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06

分卷阅读206

    她尝到那腥甜的味道终于清醒时,挣扎着张开双眼。

“你……”

入目即是他流着血的手腕,徐九微狠狠一呆,慌忙推开他,哑声道:“你疯了?!”

不紧不慢将手上滴落的那一滴血舔去,莫蓝鸢忽而扯唇笑了笑,语气带着几分虚弱:“面对救命恩人,你就是这种态度?”

她脸上骤然一白。

看着他仍然沁着血的手,她用力咬着唇,连发烧带来的晕眩感都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

手忙脚乱地从衣袖上撕下一块布,她颤抖着缠在他的手腕上,最后绑好。

做这些时,他一直不曾推开她,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两扇阴影,面颊上还有着未完全褪去的绯红,横生了一种涂抹了胭脂的艳丽感,刹那间,心笙摇动,他情不自禁抚上她的脸,低声道:“你……”当真要跟着魏谨言走么。

她疑惑地抬起头望着他,看到他愈发苍白的面容时脸色越发难看。

“你没事吧?”她忙抓住他的胳膊。

未说完的后半句话就这样卡在了喉咙口,莫蓝鸢默然盯视着她。

她的惊慌失措他都在眼里,却不是因为真的担心他,更多的应该是愧疚。

“在浔阳城时,我救过你一次。”他突兀地说道:“后来你死在我手上,算是两清。”

徐九微不明所以,愣愣看着他的侧颜,不懂他为何忽然间要说起这件事。

“可是今夜……我又救了你,若不是我,你早就葬身在那场爆-炸里。”回头直视着她,他嘲讽地勾起唇角:“徐九微,这次你要拿什么还我?”

“我……”她语塞。

“若是你肯留下来,我就不与你计较。”

她错愕地睁大眼睛,抓着他胳膊的手不知不觉慢慢松开。

他正抬手抚向她微蹙的眉心,想要将那一抹忧虑抚平,却因为她的动作,指尖就此凝住,再不能触上。

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的回答已经不言而喻。

胸口涌起难以平息的腾腾怒火,他幽深的目光如锥直刺她脸上:“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

他的手因为划伤,每动一下,就感觉到一阵撕裂般的腾痛,他仿若未觉,蓦地狠狠扼住她的咽喉。

徐九微从刚才起就怔怔看着他,哪怕他的手紧紧锁住了她的脖子她也未动弹,看向他的目中满是悲凉和愧疚。

他想要的,她给不了。

所以,就算他当真因此将她杀了,她大抵也不会真的怪他。

就像他说的,若是没有他,她早就死在那场爆-炸里了。

没有想象中的恐惧,没有想象中的害怕胆怯,更没有求饶,她仅是用那种让他恼怒的眼神望着他,却让他陡然间失去所有力气。

收拢的手倏然滑落,她的身子绵绵软倒在他怀中,捂着喉咙处无声而急促地喘息。

“咳咳……”

莫蓝鸢低眸瞧着她,她这会儿狼狈得看不出一丝好看的地方,头发凌乱,衣衫被泥水弄脏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脸上好几处都是被蹭伤的痕迹,然而,就是这样的她,让他的喜怒哀乐都不由自主跟着牵动着。

心底溢出的是不可抑制的悲哀,这一刻,他清晰地认识到,她不会为了他留下,更不会为了他离开魏谨言。

不管他做了什么。

他的手指轻颤着抚上她的眼睛,喃喃道:“你可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啊。”

眼前被挡住了所有光明,陷入一片黑暗,她听着他悲切的低笑声,无力闭上眼睛。

俯身,他与她肌肤相贴,鬓发相缠,他在她犹沾着血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那一个带着血腥的吻极其短暂。

她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放开她。

“起来吧,该出去了。”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完全看不出前一刻还满含杀意要掐死她。

任由他揽着她的腰扶起她,徐九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喉咙处一阵抽痛,却远远抵不上复杂难辨的心绪更让她窒息。

他是如此骄傲的一个人,却一而再再而三想将她留下,可是……她不能啊……

她做不到放下魏谨言。

所以只能辜负他。

************

在天将明的时候,莫蓝鸢将怀中的一柄短笛吹响,很快韩冰就带人将他们救了出去。

那一天,莫蓝鸢自从出了皇陵通道,吩咐韩冰将她带去魏谨言身边,就再也没有看过徐九微一眼,她亦没有回头去看他。

她没有问他,明明早就可以叫韩冰前来救他们,为何要过了那样久才行动。

答案显而易见。

魏谨言还留在原来的地方,他用手将那一块的泥土几乎都翻了个遍,红樱和林遥他们都快要看不下去时,徐九微被韩冰带了过来。

那一刻,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深深烙印在徐九微的记忆中,怎么也忘不掉。

那个总是一袭白衣的魏谨言,那个总是纤尘不染的魏谨言,满手泥土和鲜血,毫无理智地挖着那些碎石,任凭湛清他们怎么劝也不听。

她缓步走到他身边,在地上跪坐下来,颤抖着握住他还在不断翻腾着地上的那只手。

“魏谨言……”

他终于肯抬起头来,看着同样一身狼狈的她,明明才过去不到一夜,却有种很多年没有见到的苍凉,以及失去的珍宝终于失而复得欣喜。

“阿九?”

他轻轻唤她。

“嗯。”

她低声应和着。

他用力将她纳入怀中,她反手抱住他,彼此间都没有再说话。

曾经野心勃勃,希翼得到滔天权势。

曾经贪得无厌,企望拥有富贵满盈。

曾经满腹仇恨,连续三世无法释怀。

到现在,他终于发现,若是没有怀中这个人的陪伴,他无论得到了什么感受到的只有满心满室的绝望与恐慌。

再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了。

就如同他与她表明心迹的那一夜所想的。

这偌大天下,这无上珍宝,此刻……就在他怀中。

末章:无缘

那一天,从战场回去后,徐九微就再也没有见过莫蓝鸢。

她与魏谨言回了凌安。

一同去的还有苏放鹤和沐秦天夫妇。

冬去春来,转眼就到了四月。魏府庭院中种植了成片的梨树,此刻正值花期,白色的花朵开满枝头,有微风过境时,花瓣纷纷扬扬飘洒在空中,如同一场从天而降的雪。空气中萦绕着清清淡淡的清香,说是人间仙境也不为过。

有几片雪白的花瓣窜入未掩好的窗内,落在床榻上的人身上,打扰了沉浸在梦中的人。

脸上冰冰凉凉的,徐九微迷迷糊糊睁开眼,随手一抓,看到的就是几片梨花瓣。

她一手撑起身子看向窗外,看到不断飞舞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