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5

分卷阅读75

    ——

徐九微大脑有点当机。

他这语气,当时是发生了什么吓人的事?

目光自她身上扫了一遍,莫蓝鸢嘴角挂着一抹在徐九微看来简直充满恶意的笑:“徐九微,你若是拿现在这幅模样来引诱,或许当时我会下手轻一些。”

顺着他的视线,徐九微低下头,夏日的衣裙本就轻薄,这一会儿她刚从水里爬出来,衣服紧紧贴在身体上,隐隐连里面的亵衣都能看到,曲线毕露。

“你——”

她霍地抓紧衣襟,恼火地想说什么,一件衣服突然从天而降,毫不温柔落在了她头顶,手忙脚乱扒拉下来后,她惊讶的发现是莫蓝鸢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丢给她。

今天别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吧,还是说即将下红雨了么。她望望天。

再看去,莫蓝鸢手中多了一支白玉簪,看起来还挺像她前阵子遗失的那支,徐九微惊讶地问道:“那簪子是不是……”

凝眸瞧着手中的玉簪,看起来朴实得过分,可光是末端雕刻的那一朵镂空的雪颜花,就可看出雕工精细,栩栩如生。玉质采用的是最上等的和田美玉,一看就知绝非凡品。他作势要丢给她,口中不忘嘲讽两句:“你倒是挺识货,玉蝶轩的东西向来千金难求。”

“这东西有这么贵?我还以为是魏谨言随手……买的……”说到一半,她记起眼前这人跟魏谨言现在完全不对盘,声音慢慢消匿。

这支白玉簪是前一阵子魏谨言给她的,说是路上看到顺手买的。她见簪子简单秀致,也没多想,便一直用着,谁知道不知哪天突然不见了,她还生怕魏谨言问起,好在他似乎也忘记了……

没想到是莫蓝鸢捡到了,而且还拿来还给她。

徐九微再次觉得可能天要下红雨了。

不管怎样,还是先道谢为妙:“多谢……怀光王爷。”她还不太适应这般叫他,说话间不由得停顿了下。

失而复得的东西总是让人格外高兴,徐九微也毫不保留就把这份喜悦表露在了脸上,眉目含笑。

莫蓝鸢越看越觉得,那笑容刺眼到让人想彻底破坏掉。

这个女人在凌安时还满目痴迷望着他,这会儿倒是忘得干干净净。不仅如此,只是因为魏谨言送了她一支发簪,就笑得这般……恶心。

胸膛中忽地升腾起一阵汹涌的怒意,薄唇紧抿成一条线,他眸光一冷。

果然,这种薄情寡义,朝三暮四的女人……当初就不该留下她的命!

察觉到他身上突然迸发出的杀气,徐九微畏惧地往后缩了缩身子,下一刻,她就看到他冲自己冷笑了下,手指动了动,微微用力。

咔嚓——

白玉簪生生断裂成了好几截。

“……”

双眼发直看着那些从他掌中掉落到地上的碎玉,她一口气憋在了嗓子口。

“下次不要把这些东西落在我的地方,真是碍眼。”说这话时,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那样子让她都错觉自己到底干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忍着怒意,徐九微干笑一声,僵硬地附和道:“王爷教训得是。”

“假笑兮兮的,看着更碍眼。”瞥一眼她,他不悦地道。

徐九微:“……”

好了,她已经连假笑都摆不出了,看着碎掉的玉簪心里直滴血。

不知道价值还好,知道了以后,她看着就觉得rou痛,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况且,玉簪是魏谨言送她的,被他知道她戴着没几天就弄丢了,还弄断了的话……

看到她满眼哀怨,神色凄然,莫蓝鸢反倒笑了,凤眸微微眯起,道:“这簪子倒是挺适合你……”

徐九微瞪着他,意外他会说出这种话,结果他接下来的一句,直接把她所有多余的想法都冻成了冰渣子。

“……下等货配下等人。当真绝配。”

说完还不够,鄙夷地扫视一眼她此时的模样:“真是不堪入目。”语毕,莫蓝鸢转头就走,不远处一个内侍看见他连忙迎了上去。

“怀光王爷。”

“本王的衣服被个蠢货弄脏了,去重新拿一件过来。”

“奴才遵命。”

……

两人很快消失在重重宫阙间。

那个“不堪入目”,还弄脏他衣服的“蠢货”徐九微,双手颤抖着抓着那件外衣,把牙咬得咯吱作响,恨不得直接丢在地上踩几脚,再扔进湖里喂鱼,但是……看一眼浑身狼狈的自己,她还是忍了下来,随意往身上一裹就站了起来,准备先回永安殿。

不得不说,莫蓝鸢这身衣服实在太惹眼了,加诸徐九微现在满身满头都在滴水,一路上遇到的宫人内侍纷纷侧目,看得她窘迫不已。

算了,总比走光好。抱着这个自暴自弃的想法,徐九微的思绪再次转到莫蓝鸢关于原主那句话上面。

他就留下这么句模棱两可的话,徐九微完全没有头绪,她又不敢再次抓着他追问,十之八九都会被他无视,顺便奉送一个高贵冷艳的:“滚——”

系统:【宿主,已经开启记忆修复功能,是否启动?】

“这是什么?”徐九微不解地问道。

系统:【回宿主,因为成功激活女配黑化路线,可以得到特殊奖励,开启新的功能。】

这么说秋横波黑化了还是好事?她咋舌。

顾不得吐槽这天雷滚滚的设定,徐九微忙问道:“那是不是就能知道莫蓝鸢的事?”若真这样,那可真是场及时雨,她正愁没办法知道这段记忆呢。

系统没有说话,徐九微还欲再问什么,眼前突然一阵强烈的晕眩,她咬牙切齿暗骂一句辣鸡系统……

该死的五百二十四,每次都不给她一点心理准备就来!

*********

今年的凌安城天气怪异得紧,转眼就是三月,夜里却忽然下起了大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自空中不断落下,一下就是整整七天七夜,待到她再度从暖和的房间里窜出来,外面已是一片银装素裹,皑皑白雪把天地间都覆盖上了一层纯白无垢的颜色,也将这世间一切的污秽掩盖了去。

她攥着从杏儿那里坑骗来的钱袋,一路蹑手蹑脚走到魏府后门,推开门后小心看看四周,发觉并没有看到什么熟悉的人后终于松了口气,一个箭步跃出,然后关上门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一到大街上,她就不再束手束脚,看着倒在掌心的碎银,她仔细数了数,完事后尖酸地哼道:“杏儿这死丫头攒的私房钱居然这么多,肯定是偷了本小姐的银子,回去再好好收拾她!”

旁人认出她就是整个凌安都赫赫有名的魏府表小姐,顿时一个个如同见了鬼,快步从她面前走过,或者干脆老远就改道而行。

她单纯的以为这些贱民怕了她的威名,横冲直撞走在路中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