是你对不起她,造成今天这样后果的人就是你。”

周犁腾的一下站起身,刚要开口,萧然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动作很轻,但是一下子就把周犁困在了原地。

“周犁,今天你迟疑了,虽然只有一秒钟,但你还是迟疑了。”萧然笑着说道。

周犁愣了一下,似乎在回想白天的片段,之后他嘴唇动了动,刚想开口,萧然捂住他的嘴唇,“别说明,我不想听。”

“周犁,你到底什么时候能爱上我?”萧然问。

周犁没坚持说明,只是低着头,眼睛处于阴影里,他问萧然,“你累了?”

萧然点头,“有点儿,你总是把我放到最后面,前几天舒望北高考,你收拾行李立马就走,他是你在乎的家人,我劝我自己理解,可是今天只是一个毫无关系的女孩子,你竟然为了她想要推掉跟我的约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