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宝贝儿别急,我现在就干你(h)

宝贝儿别急,我现在就干你(h)

    宋禾又怕再撞见什么人,脚步走得飞快,几乎是拽着螭九往那边跑,等进了电梯才真的松了口气。

    一侧脸看见螭九靠着电梯壁笑,她有些生气的瞪了他一眼,脚步一偏想离他远一点。

    可这一步还没有完全走出去就被他伸手勾着腰一拉,又给拉了过去。

    宋禾扭腰想走,螭九没松手,反而抱得更紧,腰背勾着,脑袋凑在她颈侧,贴着她耳边低声说话:“别动,有摄像头。”

    “那你还——”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贴着后腰的坚硬蹭了蹭,顿时明白过来螭九的意思。

    宋禾不动了,也不敢抬头去看电梯里的摄像头,就盼着电梯快点,又担心中途有人进电梯,还好一直到电梯去了负一楼也没人上来。

    电梯门一开,她就拽着螭九往外面走,脚步飞快。

    螭九顺着她的力道走,体贴的告诉她车子停在哪个方向。

    等到了车子前,宋禾松开他的手刚要坐进副驾驶座就被他反手给拉到了后座。

    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拉开车门将她塞进了车里。

    “你——”宋禾缩在后座,看着他也挤了进来,将车门一关,又伸手过来抱起了她。

    宋禾就跨坐在了他的腿上,双手搭在他的两边肩膀上。

    一坐上来,她被内裤包裹着的花xue就贴在了他胯间那团凸起上。

    螭九在电梯里那会儿就是硬着的,此刻一坐下来,宽松的运动短裤就被顶起了硕大一团,隔着布料散发着热意。

    他一手扶在宋禾的后腰上,一手贴着她的臀,将她往自己下身摁,用硬着的性器隔着布料去撞她,喉咙里溢出几声动情的喘息:“唔……”

    敏感的部位被挤压,宋禾也很快动情,但她还记着这是在外面,于是趴在螭九怀里软声求他先回去。

    “先……先回去。”宋禾伸手推了推他。

    螭九直接抬手扣住了她的后颈,让她不得不低头,而他抬头咬了她一口,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就伸舌抵开了她的唇舌。

    粗大的舌头一进入她口腔中就开始强势翻搅起来,和以前的几次欢爱相比,今天的螭九显得急切很多,一边亲吻着她就一边脱下了她身上的小西装。

    赶不及脱下她身上的衬衫,大手就先隔着衣物握住了她的奶子揉捏了好几下。

    可隔着衣物到底不如直接上手。

    等宋禾发现身上衬衫被扯坏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急忙侧开脸躲开他的唇舌,轻喘着:“衣服还要还的!”

    “乖,赔新的。”螭九亲了一口她的下巴,火热的吻就开始游走于她的颈项,一路往下,到锁骨,到肩颈,留下一路的痕迹。

    宋禾仰着头,眼尾潮红一片,细白的手指揪紧了他肩头的衣服。

    螭九身上衣服还只是有点凌乱,有些地方被抓的皱巴巴,倒是她,身上衬衫被扯开了,只留下底下有一颗还扣着,前扣式的内衣也被解开了,雪白的奶子就裸露在空气里。

    也不过一瞬,螭九已经埋头吃了上去,他先亲了一口出门前玩过的那边,引得宋禾立马缩肩弯腰,软声哼哼:“疼……”

    这边奶子上留下的指痕还没有完全消散,奶头也是红肿硬挺的,螭九爱怜的抿了一下就松了口,扭头咬住了她另一侧奶子。

    白腻的乳rou在他口中进进出出,被他吞咬着,大口吞进后用力一吮,吐出后又用舌头舔舐,粗糙的舌面刮过奶尖,引起阵阵酥麻快感。

    宋禾原本搭在他肩头的手落到了他头上,抱着他的头被快感激得浑身颤栗不已。

    可是不够,她无意识的挺起上身,将奶子喂进他的口中,细腰扭动着,下身吐出的蜜液早就将内裤打湿,原本闭合的软rou也被她自己摆腰磨弄着挤到了一边,里面的阴蒂和xue口就被内裤摩擦到了。

