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6

分卷阅读76

    一脸不屑的拿鼻孔看人。

“一群乡巴佬,真是没见识!”

在路上随手买了几个有趣的小玩意儿,看着剩下的银两,她准备如同往日那样去凤仙楼大吃一顿,抬头忽然看见了前方有一道颀长的身影。

呼吸猛地一滞,她手中的银子撒了一地。

冰天雪地中,有一个人,红衣如火,倾绝如妖。

当他慢慢地抬眼看过来时,连这漫天雪色都化作了他的陪衬。浩大天地间,她的眼里,心里,都仅看得见他一人。

那个她曾幻想见过百次千次的,夺走她所有心神的……

她的梦里人。

“莫蓝鸢!”

嘴角的弧度越拉越大,她站在雪地里,激动地唤出他的名字。

身边有人被她的喊声惊到,频频投来不满的一瞥,她全然顾不得,拎着裙摆跌跌撞撞朝他跑去,几次都差点跌倒都顾不得,最后终于穿过重重人群,气喘吁吁地拦在了他前面。

“莫蓝鸢!”

她欣喜地喊道。

显然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认识自己的人,莫蓝鸢漠然看着她,一双细长的凤眸里漾起森冷的寒光。

“站住!你是何人?”

一名黑衣男子突然上前挡住她,满眼戒备地盯着她。

她被黑衣男子身上nongnong的煞气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口中急迫地说明道:“莫蓝鸢,我……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我认识你,而且……而且我能预言你的未来!”

最后一句话落下,路过的行人纷纷面露惊诧,看她的眼神活像在看一个疯子。

若是其他人,恐怕只会当她是个得了失心疯的人,莫蓝鸢懒懒掀起眼帘,表情看上去依然没什么情绪,漠然吐出一个字:“哦?”

她以为他是感兴趣了,顿时喜出望外,浓妆艳抹的脸上妆容早已花了她还不自知,微微垂下头露出自己纤长的脖颈。她听以前教导过她的下人说过,这样最容易吸引男人的注意力。

莫蓝鸢的目光,也的确如她所愿停留在她的脖子后方,眸子里涌现的却是一闪即逝的嗜血杀意。

他环顾一眼四周,这是凌安最繁华的街道,刚刚她喊出的动静太大,许多人都看见了他们,这里显然不是个适合下手的地方。

“韩冰。”薄唇间溢出身边护卫的名字,他没有多言,拂了拂袖转身就走。

后者马上心领神会。

“等一等!”

见莫蓝鸢要走,她急了。她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亲眼见到他,没想到今日在凌安遇见了,这种从天而降的机会她岂能白白浪费。

她伸出胳膊又想拦住莫蓝鸢,脚下刚动,那个看上去冷冰冰的黑衣男子已经拽住她的胳膊,迫使她跟上自己的脚步。

明白他们这是要带自己走,她满心欢喜,浑然不觉两人对她都起了杀心,还以为自己即将飞上枝头变凤凰,从此可以与心上之人在一起。

他们带她去的地方不远,她认出是那是凌安颇有名气的“岳阳楼”,心中又是一阵喜悦。在她看来,只有最华丽的地方才配得上她。

上楼,开门,再关门,韩冰一言不发把她丢在房间里,她有些不满这人太过无礼的态度,但看莫蓝鸢就在房中寻了个座位坐下,也就暂时没跟韩冰计较,目光直直看向那张绝美的容颜。

“你是如何知道主上的名字?还有你说的预言是什么意思?”

莫蓝鸢没有开口,问话的是韩冰,他说话时手指一直按在剑鞘处,随时都准备一剑杀了她。

她完全没有感觉到房中突然变得危险的氛围,嘴角一勾,扯出一抹诡异的笑。

“没错,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的一切,包括你的从前和……未来。”

编辑有话要说:  小剧场:

莫蓝鸢意外地道:你倒是识货,这玉蝶轩的东西可是千金难求。

徐九微颇为诧异:这么贵?我还以为魏谨言随手买的。

莫蓝鸢直接折断:下等货配你这下等人,当真绝配。

徐九微:……

你怕不是精分了吧。

第40章

此言一出,满室寂静。

韩冰眼中冷冽更深,已经准备拔剑。

倾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莫蓝鸢的手指在白玉杯上轻轻敲击着,紧闭的窗户和房门让屋子里的光线暗了下来,她一时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清清冷冷的声音传入耳中:“是么。说说看,你知道什么。”

心知他已经对自己的话感兴趣,她面露得色,迫不及待开口:“我知道你是大凌朝的五皇子,从小就被母妃和父皇不喜,后来兰妃过世,你被放到另外位蓝妃手里寄养,但是她对你十分不好。后来,流落民间的三皇子魏谨言被皇上接回宫中,更加让你寸步难行,他夺走了一切你想要的,所以你恨他。但其实他身上藏着个很大的秘密,而你后来就是靠着这个让他从云端跌落……”

一口气说了长串话,起初听到她说出莫蓝鸢的身世和遭遇时,韩冰已经想立即解决掉她,但莫蓝鸢朝他看了一眼,他只好暂时不动。

她说的那些,无法否认,前面与他经历的一模一样,有很多甚至是连宫中的老人都无法知道的辛秘,莫蓝鸢端着酒杯的手蓦地一紧。

在她说完后,房中静默了好半晌,当她抑制不住再度要开口时,莫蓝鸢忽地出声道:“你说这些,只要有心人就能打听到,未来会发生的事更没有依据。”

她斜勾起半边唇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自信满满地道:“不,我可以证明。”

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大概时间,她笃定地道:“这个月的十五,魏谨言将会被凌安第一大户蓝府邀请到留仙居参加晚宴,到时候会有刺客去行刺,他会在那里受伤,并且还会因此认识他以后的一位夫人,一个叫秋横波的青楼舞姬。”

语毕,她停顿了片刻,继续道:“这些事情并非我能控制的,你随便一查就知道了。”

莫蓝鸢定定望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见他不语,她咽了咽口水,迟疑着说出剧情关键的转折点:“在魏谨言成为你的障碍后,你会杀掉太子,栽赃给魏谨言,然后你……”

听到那些足以带来灭顶之灾的话,哪怕是韩冰都急剧变了脸,皱紧了眉头死盯着她,眼神凌厉如刀。

“你说的这些,编得倒是挺有趣。”

静静听完后,莫蓝鸢平静地道。

她急急辩解道:“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

莫蓝鸢似乎笑了下,她一时没有看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问道:“你告诉我这些,不会是平白无故没有缘由吧。说说看,你想得到什么?”

她的脸唰地红了个遍,双手扯着衣袖,努力摆出自己最妩媚的一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