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7

分卷阅读77

    结结巴巴地道:“我……我一直很倾慕你……”

自从知道他,她就深深迷恋上他,朋友都嘲笑她是个疯子,居然被一个不存在于现世的人物迷得神魂颠倒,可是她不在意。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么喜欢他。天知道,在她从魏府醒来时,心中的狂喜几乎将她淹没……

莫蓝鸢,你永远不知道,我是如此想要与你相见。

还好,现在终于如愿以偿。

想起往昔的事,她脸上的红晕更重,咬着唇忐忑地望着他,满心希翼自己的款款情意能完完整整传达给他。

手指缓缓收紧,白玉杯顷刻间碎裂开来,有鲜血顺着指缝流出,衬得他那白得异常的手更加苍白,他阻止了听到她那句话时已经要动手杀了她的韩冰,不紧不慢直起身子,一步一步走到她身前。

“你倾慕我?”他问。

她满眼惊喜,仿佛已经看到他已经与自己在一起,忙不迭点头:“我一直很喜欢你,从书里……不是,从预言到你的未来时就想来找你。”

“为何?我与你从未见过。”他似有困惑,不懂她眼中的痴迷从何而来。

她被他忽然变得柔和的嗓音迷惑了,不自觉就说出了心里话:“从我知道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深深爱上你,他们都笑我是个疯子,我也曾怀疑过这样是对是错,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你是真实存在的,你并不是虚构出来的……”

说到最后,她的手忍不住抚上他的脸,指尖微凉的触感令她心中重重一颤,同时也终于感觉到了一种尘埃落定的安定,他就站在她面前。真真切切。

“我终于见到真正的你了。”她痴痴望着他,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要再离开他,哪怕是付出一切,她也要跟随他身边。

他是她的,从此以后都是。

韩冰难得变了脸色,不解地看着无动于衷任由她放肆的莫蓝鸢。

良久,唇角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莫蓝鸢笑了,他的笑如同夜里悄然绽放的昙花,在无声的静默中美得惊心动魄。

她看得呆住了。

紧接着,她看到他的手缓缓抬起,慢慢覆在了她抚摸着他的脸的手背。

心中瞬间涌出无法抑制的狂喜,她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你……”

嘴角的笑容还未来得及绽开,下一刻,就生生僵在了唇上。

咔嚓——

一声轻响,在这静谧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她愣愣看着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折,还未反应过来,直到一阵剧痛从腕上传来……

“啊——”

她尖叫着捂住被折的手。

不等她质问什么,他的手再次将她的左手腕也折了。

骨头错位的声音响起,她看着眼前这张美得过分的脸,所有的希冀和爱慕统统化作无边的恐惧。

“你……你为什么……”

她想问他为何要这般对她,可是不断袭来的剧烈疼痛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她惨白着脸跌跌撞撞往后退,一时不查,撞到了身后的凳子,哐当一声摔倒在地上。

脸都痛得扭曲到了一起,她的手腕撞到凳子的一角,发出一声惨叫,仍然不敢停下,用胳膊肘借力拖着瘫软无力的身子往后躲。

莫蓝鸢一步一步朝她走近,他依旧在笑,那笑容此刻在她看来却如同来自地狱的厉鬼,是来向她索命的。

“莫蓝鸢,你不能这样对我!”

艰难地吼出这句话,她已经满头冷汗,牙齿不住地打颤。

他恍若未闻,脚尖轻轻点了点她的脚腕处,自顾自地呢喃道:“这里也敲断好了,免得不知道哪里该去,哪里不该去。”

她闻言几乎要昏死过去。

莫蓝鸢并非是吓唬她,她甚至连叫都来不及,就看到他的脚看似轻巧地在她脚踝处一踩,便再次听到骨头错开的脆响。

“啊……”她痛得眼泪直流,一丝力气都提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用同样的手段折了她的另一只脚腕。

这种程度的伤只能让你感觉无尽的折磨,却不会马上失去意识,正是因为这样才更觉得恐怖,她又哭又叫,无比悔恨自己招惹上莫蓝鸢。

他不是人,他是魔鬼!

不断袭来的剧痛和惊吓之下,她彻底晕了过去。

看着她渐渐闭上眼睛没了动静,韩冰冷冷收回视线,胆敢觊觎主上,没有立即把她碎尸万段已经是仁慈了!

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女子,莫蓝鸢看着自己触碰过她的手,厌恶地道:“真是污秽。”

“主上,属下已经查清,她是魏清的养女,府上的确有一人叫魏谨言,应当就是她口中的……三皇子……”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出现在房中,停顿了下才说出最后三个字。

她的身份太好打听了,都不用刻意去套话,随意提一下路人便如数家珍告诉了他,那些荒唐无比的事情简直令人咋舌,偏偏这女人处处自以为是,整天说自己身份高贵,不是一般寻常人可比拟的,处处都要求要得到最好的待遇……

看着地上那女子被眼泪和汗弄花的妆容,完全跟鬼没什么两样,黑影嫌弃地别开眼。

莫蓝鸢表情未变,侧首看向韩冰:“把她丢到魏府的大门口去,今日在这里听到的一切,走出这道大门,你们最好就忘得干干净净,否则,后果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

闻言,在场的黑影和韩冰的身体皆不由自主僵了僵。

“属下明白!”

……

无数画面在眼前闪现,如同走马灯,徐九微的神识最后停留在她在柴房醒来的那一刻……

自动接收完原主缺失的记忆后,她扶着一旁的白玉栏杆站定,内心震惊不已。

还真是她所想的那般,原主也是穿越者!

或许,正是因为她提前透露剧情,才致使所有事情都脱离了原本的时间轴,开始提早发生。另外还有一点让她不解,关于原主的死因……

在她看到的记忆中,原主是突然间莫名死亡的,而在她被关进柴房前,她偷偷跑去看过莫蓝鸢。尽管莫蓝鸢都不知道就是了。

也就是现在,徐九微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原本对魏谨言从来没有好脸色的原主突然变了态度,一次次去勾、引魏谨言,因为她想证明给莫蓝鸢看,让魏谨言亲口承认关于她说到的他的身世问题,证实她所说的都是真的。

努力消化掉那些记忆,徐九微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照这样看来,她在原主的身体里醒来以后,第一次在破庙见到莫蓝鸢,他对她绝对算得上宽宏大量了啊。恐怕是对她的话存了一丝疑虑,所以莫蓝鸢并没有立即杀了她,留了她的命,也就有了后来她被带去见他的事……

居然敢肖想莫蓝鸢,这原主的脑子晃一晃大概都能听到大海的声音。

勇气可嘉啊~!

可惜,就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