    “唔……”不够,还是不够,阴蒂和xue口被隔着布料顶弄摩擦着,酥酥麻麻的快感一阵一阵涌来,涌过她的全身。

    可宋禾知道这些还不够,身体里的欲望被不停激发着,一层一层叠高,xue口疯狂张合着,空虚感愈发强烈,急需粗大硬挺的东西来填满。

    被浓烈的欲望驱使着,宋禾松开了抱着螭九的手,手掌胡乱扯过他身上的衣服,很快就顺着衣摆伸了进去。

    他身上的温度比她要高得多,全身上下肌rou因为欲望而紧绷着。

    当她的手顺着他的衣摆摸索进去时,螭九就已经抬起了头,他笑了一下,双手仍旧握着她的奶子把玩着,抓揉着她的乳rou,时不时再揪一下奶尖儿。

    可下身就这么硬着,明明自己也忍得额角脖颈青筋绽起,偏偏他就是不干她。

    宋禾双手虽然已经摸到了他腰腹,却迟疑在他的裤头附近没继续下一步,她红了眼眶,将脸埋进他的颈侧,下身吐出一波又一波的水,声音又软又带点哑:“螭九……”

    她喊他,希翼他继续,却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螭九不动,她就只能自欺欺人的将脸埋在他的颈侧,贴着他脖颈处炙热的皮肤,细腰前后左右胡乱摆动着,阴蒂和xue口被磨动着带来的阵阵酥麻跟痒意折磨的她快要哭喘出声。

    她磨动的力道越来越重,腰也往下用着力,很难受,哪怕他的性器隔着衣物顶进来也好。

    她知道他那里有多大,只要顶进来就能立马填满她,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继续受折磨了。

    宋禾迷迷糊糊想着,连带着偶尔泄出的呻吟声都带了几分急切。

    可螭九还是不动,甚至松开了她的奶子,guntang粗糙的手掌落在她后腰脊背,将她身体里和心里的yuhuo撩的更旺。

    “宝贝儿,你自己来,嗯?”他贴在她的耳侧哑声诱哄着,嗓音沙哑,呼吸时喷洒的热气都能撩的她身体轻颤不已,“乖,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只要你的手再往下,把它从里面放出来,再抬抬你的小屁股唔——”硬得发疼的jiba随着他的话语被她从裤子里解放出来,圆润的guitou兴奋到发红,流出一些粘稠的液体。

    螭九低喘一声,低着头眼也不眨的看着:“乖,就是这样,宝贝儿好棒,再抬抬你的小屁股……”

    他看着她往上抬了抬,看着自己的jiba被她白皙的手握着进了她的裙底,百褶裙挡住了视线,可螭九却没有伸手去扯开。

    看不见她的动作,可感觉却更加清晰。

    他能感觉到guitou碰上了她的内裤,因为急切和无措,她的力道有点失控,内裤边蹭过马眼时又疼又爽,螭九腰腹瞬间绷紧,牙根都跟着紧了紧,开口的那一瞬声音还有点紧绷:“宝贝儿别急,用你另外一只手把内裤拨开,对……”

    宋禾将另外一只手伸到了身下,她始终将脸埋在螭九颈侧,像是害羞到了极点,可手上的动作却始终跟随着螭九的语言行动,又yin荡到了极点。

    螭九兴奋的时候脖颈青筋鼓起,她能感受到,而他的兴奋和低喘也在刺激着她,刺激着她身下xue口疯狂张合着,吐出一波又一波的蜜液。

    被打湿的内裤被她用手指拨到一边,螭九闭上眼,想象着她的xiaoxue这会儿有多饥渴,那张小嘴又该多么yin荡的,嘴上的话可一点没停:“宝贝儿,先别急着进去,让它先跟你的xiaoxue打个招呼唔——用guitou蹭蹭它——好热,好湿……”

    螭九刚享受着guitou蹭过她xiaoxue带来的湿热,下一瞬就察觉到她的动作一顿,guitou停在了她的xue口。

    这一次没等他再出声,她已经自己往下沉了腰,流淌着yin水的xiaoxue瞬间将他的guitou给吞了进去。

    那里的湿热远不是在外面蹭蹭就能感受到的,螭九的声音都停了,瞬间睁开了眼,落在她后腰处的双手收紧,掐着她的腰,克制到整个手青筋鼓动着才没有把她往自己jiba上按。

    在吞进他的guitou时宋禾也得到了小小的满足,她呻吟了一声,但很快就发现这点完全不够,xiaoxue里面还是空虚着的,要填满,要把里面也填满才行。

    于是她还想往下坐,xue口也在疯狂抽动着,想要将螭九的jiba继续往里面吞。

    可螭九控着她的腰,她本来也没多少力气,根本就进行不下去,只能红着眼看他,有点委屈:“你干什么呀?”

