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被大佬们强制爱了在线阅读 - 她在车上?(h)

她在车上?(h)

    知道从车外看不见,但宋禾还是紧张,一想到隔着一扇车窗就有人她就很不自在,身体紧绷着,低头要去找自己的衣服。

    动作间埋在体内的坚硬巨物让宋禾很不舒服,她侧身撑在座椅旁边就想要让他出来,刚微微抬起腰,内里敏感的媚rou就疯狂裹紧了那根巨物,宋禾忍不住哼唧了一声,螭九也喘了一下,掌着她的腰就往下一摁。

    “呃啊——”媚rou被roubang上攀附的青筋猛地一下剐蹭,本来就有些微红肿的阴蒂更是被摁着往粗黑毛发上一压一剐蹭,酥麻的快感瞬间涌过全身。

    她又重新坐回了螭九怀里,光裸的后背靠着他胸口,雪白的脖颈高高扬起,脑袋往后靠在了螭九的肩头。

    螭九侧脸亲了亲她,手掌贴在她的小腹处,掌心炙热,宋禾不敢再动了,双手搭在两侧死死抓着他的小臂。

    可螭九也在克制着,性器被湿热的软rou裹着一收一缩,爽得他眼睛都快红了,呼吸粗重,小臂肌rou紧绷着,极力克制着才没有顶胯cao干。

    “乖,别动。”螭九哑声哄着她。

    小腹被顶的涨得发酸,宋禾不敢再动了。

    而这时候螭九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的手机掉在了座椅底下。

    宋禾听着动静从座椅底下传出来:“手……手机响了。”

    “嗯。”螭九应了一声,捏了捏她的腰,宋禾腰侧本来就敏感,平常一碰就软,此刻更甚,被他捏着身体颤颤不停,手忙脚乱的去阻拦他的动作。

    “快接电话吧,别……唔别捏了。”

    下一刻她就被他抱着转了个身,从背对着坐在他怀里变成了面对面跨坐着。

    转身的时候他的roubang还埋在她体内,因为旋转而拉扯着xiaoxue里的软rou,酸胀酥麻,一瞬间极致的摩擦让她爽得失了神,微张着红唇无声尖叫着。

    一直到螭九抱着她俯身从座位底下捡起响个不停的手机她都没能缓过来,反倒因为他俯身的动作roubang顶得更深,guitou重重碾压着深处的软rou,宋禾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手指在他颈后用力抓挠着,垂在他身侧的双腿胡乱蹬了蹬,整个人陷入了高潮中。

    仿佛要灭顶的快感让她只能张嘴咬住他的颈侧发泄,喉咙里泄出呜呜咽咽的呻吟和哭喘。

    guitou被疯狂的软rou吸绞着,螭九爽的脑袋里神经突突直跳,他深吸了口气,一只手托在她的后背,另外一只手拿着手机,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陆睿城。

    电话铃声还在响,像是如果他不接就要不止不休的一直响下去。

    他又侧脸往车窗外看了一眼,站在车外的男人一身西装,西装外套已经脱了搭在臂弯里,手插在裤兜里,另外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机屏幕亮着灯。

    像是知道车里的人在往外面看,陆睿城握着手机朝车内晃了晃,催促他接电话。

    螭九稳了稳神,凑在宋禾耳边说了一句:“乖,是陆睿城的电话,我接一下。”

    电话一接通他就直接开了免提:“什么事?”

    车外陆睿城握着手机,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微哑,他眸色微暗,问了一句:“她在车上?”

    没说名字,但两人都清楚他说的是谁。

    后座上螭九大马金刀的坐着,怀里的宋禾仍旧将脸埋在他颈侧,倒是没有再咬他,呼吸轻微,似乎累了,只在听着手机里有声音传出来的时候身体就不自觉紧绷一下。

    螭九侧脸贴着她头发蹭了蹭,喉咙里应了一声。

    陆睿城又问了一句:“睡了?”

    这一句声音低了不少。

    像是怕吵醒她似的。

    螭九本来想说没有,可目光触及怀里的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还是应了一声。

    应下这一声的时候,他原本搭在宋禾后背的手掌往下落了落,抓着她柔软的臀rou捏了几下后用力将她往自己胯下一按。

    宋禾被顶得一抖,强忍着才只轻哼了一声,又急又气的张嘴又咬在他肩头,眼眶都红了。

    偏偏螭九没有收敛的意思,就这么抓着她的腰一顶一送起来。

    动作幅度不大,可因为姿势和力道,他cao干的又重又深,裹满yin液的jiba每次只抽出一点点就狠狠往里一顶,每一下都顶的极深,用力到像是要将下方囊袋都塞进去似的。

    陆睿城听见了那一身细哼,他顿了一下,目光幽幽落在那扇车窗上。

    虽然说车窗从外面看不见里面,可如果有人弯腰贴近了看还是能看见的,他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目光像是已经透过那面车窗看见了里面的情景。

    他仿佛看见了那个女生被螭九压在身下的样子,不,听声音不像是压着跪趴在车座上,倒更像是螭九坐着,女生坐在他的怀里。

    骑乘的姿势应该会让她将男人的性器吞吃更深,她看起来很娇小,也白,大概只稍稍用力就能让她身上泛起红,尤其是螭九那样的人,手掌上薄茧不少,在她身上摩擦过就会留下不少红痕……

    这些在脑海里不可抑制的冒了出来,陆睿城插在裤兜里的手已经不自觉收拢,指腹摩挲着,像是在想象着摩挲过那一身雪肤时的感觉。

    “你到底有什么事?”手机里再次响起螭九的声音,好像更哑了,不知道是电流问题还是他确实在低喘着,声音很沉。

    没等陆睿城在想,又听见了一些细微的声响,似乎是换了个姿势。

    他喉结猛地一滚,镜片后眼尾的细微弧度没变,清润的声音却有些怪异:“刚刚饭局上有人给我说了一些事。”

    没等螭九问,他就又加了一句:“和她有关。”

    陆睿城放慢了语速,不急着将话说完,明明打着电话他也没急着走,依旧在车窗边站着,不远处司机和助理站在他的车边等着,时不时朝这边看一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