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57

分卷阅读157

    这婚事还是退了比较好,让阿锦嫁个寻常男子,以后远离这帝都才是上乘。”

沐夫人不太关心朝中的事务,不代表沐秦天不会关注,如今朝堂上形势紧张,谁都看得出完全就是暴风雨来临前夕的最后一阵平静,相信要不了多久,魏谨言和莫蓝鸢两人定会为那个皇位拼得你死我活,到底是谁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还是两败俱伤,这完全就是个未知数啊!

这样的情况下,自家女儿与莫蓝鸢真的在一起,那便代表淮阴侯府此后必定要与莫蓝鸢为伍。他之所以辞官,就是不想掺和进这些麻烦里,如今看来竟是避无可避?

将所有复杂的情绪自眸中敛去,沐秦天安抚性地拍拍沐夫人的肩头:“夫人还是不要多想,这桩婚事若成了,那大家就风风光光送阿锦嫁入王府。若是不成,再为她另觅良配就是。”

沐夫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惊奇自家夫君这个五大三粗的人居然会说出这般豁达的话,她不禁掩唇笑笑:“老爷这话虽有理,可是从你口中说出来就很很奇怪了。”

“夫人呐!”沐秦天无奈地扶着额头。

沐夫人但笑不语,心中却自有打算。

其实沐秦天担心的事情沐夫人又怎会不明白,他不过是怕自家女儿跟着莫蓝鸢会陷入权势风波中,只不过,既然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开这些烦恼,那就顺流而上,若莫蓝鸢当真能待自家女儿好,跟随他富贵也好,落魄也好,都是她以后的命,他们这些做父母的也无权去决定……

房中,完全不知道沐秦天夫妇已经想得长远无比,徐九微心中想着别的事情,连指尖下流泻出的音符已经慢慢变得流畅无比,弹出了一整首的事都未发现。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想要立即去凌安王府,总有种再不去就来不及的感觉。

系统惊讶地道:【宿主你这么快就学会了?看来还没完全变傻啊。】

系统刚刚惊叹一句,徐九微的手猛地顿住,那清越灵动的弦音转瞬间转化成一阵长长的颤音,“嗡”地一声,不止惊得屋檐下栖息的鸟雀齐齐飞走,屋外打瞌睡的绿衣同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系统:【……】它决定默默把刚才的夸奖收回去。

完全没理会五百二十四,徐九微霍地起身,冲外面招呼道:“怀袖!”

“郡主。”

绿衣从门外探过头来,笑盈盈地道:“怀袖被夫人叫去办事了,郡主有是事就吩咐奴婢吧。”

看到是她,徐九微眼皮跳了跳。

她还真的有些怕绿衣这张嘴,比唐僧念经还要让人受不住。

“算了,就你了。”怀袖不在,徐九微便退而求其次,冲她扬了扬下巴:“大家出府一趟。”

“郡主你那语气是什么意思嘛。”

绿衣不满地扁扁嘴,突然反应过来她的后半句话,惊讶地问道:“郡主,您要去哪里?”

“去……见一个重要的人。”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魏谨言,徐九微的唇无意识地扬起,眸子里亦漾起浅浅的涟漪。

疑惑自家郡主在帝都居然还有其他认识的人,绿衣倒也没太细究,偏头打量着她片刻,道:“那郡主要不要好好梳妆打扮一下?”

徐九微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愣愣地问:“要、要这样特意么?”

“既然是重要的人,自然要盛装出席才够隆重。”绿衣笑眯眯地打趣道。

身上的衣服看样子是太素淡了点,仔细想想,对他们来说都已经过去三年之久,若是被魏谨言看到自己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好像真的不太好看。

沉吟片刻,徐九微拖着绿衣赶紧去换衣服,直到全身上下都焕然一新才带着绿衣出门。

“诶?郡主您到底要见谁啊?”绿衣好奇地问道。

“跟我走就知道了……”

编辑有话要说:  没存稿所以这两天更得稍微晚点~

第68章

“阿锦,你要去哪儿?”

徐九微兴冲冲带着绿衣往外走,刚走到前厅就被沐夫人叫住了。

面对她无时无刻的关心徐九微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她并非真的是锦荣郡主,而是占用了人家身体的“孤魂野鬼”。因而看到沐秦天夫妇时,徐九微总会有一丝愧疚萦绕心头,态度不自觉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想出去见一个朋友。”徐九微低声道。

仿佛未察觉到她的异样,沐夫人温温一笑:“瞧你,我又不会拦着你不让你出门,这么小心谨慎的作什么。”抬手理了理她鬓角垂下的一缕发丝,沐夫人叹道:“一转眼女儿都这么大了,可是在我眼里,阿锦依旧是需要娘亲照顾的孩子。”

心中的愧疚更深,徐九微抿了抿唇,想说什么理智却让她及时收了声。

“阿锦,不论如何,我希翼大家母女没有隔阂。无论将来你出嫁也好,一直在侯府也好,你永远是我和老爷的掌上明珠,不是么。”沐夫人抬眸直视着她,语气轻柔地说道。

徐九微心中一颤。聪慧如沐夫人,怎会看不出她处处有意与他们拉开一段距离,她看在眼里却并不言明,反而更加体贴关切。甚至怕她觉得不自在,经常刻意让她独处,给她最大限度的自由。

“父母”这两个字眼对她来说,其实是陌生的,甚至遥不可及的,可此时此刻她忽然生出一个念头,若以后将沐秦天夫妇当作真正的父母来相处也好。既然占用了锦荣郡主的身份,她便代替她尽孝,用余生来侍奉他们吧。

察觉到她的眼神微微起了变化,沐夫人心中不由得好笑,不着痕迹地转移开话题,仔仔细细打量一眼徐九微,打趣道:“不知阿锦这是要去见谁,需要打扮得这般好看。”

与往昔不一样,今日的徐九微换了身蓝色的宽袖窄腰烟罗裙,颜色并不深,如同夜晚倾泻下来的月华。腰间束着同色锦带,广袖自然垂落于两侧,时不时因微风拂动轻轻扬起,恰到好处勾勒出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的身段。

如墨的长发松松挽就,余下的发丝披在肩后,涂了胭脂的面颊泛着一丝薄红,微抿着唇,低垂螓首站在那里时,仿如一枝在晨间绽放的朝颜花,格外的清丽妩媚。与平日里病恹恹的形象相去甚远。

“我想去见一个很久不见的人。”徐九微窘迫地道。

“既然想去就去吧。”沐夫人笑笑,并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是。”

徐九微福了福身,冲绿衣使了个眼色便匆匆出门。

绿衣规规矩矩给沐夫人行了个礼折身跟上,往外走的时候不忘追问:“郡主说的人到底是谁呀?”

“不告诉你。”徐九微轻哼一声。

“为什么?”绿衣委屈地扁着嘴。

“不为什么。”

“郡主欺负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