    螭九爱死她现在这个样子了,亲了亲她,哑声笑着:“宝贝儿别急,我这就干你。”

    他刚说完,眼底一狠,扣着她细腰的手就往下一摁。

    “嗯啊……”

    “唔——!”

    两人几乎同时呻吟出声,粗大的jiba将饥渴的媚rou寸寸挤开,将她内里完全填满,几乎是螭九全根干进去的那一瞬间宋禾就高潮了,xuerou疯狂抽搐着,深处喷洒出一股又一股的yin水,连带着小腹也绷紧了。

    本来就cao干得极深的roubang在她的小腹处显出了一道痕迹来。

    螭九低头看见了,眸色更深,抓着她的手摁了上去,另外一只手依旧扣着她的腰,就这么挺腰顶干了起来。

    宋禾还在高潮中,被他突然这么一抽插,sao浪的xuerou被剐蹭翻搅着,她能清晰感受到roubang上的青筋凸起,能感受到guitou是怎么顶开自己xuerou往里面撞击的,甚至好几次连被摁在小腹处的手心都能感受到那股撞击感。

    耳边是螭九的粗喘声,身下是他蛮横的cao干,宋禾很快就被干得失了神,呻吟声破碎,生理性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她一次又一次的陷入高潮快感里,连身上的衬衫和内衣什么时候被丢开的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从他腿上下来,变成了趴跪在座椅上。

    细白的手指死死抓挠着底下的真皮座椅,原本高高扎起的马尾摇晃得松散了,她上半身趴在座椅上,细腰往下塌着,rou臀高高翘起,格子裙也掉在了脚边,她本来就白,这会儿被黑色的座椅衬得就更白了。

    只是这层雪白上覆了一层薄红,就像夏日的雪冰上淋了一层半透明的草莓汁,雪白的臀又被一双大手抓着,臀间能看见一根紫红的巨物进进出出,每一次深入都能拍出一声轻响,且汁水四溅,就连臀尖也是被拍打的发红。

    整个车子里挤满了yin靡的气息,车座上时不时有湿润溅落。

    “太……嗯啊太深了呜呜呜……”宋禾早就已经受不住了,他顶弄的太深,还重,撞的她小腹又胀又酸,偏偏干了这么久他还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

    螭九听见她的哭叫也只是低笑着,俯身在她脊背处烙下一个又一个炙热的吻痕,一只手依旧抓着她的臀,把她将自己身下拉,另外一只手绕到了她的小腹前,手掌贴着她的小腹,每次重重cao干进去时,他就轻摁着她小腹的凸起。

    宋禾就更难受了,快感狂风暴雨似的涌过四肢百骸,她眼前仿佛闪过白光,小腹抽搐不止,快感的持续让她胡乱挣扎起来,想要从他的身下逃离:“不……呜啊不要了……唔……”

    “乖,快了……”螭九低头咬着她的后颈,劲腰摆动的越加凶猛快速,他只用一只手便能将哭叫挣扎的她牢牢按在身下,如同野兽的交欢,叼着她的后颈在某一次挺动时将jiba狠狠盯入她的体内,guitou碾压着她身体深处一块软rou,在她无声高潮时喷洒出一股又一股热液。

    他俯身将她完全笼罩在身下,牙齿轻轻重重咬着她后颈那块软rou,腰臀绷紧着,背肌隆起,埋在她体内的jiba不停抖动,宋禾的身体也跟着一阵一阵轻颤,偶尔泄出一两声呻吟。

    螭九的射精持续了好一会儿,宋禾整个人失了力气,被他抱着翻坐过来时她也只是眨了眨眼,身体敏感的颤了颤。

    察觉到他的roubang还埋在自己身体时,她迷糊着呢喃了一句:“不……不要了……”

    “乖,不做了。”他哑声说着,侧脸亲了亲她的耳尖,哄着她。

    就在宋禾累的要靠在他怀里睡过去时,旁边的车窗却被人敲了敲,她瞬间清醒,睁大了眼睛往车窗看,身体往螭九怀里缩,因为惊吓xiaoxue也跟着收紧。

    将性器还埋在她体内的螭九立马闷哼了一声,搭在她腰身上的手掌瞬间收紧。

    宋禾身上什么都没穿,可螭九身上衣服还是完好的,只有jiba掏了出来塞在她xiaoxue里,这会儿被她一裹,本来就半硬着的jiba立马硬挺。

    但他没动,低声哄着怀里的宋禾:“别怕,从外面看不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