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49

分卷阅读149

    勾了勾唇,他摇摇头。

真是荒唐!

本就是与他无缘的东西,何必抱着这样的妄念!

走出王府时,恰好与两个人擦肩而过,走在前面那位白发老人斜着眼睛瞪了一眼王府的方向,冲着身边的小童哼道:“看到没,这就是那个怀光王莫蓝鸢的府邸,真想砸几个臭鸡蛋。”

小童恨不得上前捂住他的嘴,低声提醒道:“老太爷,小声点,可别让人听见了。”

如今怀光王三个字在帝都代表着什么,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人敢轻易去惹他。

白发老人哼得更大声了,颇为不平地道:“干什么怕给人听见,我还想指着那个莫蓝鸢的鼻子骂他一顿呢。”

听到对方提及自己的名字,莫蓝鸢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老人和小童。

一旁的韩冰皱了皱眉,见莫蓝鸢没有动静就没有贸然上前打断。

见到后面有人在看着他们,小童额头都快有冷汗冒出来了,小心赔着笑,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老太爷,咱们还是快些回府吧,郡主还在等您下棋呢。”

听到小童提起自己那宝贝曾孙女,老人的脸上瞬间换上一副笑颜,笑呵呵地道:“那大家快些回去吧。”

边被小童扶着往前走,老人边不忘数落那位在他看来简直该杀千刀的怀光王:“那莫蓝鸢也太不识好歹了,以前不理会咱们侯府就罢了,如今沐锦那丫头都醒了,居然连门都没上过。我看他八成是想退婚,我明个儿就叫沐秦天先提退婚……”

“你说什么?!”

面前突然多了个人挡住了视线,老人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发觉眼前站了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年轻男子。一双褐色凤眸里冷冷清清的,看上去毫无温度,五官妖异得有些惑人。

不过,这人身上的锐气和冰冷气息太重,实在让人不喜。

“我说小子,你这样跟个鬼似的突然冒出来,是要吓死老夫吗。”老人气呼呼瞪着他,完全不惧怕他。为了证明自己气势不输给他,还不忘高高扬起下巴,长长的胡须随风一抖一抖的。

“你刚刚说什么?”莫蓝鸢冷冷重复着刚才的话。

那声音简直带着冰碴子,老人捂着被吓得乱跳的心口处,不自觉就往后缩了缩,拧着眉道:“还能说什么,自然是说那莫蓝鸢不识好歹……”

“诶!老太爷啊!”小童现在只恨没能捂住自家老太爷的嘴巴,刚才这两人明显就是从王府里出来的,要是他们随便去怀光王面前说上几句,侯府可就惹上麻烦事了啊。

上上下下打量着莫蓝鸢,老人暗中琢磨着这个年轻人莫不是认识那怀光王?

想归想,白发老人脸上丝毫未表现出惧色,依旧斜着眼睛看他。

莫蓝鸢脸色崩得更紧:“后一句。”

老人思忖片刻:“……以前不理会咱们侯府?”

莫蓝鸢继续面无表情死盯着他。

被看得背后直冒冷汗的老人嗫嚅着唇,不确定地道:“沐锦那丫头都醒了,居然连门都没上过……”

看到莫蓝鸢刹那变色的脸,老人心里头又是一阵忐忑。

莫不是说错话了?

沉默半晌,莫蓝鸢迟疑着道:“不是锦荣郡主?”他还不至于到记错与自己有婚约的女子身份。

尽管有些惧怕这长得过分好看的年轻人,白发老人还是十分无语地瞪他一眼,跟看白痴一样瞧着他:“年轻人你真该去看看病了,瞧你长得人模人样的,结果年纪轻轻脑子就不好。锦荣只是她的封号,她本就叫沐锦,没看她老子姓沐吗,难不成她还能姓锦……”

话还没说完,他就见那年轻人脚下一动,从眼前消失了,再一看人已经走出好几步远。

“……”摇了摇头,老人啧啧道:“真是个怪里怪气的年轻人。”

默不作声跟着他的小童暗中撇嘴:这帝都可没有比老太爷你更怪的人了。

“主上?可是锦荣郡主有何不对?”

韩冰没错过莫蓝鸢刚才的怪异面色,不由得开口问道。

急促的脚步因韩冰那一句疑问生生滞住,莫蓝鸢陡然惊醒。

刚才他想做什么?

看着衣袖上落下的雪花,莫蓝鸢眼神黯淡了下来,他不想却不得不承认,当听到那名老人说起锦荣郡主的名字时,心头忽而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在很久以前,他坐在酒楼里,听到当时的徐九微和别人说起自己的名字时,就自称是……

——沐锦。

第65章

寒风刺骨,亭苑中姹紫嫣红的花朵早就凋零,昔日葱葱郁郁的树木也已经变成光秃秃的枯枝,偶尔随风摇曳着,唯有墙角粲然绽放的几树腊梅,为这满庭萧瑟带来了几许生气。

全然不知外面情况如何,徐九微一手抱着只手炉,一手支着额角,懒懒坐在梳妆台前。

这锦荣郡主昏睡太久,所以身子有些虚,徐九微最近几天也就起得晚了些,侯府的人自然都不会特意去打搅。若不是沐夫人说待会儿有客人要她去见见,大概她今日都要睡到晌午去了。

徐九微身边有两个贴身婢女,一个叫怀袖,擅长梳妆打扮。另外个则叫绿衣,擅长针织女红。这会儿给徐九微梳发的就是怀袖。

“怀袖,你怎么给我用了这支簪子?”

一直没太在意怀袖的动作,等到她说好了,徐九微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愣了愣。

因她一贯喜欢素雅,怀袖给她梳的发髻十分简单,徐九微在意的是她发髻上那支簪子。通体白色的玉簪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唯有末端用极其精细的雕工刻着一朵鸢尾花的图样。

“郡主,不能用么?”怀袖不解地偏过头看向她。

这支玉簪一看便知价值不菲,色泽莹白剔透,触手生温,说是价值千金毫不夸大。

“倒也不是。”徐九微嗫嚅着唇,心里稍微有点别扭。

总不能告诉怀袖,这发簪是曾经莫蓝鸢送给她的吧!

说起这簪子,徐九微就想到五百二十四那个无比坑爹的系统。当她在淮阴侯府醒过来时,连续几天都没有听到系统绑定的提示声,她简直要仰天大笑了,结果还没张口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又听到那无比欠扁的声音。

系统:【宿、主——】

刻意拖长的尾音让她狠狠打了个寒颤,随即没好气地道:“你怎么还在?”

在浔阳城身死之前她一直没听到系统的声音,还以为这货消失了,结果换了个身体和身份它又冒出来了,真是比病毒还要顽固!

系统十分委屈地道:【诶诶诶宿主你不要这种语气,我这次不会强迫你做任务啦。】

徐九微不信任地眯起眼睛:“真的?”有这么好的事?

系统连声道:【当然是真的。哦不对,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